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天空透出宁静的白光,仰望苍穹,湛蓝一如圣洁的湖泊,远处蓊郁的山林,起伏着万千个诱惑,卧云含黛,形色隐秘,撩拨着登临的向往。

  苍苍大地之上,一条生命中永不停息的江河,被阳光梳洗成一件艺术品,亮闪闪的,使所有的疲惫无法涉足,腾卷的浪花轻拍着河岸,飞溅起串串晶莹的水珠,那婉转悠扬的韵律,仿佛能在人忧伤孤寂之时,欣然跃上心扉的某个皱褶,舒舒展展。

  空中,一群群展翅高飞的龙,正挟裹着尘世的烟云和天空的雷电呼啸而过,居高临下俯瞰大地。

  一阵急切的嘶鸣,将记忆之闸打开,半空中,一个青色的幽灵掮起一道阳光的天梯扶摇而上,那锐不可挡的气势就犹如狂飚掠过苍茫大地。

  云,蜷曲着俯冲过来,在天的底片上倒映着心灵的幽深,驾驭的骑手,口衔着料峭的寒风,在如诗如画的天地之间,激起一行壮烈的音符,就像黑白相间的流沙,竭尽全力用身体勾勒和营造出一种豪迈的情和古拙的美。

  “呜嗬——真棒,简直是棒极了,我感觉自己就好象拥有了整个世界,我,雅美琳,飞起来啦!”将脸庞紧密地贴在我的背上,优索雅美琳从后面环手抱住我的腰,情不自禁地将鲜活欢快的语言舒展成浪涛波涌的音符,一行行秀美柔软的银发在风中飘飞舞动,鬓角上两行茸茸长丝打着卷儿向后飞扬,更增添了她那娇柔妩媚的少女风采。

  “松……松开我……”喉头一阵微缩,发出的却是模糊不清的音色,我不自然地扭动了一下腰身,给她这么紧密地环抱住,实在有些难堪。

  我现在正处于一种十分尴尬的境地,一方面时刻保持着对她肆意妄为的警惕,另一方面却又不得不与她搭配合作,而我又是一个不擅于向女人民泄激烈脾气的人,对她那层出不穷的亲昵小动作,感到特别恼火,却又无可奈何。

  “偏不,偏不!嘻嘻,生气了吧?生气就发火呗!我就想看你生气的样子!卡西欧斯,你知道吗?我从未见过男人像你这般有意思过!”目光悠闲地拂开落在美丽睫毛上的淡淡阳光,优索雅美琳俏皮地用光滑如玉的娇柔脸庞微挲着我的后背,笑容像阳光一样灿烂多采,道,“如果将来有一天你注定要死去,我希望成为你最后记忆的那个人是我!”

  风声如潮,正从最远的天穹漫延过来,我的耳朵在一瞬间突然失聪,随之而来的是背脊上一阵又一阵的痉挛,我没想到世间居然有像她这样时而热情,又时而冷酷的女人,我甚至可以想象得出在不太遥远的未来,这个心思难测的蛇蝎女人会微笑地将我推入残废的深渊,永不复生。

  我不禁按了按腰上的骑士剑,一把父亲曾用来斩妖除魔的骑士剑。

  “沿着下面这条河飞行,飞到尽头有一处瀑布,那里就是麦坎加伦大裂谷的源头,圣龙血池就在那裂谷最底层的某一个深邃晕暗的地穴之中,我们从这儿进去可以避开许多不必要的麻烦!”用额角轻轻地顶了顶我的背心,优索雅美琳斜眼看了看下面水雾漫天的河面,笑着提醒我道,“看啦,那江河多美,听那渺渺的水声,就像听一曲大自然最优雅最和协的歌声,我仿佛已经闻到了油菜花的馨香,体验到水珠沁入肌肤的冰凉感!我真想在下面河流之中痛痛快快地畅游一番!”

