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阴郁灰蒙的夜空像无边无际的大海,安静、广阔而又神秘缥缈,一轮圆圆白白的月亮搁浅在天空中,把森冷的月光静静地倾泻在整个大地上,就仿佛渡上了一层银尘霜粉一般,一切景物都默默地躺在半明半暗里,与整个黑色背景恰到好处地融合为一体,充满了深邃莫测的气氛。

  “你现在还想杀我吗?”一片野性的凶光充次在眼眸之中,森冷残酷的声音应合着这冷冰冰的夜风的节奏而摇曳,优索雅美琳将短剑架在我的脖子,笑嘻嘻道,“你不会真的这么狠心吧?”

  “对,我会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沉浸在这入侵肌肤的丝丝寒意之中,脸上肌肉不自然地抽搐了一下,我为自己先前没有下出果断的决定而大为懊悔,如果当时不是被骑士高贵的情操束缚住手脚,恐怕自己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反而被这个狠毒女人用剑比住咽喉。

  夜更深,黑暗充满了整个天空,冷嗖嗖的风迅速从耳边吹过,海弗斯正载着我们高速向西面飞去,我不知道它要载我们到哪里去,但我却清楚一点,海弗斯真正听命的人不是我,而是寄生在我身上的弗罗多,这让我多少感到失望和悲伤。

  “亲爱的,你说这话可真让我伤心透顶!”凶野的眸仁之中闪现过一道狠厉之色,优索雅美琳将锋利剑刃轻轻地掐进我的皮肤里面,立刻便有鲜血渗出,她用中指抹了一下,便放入口中津津有味地品尝,阴森森道,“你难道不知道说这话只会让你死得更快,更惨吗?堕落精灵可不像你们人类那样婆婆妈妈的!”

  “嗨,你答应过不伤害这个傻小子的!”不知何时,弗罗多以虚影的形式从我体内飘浮出来,对优索雅美琳大声吼道,“如果你不遵守承诺,那也别怪我辣手无情!现在要杀你,可比杀一只母狗还简单!”他那残忍凶狠的眼睛里隐隐闪动着一连串凄厉而锐利的雷电。

  “哦,是这样吗?”眼睛眯成了一道极为可怕的细线,不时射出耀眼的光芒,优索雅美琳阴沉沉地咧开白森森的牙齿,冷笑道,“你在威胁我吗?你以为我会受你的威胁吗?对不起,我雅美琳想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阻止得了,包括杀了你这个傻小子!”

  说着,她狠狠地将短剑深深抵进我的脖子,残忍地划出一道很鲜红的血口子,虽然看上去很吓人,但是却没有伤到任何气管和骨头,可见手法之灵巧精湛。

  “你们什么时候做的交易?”忍着痛,也忍着气,我狠狠地瞪着弗罗那虚缈的影子,大声道,“为什么要背叛我?”

  “在这个堕落精灵女人陷入困境的时候,我就用传心术与她取得了联系了!”神态倨傲而又轻蔑,弗罗多冷森森地看着我,道,“至于说为什么要背叛你?真是笑话,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你别忘记了你和我都是彼此相互利用对方,谈得上什么忠诚和背叛?”

  “我讨厌龙族!讨厌麦坎加伦!更讨厌那个德满提亚老狗!如果多让我呆在那个鬼地方一刻,我一定会发疯发狂的!卡西欧斯,你最好给我记着,龙族和黑精灵天生就是死敌,他们之间没有和平和友谊,只有战争和仇恨!他们最终没有把你杀掉,那只是你的运气,如果龙族的人落到我手里,那你将看到他们会怎么样悲惨地死去!”弗罗多凶狠而严厉地咆哮道。

  说着,他那融浸冰川的目光转移到我背后的优索雅美琳身上,冷冷道:“如果这个傻小子死于你之手,你自己也活不长久了,我的海弗斯可不像那个傻小子心慈手软,你还未真正见识过它将人活活折磨死的残忍景象!”

