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空中,巨大的魔法太阳轻灵地悬浮在巨洞城市的上空,颜色已渐渐地变为白色,就像一只巨大的雪球镶嵌在黑色的夜幕背景之中,如霜似雪的魔光象撒下的一张巨大的银网,凉浸浸地流泻在这网络一般由一层层街区堆积而起的巨大城市之中,给整个洞腹涂上一层淡雅柔和的微光色彩。

  在一个魔法光线照射不到的黑暗角落里,优索雅美琳抬头看了看半空中那盘银色*,眼里流漾出异样的笑意,她轻轻一转身,便将洒落在身上的银霜光芒抖落在地。

  她蹲下身来,以极快的速度将脚下一名见习龙骑士尸体的衣甲解除干净,然后迅速穿上,由于对方身材雄伟,手脚粗大,相比之下,她那瘦小纤细的身子反而显得有些单薄。

  不过这没有关系,她取出短剑,娴熟地将死者脸上的皮肤仔细地剥下,然后洒上一层特制的药粉,将人皮面具里沾染的污血残肉一一腐蚀干净。

  在套上一副非金非丝柔软透明的魔法面罩之后,才将这层刚刚剥下来的人皮面具覆盖上去,很快,在魔法面罩的变形力作用下,死者的容貌象被做了人工移植手术一般,被完美地复制到了她的脸上,就连头上的那两根短短的龙角也伪装地惟妙惟肖,就算是熟悉死者的人,一时半会儿也很难发现有什么异样。

  用手仔细地摸了一下死者的身材和轮廊,她那略显单薄的身体仿佛发酵变形的馒头一般,突然膨胀起来,再次完美地复制了对方的身材,再加上穿上这身厚厚的重装盔甲还可以遮去大半部分身体,就算真的迎面碰上死者的亲人,也绝不可能辩认出真伪来。

  她本来还想召唤出蛇形虫人阿顿,将尸体吃掉,可是害怕因为将通向召唤界的时空通道打开之后会引起周围魔法元素的剧烈波动,被人发觉,所以很快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为了不让别人认出死者的身份,她还用短剑在那已经血淋淋的脸上乱插乱刺,划得像烂泥一般再也无法辨认出五官容貌。

  整个巨洞城市并没有传来尖锐的警笛声,但她却注意到街道上、天空中的巡逻队开始多了起来,一个小队一个小队的飞龙骑兵紧张而严肃地从空中快速掠过,不停地挥舞着魔法光色棒发出敌我识别信号,并相互大声质问口令。

  她也注意到通向外面的好几个出口洞穴已经被巨大的铁闸封死,显然龙族已经开始有所警觉,将对她实行全方位的立体搜索和包围,不过这难不倒她,她很自信自己的实力,只要想走,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得了她,可她现在并不急着马上走。

  她的目光落在了几千米远的那根巨大的钟乳石柱上的宫殿群落上,她知道她今晚的目标就在里面。

  “嗨,你在这里干什么?”牵着两米多高的剑齿地龙,一个龙骑兵模样的年青人经过这个黑暗死角时,突然停了下来,好奇心让他将头往里面探。

  “这儿有具尸体,很可怕!”优索雅美琳将自己的声音调成死者的声音,低沉着嗓音回答。

  “是吗?难怪老远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那个年青的龙骑兵看见黑暗死角里走出一个穿着见习龙骑士盔甲并且有小队长徽衔烫金标识的男子,吃了一惊,连忙立正敬礼,“长官,见习龙骑兵铁达菲尼向您报到!”

  “你的皮靴好象穿反了!”脸色一沉,优索雅美琳板着脸孔,指了指他的脚突道。

  “没……没有啊?”那个地龙骑兵莫名其妙地低下头去看自己的双脚,发现并没有穿反,想抬起头再看对方时,嘴巴突然被一张宽厚结实、满是老茧的大手捂住。

  几乎同时,一道冰冷无比的剑光闪电般划过,他感到脖子一凉,然后整个世界都在眼前旋转翻滚,在仓促之下,他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啪”的一声,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已被优索雅美琳抛进了黑暗死角,残断的尸体在地上凝立了一会儿便重重地倒下,血珠飞溅,将整个青石地板染得一片血红。

  “石化术!”就在那名见习龙骑兵的座骑地龙正要暴起时,她迅速念动咒语,并同时扬起手,一道白光没入剑齿地龙的身体,石元素立刻从伤口处疯狂地扩散开来,仅仅一秒钟的时间,当剑齿地龙那比长剑还锋利的巨齿就要撕咬下来之际,它的身体已完全被石化了,再也无法动弹。

