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不知何时,笼罩在身上的黑暗结界消失了,我突然发觉自己有了知觉,身体可以活动了.

  当我想重新适应周围突如其来的光线和景物的时候,一张秀气活泼的脸突然挤占了我的眼眸,我吓了一大跳,竟发觉那是蛇蝎美人优索雅美琳。

  我实在不敢相信这个阴险毒辣的女人居然会象一个不懵俗世的小女孩子那样喜欢与人调皮捣蛋。

  我的胳肢窝被她那纤细柔软的小手哈得几乎象触电一般跳将起来,我狼狈不堪地退到一边去,严厉喝道:“你这是干什么,很无聊吗?”

  “对,我很无聊,我现在很不开心,我要你逗我笑!”板起凶巴巴的脸孔还不到两秒钟就忍不住噗哧笑了起来,优索雅美琳象一个顽皮淘气的孩子,在我周围摇头晃脑,笑嘻嘻道,“你相信吗?我很快就要挖出你的眼睛,割下你的鼻子,拔掉你的舌头,切下你的耳朵,让你成为没有五官感觉的废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说着,又掩着嘴巴发出凉嗖嗖的叽笑。

  虽然她说得如此轻松随意,就仿佛是在和别人说一个很有趣很好玩的笑话,但在我听来却是比腊月里的寒风吹拂还更心凉,全身的汗毛一下子全都竖了起来,身上爬起了一大片冰冰冰的鸡皮疙瘩,我知道如果她想这么做,现在就可以马上做到,在这个世界上,我再也没有见过比她更狠毒无情的女子。

  “怎么,不说话啦?是感到害怕了吧?哈哈,一定是在害怕,我猜得没错吧?”随手抚弄了一下秀美飘逸的头发,优索雅美琳风姿绰越地轻摆着苗条腰款,娇滴滴回眸一笑道,“你知道吗?我们最尊敬最伟大的康罗迪亚女神是非常喜欢观看这种很有创意、让人回味无穷的行为艺术!”

  “我们每年都要在圣火节上向她表演这种绝妙无比的行为艺术,以博得她的欢心和祝福!去年,我就将一个自称是意志比钢铁还坚硬的男奴这样当场活活折磨死掉的!”

  “当时情景可刺激可好玩了,他刚开始吞下自己的手指脚趾时,还硬挺着不吭声,一副很神气的样子,可到后面要吃自己的耳朵眼球时,就再也忍不住大声哭嚎起来,哭声可是所有表演中最响亮的,连神殿山下的人都能听得很清楚。嘻嘻,直到那时我才知道,他那个硬汉模样原来是假装出来的!”

  顿了一下,她暖昧地上下打量我一眼,微妙地笑道:“知道吗?就在那撕心裂肺的哭嚎声中与这样痛苦地近乎疯狂的垂死男人*****并达到高潮,是一件多么刺激多么美妙的事情!”

  “那是生与死、灵与肉的疯狂体验,要不是我已经不是处女,那表演的效果将更好,说不定还能拿到全场的最高分!后来,就连康罗迪亚女神也对我这如此创意的行为艺术表演赞不绝口,额外给了我许多的祝福和奖赏,我想今年绝不应该让她有所失望!”

  冷汗一下子从头发根上渗了出来,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禁不住连连打了好几个冷战,整个人吓得脸都青了,这哪是什么艺术表演,简直是在活活虐待死人啊!

  真没想到堕落精灵会有如此恐怖残暴的嗜好,这种披着艺术的幡子,做的全是伤天害理、骇人听闻的变态勾当,居然会有人对此引以为豪,并乐此不疲,我真不知道他们的内心是怎么想的。

  看着优索雅美琳那漫不在乎的悠哉神情,我就感到一阵心惊肉跳,毒蛇再毒大概也比上她的十分之一吧,我全身开始一阵痉挛,突然有一种要呕吐却又呕不出什么的痛苦感觉。

  “哈,刚才只是吓一吓你,没想到你会怕成为这个样子,脸都绿了!去年那个经典的艺术表演是我同母异父的十三妹兰芬琴做的,她可比我厉害多了,我这次受了她的启发,决心在今年的圣火节上表演出一幕更美妙更刺激的行为艺术来!”