  “嗥!”在飞行之中,仿佛听懂了弗罗多这话番话,海弗斯侧过头来,狂野而兴奋地嗥叫一声,突然从嘴里喷出一团半透明的黑色网膜,一下子就将我和优索雅美琳全身缠得紧紧的。

  “黑暗束缚?”脸色有些发青,优索雅美琳惊骇地发现那团黑色网膜仿佛有生命似的,一旦沾贴上皮肤便紧紧将身体缠住,很难撕开,很快她连弯动一下指节都困难无比,当然,要不是因为她曾经使用过地炎风暴这个超级魔法而使得魔力大为消耗,也不致于这么快就被对方魔法制服。

  “想不到吧?海弗斯可不是普通的飞豹,而是来自深渊的妖兽,它最擅长的便是黑暗魔法!你的黑暗魔法恐怕还没有它的效果好!”悠哉悠哉地晃着脑袋,弗罗多得意洋洋地笑道,“只要我一声令下,一秒钟不到你就会被它杀死,而且是死得很惨的那一种!”

  眼里铺满了绚丽柔和的花朵,优索雅美琳微微动了一下身子,莞尔一笑道:“其实不用你威胁我,我也不会杀了这个傻小子的!他那么英俊,那么可爱,我又怎么忍心让他这么快就死在我的手里呢?”她亲热地将脸贴到我的右脸颊上,轻咬我柔软的耳垂,像一个调皮淘气的小女孩一样窃窃偷笑着。

  “我知道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我想与你再做一笔交易,如何?”弗罗多眼睛眯成极为凶狠也极为狡黠的细线,就仿佛一只成了精的老狐狸一般,他意味深长道,“这对你和我都有好处!”

  “什么?”眼里的笑容更柔更甜,优索雅美琳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全身的肌肉却因为黑暗束缚的魔力渗透而变得僵硬麻痹,然而随着精神力的恢复,她的筋骨也渐渐可以活动起来,但她还不想这么快让对方知道自己的虚实,“我最喜欢听有关于对我有好处的事情了!”她笑起来的样子同样很像一只成了精的老狐狸。

  “送我们安全抵达神殿山,帮助我们杀了优索弗尼亚!”目光坚锐地像把森冷嗜血的手术刀,弗罗多狰狞而残忍地露出凶狠的獠牙,虽然那只是影子,但还是看得我背脊梁一片冰凉,我从未见过他露出这么可怕的面容。

  “喔,帮你们杀弗尼亚啊?”眼睛再次眯了起来,看不出任何神色,优索雅美琳微醉于沉思之中,一双异样光彩的眸子不经意地被撩亮了,她缓缓道,“你们恐怕是痴人说梦吧!他太强太强了,一个指头就可以将我从头到脚灭得干干净净,我不会冒这个险的,而且杀了他对我有什么好处?如果因此遭到他的疯狂报复,恐怕我连葬生之地也没有了!”头摇得就像是拨浪鼓一般,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你帮助优索宾尼斯杀了优索索雷托和优索列尼泰,你以为优索弗尼亚会就此放过你吗?”抑扬顿挫地释放自己恼怒的情绪,弗罗多冷笑道,“他想做的是拥有继承权的长王子,而不是死王子!”

  眼里微微露出恐惧和惊惶的神色,但转瞬间又恢复了平静,优索雅美琳若无其事地耸耸肩膀,笑嘻嘻道:“他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来对付我,在他面前还有好几个值得掰倒的家伙,现在还轮不到我!”

  “就算优索弗尼亚真的不想对付你,那优索亚戈尼和优索沙巴丁呢?他们可是长王子和二王子,他们难道就不忌讳你这个蛇蝎女人吗?”弗罗多目光凄厉得仿佛一鞭裂空的闪电,道,“谁都想做长子,可谁也不想成为别人的垫脚石,你说他们对于优索索雷托和优索列尼泰的死会怎么想呢?”

  眼睛里燃烧起一片凶野的火焰,脸色迅速沉了下来,优索雅美琳冷冷道:“你到底想说些什么?他们要不要对付我,那是我的事情,与你有什么狗屁关系?用不着烦你的心!你想让我杀弗尼亚,你做梦吧!就算你现在拿十把刀对住我的咽喉,我也不会去做自己没能力做到的事情!”

  “那你就对我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海弗斯,杀了她!”森冷的目光中溅出一片噬血红光,弗罗多冷冷地挥了一下手,道,“不要留情!”