  “你的样子可真丑!”手掌轻轻拍了拍那石龙塑像,只听“啪”的一声,石化的地龙身体立刻四分五裂,变成几百块大大小小不均等的碎石散落在地上,再也难以恢复。

  拍了拍手中的粉尘,优索雅美琳还未得意几秒钟,她的脸立刻变了,做出一个祈祷手势,摒着呼吸转身便向背后的一堵石墙猛地撞去。

  奇怪的是墙壁并没有被撞破,她也并没有被反弹出来,而是整个人完全透身过去,她才刚走,一道青白色的光环立刻在她一秒钟前还呆过的地方闪了一下,然后一个黑衣蒙面人出现了。

  “怎么回事,杜托菲先生?”附近一个飞龙骑兵巡罗队几乎同时出现在这个黑暗死角街区的上空,一个小队长模样的下级军官大声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人死了,那个堕落精灵用穿墙术逃走了!让大家多用魔法探测棒检查这附近魔法元素异常波动的痕迹,她还跑不远!”杜托菲看了看黑暗死角里的那具血淋淋尸体,若有所思道,“她可能已变成了一个小队长身份的见习龙骑士面貌,大家要注意落单的人!”

  在杜托菲几十米远,优索雅美琳始终摒着呼吸使用这极为耗损魔法力和精神力的穿墙术,让自己几乎是以直线坠落的方式不停地穿透街区房屋的墙顶,往几千米深的城市最底层坠去。

  她知道自己碰见了劲敌了,她完全探测不到对方的气息,就仿佛这个人从来没有存在过似的,可是她那敏锐的直觉又告诉自己,有人在探察自己的位置,显然这是一个有着龙将级别的超级高手,她势单力薄根本无法取胜,所以她只能仓惶逃走。

  六十秒之后,她的穿墙术因为连续耗用巨大魔力已经使自己的精神支撑到了极限,再也没办法坚持下去,于是在穿透过最后一层墙顶时,她在自己身上布下一层缓冲结界之后,便选择了一张床铺做为着落点。

  “啪!”只听一声巨响,那个双人床铺居然硬生生地被她撞成了两截,里面的一男一女两主人,其中一个当场被她那身带着尖刺棱角的重型盔甲撞得血肉模糊,骨断筋裂,另一个则被弹到了半空中,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被眼前景象吓得目瞪口呆,正要大声呼救,优索雅美琳娴熟地掷出短剑,唰地一声便穿透过对方的咽喉,巨大去势将尸体牢牢地钉在墙壁上,血,立刻淌得满地都是,双脚抽动了几下便僵硬不动了。

  冷漠地将短剑从尸体咽喉上拔了下来,因为失去支撑力,尸体便从墙上滑了下来,软软地瘫倒在地上,优索雅美琳将剑刃在死者脸上擦了几下,将下面残留的斑斑血渍擦洗干净这才收回原处。

  打开死者的房门,她发现自己已经在巨洞城市的第一百二十三层的街区,仅仅只有六十秒的坠落时间,她便连续降落了至少有一百一十层的街道,速度之快想想也真令人咋舌,不过她可没时间好惊讶的。

  不远处的街道拐角处正传来地龙们强劲有力的踏步声,显然至少有一个小队的地龙骑兵正迅速向这儿开了过来,刚才巨大的响声将附近巡逻的警卫队给惊动了。

  “有什么办法能马上接近那个中央钟乳柱台啊?”优索雅美琳若有所思地看着正上方几百米远的那根直耸入黑色穹顶的巨型钟乳石,轻轻叹息。

  从视线上看她现在已经很接近那根中央石柱了,可是中间却分隔着至少三个独立的大型街区,而要进入最近的一个隔离街区她至少还要再爬十五层的街道,才能找到连接过去的悬浮石桥,可是现在这一层的十几条街道上已纷纷响起地龙骑兵急促的脚步声,龙族骑兵的集结能力显然比她预计得还更强。