  “嘿嘿,我会让你就算死去,也会在阴魂地府里快乐无比地大声欢笑,你甚至还会感激我在你身上做的手脚!”目光里摇荡陶醉痴迷的神采,优索雅美琳抱紧双拳,充满期待地道,“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一点,今年我的行为艺术表演绝对会比兰芬琴那个臭丫头更火爆更刺激,你将在临死前同时享受到极度的痛苦和欢乐!”

  “如果你肯配合一点,不象兰芬琴去年那个没用的男奴那样,还没有到高潮就已经大声哭嚎破坏气氛,我想今年的第一名一定是非我莫属了!嘻嘻,要是兰芬琴这个小妖精看到我拿第一名的情景,一定会妒忌地发狂,我就喜欢看她歇斯底里、气急败坏的样子!哈哈,真有趣!”

  脸孔吓得一片煞白,我恍如隔世一般呆呆地看着这个让我内心深深恐惧的女魔,我突然有种要从地上跳起来,扑上去掐死她的强烈冲动,但我最终还是克制了这不理智的想法,我知道这根本于事无挤,只会让自己的处境更加危险艰难,现在还不是和她做最后拼命的时候。

  听完优索雅美琳对圣火节上那充满血腥和狂暴的艺术表演的可怕描述,我就深深地为兰蒂朵的安危感到担心,我真怕那个该死的优索弗尼亚会用怎么样残酷手段摧残我心中的圣洁女神,如果她真有什么损伤的话,我想我也不会活下去了。

  一个骑士无法履行自己许下的承诺,无疑是一生最大的耻辱!血液仿佛一下子冲到的脑顶上,我的眼眸里雷电如潮,我暗暗发誓,哪怕受尽怎样的屈辱和挫折,我也要拼了性命闯上神殿山去,救回身陷囫囵的兰蒂朵小姐。

  我的手不自觉地向腰部摸去,一下子便摸到了我的银色十字骑士剑,那熟悉亲切的感觉象温泉一般一下子从指尖流到了全身,顿时一种无法描述的惊喜感觉从心底涌了出来。

  我猛地拔出了银色十字剑,对优索雅美琳厉声喝道:“你以为我会听你摆布吗?告诉你,我是绝不会任你ling辱的,如果你真有本事,就过来杀我吧!我倒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本钱来炫耀自己的伎俩!”

  “你知道,营帐外面有几十万的大军,只要我一声令下,他们吐口水也能把你淹死!你说我会浪费力气与你拼死拼活吗?”狡黠地眨了眨眼睛,优索雅美琳露出令人难以捉摸的微笑,道,“况且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要不然那把破铜烂铁也不会完好无损地放在你的腰上!就你那点身手,我可从来没有放在眼里!”

  眯着深邃莫测的眼睛细细打量了我一番,然后又噗哧莞尔一笑,她接着道:“你不是很想上神殿山吗?我可以带你上去,当然前提是你必须无条件听我的,不要随便乱跑乱跳!”

  “至于杀得了杀不了弗尼亚,那就要看你的能力和造化了,老实说你的机会并不多,只有略比千分之一大那么微点的成功概率,所以我说,你最好死了这条心,老老实实地和我上了神殿山去,配合我表演完这场行为艺术的献礼活动,或许我会将你的尸体好生厚葬,而不是象那些没用的玩物一样随便抛到荒效野外被野狗饿狼啃食!”

  她的话说得并不重,但对我来说却无异于投掷下一颗重磅炸弹,呆立了好半晌,思潮汹涌澎湃,我的大脑已处于一片混乱的状态之中,也许让她带我上神殿山也不失为一种简便直接的好法子,但我又怎么能接受这样一个蛇蝎般心肠的狠毒女人的摆布呢?也许最终我可能连优索弗尼亚的面都没见到就死在这个恶魔般的女人手中,这又怎么能让我心甘情愿?

  但反过来说,她的提议确实非常诱人,如果没有她带领,可能我一辈子也只能在神殿山下面打圈圈,就算硬闯上去了,在高手如云的神殿山上,我可能连几秒种也呆不多久就被人格杀了。

  想想看,她的方法无疑是所有上神殿山法子中最可行也最简捷的,至少她能给我见到兰蒂朵小姐的微许希望,对我来说这就已经够了,手微微在颤抖,我发觉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选择的余地。

  看我默不作声的样子,优索雅美琳和颜悦色地露出笑容,柔声道:“你放心好了,如果上得了神殿山,我至少会给你一次接近弗尼亚的机会,无论你是否得手,都将由我亲自来处死你!”

