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前途自在远方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升邪在线阅读

升邪

仙侠 / 修真文明

491.13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5-04-14 01:04

书籍摘要: 九天之前,太阳落下后再没有升起。第十天,苏景名动四方。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尘霄生.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心宽腿长双商正常.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甜食者.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修真文明小说推荐

我的天劫不正常在线阅读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雷霆!  这是一个一渡天劫就会被劈死的主角,挣扎求生的故事。
玄青色的灰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九阴九阳在线阅读
二十岁的宅男林凡穿越修真界,成为玄天门荒唐门主的转世之身,玄天门弟子林凡。  身携空间神器,林凡一心只想种个田,泡美女,走上人生巅峰~
罗汉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世间劫在线阅读
万古前的大劫,世间最巅峰的存在,为天道所不容的秘密…… 当一心复仇的少年楚轩遭遇这一切,他又将如何走出属于自己的路?
伤心陌路人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仙噬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充斥着血肉机械,各种诡异横行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灵气早已枯竭,炼气士想有所成就,唯一的办法是祭炼融合血肉机械以获得强大力量。 李赤壁魂穿而来,却觉醒了能够吞噬诡异,转化为灵气的能力。 你的血肉机械比我的强?我直接吞噬其中诡异,将之变为无用原料! 诡异敢对自己虎视眈眈? 李赤壁舔了舔舌头:“你们好像很可口啊...”
阿南真人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刚出新手村,我怎么就无敌了?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李长安穿越到了一个异世大陆。  这里修仙者纵横天下,妖兽魔族行于大大泽之间。  而李长安的师父从小就告诉他,我们村子很一般,外面世界很可怕。  于是李长安在新手村苟了 十八年,直到他师父给了他一纸婚约,李长安被迫出村成婚。  嗯?   外面世界怎么跟我想的不太一样。 他们怎么戳一剑就死了? …………
卖萝卜的兔子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诡异模拟:我的词条奇奇怪怪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正在对抗恐怖诡异的高位修真文明,依靠对诸天位面的资源攫取来获得模拟对抗诡异的能量。 苏恩穿越成为烈火宫弟子,每个人二十岁时赠送两次模拟对抗诡异的机会,成功则建立自己的地盘开始攻略诸天万界,失败则打落到社会底层被压榨劳作。 而在为攻略诡异而做的例行天赋抽取中,苏恩发现自己画风逐渐离谱,首先获得的就是将身体四分五裂的奇怪能力。 对抗拧头鬼,我先把自己头给拧掉,鬼都给看傻了! 头:你先在此地不要走动,咱们分头行动! 手:你们先睡着,我去抓个厉鬼回来做早餐! …… 于是乎,在开拓出来的第五禁区上,万千修仙者神色复杂地看着一颗头颅怪笑着飘在半空。 无人敢入的恐怖鬼域,一条从天而降的手臂将其夷为平地,破碎的大道规则四散逃逸。
紧捂我的小马甲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这个真仙不对劲在线阅读
“你的天赋好到这样,是会遭天妒的!” 混沌醒来,已为阴鬼,既然为鬼,又为何会有阳寿? 不见人间景色。 不受阴间点拨。 为何不鸣,都要死呢? 向生而死,逆转阴阳,魂飞两界,肉胎重生! 今日太山之下,天发杀机,杀一无名老鬼。 “姑娘,离我远点,因为,天,要来杀我了!” ........ 若我为真仙。 不求长生,不慕大道,只愿抒此胸臆,看遍人间。 为众生做传。 为山海留影。 揽下星辰酿酒,饮下一方,大自在!
加惊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我有一个诡异模拟器在线阅读
楚平穿越到一个修真世界,恰逢诡异降临。 面对陌生的诡异,修真界乱作一团,人人自危。 楚平获得一个诡异模拟器,可以模拟即将碰到的诡异。 而且在模拟器里击败诡异,可获得修为和诡异技能。 【模拟开始。】 【你半个月后遇到诡异,被诡异击杀。】 【模拟结束】 …… 【交付一百灵石,可模拟与诡异对战。】 【你已进入模拟战场,诡异三秒后到达。】 【你被诡异击杀。】 【模拟结束。】 …… 多次模拟后。 【你击败了诡异。】 【首次击败诡异,奖励如下。】 【奖励一,修为。】 【奖励二,诡异法术。】
火羽蝉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觅仙路在线阅读
一介书生,无意中来到异界,从此踏上修仙路,成为一名资质普通但向道之心甚坚的修仙者。修仙路上,奇遇多多,危险重重;周围人物繁杂种种,时而阴险毒辣,时而真挚多情……
何不语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当前位置: 仙侠 修真文明 升邪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前途自在远方

    白马镇县衙吏房中人满为患,三班衙役齐聚,就连主簿和县丞两位大人也在。平日办差时要分尊卑讲上下,此刻却没那么多讲究,众人说说笑笑,热闹得紧。

  今天这日子口有个小小的名堂:本县候补捕快苏景卸任。

  众多衙役、差官凑到一起,都是来给苏景送行的。一个少年把令牌、制服等物还回吏房,交办了手续,最后转回头,深深一个罗圈揖:“苏景多谢诸位前辈、长辈这一年的照顾。”