  “嘿,江河虽美,但谁又知道下面到底隐藏着什么吃人的怪兽,到时真要下去畅游一番,你恐怕就没有那么兴奋激动了!”江面上翻飞的鸟影疏退在目光之外,我撇着嘴冷冷地回应她,不知为何,我现在非常厌恶她的每一言每一行,总想处处与她抬杠。

  “我才不怕,不怕,就不怕!这世上能吃我的的怪兽还没有出生啦!”仿佛感受到我的轻视的态度,优索雅美琳倔强而骄傲地抬起头,勇敢地迎上我的火辣辣的目光,一边咬着嘴唇,一边仰声道,“就算是面对圣血龙精,面对龙族最强龙将的刀枪,我也绝不低下骄傲而高贵的头颅!”

  凛凛然然的目光让我在刹那间感到心灵上的某种震颤,我嘴唇动了动,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就仿佛自己所有的措词一下子变得苍白失色,再也找不到任何言语来有效回击。

  我低下头去沉默不语,但心里面却陡升而起一种异样而新鲜的感觉,仿佛在那一刻我与她之间的距离一下子缩短到了极致,又一下子扩张到了极致。

  在我面前仍旧是那副熟悉而美丽的脸庞,但我却感到她是离我那么地遥远,以致于我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我呆呆地看着她,就好象看着镜中的另一个身影,我发觉自己从未真真正正地走进入过这个我自认为是歹毒心肠的蛇蝎女人的内心世界,我突然发现她身上有我从未见过的某些品质——孤独、倔强、骄傲和执着。

  青色幽灵的巨翼,覆盖着一片天空,沿着那急速奔腾的江流,不知飞行了多久,我们便能瞧见一道银珠飞溅的瀑布宛如一条美丽无比的雪色玉带,倒泻于巨石之间 ,随之而来的是一泻千里的龙虎声威,漫长曲折的阴柔忽儿在此跌成了浑沉雄壮的阳刚之曲。

  我注意到岩壁上有许多凹凸不平的疙瘩棱角,瀑流经过之时作急剧的撞击,一下子便飞花碎玉般狂飞乱溅开来,那抛溅的水花,晶莹多芒,远望去,轻轻薄薄如蝉翼,如柔似纱,层层叠叠,似西班开舞女款款摆动的长裙。

  临近瀑布,我的思绪像河上的水鸥振翎飞舞,我的热血像急流在奔腾歌唱,灵魂与激情在具象与意象的天地之间驰骋飞翔。

  那雪玉一般洁净的飞瀑轰鸣着注入一池涌动鳞甲似波浪的碧潭之中,一下子便腾起一大片氤氲烟汽,只见深谷幽风阵阵,水雾随风拂动,云之少女远足徐徐行来,旋转着伞之太阳,在这大自然激跃澎湃的华章里,那景象是何等的鲜艳迷人啊!

  长风浩荡,行云如水,如此优美壮丽的景象却不容我多留恋,在一线水花击响裂谷的乐音之时,海弗斯绕着那道溅玉飞雪的瀑布悠哉地飞舞了一圈,便长鸣一声,向那犹如被巨人之斧从地上重重劈开的深谷掠了进去。

  追寻着激流,追寻着飞浪,追寻着银鳞的闪光,不知不觉之中,两岸石壁渐渐高耸陡峭起来,望眼上去,只觉眼昏头晕,风刮着石头叽叽响,像随时都要掉下来将人砸烂,隐藏谷底里的暗河发出嗡嗡的鸣声,时幽时响,神奇而恐怖。

  冷冰冰的山风,张合万物的鼾声,啸过黑魑魑的叶丛,我们摒息着,避开阳光的照射,将身体隐藏在阴暗这中,一任思绪漂流于这九曲回肠的河道。

  我们畅快淋漓地穿梭在深邃峡谷之间,我很快便发现两岸的岩壁越来越险恶,仰面看天,天只剩下一条河那般宽,天上的云朵沟搭着两岸峻峭的悬岸,恰似一座纯白的云桥,耳边阴冷的风呜呜地嚎着,发出凄凄惨惨的声音,再探身往谷底一看,那深邃灰暗的溪谷之中,一股阴森险恶之气直冲人面,直瞧得我背脊上爬出一串又一串冰凉透顶的疙瘩。