  “看来只好用风翼术来硬闯了!”优索雅美琳深吸了一口气,在自己身上施放出一道雾状黑暗结界之后,便展开了风翼术,象只大鸟一样以极平缓的速度向几千米高的中央柱台飞去。

  因为有黑暗结界隐藏去整个身形,再加上此时正是夜幕背景,因此一开始龙骑兵们都没有发现有人正展开风翼术飞行。

  有些人远远地看到一团黑色的雾气正向那耸立在城市中央的巨型钟乳石柱缓缓移动,还以为是哪儿泄漏的气体,一时半会儿竟没有人去留意。

  当然,好运并不是无时不刻都有的,当优索雅美琳滑翔到那根巨型钟乳石柱中段一处向里凹进去的一块中转平台时,一个高级龙骑兵举着魔法探测棒正站在她面前不到十米的距离好奇地瞪大眼睛,他发现手中的探测棒因为周围有强烈魔法元素波动而开始发出尖锐凄厉的鸣叫声,吓了一大跳。

  当这个年青的士兵试图用体察术将精神力延伸进这团雾状气体里面进行探测时,脸孔一下子扭曲起来,他发现里面仿佛一个无底的黑洞,几乎要将他所有的精神力都吸收吞食,显然这里面有一个魔力大得出奇的人在躲藏里面想将他整个人狠攥进去。

  身体猛得震了震,那个高级龙骑兵连忙将精神力收了回来,将竖起的长枪平端举起,正想大吼一声猛扑过来,黑暗结界里面抢先一步射出一道极为锐利的魔法电刺,一下子便穿透了他的眉心,并同时射穿了座下地龙的脑颅。

  只听空气中回荡着一声极为痛苦也极为悲惨的嚎叫声,他和座骑双双同时倒在血泊之中。

  从黑暗结界里面走出来,优索雅美琳将短剑重新收回腰上的剑鞘之中,她一向很少使用这把短剑的魔法力量,因为在她看来,一个好的剑手不应该太依赖魔法兵器的力量,那只会让自己的能力退化,但这一次她却不得不暂时放弃这个观点。

  由于她在使用风翼术的同时,还要保持着黑暗结界的陷蔽术,这相当耗费她的精神力,如果仓促之间用飞剑方式,她并没有把握能完全将对方杀透,因此为了保险起见,不得不使出这把短剑的魔法电刺力量。

  “发生了什么事?啊——“中转平台一侧的观察哨走出一个赤膊上身的龙族大汉,他看到眼前这血淋淋的景象显得又惊又怒,想转过身跑回屋子里面取兵器,可是一道白色的妖异光线一闪而过,立刻便缠到了他的脖子上,他用力扯着这个冷冰冰的软体,惊恐地尖叫起来,“这是什么鬼东西啊?”

  一阵暴雨般炙灼猛烈的闪电潮在他周身降落,仅仅一眨眼工夫,他很快便化成一团腐烂的焦肉倒在地上,白烟不断从翻卷开的肌肉伤口中冒起,这正是优索雅美琳饲养的宠兽金电妖蛇召唤来的闪电潮。

  在云龟上她就曾亲口咬死过一只金电妖蛇,但那并不是魔力最强的一条,谁也不知道她那身散发着魔气的身体里还潜藏着多少条这种可怕而冰冷的毒蛇。

  吹了一声尖锐的口哨,那只金电妖蛇立刻化成一道白线,噗地一声便窜回到优索雅美琳的手腕上,吐出长长的垂涎体液的红信欢快地舔着她的脸孔,仿佛在为自己立了大功而向主人邀功授赏。

  当然,优索雅美琳回敬它的是一个亲昵的热吻,那金电妖蛇兴奋地兹兹尖叫几声,便缠着她的手臂爬行了几圈,竟完全没入她的手臂之中,就仿佛与生俱来就是她手臂里的一部分似的,显然,优索雅美琳的融合术水平相当高超。

  再次置身于黑暗结界中,当她沿着中央柱台外缘上的成百上千级钉梯向上攀爬的时候,在离中央柱台几百米远的距离的一根有着近千米长的巨型石笋的尖顶上,正静静地站立着一个黑衣蒙面人,有微风拂过,将他的长袍轻轻扬起,里面露出的是一层又一层紧紧包裹住皮肤的黑色纱带,一股浓浓的药材味道立刻扑鼻而来。

  身后,有巨大的黑色影子在降落。

  “怎么,杜托菲先生,还没有发现那个堕落精灵吗?”身后,一个中队的飞龙骑兵绕着他的周围缓缓地滑翔着,领头一个见习龙骑士悻悻问道。

  “发现了!”一动不动,杜托菲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中央柱台上雄伟壮观的宫殿群落。

  “那她在哪里?”那个龙骑士中队长一下子来了兴致,高兴地问。

  “告诉了你,你会过去拦截吗?”微微侧了一下头,杜托菲反问。

  “那当然,这有疑问吗?”脸上露出了迷茫了神情,那个中队长感到有些奇怪,不解地看着他,“怎么啦?”