  呼地一声,一道剽厉凶狠的鞭影倏然间从身后甩了过来,但却抽了一个空,只将优索雅美琳模糊不清的残影扫成粉碎,而她的人却已灵巧地翻到我的前面,用我的身体做盾牌来抵抗海弗斯的攻击,害得我险些被它的尾巴抽成一团模糊血肉。“叫它住手,否则这个傻小子就没命!”优索雅美琳将整个温暖而热烈的身体都蜷缩在我的怀里,手中一把冷到骨髓里的短剑正紧紧地抵在我的心口上,她一边温柔地轻吻我僵硬愤怒的脸庞,一边严厉喝道,“要死大家就一起死!”

  “海弗斯,停手!”手扬了起来,弗罗多眼里仿佛要喷射出火焰,他瞪着这个冷酷而高雅的堕落精灵女人,既愤怒又惊讶,道,“你怎么可以动了?黑暗束缚对你不起作用吗?”

  “笨蛋,我也是学黑暗魔法,那个黑暗束缚虽然魔力强大,但是对我来说却不是你想象中那样有效,我只是因为精神力消耗太大而中你的暗算,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已经被你制服了!”眼里摇晃着浓浓的讥嘲神色,优索雅美琳吃吃笑道,“你不要逼我杀了他,我可不想看到这么英俊的男孩死在我的剑下!”

  “你杀了我吧!”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狂怒和屈辱,我大声道,“我绝不会向你屈服的!”如果不是被那半透明的魔法网膜束缚住身体,我早就将这个可恶的女魔掐个半死了。

  “在我没玩够你之前,我是绝不会让你死的!”优索雅美琳痴迷地凑近我的耳边,温柔但不失冷酷道,“你这个傻小子,真的以为我看上你了吗?告诉你,算命师的鬼话我从来就不相信,我的心比冥河里的水还冰冷无情!没有人可以杀得死我,优索弗亚不行,海弗斯不行,你更不行!”她满脸都是讥讽蔑视的笑容,缓缓地用刀扎进我的皮肉里面。

  我气得几乎要跳起来一拳击烂她那妖媚邪恶的脸,如果这可能的话,事实上我遭受海弗斯的黑暗束缚的魔力渗透更深,现在连说话都费尽力气,不过幸好我还能用斗气苦苦支撑,否则连喘气都要成为一件奢侈的事情了。

  当然,如果我想到将那风、水、火、土四个基本元素大王召唤出来,那一切都好办多了,就算是优索雅美琳和弗罗多两个人加起来也未必是我的对手,但是在那完全被愤怒和激动情绪充次的情况下,我又怎么会想起他们来呢?

  我拼命地挣扎,想摆脱这黑暗束缚的魔力渗透,但却不起什么作用,斗气虽然可以在瞬间产生极为强大的保护结界,躲避短时间的魔法攻击,但却不能持久,很快便减弱消退,因此要想对付持久性的魔法,除非魔武双xiu的高级剑师才能做到。

  很显然,我离这梦想中的境界相差实在太远了,毕竟修炼斗气可不是像修炼剑术那样容易,它不仅需要拥有强大的精神意志和信念,还需要丰富的战斗经验和大量的修炼时间,在这方面我可远远输于父亲。

  森冷惨淡的月光从一座峭峰上飞泻而下,溅出一涟涟光之微澜,我们刚刚飞跃过一座连绵数十公里的巨大山脉时,从后面山峰中突然掠出了数十道粗线条的剽悍飞影子,迅速向我们靠近,从他们的飞行姿式和运动轨迹来看,显然是这附近守卫的龙族。“那是驻守在哈亚贝斯特山中的飞龙骑兵,他们要追上来了!”一双俏丽的眼眸在夜色中闪动,优索雅美琳稍微撇了一眼身后只有米粒大的数十个黑影,悠悠道,“如果你不让你的海弗斯飞得再快一些,那我们就要一起完蛋了!”

  “浑蛋,那帮狗东西追得倒蛮勤快的,真讨厌!”弗罗多用他那轻飘飘的身影绕着海弗斯周身飞了一圈,大声道,“我们飞进云层里面,将他们引进来,然后迅速降到那个河谷的石林中,躲开他们的追踪!”