  不知怎么的,我的内心之处突然有种随时都要遭遇灭顶之灾的恐怖感觉,就好象一只弱软无力的羊羔,正闯进一群饥饿难耐的狼群之中,我甚至有被狩猎的不良预感。

  一双柔柔热热的手很自然、也很亲密地从后面更紧地盘抱住我的腰身,柔软诱人的胸乳紧紧地压在背心之上,不用回头,我便能清楚地听到身后那微乱紧张的喘息声,不知怎么的,这一次我并没有拒绝她这令人厌恶的暖昧举止,只是静静地注视着两岸一晃而过的险恶幽深风景。

  “快看,前面暗河岸边青苔上的那些大家伙是什么?好象是长颈翼龙!”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风吹打在脸上的扑腾声,微眯着细细长长的杏仁眼睛,额眉间渗出细碎的汗花,优索雅美琳突然叫了起来,“小心啊,别招惹上它们!”

  身心一凉,我用力压迫眼球也仅仅才看到前方一、二千米阴暗处模糊几团微动的蛮横影子,等飞到目力所及之处,我才清楚地看见那正是她所说的长颈翼龙。

  它们有着蟒蛇一般的柔软圆滑的脖子,能随心所欲地进行任意角度的旋转,几乎没有盲点,它们的块头很大,但还是比我们之前所见过的双头黄金龙小上了一大圈,而它们的战斗力与之相比更是差了好几个档次。

  毕竟龙兽中高级品种十分珍稀也十分高贵,像这样静僻冷峭的地方是无法让它们容身栖居的,但这里却是低级的啮齿龙最喜爱光顾的地方,因为这儿是纯粹力量进行角逐的最好战场,不必担心有高级龙兽大强度的魔法杀技施展。

  在这里只要有足够的力气,用坚锐的爪子和锋利牙齿去撕开猎物的喉管,那便能稳居食物链金锭子塔的最顶层,长颈翼龙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喜欢将巢穴建筑在这种阴暗晕迷的峡谷。

  等飞到近前时,我惊讶地发现那青苔岸边居然有四只大型长颈翼龙在停留,它们脚下仆伏着两具更为巨大的冰冷影子,我听优索雅美琳介绍说,那一定是又蠢又笨的象鼻龙,它们最喜欢长长的鼻子吃食溪谷里生长的肥鱼,由于警觉性不高,经常在岸边徘徊长久不去,这也给那些虎视眈眈的凶猛的龙兽增添了新的食粮。

  噢呜——一只站在大石块上做警戒的长颈翼龙突然发出尖锐而刺耳的叫声,显然它希望那些在埋头啃食象鼻龙尸体的同伴们知道有不速之客在闯进它们的警戒线。

  呜嗬!在飞行之中畅快地呼吸着,海弗斯低沉而又不失威严地回鸣一声,表示己方毫无敌意。

  它的巨翅一转,已经远远绕开那只准备进行攻击的长颈翼龙,贴着岩壁一侧呼啸而过,很快又迅速攀升到一定高度,再充满警惕性地回头查看一下,却不见有任何异动。

  那几个长颈翼龙显然也看见我们,但眼下的食物显然更值得它们关心,仅仅确认一下我们远离的影子,很快又埋下头继续狼吞虎咽,只要不打扰它们安静地进食,就算是最软弱无力的六足犹猪从眼前走过也不会引起它们的任何兴趣。

  风的轰鸣声逐渐减弱,冷却的郁闷化成风筝,放飞在无甚遮掩的呼吸之中,我频频回头,好奇地看着那几只正吃得津津有味的长颈翼龙,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古怪的荒唐的念头,要是没有那两只象鼻龙做替死鬼,也许这一路行来还不知会遭遇到多少生死攸关的事情。

  “嗨,在想什么啊?别开小差啦,快注意前方,我们可能要穿过花斑牙龙聚栖的巢穴,这可是低级龙中最凶猛的啮齿类生物之一,是与黑蝙蝠龙并称的凶龙之一!”用力捅了捅我的腰杆,脸孔板得紧紧的,优索雅美琳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方岩壁上一个又一个黑魑魑直冒着寒气的晕暗的洞穴,呼吸明显变得有些急促不安起来。

  “你……连花斑牙龙的影子都没有看见怎么知道就会遇上它们?”看到她那少见的紧张神情,我突然有种戏弄一番的冲动,便忍不住抢白了一句。

  我现在在黑暗分辨事物的能力已渐为好转,能够看到黑暗纵深处几百米的景物,这一路行来再也没有见到有任何生命迹象的影子,不禁有些怀疑她是否在故弄玄呼,便继续调侃道:“你什么时候学会未卜先知啦?”

