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深邃微白的天空中散布着几颗星星,四处景物都揉和在淡青色月光里的薄明之中,山林的上空铺展出一层斑斑青白的颜色,朦胧灰暗的云层之中不时穿射出一束束迷蒙的亮光,渐渐的,夜的幕纱被一点点地掀开,露出了一副既清鲜又模糊的景色来。

  一种陌生而神秘的静,把我从恍惚之中惊醒,在这个紧缩在层层山峦环抱之下的小小山谷,空气之中弥漫着水晶一样的冰凉和宁静。

  在不可知的深处,灌木丛中,怪兽偶尔的几声怪叫,让寂静闪动,山鸟们则更紧地收敛起翅膀,警惕地注视着充满腐朽气息的危险环境。

  在心形树叶之间,光线仿佛箭一般均匀地穿透而出,天渐渐亮了,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不坏的景色,但是对亡灵来说,却意味着灾难的降临,虽说黑暗大陆的天空终年是被浓厚的云层掩盖,但只要稍许光明,总会大大地削弱他们的士气和魔力,所以现在无疑是逃离此地的最好时机。

  冷静到极致的目光漾起深沉而复杂的光采,优索雅美琳小心地观察着低谷裂缝里的动静,在确定不再有任何危险的时候,斜过身来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小心而谨慎地沿着岩石的掩体慢慢爬去,从她那温暖但却微颤的小手上,我可以感觉到那密布着细细凉凉的星汗,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她那绷紧的心弦一触即断。

  曙光,一点点扫荡了夜的阴戾和晕沉,一刻刻带着柔柔暖意的明媚,普照八方,越来越稠的清风里,满坡的迎春花早早翘首弄姿,早早开放着。

  当视野里再也没有出现那阴森弥漫的低谷裂缝的影子时,我们这才松了一口气,选择了一块大青石旁坐了下来,轻柔的鸟啼敞开了丛林绿的胸襟,我猛然发现不远处,海弗斯已在前方懒洋洋地趴伏着,仿佛早算计好我们会停留在此。

  “他们可是你的盟友,你的表现可是大失水准!”趁着她呼吸从容起伏之际,我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刻薄地盯着她,冷冰冰道,“你们堕落精灵不是一向自视高贵的吗?怎么会变得如此狼狈不堪呢?”

  多变的复杂的目光微微撇了我一眼,优索雅美琳的眼眸显得格外地幽远凄清,微蹙的眉头稍稍地挑起,露出了一个充满优雅而高傲的招牌性表情,悠然道:“我们堕落精灵从来就没有所谓的盟友的概念,我们只相信自己的力量,我们也只依靠自己的力量去获取属于我们的利益!”

  褪火的声音仿佛离开了灿烂灯火的照耀,在冷暗处低徊:“如果你知道我们堕落精灵这几百年间消灭了多少亡灵族,你就会明白在我们堕落精灵和亡灵族之间,有一道多么深的仇恨之渊!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只要有机会杀死对方,我们彼此双方都绝不会手下留情!”

  “先前我们碰到的还只是区区几个低阶的暗黑狰魔,但你知道吗?在那条延伸进山峦深处的低谷裂缝里隐藏了有多少暗黑大军,当他们蜂拥而出的时候,就算是龙将,也无法直面这种排山倒海的攻击,我又何必将生命去浪费在这种毫无价值和意义的冲突上呢?”她静静地端坐着,满月般粉润的脸隐藏在树叶的阴影之中。

  呜——一道尖厉而响亮的呼鸣之声切开静谧的天空,在惊诧之中,我们不约而同地仰起头,只见一只长着两个头,浑身被一片金灿灿鳞甲包裹住的极漂亮也极凶猛的巨龙正咆哮着从头顶上飞过。

  仅仅一瞬之间,仿佛整个时空都为它那夺人心魄的气势所震憾,就在我们晃过神之际,地面上已然刮起一股疯狂而猛烈的旋风,一路尽情狂舞呼啸着,象疯子一样从树上扯下干萎的叶子,扬起灰蒙迷糊的尘雾,一下子便迷住了我们的眼睛。