  “那请恕我不能告诉你她的位置!”杜托菲缓缓道。

  “为什么?那个堕落精灵可杀了我们不少的人!”那个中队长愤怒地吼了起来,“我们绝不能放过这个恶毒女人!”

  “这是德满首领的命令!你们上去只会多增加伤亡,而且未必真能捕杀到她,首领希望引那个堕落精灵女人进谒见厅,为了好在那儿活捉她,为此还撤掉了殿前所有的卫兵!”杜托菲的语气不带任何一丝感情色彩,“我的任务就是监视她的行踪,不要让她跑掉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个中队长脸色缓和了一下,他顺从地敬了一个礼,道,“那就麻烦先生了!兄弟们,我们走,到别处去看看!”

  以一道S形的飞行线路远去,这些情绪激昂的飞龙骑兵很快便没入了城市上空的夜幕背景之中,空气中隐隐传来他们高亢潦亮的战歌声音,这是一群视荣誉为生命的真正战士。

  优索雅美琳爬得相当快,半个时辰就已爬上了巨型钟乳柱台上,在她面前赫然就是先前我们登陆的那个小广场,再往前就是巨大的宫殿群落。

  看那殿宇廊庑,画栋雕柱,一派的金碧辉煌,耀晴夺目,犹如天宫一般宏伟巍峨,但她却没有兴致去欣赏这个崔嵬壮美的景象。

  虽然有些奇怪殿前怎么没有卫兵把守,可是她并不想就此放弃这个绝好的机会,如果真能刺杀掉那个德满提亚的老东西,恐怕自己将会立刻被堕落女神康罗迪亚恩宠,甚至都可能立马被指定成为王母继承人身份。

  走上高高的台阶没几步,她突然停了下来,想了想,嘴角边浮开诡异古怪的笑意,又倒退几步,念了声咒语,食指指尖便立刻闪出一道亮丽的青光。

  她俯下身子在殿前廊道上随意画了十几个隐蔽性极强的魔法雷子阵的图案,等到这些图案完全和石砌的地板融为一体,消失得无影无踪后,这才放心地向殿堂里面走去。

  她知道只要有人不小心接近或是踩上这些雷子陷阱,那巨大的爆炸浪潮会将这附近几十米内的物体炸成一堆粉末,要知道这可是四级强度的微型雷子魔法阵,这也是堕落精灵最擅长的陷阱魔法之一。

  一进入殿堂里面,她便将自己完全笼罩在黑暗结界深处,不断改变其颜色和形状,使之与大殿背景色彩融为一体,轻灵的身形随这股清清淡淡的魔法雾气在殿堂里悄悄搜索着,她知道只要找到我一路留下的追踪印记,必能找到德满提亚老人。

  当她那鬼魅般的身影悄悄地进入第二个宫殿时,她并没有发现一个黑衣蒙面人正小心谨慎地排除殿前走廊她特意布下的雷子陷阱。

  杜托菲的脸色并不太好看,因为他从未见过有如此高超智能的魔法地雷,随着他探测术的延伸和渗入,那些隐藏在地板里面的雷子陷阱居然还会自行游动规避,他象逮一群活蹦乱跳的羊羔一般,费尽周折才完全将所有的雷子陷阱清除干净。

  很快,由于我的追踪印记清楚地显示出自己的位置,优索雅美琳便随着那道黑暗结界悄然进入了谒见厅的最里面部分。

  她首先绕着巨大的石柱飞到暗得见不到天花板的穹顶,然后极小心地透过那不太长的廊道探视内室里面我们的身影。

  当她看见白线里面坐在轮椅上的白衣老人时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她知道自己已经找到了目标,然而她却不知道,对方的眼睛同样也在发亮,虽然并没有用眼睛看过去,但还是感觉到她隐藏的位置。

  空气之中隐隐有奇异元素在流动,在汇聚,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优索雅美琳将体察术扩展到整个大厅内外,她感觉自己仿佛捕捉到某个极隐淡极晦涩的运动质点,可是却又一下了失去方位,就好象从未出现过一般。