  优索雅美琳伸出头看了一下那个雾气弥漫的河谷石林,眼里微微荡出一丝深邃莫测的涟漪,但她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很舒服很温柔地将身体蜷缩在我僵硬冰冷的怀里,就像一只享受幸福的小猫一般,要不是我拼力用斗气抵抗那黑暗束缚的魔力渗透,早就一脚将她踢到爪哇国去了。

  风在响动,血在响动,海弗斯高亢昂扬地嗥叫了一声,像一道锐利无比的电箭迅速向上飞掠,很快便冲进了浓浓厚厚的云层之中,一时之间我的双眼完全被灰蒙蒙的气体迷住,根本就看不到前方景象,只觉得迎面不断有冷冰冰的棉团扑在脸上,就像罩在脸孔上的灰沉沉的纱布一般,让我真担心自己会撞上什么硬东西。

  “让我给那些跟屁虫留点儿美好的回忆吧!”目光一转,优索雅美琳一边在手心里画奇异古怪的魔法图案,一边阴险诡异地笑了起来,“让他们知道不经允许尾随在别人后面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说着,她挥手将手心中那绘制满满一叠的魔法图案扔向身后灰蒙阴冷的云雾之中,就像洒开的碎纸片一般。

  立刻,这些纷飞四散的魔法图案发出一阵淡淡的青光,晃动了一下便变成了立方晶体魔法雷球,迅速隐身在云层之中,自行游动飘浮,伺机搜寻靠近的猎物。

  当我们刚飞出五千米远时,身后便连续不断爆开十几声低沉雄厚的轰鸣声,一团团带着红色光芒的爆炸气浪顿时将整片云团都搅得浑浊不堪,就像一锅被烧熟滚沸的开水一般,整个凄冷浓郁的空气都为此颤抖不休。

  我隐隐能听到其中有几声撕破长空的惨叫声,这显然就是优索雅美琳制造的魔法雷球搞的鬼,只是我没有想到那么小巧的玩艺威力会如此巨大。

  精神一振,海弗斯很快便从云层中破空而出,就像疾射的标枪一般,笔直地向下面朦胧混沌的河谷石林扑去,而我也得以看到了那些因触及魔法雷球而毙命的龙族们从云层里坠落的悲惨景象。

  阴沉沉的夜空中有几十道闪亮的细线条向下洒落着零碎残缺的血淋淋的影子,有的是龙族士兵破碎零散的肢体,有的是金鳞翼龙折断翼翅的粗硕躯体,一声声凄厉绝望的悲鸣不时从远处坠落线条处传来,听得让人毛骨悚然,仿佛自己也身置在坠落人影之中。

  “哭嚎吧,我最喜欢听到你们的哭嚎声音!”脸上扭曲着兴奋和疯狂的颠态,优索雅美琳幸灾乐祸地拍着手,乐滋滋笑道,“你们的惨叫声是世界上最动听的歌曲!”我再也无法容忍她那赤裸裸流露的残忍恶毒的话语,鼓起全身的力量,猛地抽出手来狠狠地扇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虽然这让我半边身子的斗气护罩减弱了许多,整个人一下子陷入了更深的麻痹状态中,但我却不后悔这么做。

  “啪”地一声,整个人都被打懵了,优索雅美琳抚着红肿的脸孔,吃惊而又委屈地瞪着我,一副茫然而又迷惘的表情,显然她也被这突如其来的耳光打得不知所措,一时之间竟反应不过来,她长这么大,还从没有被人这样羞辱无情地抽过嘴巴。

  “是你……你在抽我的耳光吗?”瞪大了布满血丝的眼睛,优索雅美琳不可置信地看着我,显然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她那高贵而又优雅的面孔居然被人抽了一个大嘴巴,“我做……做错了什么吗?要上你这样抽我?这样羞辱我?”

  “你这恶毒女人,我恨不得你马上死!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举起剑,将你杀死!”我同样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凶狠地看着她,“到那时,你再装可怜样也没有用了,我绝不会怜惜一个有着蛇蝎心肠的堕落精灵女人!”我为她那残忍而邪恶的性格感到无比愤慨。

  “你羞怒了我,没有人可以羞怒我!没有人可以!他们全都死了,死在我的手里,很悲惨很痛苦地死去!”激烈的情绪象火山一般一下子猛烈地喷发出来,但很快,又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恢复了平静,优索雅美琳苍白着脸色,悲伤而又阴戾地看着我,坚挺高耸的胸脯因情绪波动而激烈地起伏着。

  她喘着粗气,恶狠狠道:“你……你难道非要让我杀……杀了你吗?我一直……一直在克制自己这方面冲动,你让我几乎完全要……失去自控力……我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用最残忍的手段,挑断你的筋肉,挖出你的眼睛,割掉你的舌头,砍断你的手脚,我会听到你的哭嚎声音,我会听到的!”