  “你以为我们堕落精灵都是白吃干饭的吗?麦坎加伦栖居了多少种龙,每种龙的体型、力量、智力、强技和速度,十有八、九都被我们记录下来!嘿,与龙族打交道,不知道他们的底细就去摞毛,那还不死得快啊?在以前,我们的苦头可是不知白吃多少啊?”锋利的目光一转,优索雅美琳冷冷地盯着我,就好象钉子钉入木板之中,道,“我这是从它们栖居岩洞的洞口造型与大小,判断出来的。在麦坎加伦圣域,每种龙栖居的洞穴多少都有细微差别,只有浸淫多年的人,才能分辨出来!如果谁想要战胜龙族,就得首先要了解他们训养招唤的龙兽的情况!”

  嘴唇突然变得干干的,背脊上不知何时一片冰冷,我感觉真不是滋味,如果龙族真被堕落精灵了解了那么深入透彻,那是不是意味着更大的灾难即将降临呢?

  只有内心中充满野心和yu望的人,才会花如此大的心血和精力去大量收集有关这方面的情报,我开始担心在不久之后的将来,会有一个专门针对龙族的更大更可怕的阴谋在萌生酝酿着。

  就在我错愕之际,一团黑色浓雾突然在我周围膨胀起来,还未明白是怎么回事,眼睛已完全被迷蒙,惊得我差一点儿要从海弗斯的背鞍上摔下来。

  见我如此不小心的样子,栖居在灵魂深处、沉默良久的弗罗多突然用心语对我进行冷嘲热讽,我现在一片心烦意乱,并不想回嘴反击,而一心回味着优索雅美琳片言只语后面隐藏的更深的信念。

  “小心啦,亲爱的,摔下去可就没命罗!花斑牙龙栖居的地方可是天底下最凶险的,它们可是不会错过任何一道美味佳肴的!”见我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优索雅美琳眼睛眨了眨,突然一副亲热密切的样子再次紧紧地抱住我的腰,甜甜柔柔地笑道,“刚才我用黑暗结界隐去我们的身形,要是让那帮饥饿难耐的恶龙发现,那我们可就要做同命鸳鸯了!”

  “那……海弗斯岂不是也看不到外面的景象吗?”不知哪里感到不安,我摇了摇晕晕沉沉的头,忍不住问道。

  “哪里,你这宠兽可真是了不起,它有很强的抗魔法力量,尤其是抵御黑暗系的魔法力量,嘿,这么出色的能力就算是在黑暗大陆也是极为少见的。我怀疑它是来自另外一个异世界的怪物,诸如……”嘴唇上浮开莫测难懂的微涟,优索雅美琳将眼睛眯得细细的,饶有兴趣地看着我,并有意无意用细嫩的手指轻轻为海弗斯矫健膘壮的肌毛梳理一番,悠然道,“诸如魔界,亦或是地下城世界!”

  “你说什么?”内心猛得一颤,脸色一下子变得白白的,但很快就恢复过来,我冷漠而又矜持地盯着她那毫不在意的面容,生硬地回答道,“别瞎猜了,它不是从那种地方过来的,它的来历我虽然知道的不多,但却绝不会告诉你一丝一毫的!”