  那一刻,我突然感到一咱发自内心深处的莫名恐惧正紧紧攥住我的心神。

  轰地一声,整个天地都震动起来,但很快便在一瞬间恢复平静,那只双头黄金巨龙已然消失在头顶的天空之中,那雄伟而剽悍的身影,夺人心魄的气势却久久地留在我的民中,好半天也缓不过气来。

  我呆呆地看着天空,仿佛期待着能再次瞻仰到它那越过高山、长河、沧海和阡陌的雄伟风姿,我这一生中从未见过有如此威猛雄壮的巨龙,仿佛远远只要撇上一眼,内心之中的恐惧就会象发酵的馒头疯狂膨胀,面对如此重硕巨大的猛兽,我突然感到自己做为人类的脆弱和渺小。

  “双头黄金龙!那是双头黄金龙啊!”优索雅美琳的脸色苍白,惊栗、凝重,像潮水涌过微颤的眸光岸边,那双善于在长夜的氤氲中放牧思想的眼睛却亮得出奇。

  舔了舔干涩的唇边,她突然蹦出兴奋而激动的声音来:“那……那可是肉食龙兽中最珍稀也最恐怖的战龙之一,传说中,它们只能被某种属性的龙将级的武士训服,在整个黑暗大陆上,也只有龙族的巴兰图音一人才能以驾驭得了如此凶猛非凡的龙兽,他那傲人的战绩很大一部分是得益于双头黄金龙。”

  或许这只是一句在天地间传诵的叹词,却久久地被我一寸寸缝制的心收藏着,在我耳边仿佛仍有个震耳欲聋的呼啸之声由近及远。

  抬起头,远处巨龙飞临过的最高山峦,像岁月遗忘的苍苔,在流韵的锋芒中,弥漫起辽远的记忆,我能感觉到巨龙的影子像激烈的音符一般在涅磐升腾的火焰中雄雄烈烈地演奏着昂扬高亢的战歌,整个天地时空都从梦中惊醒,我深深为此留连忘返。

  “快走,前面有场好戏可以看,说不定我们还能捡到什么稀世珍宝啦!”花眼皮眼睛滴溜溜眨了眨,优索雅美琳倏然间一把抓起我的手,凑到我耳边低声说着,冷不防突然吻了我一下,一下子便掩嘴咯咯笑了起来,像个快乐的百灵鸟一般,“香吧,你以后倘若还是这么不小心,我还会这么偷吻你的!”很快,面颊上便盛开了两朵红红的玫瑰花。

  脸上一阵烧红,就像盆火一样,但半个身子却变得更加僵冷,我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副傻傻的样子瞪着对方,不知道该怎么对她的无礼行为进行反击,直到整个身子几千乎都快被她拉飞为止,我才感到自己的呼吸分外的急促,一颗心在异样的沉默中突然反常地跳动起来,我似乎感觉到了她的手是那么的纤细柔软,她的眼睛是那么的晶莹剔透。

  两只像海波一样蔚蓝、杏仁般的大眼睛燃烧着迷人的火焰,发着使人不可抗拒的魅力,优索雅美琳悠然地向海弗斯打了一个响指。

  听到动静,海弗斯懒洋洋地抬起头,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我,本来我还以为以海弗斯那桀傲不训的个性,根本不会理睬她的招呼,但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仅仅停顿了一下,它便站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毛发,前足跪下,安静地伏着等待着她的过来。

  一刹那的盈盈一握,我还未搞清状况,便被她拉上了海弗斯的背上,恍惚之中只听她一声哟喝,海弗斯立刻便展开了双翼,幻化成一道优美的弧线,掠入天空之中,很快,广阔的天空之中只剩下一个小小的缩影。

  看着海弗斯与她相处如此和睦安详,不知怎么的,我的心突然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溜溜感觉,在我的心中,早已不自觉地将它看成是生命中不可分割的重要伙伴,除了弗罗多之外,没有人能再取得它的信任和友谊,可是现在连这个魔女也能……

  穿行在风云之间,色彩在光华的绝壁上纷纷剥落,我呆呆地看着身前优索雅美琳那匀称丰腴、媚力四射的背影,仿佛眼前的人影既清晰又模糊,既熟悉又陌生,我甚至感觉自己正进去参与她的回忆与想象,感受着她内心中生、爱、死之间的关系。