  “我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脸色罩起一层愤怒的红色,我忿然道,“要不是海弗斯的黑暗束缚困住了我的手脚,就是拼死我也要杀了你这个恶魔女人!”

  “我……我不要和你吵!龙……龙族的追兵又跟上来了!”努力克制自己狂暴嗜血杀机,以保持着贵族骄傲而优雅的气质,她转过脸去不再看我,但那热得让人发烫的柔软身体却更紧凑地蜷缩在我的怀里,不肯离开,她既激动又愤怒道,“你将我伤害了,实实在在地伤害了,就算你死了,我仍会记恨你一辈子的!”她那样子就好象一个饱受伤害和委屈的优雅淑女,在炙烈的仇恨之中努力保持仅有的高贵和矜持。

  她那阴沉森冷的话音刚刚在我耳边飘过,一道迅猛剽厉的火球便从头顶上呼啸射过,在前面十几米处轰地一声炸开,熊熊燃烧的火焰立刻将炙烈的热力传递过来,我的皮肤立刻有被开水烫伤的炙痛感。

  没等我反应过来,远处又射来两道凄厉凶猛的火球,幸亏海弗斯身手极为机敏灵巧,一个摆身险险地闪过了,否则我们可就要变成了空中火人了。

  再次昂扬激烈地咆哮一声,直将整个夜空震得隐隐颤抖,海弗斯象疾射而出的利箭一般,猛猛地向河谷林立的石柱群飞掠而去,在离地面不到十米的高度,及时地刹住了流星般飞坠的重硕身体,以最大频率死命地扇动两翼宽厚肥大的羽翅,使身体开始平飞。

  一时这间,它那强劲有力的巨大翅膀将整个石林地面扇出一个巨大的风圈波纹,直吹得周围沙飞石走,枝叶乱颤,仿佛遭受强烈的台风袭击一般,但令我惊奇的却并不是这个,而是眼前突然出现的神秘而又诡异的景象。

  在这雾气弥漫的河谷石林之中居然藏匿着一支数目惊人的神秘军队,放眼过去尽是身穿灰色魔法盔甲的巨狼骑兵,那情景就好象地面上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灰色绒毯一般。

  我看不到他们面罩里面的真实面目,只能看见那一对对阴惨惨磷火一般的眼睛在冷森森的黑夜中燃烧着,就仿佛夜魅们的嗜血残忍的眼睛一般,我油然产生一种陷入死亡魔鬼怀抱中濒临灭绝的恐怖感觉。

  正在奇怪为何从天空上面看不到这支神秘而又剽悍的军队时,我突然感觉到周围有一波波柔和但却浑厚的魔法气息在传递流动,抬头看去这才发现四周巨大的石笋和岩柱都被人安装了巨大的魔力水晶。

  原来这是一个人为制造的大型土系魔法伪装结界,它可以将这里所有身穿有着特殊印记的魔法盔甲的狼骑兵的身形隐去,除非接近到十米之内,否则休想探测到里面隐藏的军队。

  后面追来的飞龙骑兵们很快便接近到石林上空,当他们透过那层伪装结界时,也被眼前这支突如其来的神秘而庞大的狼骑军队震憾了,可是他们甚至连呼救都来不及,黑压压一片的狼骑兵队伍之中猛然间飙射出一团团球形的液态妖精。

  那些奇异古怪的妖精一旦沾触到龙族的皮肤便疯狂地将全身都紧紧地包裹住,直至完全吞没,然后像急剧蠕动的肠胃,猛烈地翻滚搅拌起来,并不时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吮食之声,那样子就仿佛在津津有味地咀嚼食物精华。

  当那些诡异邪恶的液态妖精恢复成人形落回狼骑兵队伍之中时,地上已多了几大堆无法消化的的骨碎和肉渣,连那些飞龙骑兵的座骑也不能幸免,整个血淋淋场面悲惨地让人不忍目睹,这使我想起了优索弗尼亚身边的可怕扈从——液态妖精肖奇,他杀人场面与其何等的相似啊。