  我的脑海之中突然回响起了弗罗多曾经说过的话,他说海弗斯是来自深渊的妖兽,可是深渊到底是什么地方?里面的情况究竟是怎么样?海弗斯在里面曾经经历过什么?等等这些谜一样的东西都让我不得而知,但此时优索雅美琳一提,却又开始勾起我极大的好奇和兴趣,也许终有一天,我会带着海弗斯回到那个充满神秘莫测的地方去,解开它那谜一样的面纱。

  冷漠无情的眼睛眯成了细细的一条缝,优索雅美琳意味深长地盯着我的眼睛良久,才缓缓道:“嘿,老实说,这只青翼飞豹虽然很出色,却不适合于做你这样的人的宠兽,那双头黄金龙倒更适合你的脾性!知道吗?也许将来某一天那黄金龙真的成长起来,我估计你的海弗斯的末日也就不远啦!”眸仁中抖落出幸灾乐祸的光芒,她吃吃笑着又摸了摸了海弗斯虬突饱满的肌肉。

  目光变成一把无坚不催的利剑,闪耀着冰与火的光辉沁入她的心肺之中,虽然我只能隐隐看到她那模糊迷蒙的轮廊,但我仍是瞪大眼睛,尽量将心中的怒火逼射出去,食指按了按隐藏在内衣深处的龙蛋及卷轴,我冷冷道:“用不着你费心,这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眸光闪烁,贪婪地撇了一眼我怀中凸起的鼓物,如椽的目光里凝结着一种固体的黑色,神秘莫测,优索雅美琳漫不经心地扭过头去眨了眨眼睛,便悄悄地隐藏起自己失态的神情,虽然她知道在经过黑暗结界过滤之后,我是不可能看到她眼神中任何变化,但她仍是十分小心谨慎。

  “笨蛋小子,现在与那妖女对着干是没有一点好处的,你那可笑的尊严和荣誉只会害死我们两个的!”冥冥之中,脑海中突然传来弗罗多的咒骂声,他大声咆哮道,“你别忘了海弗斯是我的,也是只听从我一人的命令,如果你有什么私心或是阴谋,别以为我治不住你。我和海弗斯可是心灵相通的,我的命令对它来说就是至高无上的旨令!你最好现在就给我老老实实的。那妖女既承诺肯帮我们送上神殿山,你现在最好给我夹起尾巴做人!”

  “没有人能威胁得我!哪怕是用性命相逼!”我同样用充满冷硬的语气回应他,并切断心灵的联系,对于这个阴戾冷酷的家伙,我是打心眼里不想与他打任何交道,虽然我们从前有过承诺,但我却始终对他的目标并不感兴趣。

  甩脱了一片繁杂喧嚣的思绪,在片刻珍稀的寂静中收割着深深浅浅的回忆,一个动人心弦的甜美少女的面容在安静中,点燃了我恒久的温暖,兰……兰蒂朵,请相信我,我——卡西欧斯会完成曾经许下过我的誓言,我,会保护你一生一世,直到永远!在这宁静而充实的时空里,我的想象驰骋于春天的温馨和妩媚。

  轰——风声脆响,穿峡越谷,不多久,我们便飞出了花斑牙龙的栖居地方,但就在离开不到五千米之际,一声尖锐痛苦的惨嘶之声突然撕破了宁静而深邃的空气,紧接着又是一声,响得就仿佛静夜里崩裂的弦音一般,那悲惨绝望的嚎叫直听得人毛骨悚然。

  我趁着黑暗结界解除之际回过头去看,只见花斑牙龙栖居的两岸岩壁空间已被几十只飞速乱窜的黑点充满,混浊紊乱的空气中隐隐回传着血腥狂暴的死亡气息,我能感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正在四周扩散着。

  “哟,那是短尾鳞龙,谁叫它们心存狠毒之心,这一路上躲在我们后面暗中跟踪了不知有多久,这一次它们可栽在这些花斑牙龙的手上了,活该它们倒霉。以花斑牙龙那残暴凶狠的性格,估计还得让它们再干嚎一阵才肯罢手!可惜那精彩有趣的场面看不见了!”快活地拍起手来,优索雅美幸灾乐祸地看着远处那隐约几点疯狂乱舞的黑影,笑嘻嘻道,“这短尾鳞龙也算是凶猛的龙兽之一,可是却遇上比它们更残忍凶狠的龙兽,这下它们算是完蛋了!”