  空气一下子变得热烈起来,我仿佛能感到透明而柔软的风儿,掠过我们的耳边,掠过新生的树叶,掠过松树针和野花冠,很快,我便被一声清脆而响亮的声音惊醒,我发现海弗斯已载着我们进入一处幽僻峻峭的崖谷。

  岩壁上全被杂树、野草和茂密的、芬芳的野花遮蔽起来,远处传来极为细碎的、淙淙的流水声,向谷底探身,一股阴森之气直扑而来。

  就在我惊奇之际,眼前倏然间掠过一道恢宏霸气的巨影,雄厚硕长的双翼一收,便轻轻地落在谷底一块巨石之上,定睛一看,正是那只双头黄金巨龙威凛赫赫的伟傲身姿。

  但令我更吃惊的是,在双头黄金巨龙的周围,刀光胜雪,长矛如云,密密麻麻地排满了来自地下世界的暗黑骑士们诡异恐怖的身影。

  无数根凄厉阴惨的黑色长枪整齐划一地树起,象荆林地刺一般将那只双头黄金龙紧紧包围着,阴沉漆黑的战阵上方,钢铁般冰冷的光潮耀成了一条炙人眼目的光带,从峡谷里散溢而出,一股排山倒海的凌厉杀气油然扑面而来,我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仿佛已置身在死气沉沉的暗黑亡灵世界之中。

  在空中轻盈地飞舞了一圈,很快,海弗斯便载着我们落到了一处高耸陡峭的石台上,我这才看清楚,在那只威猛雄壮的双头黄金龙身下,正躺着另一只奄奄一息的红冠双头黄金龙。

  殷红的鲜血正从它身上十向处创口中流出,在地上积淤出一滩触目惊心的血水,在它的腹下,正紧紧守护着一颗闪着金黄色光泽的硕大龙蛋。

  我突然有些明白这里发生的一切,大概是由于那只雌性黄金龙想找一处阴凉僻静的地方孵化龙蛋,却不巧闯入了暗黑亡灵藏匿之处,由此引发起一场惊心动魄的殊死搏斗,从地上厚厚垒积的一层破碎的暗黑尸体便可知亡灵们的损失有多惨重。

  黑雾弥漫,阴气纵横,一切都仿佛虚贴在空气中的剪影,周围是那样寂静,连空气都融化在这无边的沉寂之中。

  不知何时,从阴气森森的崖谷里无声无息地飞掠出一只黑色的气雾状怪鸟,它瞪着一双血红色的诡异眼睛,绕着我们飞舞了一圈,倏然间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凄厉鬼叫声,立刻又折回了深谷之中。

  就在我感到惊异之际,一阵侵肌裂骨的阴风卷着松涛,像海洋的狂澜似的,带着吓人的声浪,从远处呼呼地滚来,不停地拍击着峥嵘山壁,发出怖人的巨响。

  我的眼前突然一花,已然闪过几十道杀气腾腾的粗线条巨影,那狂暴的气势就像是山中的妖怪在追逐猎物一般。

  我感觉那阴凉诡怖的黑暗就仿佛轻轻的羽毛,一片片飘落,将我的幻思和记忆一起掩埋住。

  “暗黑狰魔?!”目光一下子微抖起来,优索雅美琳禁不住低声惊呼起来,我甚至可以很明显感觉到她内心的惊慌和动摇。

  不知为何,我内心深处突然涌动着一股想挺身而出保护她的古怪念头,但很快这个可笑的念头便被她那邪恶、残暴、凶狠和嗜杀的蛇蝎魔女形象所抹杀,我的肩膀不禁微颤了颤,不自觉地将身子往后缩,本能地拉开了与她的距离。

  听到动静,威猛雄壮的双头黄金龙抬起其中一个头,带着冷漠而轻蔑的眼神凶狠地撇了我们一眼,很快便扭过头不再理会我们,就好像我们在它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似的,但我从它那圆瞪的硕眼、闪烁的火样的威严中感受到内心的震憾。

  崖谷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极为紧张,仿佛一场凶恶而激烈的战斗即将一触即发似的,空气中隐隐传来一种低沉的呜鸣声,就好象阴风掠过树丛,又好象有什么鬼魂在草丛里叫唤不停,令人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怖,我紧紧地握住手中长剑,摒住呼吸随时准备投入一场疯狂恶烈的战斗之中。