  还未等我们说什么,那些骑着红色巨狼的剽悍骑兵已将我们团团围住,阴森冷漠的战斧在我四周围了一圈,如果不是他们的长官及时赶到,我想我身体一定会被残忍地切割成无数片血淋淋的肉条。

  “是雅美琳殿下吗?”看到半伏在我怀里、一脸优雅而高傲表情的堕落精灵女人,一个身材魁梧、神情威武的狼骑士高级军官排开人群走了过来,他挥手示意士兵们退到后面去,然后恭敬地行礼,道,“灰狮地骑团副团长亚历伦格向您请安!”

  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身上的黑暗束缚由于海弗斯的放弃而自动解除,优索雅美琳动了动有些麻痹的筋骨,饶有兴趣地看着地上一堆堆不辨形态的骨骸肉团,好奇道:“这是谁养的妖精宠物?好厉害啊!连有魔法免疫力的金鳞翼龙都不能幸免,这么强的吞食胃口恐怕只有修炼上百年的高级妖精才能做到吧?”

  “感谢您的赞美,雅美琳殿下!第六家族的奇里格斯向您请安!”一个穿着鲜亮衣服的人影悠然骑着一匹模样极为凶狠的巨狼走了过来,彬彬有礼地弯下腰,致敬道,“让我们一起赞美康罗迪亚女神永生永世吧!”

  在他的身旁伫立着好几个身形模糊、阴森冷漠的液态妖精人形影子,无形之中给周围的人带来莫大的压迫力,他们的样子可比只有高脚杯大的肖奇大了不知多少倍。

  “愿女神赐您成功!”不敢有所怠慢,优索雅美琳也急忙弯腰回礼,“让荣光降临第六家族的长子奇里格斯阁下!”

  “也赐您成功,雅美琳殿下!光荣属于康罗迪亚,她是我们永远的保护神!”仿佛一个高贵而优雅的绅士,奇里格斯风度翩翩地点头回礼,“欢迎您的到来!”

  很显然,这是堕落精灵贵族成员之间非常标准化的问候礼,如果来往的语气和神态稍有怠慢,便会被认为是对康罗迪亚女神的不敬,因此一旦有人开始赞美堕落女神,那其他的堕落精灵都要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和专注,以示对主神的尊敬和崇拜。

  “尊敬的雅美琳殿下,您不是回神殿山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呢?”带着满腹的疑问,奇里格斯优雅地点了一下头,忍不住好奇地问,“那些龙族追你到这儿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

  “我潜入麦坎加伦行刺德满提亚那个老东西,但行动失败了!”媚眼飘了起来,优索雅美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她饶有兴趣地撇了撇身旁那个身材魁梧、肌肉发达的亚历伦格,暖昧地笑了起来,一双妖娆动人的眼睛仿佛能把人的心魂都勾走似的。

  脸色一变,奇里格斯暗暗吃惊,行刺龙族第一龙将德满提亚首领,这可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情,就算是长老院的第一长老出手也未必成功,可以想象其中的难度和危险有多大,但现在被对方这么云淡风清地描述,就仿佛是想踩死一只蚂蚁却最后没有踩到一样。

  如果不是知道眼前这个神秘莫测的女人从来不说大话,奇里格斯都无法相信自己刚才所听到的事情,但看到对方眼里明显流露出的不快神情,他便很知趣地让自己的好奇心到此为止,毕竟这个美貌女人在神殿山的名声可不怎么好听。

  “你的部下一个个都长得很强壮嘛!我喜欢强壮的男人!”优索雅美琳轻佻地将目光一一扫过周围健壮剽悍的狼骑兵,最后落在我的脸上,格格笑道,“不过我更喜欢英俊的男人!”