  她心中大骇,身形一闪,裹着变形变色的黑暗结界迅速向殿外掠去,她感到整个宫殿建筑都好象有股雄厚庞大的魔力在来回荡漾,她知道在这里呆得太久是十分危险的。

  虽然已经不断提升黑暗结界的隐蔽级别,但她却仍不敢保证自己的运动痕迹能不被别人用体察术捕捉到,她必须马上离开这儿。

  既然她已经确定了德满提亚的位置之后,便可以退到殿外用强大的闪电魔法来进行远距离毁灭性打击。

  可是她刚飞掠出十几米远时,就撞到了某个神秘莫测的隐形硬物,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一下子被弹了回去,黑暗结界因为精神力瞬息间的涣散而消失。

  她知道自己已经完全曝露身形,根本无法再隐藏下去,因此一个优雅的抛弧线划过空中,便稳稳当当地落在地上,同时干脆将身上的变形伪装全部卸掉,还原成堕落精灵原来那俏美诱人的真面目。

  在她被撞击的地方,空气中一阵涟漪波动,白光闪了几下便显出一个黑衣蒙面人的肃静身影,显然他的隐形术还在对方之上。

  “是优索雅美琳阁下吗?”白线里面,那个坐在轮椅上精神炯烁的白衣老人平心静气地问,声音并不大,但却能让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仿佛那声音就来自大脑内部。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过来,汇聚在那个貌美如花的堕落精灵的身上,仅仅只有很少的几个才知道刚才在黑暗中发生的一切。

  “对,我是来取你的人头的!”穿过那并不太长的走廊,优索雅美琳无所顾忌地走了进来,她斜眼撇了我一下,暖昧无比地笑道,“嗨,亲爱的,我们又见面了,你不想我吗?”

  “我想杀了你!”握紧了手中的骑士剑,我冷冷地说,如果不是答应德满提亚首领,我可能早就已经扑过去大杀特杀一番了。

  “我看过算命先生,我将来注定会死在自己心爱的人手里,你想让我死在你手里吗?”眼睛既挑逗又妖娆,优索雅美琳媚态万千,极富诱惑力地摆动她那引以为傲的魔鬼般纤柔腰身,吃吃笑道,“我倒是很希望你现在就把我杀了!”

  “嘿!我已经受够你的阴险诡计,如果有机会,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怒火从双眼中喷射出来,我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道,“我绝不宽恕,绝不怜悯!”看到她那张无耻卑鄙的嘴脸,我的心肺几乎都要被气炸了。

  “这位先生好象不是龙族的,他的身手好强啊!”讪讪地撅起嘴唇表示失望,不再理我,优索雅美琳转身看了看那个黑衣蒙面人一眼,一点也不生气,反而笑呵呵道, “在我们的黑名单上,怎么就没你这号人物?”

  “优索雅美琳阁下,你真的是很聪明!我在奇怪一点,为什么到了这种境地,你还是这么乐观,你真的相信自己能活出生天吗?”脸上涟漪出浅浅笑意,德满提亚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个妩媚动人的堕落精灵女人,道,“我很想知道你的自信心源自何处?”

  “这个问题嘛?很难回答,但我却愿意为您亲自解除困扰!”眼里闪耀着狡黠阴险的光芒,优索雅美琳吃吃笑着,突然取出短剑在自己的手臂上划出一道血口子,让殷红的血液流淌到地上,“知道有一种能让人力量在短时间内暴增十倍的法术吗?”

  血液一触到大理石地板上,立刻便腾起一股股极为刺激人心的血腥红雾,就仿佛被炙烈熔浆蒸发一般。

  这种气味并不发散,一接触人的毛孔就被吸收,它虽然传播不远,但是靠近的人全身都为之一震,双眼渐渐开始布满血丝,心性眨眼间便变得狂暴狰狞起来,胸腔内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膨胀,在爆炸。

  “血腥术?”目光一凛,德满提亚微微皱起眉头,有些担忧地看了看那几个靠近堕落精灵,眼里已经开始出现混乱、疯狂、凶暴和狂野的神色的族人,生怕他们会克制不住这可怕的嗜血魔性而失去控制暴走起来。