  嗥——一声激昂狂暴的吼啸声猛然间将静谧的时空炸出条条裂缝,那只威猛雄壮的双头黄金龙化成一道粗悍电箭,一下子飞跃到半空之中,双头猛地一甩,顿时,两道炽烈滚烫的火焰便汇成两股急速奔流的红色澜潮,一下子将周围虎视眈眈的暗黑骑士吞没。

  立刻,一片暴躁狂怒的嗥吼声仿佛排山倒海的浪潮,层层叠叠呼啸着沸腾而起,一扇扇黑色铁翼从暗黑怪兽的背脊上挣脱而出,呼地一声,成百上千的暗黑骑士汇成一片死亡洪流,沸沸腾腾地向半空中双头黄金巨龙扑杀而去。

  平端着凄锐长枪,冲在最前面的五名暗黑飞骑还未靠近,一下子便被滚烫炽烈的焰流熔化,他们甚至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嘶便化成一团团臭气熏天的黑色残渣,从半空之中坠落。

  但这却不能阻止暗黑飞骑们疯狂的攻击,三倍数的暗黑骑士挺着黑色长枪嗥叫着穿透过一幕幕白色烟幕,疯狂而激烈地向黄金巨龙扑来。

  但一声撕天裂地的怒吼响过,狂暴巨龙一个摆尾横扫便将他们一一凌空抽爆,凌厉横霸的声势仿佛能够将整个天空劈成零散似的。

  抬眼只见半空之中几乎同时爆开十几朵惨烈无比的黑色光花,一团团腐朽腥烈的尸气疯狂地从破散开来的暗黑碎甲中散溢而出,掩映去了半个天空,焦臭难闻的残肢断体像下锅的饺子一般纷纷砸落到地面,将地上的亡灵残骸又垒堆上厚厚的一层。

  巨目一扫,黄金巨龙威严横霸的气势油然而生,几乎所有的暗黑军都被那道傲岸雄伟的身影所震憾,疯狂的攻击也为之顿了一顿。

  但这仅仅只是一瞬间,后面成百上千的暗黑军不约而同地发出一片此起彼伏的咆哮声浪,狂暴凶恶地举起闪耀着死亡光泽的暗黑长枪,汇成一股黑色急流,向半空中那英姿雄伟的黄金巨龙冲来。

  在暗黑亡灵的思想之中,本就没有所谓恐惧和畏缩,他们那腐朽不堪的大脑充次的只是邪恶的***、嗜血的疯狂。

  与此同时,地面上,一个高级暗黑军官狰狞凶恶地将战刀挥下,早已团团围着雌性红冠黄金龙的暗黑军们早已按捺不住嗜血的狂性,兴奋而疯狂地齐声吼叫起来,一排排密如荆棘的骑枪布成一道又一道嗜血阵列,狂狂烈烈地冲杀过来。

  一阵凄厉悲愤的惨嘶仿佛盘旋的绸带,久久地回荡于整个空气之中,几乎同时,暗黑骑士们疯狂而放肆的大笑,以及骨骼断碎、热血激溅的声音很快便演奏成一曲嘈杂混乱的旋律。

  那只雌性黄金巨龙并没有躲闪开来,而是用庞硕躯体死命地保护着身下的龙蛋,任凭着数十倍数的闪着死亡光泽的暗黑长枪不停来回地穿透过躯体,直至全身披上一层厚厚的血膜,最终无助地闭上眼睛不再动弹。

  嗥——一声惊天动地的雷霆巨吼在阴气弥漫的天空之中炸得人心惊胆寒,一时之间,飓风狂舞,雷声轰鸣,只见半空中一道粗厉线条电箭一般猛然直撞地面,那峥峥呼啸的轰鸣声就仿佛巨人愤怒狂暴的咆哮,在空中炸响一般。

  只听轰得一声巨响,一道刺眼砭骨的庞博气浪狂暴地向周围横扫而去,那猛烈程度足以摧毁一切,周围十几圈排得紧密的暗黑骑士一下子便卷入了这场狂涛骇浪之中,无数片破碎的残肢断体像朵朵爆溅开来的黑色花朵一般在空中狂乱飞舞飘旋。