  给她这么一说,我心中暗自一颤,原来这一路上并不是我所想象那样平安无事啊,背后居然一直有这么凶猛的龙兽在追踪。

  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栗,要是没有被花斑牙龙给截下来,天知道什么时候我们会被这些残暴凶狠的短尾鳞龙从身后给袭杀。

  再一次将目光漂流在这晕沉凄迷的裂谷,我的心一下子绷得紧紧的,再也不敢有任何大意之心,这里险恶阴森的景象可比我想象得还要严峻。

  低吼一声,海弗斯展开巨翅,象一道锐利的电光载着我们继续往裂谷的更深处飞去,我发现这巨大裂谷的深度比想象的还要深邃阴暗,虽然我们一直在谷底飞行,但是下面却仍是一片黑呼呼的看不清具体景色,只觉得一股股冷飕飕的阴风不时从下面涌了上来。

  我感到自己仿佛置身于一片荒芜寒冷的黑暗世界之中,抬头仰望,天空只剩下一道白白淡淡的细线,微许光明根本无法给这里带来多少暖意。

  “嘿,要小心啊,我们可能快接近了龙族巨洞城市所在的谷底位置,那儿听说有一个大队百余人的精锐龙骑部队在驻防,我们得小心一些!”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优索雅美琳特地叮嘱我道,“不要小看了那些龙骑部队,他们可全是拥有高级龙骑兵称号、训练有素的战士,他们之中某些人甚至可以招唤来一大群野生的龙兽!这帮龙族与龙兽的沟通非常有一手,我真不知道为什么那些桀傲不训的龙兽居然肯在他们面前屈下高贵的头颅?”

  “投靠你们的半龙人不是也能轻易训服这些龙兽吗?你们怎么不向他们请教去呢?”看着她不可思议的表情,我心中一动,忍不住插嘴问道。

  “嘿,那帮暴躁傲慢的家伙自称他们身上有着龙之血脉,能用心语与龙兽们沟通,所以能轻易训服它们!话可说得非常漂亮,可谁又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亦或是胡扯骗人?”撇了撇嘴,优索雅美琳不以为然道,“我对那些半龙人是半分也不信任的!”

  黑暗结界又重新地制造出来,有了这层隐形结界的保护,我们免去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当然这只是相对于低级龙兽来说,对于高级龙兽或是龙骑兵来说,隐形效果就要大打折扣了,不过好在我们都没有碰到这些令人头痛的的事情,尽管有几次会碰上擦身而过一路追踪着逃亡猎物的各型凶猛飞龙,但都不曾被它们发现形迹。

  狭窄的裂谷有韵致地盘曲着,但最终却仍是义无反顾地延伸进黑暗的深处。

  这一路上,风的影子自空气的素帛上划过,我们的好运并非随风相伴,在掠过谷底一道凸起的乱石岗时,黑暗结界竟然突然消失了,我们的身影一下子暴露在一群正在暗溪拐角边上汲水的地龙眼里,它们全身披覆着条形花斑的皮毛,远远看去显得格外漂亮威武。

  “完了,这里有很强的消魔磁场存在,任何等级的魔法都无法正常运行,除非是使用禁咒!”脸色一下子蒙上一层灰,如静止的滩涂上搁浅的荷舟,优索雅美琳呆呆地看着前方两百多米外那群既好奇又惊诧的条斑色步行地龙,一颗紧张的心仿佛陡然间被人掏空,只剩下一具空壳,她忍不住失声喊叫起来,“啊——九纹豹子龙!那是九纹豹子龙!”

  还未等我明白过来,一只身材最为魁梧雄壮的九纹豹子龙突然窜上一块巨石之上,咧开血盆大口对我们大声嚎叫,顿时之间,整个僻静阴冷的溪谷仿佛全都震动起来,一群群黑压压不知何物的怪鸟纷纷从岩壁上被惊起,在半空中汇成一道遮天的灰幕,呼啦一下便向裂谷外面逃匿而去,四周晕暗的石谷裂隙处不时能传来猛兽怪物粗重的喘息声和磨牙霍霍的喀嚓声。

  “这……些好象是……步行龙!应该抓不到我们的!”冬天般的色彩深深地染透我的心叶,虽然我对海弗斯的飞行能力充满信心,但不知为什么,我还是感到内心的一阵微痉的寒栗,就好象随时都会面临灭顶之灾似的。