  “反正你上得了神殿山,根本就没有命再下去了,死在谁的手里还不都一样啊!你若死在我的手里,至少会让我的心感到平衡一下,毕竟,你当时抽我的那记耳光可是很难让人从记忆之中销抹掉的!”

  “嘿,我这个人可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你最好现在就做好必死的觉悟,因为落在我手里的人,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奢望能好活的!”

  她那甜美温柔的话语再次让我背脊和心里榨出一身的冷汗,我感觉背上似乎爬上一条冰冷彻骨的毒蛇,原来她自始至终都没有忘记我对她那记耳光的羞辱,时刻想着如何报仇!

  也许所谓的行为艺术表演也只是她对我疯狂报复的一种借口,她现在不杀我,只是想让我在临死前承受更多更恐怖的痛苦。

  看到她那张妩媚妖娆的笑脸,我就忍不住痉挛起来,真不知道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会用怎么样残忍的手段处死我啊?

  “有所觉悟了吗?”在营帐里悠闲地来回踱着步子,优索雅美琳很有耐心地笑道,“如果你同意我的提议,就将你的剑放回原来的位置,我们暂时相安无事,或许我还能成为你亲密无间的红颜知己!哈哈!”

  “如果你不同意的话,那就举起你的长剑,假如你真想马上寻死,我也绝不会阻拦你!不过我可以保证,你在这儿必将象头野狗一样悲惨死去,默默无闻,无人知晓!”

  她那丧钟一般的低沉声音让我内心一阵毛骨悚然,我仿佛一下子沉浸在生与死的艰难抉择边缘,思想陷入了极度的惶惑和迷茫之中,仿佛有无数无形的韧丝,渐渐要将我破壁飞去的心缠住,可又不管如何努力,终究无法解脱这些韧丝的包围。

  我的心始终处于激烈而烦乱的矛盾斗争之中,我的尊严和道德绝不容许我向这个邪恶女人进行妥协和屈服,但内心却有另一人声音在大声呼喊,这是我唯一能上神殿山见到兰蒂朵的机会,绝不能再错过。

  呼吸一下子变得粗重起来,我踟蹰了不知多久,嘴唇咬出一排深深的红色齿印,却还是无法下定决心,最后直到一个有着令人心醉眼睛和迷人风韵身影的秀逸女孩形象在脑海中浮现出来时,我才完全下定决心去选择这个可能改变我一生命运的未来。

  兰蒂朵小姐,你能理解我对你做出的努力和牺牲吗?你是否知道有一个男孩,为了曾经的一个承诺,而宁愿放弃生命、及至灵魂,孜孜不倦地寻找你的方向,哪怕因此受尽屈服和挫折,也绝不改变自己的誓言。

  脸上的肌肉一点点地绷紧,眼里的神采越发显得坚毅刚强,我骄傲而冷峻地抬起头,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对方,一个字一个字道:“好,我同意!”

  啪地一声,手中的十字剑已准确无误地回到剑鞘之中,我知道自己已做出这一生都难以更改的决定,也许前方的路充满了泥泞和曲折,甚至可能走不到终点就痛苦地倒下,但我却无怨无悔,我的心我的灵魂已经不再属于我自己的,它必将与远方另一颗同样诚挚的心同频跳动。

  “很高兴能看到你做出最明智的选择!老实说,就这么杀了你,我还觉得蛮可惜的,你实在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奇特男子!”

  “你应该为自己还未迂腐僵化的思维感到欣慰,因为那样只会使你变得更加微不足道和无足轻重!”

  “每个人都有死去的时候,如果一个人在临死前还不懂享受生活,是没有资格被人尊敬和留恋的,我想你应该很清楚这一点!”

  灵活智慧的眼睛闪闪发光,优索雅美琳突然狠狠地在我手背上咬了一口,直疼得我差点儿叫了起来,只见手背上已被她咬出一圈圈圆圆细细的牙印,四周慢慢地渗出鲜血,她那白嫩甜美的脸上突然隐隐浮现出两朵红云,猩红的嘴唇漾出似笑非笑的涟漪。

  出神地凝视着我,她心不在焉地用手卷着袖角道:“好了,我已经在你身上留下了私人的印记,你是属于我的!其他堕落精灵绝不敢再随便招惹你了!”