  与此同时,半空中,几十只凶猛剽悍的暗黑狰魔发出一阵又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嗥叫声,就仿佛一群饥不择食的嗜血恶兽,接二连三地扑向那只已然陷入颠狂暴怒之中的双头黄金龙。

  一只暗黑狰魔刚张开血盆巨口,重硕身体便被双头黄金巨龙剽厉得只剩下一道模糊到只剩下影子的巨尾抽出了好几十米远,几个筋头之后,连连撞翻十几个高大威猛的暗黑骑士。

  有的暗黑骑士的盔甲被撞开十几道深刻的大裂缝,里面的黑色魔元尸气拼命地向外泄漏,难以补救。

  更有的被压成一团肉泥,整个坚硬无比的暗黑魔甲完全剥落变形,现出里面黑漆漆鬼模怪样的尸灵。

  这突如其来的悲惨景象惊得后面的暗黑骑士兵们不约而同发出一阵惊恐万分的尖叫声。

  吼声连连,紧接着第二只暗黑狰魔撩开巨嘴,一下子扑到了双头黄金龙的身上,可是还未等它低头咬下,双头黄金龙的巨爪便已深深地插进了对方厚厚面罩保护的眼洞里,用力一揉,整个面罩及至头部立刻粉碎变形,一下子撕裂开了无数的缝隙,里面咝咝不停泄漏出一行行腥臭腐朽的尸气。

  还未等它发出惨绝人寰的哀嚎声,双头黄金龙前额用力一顶,便将这几吨重的钢铁巨魔撞进了暗黑军最密集的地方,顿时之间又传来了一阵惊惶失措的鬼嚎声。

  贪婪残忍的血目欲发熠亮,一声又一声疯狂暴躁的吼声此起彼伏,紧随在后面至少有四只暗黑狰魔已扑到了双头黄金龙的身上,纷纷张开充满腐朽尸气的血盆大口,奋力咬下。

  坚锐的钢齿不停地插进巨龙厚厚鳞片保护的体内,仅仅一瞬间便血流如注、遍体鳞伤,但这却更加激发了本已狂性大发的双头黄金巨龙的暴走,一声地动山摇的惊怖巨吼再次传来,整个空气中仿佛响起雷霆霹雳,震得整个山谷都动摇了起来。

  呼地一声,空气中闪过一道炙人眼目的火球,只见一道声势浩大的弧形冲击波从地面腾跃而起,那四个暗黑狰魔惊恐地发现自己已卷入这场声势奔雷的风暴之中,肢体不再受到控制。

  仅仅一秒钟之后,无数道细密裂缝蛇形一样在它们全身盔甲之上疯狂爬窜,整个身体在汹涌澎湃的力之狂澜之中逐渐扭曲变形。

  噢——连续几声撕心裂肺的惨嘶之后,破烂不堪的黑色魔甲象绽开的花朵狂乱地飘散在空气之中,从四处弥漫的黑色尸雾之中接二连三地摔下黑呼呼不辨其形的四脚怪物,它们就象一群暴露在镁光灯下的可怜小丑,痛苦而惊骇地瞪着阴戾深沉的天空。

  虽然黑暗大陆常年阴风怒号,透过厚厚云层的微明的阳光还是能给它们的魔体造成巨大的伤害。

  仿佛浸入烧开的沥青之中,暗黑狰魔的裸体上裂开的伤口,在阳光下一阵又一阵的光亮化,紧接着一股股刺鼻的焦烟从烂开的伤处冒出,漫布在四周。

  那一刻,所有的暗黑军都摒住呼吸瞪着这惨烈的一幕,空气之中只剩下垂死狰魔痛苦不堪的哀嚎声。

  那只雄伟而巨大的双头黄金龙低下头用脸颊轻轻磨挲着全身已然冰凉的雌性巨龙的脸庞,眼角里渗出豆大的泪珠,不时发出凄凉悲绝的哀鸣之声。

  它的其中一个头在雌性黄金龙的腹体下一阵小心地摸索,很快便轻轻叼出那枚金光闪闪的圆硕龙蛋,另一个头抬起来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们一眼,低低吼叫一声,巨翅一展,猛得腾空跃起,旁若无人地飞临到我们的面前。