  我现在才真正体会到龙兽的狰狞可怖,这也是为什么亡灵族和堕落精灵始终无法征服这片神奇而强悍的土地的原因之一吧!我感觉迎面刮来的风重重地擂打着我苍白的脸孔,一时之间竟为之窒息。

  “是的,是的,它们都是步行龙,可那又怎么样呢?它们有很强的攀爬能力,在岩壁上飞窜如履平地一般轻松敏捷,只要我们一靠近两岸石壁,你就知道它们有多强悍凶猛了!”优索雅美琳苦笑着摇摇头道,“况且它们身上隐藏的那层薄薄羽膜一旦展开时,还能在空中做滑翔式飞行,在这么狭窄的溪谷里,你会认为我们有多大空间来回避它们的死亡扑杀呢?”

  仿佛是在验证她的言语,话还未说完,那只高大雄壮的九纹豹子龙已迅速跳到另一块大青石上,后腿一蹬,凌空飞跃而起,只听呼地一声便展开隐藏在身体两侧的薄薄短短的羽翼,一下子便在空中滑翔飞行起来,速度竟不亚于海弗斯。

  就在我大惊失色的时候,海弗斯猛然一侧,已冷静地向左边绕出一个小小的弧度,与此同时,一道冰冰凉凉的阴风从我们身下掠过,我看见一道条斑色的剽悍影子飞掠而过,一下子扑到旁边不远处的岩壁上。

  啪地一声,重重的势头还震散了石壁上不少的碎块,但那只九纹豹子龙却象橡皮泥一般牢牢地黏在了石壁上面,并没有摔下来,它用力瞪着一双巨大的红瞳,对我们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嘶,身形再次猛然一窜,竟真的在几乎呈垂直线的石壁上飞奔起来,就象在平地上奔跑一般轻松自如,瞧那速度竟比刚才的滑翔飞行还要快,看得我张大了嘴巴好半天也去合不拢口。

  “看到了吗?九纹豹子龙可是所有肉食性步行龙中奔击速度最快的,连一些飞龙都比不上它们!”目光炯炯有神,优索雅美琳颇感兴趣地看着那飞奔成一道模糊不清的影子,意味深长道,“可惜它们却是所有步行龙中最骄傲也最蛮横的,连龙族的训龙人也难以训服住它们,更别说是外族人了!”

  嗥!一声凄厉嚎叫之后,那只九纹豹子龙前腿猛地在岩壁上用力一蹬,又开始向我们滑翔飞行而来,就在利爪要挥击到我们之际,海弗斯突然奋力挥舞巨翅,猛地将身体一升,再次成功地躲过这险险的一击,这一幕景象直看得我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花来。

  目光被牵引成线,“真险!”嘴唇干干的,我心有余悸地看着那道迅如闪电的影子在远离我们之后,又一次扑到了阴暗冷峭的岩壁上,一颗心再次提了起来。

  “笨蛋小子,如果不是载着你们这两个废物的话,海弗斯老早就将这头畜生干掉了,现在也用不着这样狼狈不堪地东躲西闪,还害得老子也跟着你们一起提心吊胆的!”弗罗多又在不适当的时机跳出来大声咒骂,烦得我毫不犹豫就切断了心灵联系,不想理会这个只会制造紧张气氛的家伙。

  我发现在寄栖我身体之后,这个落魄失意的巴布斯黑精灵倒是越来越孤僻暴躁,一向沉稳冷静的他不知为何,时常会莫名其妙地激动愤怒起来。

  扭过头去,优索雅美琳深深地看着后面紧随不舍的另外几只九纹豹子龙,喃喃自语道:“被这些缠人的家伙这么一路追寻过来,可真是一件麻烦透顶的事情,得先干掉那只领头的家伙才行!”

  在默念几句古怪生涩的咒文之后,她那隐约印着蛇形字纹的右手突然递伸而出,对着那再次滑翔飞击而来的九纹豹子龙低喝一声,“金电妖蛇,去吧,杀了这个不知死活的恶龙!”