  她的眼里闪过一道微妙的光芒,踌躇了半天才接着道:“当然,想消除其他堕落精灵的敌意和仇视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你现在这副黑精灵模样是最好的掩护,要知道生活在这块大陆的人可瞧不起你们人类,那些低贱卑微的人种只配啃着烂馅饼坐在肮脏的泥地上,随时向主子点头哈腰听候吩咐。

  轻抚着手背上深刻见骨的伤口,我怔怔地半天说不出话来,真没想到这个女魔头会来这一手,我恨得咬牙切齿,可是不知怎地,心里面却又涌出一股不知名的异样感觉,只觉得有什么无法捕捉到的东西在心里面缠绕牵扯着,无法理清弄明。

  我本想让她给恢复人类形象,可是又一想她的话也有道理,如果真有刺杀优索弗尼亚的机会,那这身黑精灵的伪装形象确实是最好的掩护。

  反正我已经忍受了那么多的屈辱和误解,再多个也没有什么关系,想到这里,我也就打消了改变黑精灵形象的主意。

  “陪我出去走走,好吗?”不知何时,优索雅美琳突然轻轻地靠在我的身上,用充满忧郁和落寞的眼睛看着我,柔声道,“我最近心情很烦躁,想出去吸吸新鲜的空气!”

  “走开,我才不会再让你无端戏弄了,这对我来说一点儿也不好玩!”我闲恶地退开去,将头别过去不看她,我实在无法忍受她时而风骚妖媚,时而柔情万种的变化多端模样。

  “你说过你要听我的,难道才过几秒钟就忘记了吗?难道你是一个说话不算数的人吗?”优索雅美琳仰起她那清秀绝伦的面颊,出神地看着,似笑非笑道,“喔,你真的那么讨厌我吗?是不是我这个样子让你感到困惑,感到迷糊了?嘻嘻,你知不知道自己这个表情有多丰富,有多好玩啊?那是很让心动神迷的呦!”

  说着,她象一个羞涩的小女孩一样抿着红红的小嘴唇悄悄地笑了起来,那活泼稚气的模样就好象尘俗未染、天真无邪的孩童,一时之间竟让我看呆了。

  我真无法相信一个虚伪阴险到了极点的女魔头竟能将这种纯洁可爱的神态那么自然地流露出来,那就仿佛是发自心底深处最清澈最自然的情感。

  我开始迷惑起来,无法想象这么一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究竟什么才是她真正的面目角色?我现在才真正体会到,女人的心思真的比大海还更深邃莫测,令人无法揣摸。

  “嘿,看你一副傻样子,来,让我拉拉手总可以吧?我们不能做知己,那就暂时做对好朋友吧!和我出去走走,我现在心里真的闷得慌,想找一个清凉的地方解解烦,呆在这个阴沉沉的鬼地方实在憋死人了!”

  优索雅美琳也不管我是否同意,一把抓起我的手,一边往外面跑,一边嗔怨道:“不要一脸不高兴啦,我们既然开始合作了,在到神殿山之前,我就不会伤害你,也绝不允许别人伤害你的!我现在只想和你享受一段比较独特比较开心的日子,这一点你不会介意吧?”

  “嗯!”仿佛被她那甜蜜柔软的笑容融化了一般,懵懵懂懂之中,我竟毫无意识地点了点头,但很快就后悔起来,真不知是自己鬼迷了心窍还是大脑灌进了浆糊,居然会这样回应对方,真想狠狠抽自己几个大嘴巴,但一看到她那毫无做作、毫无掩饰的笑脸,又让我打心里难以将她与那个蛇蝎女人划成等号,在迷迷糊糊之中就这样乖乖地被她拎着手奔出了营帐。

  夜,从憔悴的风翼上流了下来,将大地紧紧拥抱住,高高的穹幕上燃烧着几点寂寂的星火,亮亮的,仿佛光明的泪珠就要坠落一般,我在她那银铃般欢快清朗的笑声中,一路跌跌撞撞沿着那条被人踩出来的小路向树林外面奔去。