  他可以想象处于那红色血雾中心的优索雅美琳将会被刺激成什么可怕样子,“这是一个透支生命力的魔法,你很容易丧命的!”老人禁不住大声警告道。

  “多谢你的提醒,不过现在并不是你担心这个问题的时候!”眼睛眯成了一条可怕的红线,就好象地狱深处修罗恶魔那可怕的嗜血目光,优索雅美琳露着白森森的牙齿。

  她的皮肤开始泛出一点一点密密麻麻的血斑,很快这些血斑便扩展,弥漫成整个一大片,直至整个人都变成一个血红色的人影。

  “拥有力量的感觉真好!”微微睁开不见瞳孔完全血红的眼睛,优索雅美琳轻轻吐出一口气,双拳一抖,在她周围的五米圆形地面上立刻荡出一圈凌锐的环状冲击波。

  虽然没有伤到人,但那股强大凌厉的气势却将不少人震得几乎站不稳身体,每个人的心坎上仿佛遭受着一股扑天盖地倾覆而来的惊涛骇浪袭击。

  人们的脸都变了,因为他们都很明显得感觉到这个堕落精灵女人的气息变得比刚才更强烈很多倍。

  每个人都神情紧张地戒备着,以为她会发出暴雨般猛烈的攻击,但是没想到她却首先打开一个半球型的水系保护结界,然后做出一个古怪复杂的祈祷姿式,开始冥想并念出幽灵般晦涩亢长的魔法咒语。

  “永恒的黑暗宿主啊,以吾之热血献祭,把吾作为汝之使者,为吾打开通向异界的混沌之门,让恐怖天使的愤怒之剑交付吾之手上,将吾之心中的狂暴变成愤怒的奔雷,把一切都撕碎……”

  寂静的空气之中只剩下这犹如来自地狱深处鬼哭狼嚎般令人毛骨悚然的念诵之声,所有的人都不知所措地看着德满提亚老人,有些人想扑向那个堕落精灵,阻止她继续再往下面念咒,但碍于德满提亚老人的命令,最终谁也没有动弹。

  “黑暗诅咒中最著名的地炎风暴!”目光霜寒如月,德满提亚凝视着那道半球型波光粼粼的水系保护膜,若有所思道,“这是一个五级强度的高级魔法,一旦完全启动,方圆五百米将变成一片焦土!”

  “德满老爹,要不要我出手相助啊?让这女人嚣这么久,我都看不下去了!”一旁的布鲁斯林一脸正义凛然、挺身而出的英雄气慨表情。

  他的话说得虽然豪迈,可是心里面却紧张地要命,因他知道五级强度魔法的威力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施放的,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抵挡下的,如果是在战场上,它会轻易地从地面上抹掉一个旗队至少500人的战斗生命!

  “没关系,仅仅只是五级强度的魔法……喔,不对,这是附加型的,有六级烈度……

  魔法元素还在灌注,七级烈度……”脸色终于变了,德满提亚老人不禁有些动容,声音渐渐有些颤抖起来,“这就是血腥术增强魔力的效果吗?好强的力量啊!有一百年没有亲眼见过有人能使出七级烈度的高级魔法了!”

  “……奉吾之旨,随吾之心意,将汝等陷入永恒的噩梦之中……让怒火疯狂地焚烧,让压抑的心变成对世界的憎恨,由吾降下********,将死亡的阴影布满尘世,将地炎的烈火席卷整个大地!”声音猛地一顿,优索雅美琳眼睛突地大睁,展开双臂猛地仰天长吼,“地炎风暴!”

  她的话音刚落,自她周围立刻爆炸性的腾卷出一团惊涛骇浪般极为强劲炽烈的红色焰潮,以天摇地动的轰隆之势,以狂嚎喧腾的雷霆之力猛烈咆哮着向四方席卷而去。

  一时之间以她为圆心,四周近千米内反复不停地闪耀出一道道比太阳光还更炙烫灼烈的红色暴浪,瞬息间便穿透过周围呆立的人影身体,轰隆隆呼啸着奔向远方,将所有一切障碍物都一一吞没撕碎。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炸响,一朵耀眼炙人的蘑菇状火焰巨云猛地冲破时空的束缚,在整个阴戾惨淡的天地间狠狠地撕裂出一道极为惨厉深刻的口子,整个大地都隆隆震动起来,就仿佛云层之上有几万辆滚滚奔流的钢铁战车在齐声发出咆哮,声势大得仿佛整个天空都要崩坍陷落。

  “我……我这是在哪?”当红色地炎风暴渐渐冷却散开,最先大吃一惊的居然是优索雅美琳,惊讶地象半截木头般愣愣戳在那儿一动不动,呆呆地看着四周那一望无际的白茫茫原野。

  除了一道模糊不清的地平线隐隐地出现在远方,她什么景物也没有看到,什么宫殿、楼宇、钟乳、石笋、隧洞以及盆谷丘原都统统不见踪影,她突然明白自己是被传送到另外一个异次元的世界中。

  “嘿,德满提亚老爹,你可真够狡猾的,将我们带到星界之塔里面,怎么也不事先通知一声啊?”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布鲁斯林,他兴奋地尖叫起来。

  这种单调干枯的环境他是最熟悉不过了,在少年团整整五年时期他大部分时间都是被流放到这个鬼地方修炼,谁让他在少年团里年年独占魁首呢!