  巨瞳烁烁,直勾勾地瞪着我,那瞬间我感到仿佛有什么异样东西侵入大脑之中,还未等我明白是怎么回事,脑海中突然响起一个浑沉威严而又陌生模糊的声音。

  “年青人,汝之眼告诉吾,汝是一个勇于承担责任的人,也是一个敢于承担责任的人,值此危难关头,吾希望汝能伸出援助之手,将吾儿抚养到大,汝因此会得到优厚回报!”空气中弥漫着奇异的味道,在这凝重而坦然的氛围里,我感到巨龙的眼睛仿佛正穿透过茫茫人世,穿透过混沌污浊的时空,向我内心深处直射而来。

  就在我感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之际,它的嘴突然一松,那颗透散着金色光泽的龙蛋已落入我的怀里,我呆呆地看着手中的龙蛋,又看了看巨龙那威严赫赫的身影,只觉得嘴唇干干的,半晌说不出话来。

  “它对你说了些什么?”冰冷的目光从风中滑落,优索雅美琳眼里悄然闪过一道狡黠阴险的光芒,她身体突地一软,已凑到我的耳边,似笑似嗔,低声问。

  “它说……”目光融化在她那蜜一般迷人而妩媚的甜笑之中,我情不自禁正要回答,那只黄金巨龙其中一个龙头突然凶狠地伸了过来,龇牙咧嘴,对优索雅美琳发出威胁性的咆哮,另一个头的眼睛突然发出一道奇异的红色光芒,仿佛有某种神秘力量在起作用。

  我惊奇地看到她的单薄身体猛然一震,象触电一样迅速缩回了身子,脸色一下子变得青白无比,一双木然失色的眼睛惊恐成分地看着对方,仿佛见到什么恐怖的东西,声音也一下子窒息起来。

  “远离这个妖女,她的内心充满着邪恶和残暴、贪婪和诡计,和她在一起,你得到的除了伤害,就只能是死亡,她是属于一个毫无怜悯之心的冷血种族!”黄金巨龙的声音不容置疑地在我脑海中响起,并不停地重复着,既遥远又临近,既清晰又模糊,就仿佛来自空旷殿堂里的神秘昵语,我用力甩了甩头,试图想摆脱这种奇怪而陌生的声音,却怎么也无法做到。

  凛然的目光翔进时光的间隙,那黄金巨龙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突然用爪子在腹下一个旧创处划开一道深刻的血口子,从里面取出一个油布包着的残破卷轴,放到我的手里,它那略带深沉的声音同时在我大脑深处响起:“这是巴斯佩德的半张圣装秘图,只要汝能将吾儿抚养成龙,吾儿自会助汝获得另外半张秘图,找到巴斯佩德的神龙圣装!”

  “圣……圣装秘图?什么是圣装秘图?你的孩子还未从龙蛋中孵化出来,它怎么会知道另外半张秘图的去向?”紧促的呼吸以不同频率和节奏敲击着缺氧的心房,我感到自己嘴唇干涸得仿佛要裂开血口,忍不住将疑问反馈回去。

  “巴斯佩德是龙族有史以来最伟大最勇猛的龙将,那套神龙圣装曾伴随着他历经上千场的不败战役,上面记载着他那傲世凛然的历史和荣耀、强大无匹之魔法和力量,只有最勇敢最智慧的战士才能拥有它。”

  “年青人,汝会喜欢它的!只要吾儿完成三次蜕变成长成龙,吾毕生之记忆自会从它脑魄精华之中苏醒,它会带你找到神龙圣装埋藏的地方,你将成为继巴斯佩德之后第二个有幸穿上它的人!”

  巴斯佩德?龙族有吏以来最伟大最勇猛的龙将?