  在我身后烟雾弥漫的黑暗林间,突然一下子睁开了成千上万双大小各异、仿似冥火一般诡异阴谲的血色眼睛,就仿佛那繁密的星群缀满灰蒙蒙带着雾气的黑幕,他们全都惊奇而迷惑地瞪大眼睛,呆呆地追随着我们活跃奔放的身影,直到完全消失在视野之中。

  我猜想如果不是受到各级长官的监督和制约,相信会有好几万的人带着充满好奇的脚步追上来看个究竟,毕竟在即将爆发的惨烈战争之前,还能看到如此一幕浪漫新鲜的男女奔跑景象,也是一件蛮有意思的事情。

  但我不觉得这多有趣,等我们冲出戒备森严的野树林,摔倒在一块软茸茸的草地上时,我几乎要喘不过气来,这一路上我的身体几乎被她拉飞了起来,真没见过这么疯狂这么野性的女孩子。

  嫩绿的草尖儿被晚风吹得微微摆动,借着微弱的月光,我发觉四周茸茸的芳草被染得绿如碧毯,几朵长短不齐的蓝的紫的红的小野花,象璀璨的宝石一般镶嵌在这一大块并不整齐的绿色绒毯上。

  风轻轻一拂,所有的花儿草儿立刻软软地弯下了腰,漾成一道绿色的波浪,清淡的香气悠然在空气中散播着,让人情不自禁产生陶醉沉迷的滋味。

  “怎么样,这儿的风景很棒吧?”优索雅美琳转过身来,对我眨了眨眼,轻轻发出甜蜜而柔和的微笑之声,道,“是不是感觉自己的灵魂受到了大地和天空的净化?”

  如水的月光轻柔地洒在她那张美得让人肝肠欲断的清秀脸庞之上,她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两个浅浅的小酒窝,脸蛋又红又嫩,真象雪地上盛开的芙蓉花。

  我呆呆地看着她那明亮的黑眼睛,微弯的纤细眉毛和猩红性感的笑口,感受着她那周身散发出的一种特别令人目眩的光芒,心中不禁荡漾起一种异样而微妙的感觉,整个心魂禁不住被她那自然流露出的纯洁气质所吸引,一时之间竟没听到她说了什么,直到她用手推了推我,才醒悟过来。

  “你在想什么呢?这么专注的样子!”两眉似蹙非蹙,嘴角微涟着淡淡的轻笑,优索雅美琳爽直而又热烈的目光一下子射到了我的脸上,俏皮地嗔道,“你发呆的样子真有趣!”

  “我……”满脸胀得通红无比,我不知该如何说好,手指尖不经意碰到腰上的十字剑,我心中一动,如果这个时候暴起杀人,恐怕对方再有能耐也要血溅七步吧!

  为民除害正是我辈本份,此时无疑是一个大好机会,我的心一下子狂跳了起来,我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以前哪怕是面对再危险再可怕的敌人,内心也不会象现在这么紧张。

  我呆呆地看着她那双清澈见底、不带一丝邪念的眼睛,内心又动摇了起来,我咬咬,最终还是决定放弃,将手指远离开腰上的剑柄。

  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放弃,但我却一点儿也不后悔,心情反而变得舒畅起来,就好象做了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突然想起了兰蒂朵,在这个朗月风清的夜晚,美丽的兰蒂朵小姐此时是否也正站在这片凄清幽深的夜空之下,呆呆地凝视着头顶稀疏凄迷的星辰呢?她是否会想到一个曾经许下誓言要保护她一生的男孩,正怀着对她刻骨铭心的思念,一心只想要回到她的身边,再也不会和她分开。

  轻轻叹了一口气,感觉肩头被压上了不知名的沉甸甸的担子,无法放下,黯然伤神之中,我随意折了一根草杆,无聊地含在嘴里,用双手交叉护住后脑勺,平躺在软绵绵的草地上,出神地看着天幕上不断眨着眼睛的星辰,一时之间竟忘了自己身处何地,只觉得自己离心中圣洁的女神只有一步之遥。

  “你在想什么呢?刚才为什么要放弃刺杀我的念头?”脸上的神情变得很复杂,优索雅美琳象头温顺的小猫一样,蜷缩偎依在我的胸脯之上,温柔体贴地轻抚我洁白俊俏的脸庞,柔声柔气道,“你知道吗?在这么美好的氛围之下,都准备着忍受你刺过来的一剑,如果你真想刺杀我,刚才那一瞬间无疑是最好的机会,但你放弃了。”