  “愿为您效劳,雅美琳殿下!”将头上的钢盔摘了下来,露出一张丑陋不堪的狮面嘴脸,亚历伦格一双散着血腥气息的凶光在黑夜中熠熠燃烧着,一副染了什么狂躁症似的,阴戾而又凶恶地瞪着我,仿佛恨不得马上扑上来将我碎尸万段似的,让我不由感到头皮一阵发麻,真没想到这些凶狠古怪的狼骑兵原来都是狮面人啊。

  当然,如果我在黑暗大陆上呆得再久一些,便知道这些凶暴成性的兽人战士便是堕落精灵扈从部队中鼎鼎有名的半狮人狼骑兵,他们座下的战骑是以狂暴和凶猛闻名于整个黑暗大陆的汗血巨狼,传说当它们纠集在一起时,就连最强悍的步行龙也不愿去招惹。

  我没有见过这些嗜血残暴的狼骑兵是如何战斗的,但从他们眼里透射出的炙烈而疯狂的凶光中,我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这是一个极为野蛮残暴的种族,他们的性格就像他们座下的汗血巨狼一样,充满了冷酷和狂暴,我相信以他们那强悍蛮横的个性,就算是与最精锐的铁甲龙骑兵正面对冲,也未必会肯后退一步。

  “你们怎么在这儿?这里太靠近麦坎加伦了,很容易被发现的!”目光穿过莽莽荒荒的石林,射向远处黑黝黝的山岭,优索雅美琳皱眉头道,“这里离哈亚贝斯特山口实在太近了!”

  “我们派到这儿是来接应一个人的,很快便要撤走!”碰到对方那冰冷入骨的目光,浑身便禁不住一颤,奇里格斯不敢有所隐瞒,连忙回答。

  “你是说沙巴丁二王子吧?”眉头微微绞缠成一团,优索雅美琳脸色沉了下来,冷笑道,“他难道也想潜入麦坎加伦行刺德满提亚那个老东西?”

  “这个……我不知道!”气氛一下子凝固起来,奇里格斯惊恐不安地低下头,一副顺从的样子,不敢再吭一声,他仿佛已经闻到空气中越来越紧张的硝烟味,手心中一个黑暗结界已经开始萌生,身后的液态妖精卫士也在示意下开始蠢蠢欲动,显然,优索雅美琳在许多堕落精灵的印象中同样是个一个名声极为恶劣的凶残女魔。

  “你好象很怕我?”目光摇了摇,很快便格格地笑了起来,优索雅美琳很满意地看到对方那一闪而过的惊恐神色,柔声道,“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也不敢对你怎么样的,要是你有什么意外,沙巴丁可不会放过我,你家主母更不会放过我!”脸色一白,奇里格斯将头埋得更低,连大气也不敢深喘一口,谁也无法想象这个连高级龙骑士也不放在眼里的人,居然会像老鼠见到猫一样,那么惧怕眼前这个百媚千娇的堕落精灵女人啊。

  “宾尼斯现在怎么样?”面带桃花,优索雅美琳温柔地对他上瞧下看,笑呵呵道,“我很想念他!他没有我在身边,一定寂寞得慌!”

  “宾尼斯殿下和他的盟族领袖们在五十公里外的一处野树林里扎营,筹划袭击麦坎加伦的具体事宜!”豆大的冷汗不断从背脊梁上渗了出来,奇里格斯肃手垂目,不敢正眼瞧视对方,他知道雅美琳和沙巴丁的关系已经势如水火,私底下的血腥残酷的斗争一刻也没有停顿过,他可不想搅这趟浑身,丢了性命。

  “那好,带人领我过去,我想马上见到我的宾尼斯!”优索雅美琳眼里闪着狡黠阴险的光芒,咧着白森森牙齿冷酷地笑起来。

  微微抬头撇了我一眼,很快便低垂下头去,奇里格斯喉头一阵艰难蠕动,犹豫了好半天才扯着沙哑的声音回答:“遵命,雅美琳殿下!亚历伦格,你领一千人的狼骑兵护送雅美琳殿下到宾尼斯殿下所在的驻军大营中,不得有误!”

  他虽然对我身份感到好奇和怀疑,但是却不敢多问,若是惹恼了这个凶残恶毒的女人,恐怕他自己连想都不敢想会遭到怎么样疯狂而恐怖的报复了。

  “是,奇里阁斯团长!”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半狮人亚历伦格低沉着嗓音回答,他撇了我一眼,目光之中毫不掩饰炽烈如潮的杀机和愤怒。

  从这狰狞扭曲的狮形脸孔中我猛然醒悟过来,黑精灵与半狮人的关系已经紧张到了水火不容、针锋相对的局面。

第三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