  那时他怎么看也对这满眼贫瘠干枯的景象一百个看不顺眼,人家来到这里都是拼命抓紧时间苦练,但他却总是拿来睡大觉,不是从东逛到西,就是从西逛到东,总之那是他最无聊的几年修炼时光,每每都在巴望着能赶快回到外面世界,但现在他却觉得眼前此情此景实在是太动人太可爱了,他高兴地差点都要跳了起来。

  他的话还未结束,这茫茫无际的荒凉原野景象犹如过电影一般呼地消失了,一下子又换回到了原来谒见厅内室的背景,每个人都象刚刚经历过一次超时空旅行一般,大脑都快跟不上眼睛的反应速度了。

  “不会吧,才呆了一秒钟就又换回来了?德满老爹,你不会这么小气吧?也不让我们多呆几天,我还没开始准备好姿式修炼呢!”目瞪口呆地看着周围这庄严肃穆的大殿景象,布鲁斯林胡乱扯着自己的头发,哭丧着脸大声叫嚷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啊?这不是在引诱别人犯罪吗?”

  “你……你们怎么会没事?”大口喘着粗气,因为耗用了大量的精神力和魔法力,一时之间竟出现缺氧反应,两眼直冒金星,差点就要瘫倒在地上,优索雅美琳张大着嘴巴,无比惊骇地问,“刚才……刚才那个地炎风暴不是明明将你们都席卷在里……里面了吗?”

  她连说话都要花费很大毅力,五级强度的魔法威力虽大,但施放出来却是很耗人心力的,而真正能做到连续使用的,恐怕整个黑暗大陆历史上都数不出五个人来。

  “在星界之塔中,任何强度任何烈度的魔法都是没有杀伤力的,处在里面的生命体是不会受到任何物理和魔法的伤害!”

  目光严肃地让人不敢直视,德满提亚老人道:“很遗憾,刚才没及时告诉你,整个大殿都被我布置了一个可以进行时空传送的高级魔法阵,它连通的另一端正是星界之塔,当魔法阵将空间转移时,你的地炎风暴在永恒的星界之中是不起任何杀害效果的,说白了就只是一个五光十色、缤彩纷飞的泡沫幻影罢了!”

  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无比,仿佛中了什么意思想不到的致命打击,优索雅美琳浑身禁不住颤抖起来,她知道自己这一回真是完全失败了,而且还是惨败。

  由于竭尽力量使用了这个七级烈度的五级魔法,她已经耗费了大部分的魔法力和精神力,连一个最简单的火球术也制造不出来,一时半会根本没办法恢复,神智也几乎到了恍惚不清的边缘,就算勉强奔跑起来也是力不从心,她知道自己一生中最艰难的时刻到来了。

  “你完了!”眼里布满了讥讽和嘲弄的神色,德满提亚老人冷冰冰地看着这个脸色惨白、浑身颤抖的堕落精灵女人,现在这儿的任何一个人想活捉她都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能……能让我选择死法吗?”紧攥着鼓鼓的手心,优索雅美琳气喘吁吁地瞪着德满提亚老人,血红的眼睛一下子变得平静无比,就好象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似的,我发现那是一种对死亡完全超脱淡漠的神色。

  “可以!”目光冰冷透骨,德满提亚眼睛莫测高深地微眯着,样子似乎很轻松,但他心里却一点儿也不轻松,他知道困兽在最后时刻通常不会坐以待毙,而是咬紧牙关随时准备反扑。

  “卡……卡西欧斯,你……你不是一直想亲手杀我吗?那就……来吧,我想死在你的剑下,死在你的……你的面前!”眼神变得迷离柔和,优索雅美琳凄惨地笑了笑,满眼是泪,哀伤道,“我所做的一切……其实并不只是为了我自己,我是……我是一个堕落精灵,我有我的世界,我有我的立场,我……我的利益!”