  仿佛在空寂中聆听呼啸怒吼的风涛,也仿佛在幽深中倾听一种永恒的音韵,我呆呆地看着怀中的龙蛋和那半卷残破的圣装秘图,喃喃自语,竟有些不知所措。

  为什么这个陌生的名字竟会在我平静的心潭内掀起如此大的波澜,为什么黄金巨龙的一席虚无缥缈的许诺会让我产生如此大的震动和诱惑?难道真有种神秘的宿命力量在引领我走向某个不可知的未来?但我却知道自己是否真要迈出那一步,我并不是一个贪图魔法和力量的人。

  “你刚才在说什么?看着我微微张翕的嘴唇,眼睛有些发亮,优索雅美琳面带桃花,娇媚而又好奇地将温暖的身体贴了过来,但当她碰到黄金巨龙那四只燃烧着炽焰的凶狠硕瞳时,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慢慢地将身体缩了回去。

  “小心这个蛇蝎妖女,她的冷酷和狠毒是你永远也想象不到的,不要让她偷走你的心!”饱经深情的目光久久地留恋在那枚金光灿灿的圆硕龙蛋上,黄金巨龙最后在我脑海中大喊一声,“走,远远地离开这儿,暗黑之军是绝不会放过你的!”

  嗥——震吼着,嘶喊着那为之苦闷窒破的喉咙,黄金巨龙转身,用它那金蛇般的电光遍射出红色的光亮,用震破大地的雷霆击溃阴霾,在卷地的狂潮、炸裂的疾雷之中,狂暴而愤怒地向仍在错愕之中不知所措的成百上千的亡灵暗黑军扑去。

  一时之间,千万铁甲间的金鼓鸣声,无量数亡灵绝望恐怖的嚎叫,就仿若浑沌地狱里万头攒动的鬼灵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整个空气之中只剩下巨龙那淋漓的悲壮的高调曲音。

  那从地狱的中心随之飞来的霹雳喝厉,风啸雷吼,狂涛横澜,带着光芒四射的闪闪战躯已与黑压压无尽数的暗黑军撕扭成一团,不时有道道厉电魔光腾空而起。

  山摇地动,风云怒号,整个世界仿佛全都陷入一片疯狂而混乱的动荡之中,血光冲天,热化的火焰在如醉如狂的怒嚎之中逐步挥发与挣扎,整个山谷都在这场剧烈无比的烈风暴雨之中重新熔化陶铸。

  “快走,我们快走,那个黄金巨龙已经疯了,它不想活了!”身体内无可控制地燃起恐怖的情绪,苍白的魂魄包裹在一片战栗之中,优索雅美琳扯着沙哑的嗓音拼命拉着我的手大声喊叫,那神情就仿佛背脊上暗放了一把冷飕飕的剑“海弗斯,我们走,远远地离开这儿!“回头看了一下已然陷入疯狂状态的黄金巨龙,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自己暗淡的双眼仿佛正深深浸溺在一片紫色的忧伤里,我突然感悟到一种悲切深痛的旋律,正响彻在心底,我用力拍了一下海弗斯宽厚结实的背脊,低声喝了起来。

  惊破黎明的一声雷吼响起,早就按捺不住的海弗斯已然腾空跃起,一个漂亮的凌空展翅,呼地一下便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而雅致的弧线,迅速离开这个幽僻冷峭的山谷。

  有几只暗黑狰魔展开巨大的魔翼想要从后面追杀上来,但却被已经陷入疯狂暴走状态的黄金巨龙死死纠缠而无法挣脱,只得眼睁睁地看着我们远远离去。

  群山墨墨,河流闪闪,一枚枚银质的自然音符飘飘洒洒,纯净、高贵,就像尘世中青春着的红颜秀女,守身如玉,只想为大地深藏的种子披上羞涩的嫁衣。

  当我们飞跃过一座高山时,只见山中的河谷美得无法描述,那条紫色的溪流清彻无比,冲凿着石矶,一丛丛硕大而茂盛的灌木沿着湍急的河岸一路铺开,延伸进一片茂密幽暗、古老清新的森林深处。

  优索雅美琳突然拍了拍海弗斯的脖子,轻声道:“赶快到下面树林里隐藏一下,有东西要过来了!“纷飞的尘埃,漫天乱舞;纷飞的鸟语,在震颤的枝丫上跌落,海弗斯显然也感觉到了空气中隐隐约约的热烈,它象一道锐利的电箭一般笔直地飞入荫翳苍郁的林丛之中,迅速在绿波翻涌的松涛里面隐去了身形。