  “说真的,我很感激你,因为你让我得以静静地享受完那唯美的一刻。但我却很好奇你为何要放弃,能告诉我吗?我想知道你心里面究竟是怎么想的?”话语如山上流淌下来的潺潺清泉,清脆悦耳,余味深长,仿佛春天那暖暖的、带着花草香气的微风直往心眼里儿吹,一时之间竟让我有些沉醉。

  “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放弃,也许……我也不想破坏掉这么和协安宁的气氛吧!今晚注定不该是流血的夜晚!”老实地回答她的问题,我偏过头去看着她,脸色渐渐变得严肃起来,道,“但我要你记着一点,这并不我对你产生任何的怜悯亲善之心,如果有可能的话,你下次就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我会毫不犹豫地拔出长剑,与你做出殊死较量!”

  “下次?那就等到下次到来的时候再说吧!”嘴角边隐隐滑过一丝苍凉的笑意,优索雅美琳心不在焉地倚靠在我的胸口,出神地看着头顶那片浓郁灰蒙的夜色,她的目光仿佛穿透了时空的隔壑到达彼岸一方,也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些什么,过了不知多久,她才轻声问,“你曾经有过伤痛欲绝的时候吗?”

  “有!”无意识之下脱口而出,我又开始有些后悔,本来不想再理会这个无聊女人的任何问题,但每次情绪总不自觉地被她话语调动起来,莫名其妙就自己回答了,让我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哪里产生了毛病,于是我赶快紧紧地闭上嘴巴,准备无论她问什么都不予回答。

  好在她并没有过多的追问,只是发出轻轻的惋叹之声,再次保持着令人压抑的沉默,出神地凝视着深邃莫测的天幕上那稀稀疏疏镶嵌的几颗星子,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它们一样。

  “你知道吗,人类天生惧怕黑暗,并不是由于他们真的害怕黑暗,而是因为他们害怕里面未知的东西,害怕失去目标,失去方向,不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样的未来!所以人类总喜欢赞美星光月色,因为它能带来光明和欢乐!”目光穿透过黑暗的层层帘幕,仿佛抵达到另一个遥远的时空,优索雅美琳悠悠道,“可是星光月色到底能给予人们什么呢?意志,权势,还是力量?其实什么也没有给,星光月色只是人们面临黑暗时,藉以点亮自己心灵的光芒!”

  对她的话半懂不懂,我若有所思地看着深邃莫测的天幕,细细品味着她话语中深奥无比的含意,我没想到一个有着蛇蝎心肠的狠毒女人,居然也有如此诗情画意般的丰富感慨,在那张凄美动人的容颜下面,她究竟隐藏的是一颗什么样的心?是阴险邪恶,还是烂漫无邪?我不知道,但我却开始感到无比好奇。

  很快我便摇了摇头,这个疑问实在是太复杂太沉重了,不应该是我所要思考的,只是我觉得很奇怪的是,对她的感觉总难以保持住一种稳定的状态,时而恨得咬牙切齿,时而又为她那楚楚动人的模样怦然心动,真不知道世间还有如此变化莫测的妖媚尤物。

  默默地看着遥远的星空,我突然想到了龙族,想到了麦坎加伦,更想到了德满提亚老人,这场注定充满血腥和狂暴的战争很快就要在某个时间打响,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置身于事外。

  毕竟,这块大陆,这里的人们对我来说如此陌生,如此遥远,我并没有必要为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和事进行无谓斗争,而去浪费自己何其宝贵的时间和精力。

  况且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兰蒂朵小姐还望眼欲穿地在神殿山上等我去营救,如果自己随随便便地将有限的生命卷入这惊涛骇浪一般残酷无情的战争汪洋之中,对我对兰蒂朵小姐都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行为。

  “你带我离开这儿,去神殿山吧!就现在,好吗?”狠狠地咬了咬牙,我终于拉下脸面来,低声央求道,“我不想卷入这场战争之中,我只想到神殿山上去找优索弗尼亚拼命!”

  “哦,为什么呢?你不想看看这场战争的结果吗?也许会正如你所期望的那样,我们堕落精灵联军会惨败,完全陷入龙族大军层层包围圈之中,你不想看到这种壮观而又激烈的战争场面吗?这可不是随时想看就能看得到的!”