  风声,点缀出一串急促激跃的节奏,她的话音刚落,那印着蛇形字纹的手臂突然闪过一道金色光芒,我从眼角的余光之中发现有一道极为闪耀的光芒突然从她那洁白如玉的手臂上飞跃而出,迎着那滑翔而来的九纹豹子龙的当面击去。

  我来不及细看她余下的动作,只知道那印着蛇形字纹的手臂已恢复洁白干净,再无任何印痕,显然,那金电妖蛇正是以蛇形字纹的方式依附在她的身上。

  一想到在此之前她曾用这双手臂紧紧地环抱住我的腰际,就不由地感到一阵毛骨悚然,如果她真有什么歹心,恐怕我早已一命呜呼了。

  感觉自己的生命就像玩转在她的掌心之中一般,这不禁让我将身子缩了缩,情不自禁地拉开与她的距离,我可不想不明不白地死在这个魔女手上。

  金光一闪,那只九纹豹子龙还未明白是怎么回事,脖子便被铁线一般坚韧的金电妖蛇死死缠住,几乎喘不过气来。

  但那九纹豹子龙仍是不甘服输,爪子一挥竟已将那金电妖蛇的半段身子扯去抛入风中,然而另外半段蛇体却突然灵活地扭动起来,从意想不到的方位迅速向它的面门滑来,还未等它再次挥出利爪,那半截金电妖蛇竟一下子钻进了它的鼻孔里面,身子一扭一摆一下子便没了影子。

  仅仅才过一秒钟,半空中便传来九纹豹子龙极为悲愤绝望的惨嘶之声,敏捷灵动的身体像硕重而巨大的陨石轰然从空中飞坠下。

  我们刚刚飞出没多远,便听见啪地重重一声,那只九纹豹子龙已四脚朝天,摔到乱石堆中,直摔得骨断筋裂,脑浆崩裂,鲜血从眼睛、鼻孔和嘴巴中流出,在地面上积成一滩刺目的血水,一双悲愤的红色眼睛仍至死不甘地瞪着半空中。

  而后面跟随的几只九纹豹子龙也在一阵惊骇之中止住了追击的步伐,纷纷围聚在那死去的头领周围,纷纷发出低低的呜鸣之声。

  偶尔也有一两只九纹豹子龙抬起头默默地注视着我们远去的影子,但我知道,这眼神绝不再是和平与友好,而只有嗜杀和仇恨。

  “下地狱去吧,一群破龙!”拇指在风中高高地伸出,用力朝下比试着,仿佛是在释放着先前的压抑和紧张情绪,优索雅美琳得意洋洋地对那已远远落在身后的九纹豹子龙们喊道,“你们安静自在的日子已经没有多久啦,用不了太长时间,来自神殿山的百万大军将把你们辗得灰飞烟灭!哭吧,嚎吧,死神镰刀已经高高举起,就等丰收的日子降临!”

  她很快便捂住了嘴巴不再言语,因为风中有我射来的一双冷厉的目光。

  在平和的静谧之中,时间一站站地离去,一步步地深入磨砺,风呼呼地吹着,空气中只剩下海弗斯扑展巨翅的声音,一道锐利而苍劲的飞影抖落尘世的喧嚣,迅速没入裂谷那更为冷僻阴森的黑暗深处。

  但路,绝不会一直平坦下去,这样充满紧张气息的静默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前方一个隆起的小石岗上,一个高大而威猛的骑士影子仿佛赁空出现一般,沧沧而立,孤注在黑暗的正当中,犹如冷静雄狮一般威严凛凛。

  “龙骑士,是龙骑士!”震憾与颤栗,一团烈火在寒流阵阵的心扉中燃烧,优索雅美琳那目力极好的眼睛一下子寒彻如冰,低声道,“我……我们被发现了,用不了多久,这附近的龙骑兵都会赶来的。嘿,这一回我们可是撞大运了!”

  晕沉浑浊的空气混淆了夜与昼,归鸦的黑翼,惊忧起一片游移的时辰,我看见无数幽灵一般的风从各个方向纷踵沓来,响应起血管里奔跑轰鸣的落音。

  岩壁的阴暗深处,龙骑士那稀落孤独的倒影,摇晃在死神熠熠闪亮的瞳眸之处。

  

第三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