  才不多久,头顶上便呼啸而过一道粗浓影子,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直至整个天空都被密密麻麻的龙骑影子遮蔽,连绵不见尽头,煞气腾腾的飞行声浪一波波荡漾在空气之中,整个山林都为之颤抖起来。

  刀枪熠熠,骑影踵踵,天地之间仿佛就只剩下飞龙们粗重的呼吸和骑士们沙哑的呼喊,整个场面异常肃杀壮观。

  我摒住呼吸透过林间枝叶的缝隙惊奇地发现,这些骑士们行进的方向正是黄金巨龙与暗黑伏军殊死拼杀的地方,显然那儿的撕打声、轰鸣声已经被附近守卫的龙族骑士感知,因此调动了大批的精锐飞龙骑士来剿灭。

  目光像阳光一样明媚灿烂,笑容像月色一样娇妩秀美,柔玉一般的身体轻轻软软地偎依在我的身上,异样的眼神、流漾的情愫仿佛能擦出火花,优索雅美琳凑近我的耳边吃吃笑道:“嘿,我的宝贝,你知道吗?那帮亡灵暗黑可帮了我们大忙了,他们把附近的飞龙骑士团全都吸引过去了,那儿将有场很刺激也很壮观的战争场面发生,可惜我们看不到了,不过这没关系,更大场面的景象还等着我们去见识。”

  “现在,我们进入圣域之后就不用再担心有人会来骚扰,就算有,也只是几个小角色,相信我,只要一根指头就能打发走他们了!”

  “你说什么?”深沉的眸子里燃烧着赤红的火焰,我转过头去,狠狠地瞪着她吼了起来,“只要我还活着,就绝不会容许你再伤害到任何一个无辜生命!”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脸色依然娇媚动人,但优索雅美琳的眼神里却充满了月光似的漫长忧伤,就像星河里荡漾的流苏,漫远无际,也像失眠的晕芒,拥着无以排挞的寂寞。

  有意无意地轻撇了一下我怀中的龙蛋和半张卷轴,她的声音突然变得异样的柔软悦耳,用纤细滑润的手指轻轻捂住自己性感动人的樱桃小嘴,吃吃娇笑道,“当然啦,这个世间也就只有你的话才能让我听得进去,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听你的!包括…………”柔媚的眼睛异样的眨了眨,但一只手却在我视眼所企及不到的地方,悄悄地移向隐藏在鞘缝里的锋利匕首,在用食指轻轻弹弄了一下之后,很快便满意地收手回来。

  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感到灵魂深处的战栗,仿佛有什么陌生神秘的影子常常掠过眼前,像一个散乱的音符,带给我内心持久的冰冷。

  我情不自禁厌恶地扭过头去不看她,因为我觉得她的眼神深处有某种我难以读懂、难以描述的邪恶和阴暗的东西存在,也许我正被她那姿容艳丽的外表迷惑,一步步地牵引进一个充次着蛇蝎毒虫的绝望深渊,一想到此,我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栗。

  黯阴的空中,到处是层叠与驰逐的灰云,雷霆滚滚,光闪如潮,士兵们的喊声,飞龙们的嚎叫,亡灵凄厉恐怖的惨嘶共同汇成了一股更大更响亮的声浪,这声音就像是三更半夜里突然雷响电闪,*来了似的。

  “那边的战事一定很精采,只是看不到了!”轻轻摇了摇头,优索雅美琳颇为可惜地关注了一下那片战云密布、金鼓铮鸣的激烈天空,不过她很快又快活起来,“不要紧,用不了多久,我们将会有机会看到更大场面的景象,在那疾风暴雨的日子里,正是狂歌起舞的时间!走,我带你去,去龙族最核心也最隐秘的地方,那里才是我们尽显风采、尽情表演的大舞台!”

  时间无声地从手指间泄漏,苍风孤独地跌入了光阴的深渊,远处的河流,静静地托起天地之苍茫。

  嗥——一声浑雄沉实的吼叫声顺着林隙的阳光升腾,在澄静的天空之中溅起斑斑驳驳的亮痕,一道剽悍锐利的苍影穿云破雾,很快便消失在群山重岭之间。

  

第三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