  优索雅美琳抬起头来,吃惊地看着我,既好奇又困惑道:“你已经卷入了这场战争之中,龙族的人已将你视为自己的朋友,而亡灵军却早把你看成是敌人,你现在很难再超脱于这场纷争之中,除非你忍心看到自己的朋友在绝望的深渊里痛苦哭嚎,但我相信,你并没有那样冷酷无情的心!”

  “嘿,你倒是很了解我的嘛!”悻悻地哼了一下,我不快地翻翻白眼,不再理会她,不过她说的倒没错,不管我是否愿意,其实已经卷入了这场激烈对抗的纷争之中,就算我想让自己超然于世,保持互不相帮的中立状态,别人也不会允许我这么做,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你想不想回到麦坎加伦去,看看在这场战争中,龙族们会有怎么样惊人的表现?这次战场可是放在他们自己的地盘上,地势上是占足了便宜!”

  “呵,我对他们的实力可从来不敢低估过,他们实在是一个很顽强很优秀的战斗型种族,你只有在最惨烈的战场上才能深切体会到这一点!”优索雅美琳露出粲然迷人的微笑,用手推了推我,怂恿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潜回麦坎加伦,或许你还能见到那个精灵古怪的龙族小孩呢!”

  忍不住转过头来,我好奇地打量了她一番,吃惊道:“你不怕回到麦坎加伦之后,我会在他们面前揭发你吗?你难道相信自己的好运来了第一次,还会再来第二次?”

  “你不会揭发我的!别忘了你没有我的带领,根本无法上得神殿山上!嘻嘻,说不定如果我有什么生命危险,你不会奋不顾身地前来营救,怎么可能会害我呢?”

  “我想你是一个聪明人,应该知道为自己做出的行为负责!”优索雅美琳自信满满地摇晃着脑袋,俏皮地眨眨眼睛,笑道,“我知道你是一个讲原则讲分寸的人,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相信你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愣了一下,我真没想到这个阴险邪恶的女魔头会如此胆大如此嚣张,一副要吃我死死的无赖态度,真让我恨得心痒痒的,但却又无可奈何,她说的没错,想上神殿山就得让她带着,否则我一辈子都可能在山下转圈子,更别说是见到兰蒂朵了。

  见我呆呆的沉默不语,优索雅美琳象一个淘气调皮的小孩子,扑在我身上,毫无顾忌地捏着的我的鼻子玩耍,笑嘻嘻道:“所以说呀,在上神殿山之前,你要对人家好一些,多多关心关心人家,不要老是板着一张臭哄哄的脸孔,就好象我欠你几辈子的钱没有还似的!有什么委屈到了神殿山上再清算了解也不迟!”

  “现在我们既然还处在愉快的合作状态之中,那就应该尽情地享受,尽情地玩乐,人活着一次不容易,要学会想法子让自己快乐起来,没必要老掂着那些鸡毛蒜皮的陈年旧事,否则老是愁眉苦脸活得岂不是很不自在逍遥?

  顿了一下,微微咧开珠贝一般洁白饱满的牙齿,优索雅美琳悠悠地流露出孩子般富有感染力的笑容,接着道:“我好不容易让自己变得快乐起来,你不会那么狠心想破坏我们之间这么和协愉快的气氛吧?你不会,一定不会的,是不是?嘻嘻,看你还笑不笑,笑不笑!”

  她刚说完,便做了一人鬼脸,突然将手在嘴边哈了一下,斜眼撇了一下我,见没有什么动静,便飞快地伸手过来抓挠着我猝不及防的胳肢窝,直逗得我全身象触电一样抖了起来,想沉下脸来唬她几句,但最后却受不了她那嘻嘻哈哈的顽皮举动,终于被逗笑了起来,但为了掩饰自己这个本不该有的表情,我急忙翻了一个身,将脸转过去不让她看到。

  “我知道你在笑,你一定在笑!嘻嘻,在我夺命追魂爪之下,这个世上还没有人能忍住笑声的!”优索雅美琳兴高采烈地站了起来,扮成女鬼吐长舌的模样,悄悄地向我走了过来,装着用阴森森、凉嗖嗖的语气戏谑着笑道,“呜呜呜呜,我是一个美丽的女鬼,我死得好惨好惨,我要来找你报仇,你跑不掉罗!”