  “我知道你很恨很恨我,那就马上用你仇恨之剑,刺……刺穿我的心脏吧!让我的血洗尽……洗尽你心中的痛苦和屈辱!我不怪……不怪你,真的不怪你,我……我好想……好想死在你的怀里面……”

  看了看德满提亚老人,又看了看了肯琳姿在内的一干龙族,我的气息一下子变得粗重起来,狠狠地咬了咬牙齿,终于提起银色十字骑士剑,缓缓地向对方走了过去。

  是的,我会杀了她的,哪怕她是手无寸铁,哪怕她是可怜孤单,更哪怕她是软弱无力,憋在我心中愤怒和仇恨一下子燃烧到了顶点,如此奸恶阴险的女人,就算父亲在天有灵也不会怪罪我的辣手无情。

  缓缓缓缓缓缓地走到她面前,慢慢慢慢慢慢地举起手中的长剑,我怔怔地看着她那波光盈盈的清澈眼睛,不断有凉冰冰的泪水从里面溢出,我握剑的手不禁开始微微地颤抖着。

  如果这是一个纯洁可爱的女孩,也许这一幕将永远也不会在我眼前发生,我闭上开始有些羞愧的眼睛,心中不停地狂喊着:“父亲,对不起,原谅我吧,我要杀了她,我一定要杀了她!”

  指节在发白,在颤抖,咬紧牙关,我将十字剑握得紧紧紧紧的,任凭使出多么大的力量,却怎么也无法狠下心来劈下这一记死亡之剑。

  “对失去抵抗力的女人举起手中的长剑,是骑士最大的耻辱!”父亲曾经很严厉地这样教导我,他曾经无数次这样做了,他也希望最疼爱的儿子这样做。

  我的母亲,我最最敬爱的母亲,就是这样在剑与火之中遇上父亲的,当时她的父亲,也是我的外公在一场战斗中倒在父亲的剑下。

  她冲了上去,很快也倒在父亲的剑下,她爬起来,然后又倒在父亲的剑下,再爬起来,再倒下,直至失去抵抗力。

  最后,在父亲骄傲的目光下,就只有她在父亲血淋淋的剑下幸存下来,她所有的同伴全都战死在沙场。

  她哭了,因为她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报不了仇,但是父亲说,你有机会报仇,你可以替我生个儿子,让他替你报仇!

  母亲想了很久很久很久,终于答应了,我不知道她当时的感受,但我知道那一定是无比艰难无比痛苦的选择,是仇恨让她选择了父亲,同样也是仇恨让这个世界从此有了我,但我知道,自从我的降生,母亲开始真真正正地爱上父亲,因为她突然发觉,父亲一直都是那样深情地爱她。

  父亲曾告诉我,自从他拿起骑士剑之后,就只流过两次眼泪,一次是母亲去世的那一夜晚,他悄悄地躲在一个无人的荒山整整哭嚎到了天亮,没有人知道他那一晚流下了多少眼泪,但我知道,他那双红肿的眼睛过了很久很久才消退。

  另外一次就是我在皇家骑士竞技赛上,力压群雄,勇夺桂冠时,他激动地流下眼睛,如果你没有亲眼目睹,是无法想象一个意志比钢铁还坚强,内心比冰山还严酷的人,当他泪流满面是何种的景象,但是我看到了,当时我也哭了。

  就是在那一天,父亲很严厉很严厉地教训我说:“对失去抵抗力的女人举起手中的长剑,是骑士最大的耻辱”,就是这句深深刻在我心里,也深深影响我一生的话,让我永远铭刻在心、永志难忘。

  可是现在,要让我就这样放过这个蛇蝎女人,这个让我饱受屈辱和痛苦的恶毒女人,我又怎么能心甘情愿呢?我一下子陷入了极其痛苦、极其矛盾的思想斗争之中,无法做出最后的决断。

  就在我内心苦苦挣扎时刻,优索雅美琳突然张口,低声哀求道:“请等一下杀我好吗?我有话要说!”

  那可怜楚楚、泪光盈动的眼睛看了能让任何铁石心肠的硬汉都为之心软,我微微怔了一下,仅仅犹豫片刻,便厉声道:“有话快说,我……我……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这个,这儿是你的吧?”诡异地笑了一下,优索雅美琳突然将紧攥的手掌摊开,显露出里面一个人形木偶的物品,她的手闪电般伸了过来,紧紧地按在我的心口上,狡黠地笑道,“不好意思,我从你身上留了一个!”

  “不——弗罗多,不要——“心中一股异样气息波动,我脸色突然变得惨白无比,忍不住惊惶恐惧地吼叫起来,刚明白是怎么回事,我和优索雅美琳的身体便同时化为一道白色光圈,消失在空气之中。

  在几公里外的盆地丘原上空,海弗斯载着我和优索雅美琳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向远方苍凉夜色飞匿而去。

  

第三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