  我禁不住转过身去,一下子被她那调皮而又稚气的模样逗笑了,她那样子就好象还未长大成熟,仍旧是十二、三岁半大不大充满天真和幻想、无忧无虑的小姑娘形象,要不是我拼命告诫自己,这是堕落精灵,这是邪恶魔女,就差点被她障眼法迷惑过去了。

  就在我恍惚之间,她突然扑到我的怀里,将我紧紧拥抱住,然后一动不动,仿佛生怕我会从她怀抱中消失一般,一时之间,让我既莫名其妙,又惊恐不安,不知道这一回她又在耍什么鬼心眼,我举起手来,迟疑了半晌最终还是没有将她推出去。

  “卡西欧斯,你真的相信我是一个小心眼,会记一辈子仇的狠毒女人吗?你真的相信我随时都会将你的眼睛、鼻子、舌头和耳朵都割掉,让你成为无比痛苦的废人,你相信我会这么做吗?”优索雅美琳突然抬起头,深深地看着我,轻声问道。

  身体猛地颤了一下,我感到舌头整个僵硬住了,不知该如何回答她,这个举止稀奇古怪、态度变化莫测的女人,谁知道她心里面想着什么,如果她现在就要这么做,我都不会感到有任何的惊奇,我用冷冰冰的沉默目光来回应她的问题。

  紧紧地抓住我的冰凉彻骨的手掌,优索雅美琳默默无言地看着我,眼里摇闪着令人无法揣测的迷离光芒,许久许久才低声道:“你要相信我的话,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话!无论你我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改不了我要杀死你的决心!”

  “我之所以要在这个时候再强调这句话,就是希望你能对自己的未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不要抱太大的幻想,我希望你能清楚,一个人在临死之前,是可以做很多快乐的事情,所谓的死亡,并不一定就是痛苦的终点!”

  “我现在只想和你好好度过这美好而短暂的时光,这大概是我一生最珍惜无比的时光!很久很久没有与哪个男人相处会象与你这样让我感到快乐了!”

  “你要知道,一旦上了神殿山,不管你愿意与否,你最终都将死去,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结局,我一定会让你很幸福很快乐地死在我的手里!不会感到任何孤独和恐惧!”

  脸上的肌肉一下子僵硬起来,我感到背上爬起一大片凉冰冰的鸡皮疙瘩,沉默了不知多久,我缓缓低下头凝视着她那波光粼粼、深邃莫测的澄澈眼睛,看来看去却始终看不到任何一丝邪恶阴毒的成份在里面,我一下子又迷糊起来,她说这种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心中一动,我突然有所醒悟,便冷冷一笑,用调侃的语气嘲笑道:“你之所以不断强调要杀我,并让我相信我会死在你的手里,是不是你心里面担心有一天你会死在我的手里面?真正对未来感到恐惧的人,应该是你吧?”

  浑身颤抖了一下,身体渐渐变得有些僵硬冰冷,优索雅美琳眼里闪过一道慌乱模糊的光芒,她使劲摇了摇头,将脑袋深深地埋进我的怀里,好半天才哑着声音恶狠狠道:“你胡说!那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你根本没有力量伤害我!况且,我自始至终都是下了决心要杀死你的,怎么会给你机会杀我?”

  “我不容许自己和一个肮脏龌龊的人类亲密接触!绝不容许!”她的话冷硬地就象是铁板上的铆钉一样,丝毫没有回旋的余地。

  “那你现在还……”感到既好气又好笑,我吃惊地看着她,我发现她说完这话,反而将我抱得更紧更密,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

  “嘻,你这个小傻瓜当然不明白啦!越是这样,我杀你的决心才下得越坚定不移,你知道女人在后悔的时候,做出的事情有多果断狠辣吗?你只有唯一一次知道的机会,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神情变化多端,优索雅美琳一会儿软媚,一会儿佯嗔,脸上似笑非笑,语气时软时硬,悠然道,“我的行事原则就是,即时行乐,将来的事情留到将来再去思考,现在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嘻嘻,我可是天生的无忧逍遥派!”

  “好了,带上你的海弗斯,和我一起去麦坎加伦吧,我会带你看到一些非常有意思的东西,保证你这辈子想都想不到的!”说着,她狡黠地眨眨眼睛,再次不顾我的反对,拉着我的手,哼着欢乐的小曲儿,飞快地向野树林里奔去。

  

第三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