  弯着腰、转着圈行礼,或许是用力过猛,站起来的时候少年好像有点晕,神情迷迷糊糊的……其实不转圈也一样,苏景从小就如此:眼中总带了些睡意,由此显得神情总有些迷糊。不过别人没睡饱时大都会皱着眉,苏景却总是唇角勾勾,笑意隐隐,所以他不像没睡饱,而是正要去睡、就快钻进美梦的样子。

  对苏景的致谢,大伙纷纷摆手,有说你小子将来发达了莫忘记老哥哥;有说你远行时多长个心眼外面不比小镇那么平静;有说将来娶了媳妇记得要带回来给大伙瞅瞅……衙役们都是粗人,讲不出什么客气话,但是大伙心里都明白,苏景说反了。这一年,是少年在照顾他们。

  大捕头当差快三十年,从未有过一年如苏景在时,横刀被打磨得那么锋利,枷锁被保养那么滑顺,官马被喂养得那么强壮,公文被打理得那么整齐,班房、衙房甚至牢房被收拾得那么干净……

  苏景是个外乡人,还在襁褓时就被爷爷抱着,落户于小镇。苏老汉有酱肉卤蛋的好手艺,开了一间熟食铺子,过得虽不算殷实,但养活祖孙两个也还从容。

  要说起来,苏老汉心地厚道与人为善,什么都好,唯独有一样:老汉实在太着紧自己的孙儿了。

  苏景五岁时,被路过的神威镖局总镖头一眼就看中,觉得此子是练武的好苗子,想要把他带走收做关门弟子,苏老汉不同意;

  苏景念了私塾,刘夫子觉得他有读书的天分,想写封举荐信,推荐他到州府的大书院去读书,只要娃娃自己努力,将来考取功名不难,苏老汉不同意;

  最离谱的是三年前,本县县令大人升迁调任,大人膝下无子,又很喜欢苏景,提出想要把他认作义子,带他一起去新任地,亲自调教,将来总会保这孩子一个好前程,可是苏老汉仍是摇头。

  爷爷舍不得孙儿离开身边是人之常情,可是像苏老汉这样,把别家孩子盼都盼不来的好机会一次次推掉,这哪里还是疼爱,分明是害了孙儿的前程。

  孙子是苏老汉的,别人说破了嘴巴也有用。倒是苏景自己,成天迷迷糊糊,也不觉得浪费那些机会有什么可惜,读书、玩耍、帮爷爷做事,还有磨刀……

  不分白天黑夜,不分场合地点,只要得闲时,他就会从随身的挎囊中取出一把短刀、一块条石,锵锵地磨个不停。

  刀子不过尺余长,单面开刃,是屠户常用的、再普通不过的解牛刀;条石更是黑黝黝的全无奇特之处,苏景就那么磨啊磨的,从小到大乐此不疲。有好事的街坊问他为何总是磨刀,这样有什么好处,苏景冲人家眨眼睛,满是纳闷地反问:“是啊,有啥好处?”

  一晃十四年,苏老汉去世了。

  老人溘逝固然让人唏嘘,不过镇上的乡亲觉得,这对苏景未必不是件好事,以后他的前程不会再被爷爷干预,能够自己做主了。

  可是谁也没想到的,苏景料理过爷爷的丧事后就跑到衙门里报名做了候补捕快……与京师或大州府刑部铁捕不同的,小地方的衙役都是有县衙私募的,薪俸少得可怜,做的事情却又苦又累,弄不好还有性命之忧。所谓‘车船店脚衙’,是中土世上最最下等的五个营生,绝不应是少年的理想所在,这孩子莫不是伤心过度,真的呆傻了么?

  不过苏景当差前和大人说得清楚,他只能做一年捕快。一年后爷爷的守孝期满,他将远行。问他要去哪里,还回不回来,迷糊苏景居然摇头:都不知道。

  和苏景相处久了的人都明白,少年眼中的睡意、面上的迷糊,并不代表他真实的状态,充其量只能算是…算是习惯表情吧。一个真的昏昏欲睡的家伙,又怎么可能被总镖头、老夫子、前任大人等等那么多人看重,又怎么可能把偌大衙门打理得井井有条。

  时光忽忽,弹指一年,白马镇候补捕快苏景卸任,辞别了衙门里的众多同僚,苏景离开了衙门。

  远处隐隐有锣鼓、鞭炮的响动,想是哪家有喜事,苏景也不在意,口中哼着个轻松调子,向着家里走去,但是转过几条街,迎面就遇到一伙人。十几个地方上的泼皮闲汉,簇拥着一个青年胖子,一路吹吹打打,放着炮仗,从东来、向西去。

  中间青年胖子苏景认识,镇上书香门第罗家的次子罗元,这个人读书很好,十五岁时就中了秀才,最近两年一直在家苦读,准备乡试,一直都是个老实人,不知今天何以如此招摇。

  罗元看到苏景,大声地招呼:“苏傻子,你可知,我已拜入青芒山仙家门下,今晚师门就会派剑仙长老来引我去门宗,以后练气修行、长生可期!”

  苏景有书不读、有武功不学,却去当了个候补捕快,不是傻子是什么?。

  可是以前,罗元见了苏景,都会喊一声‘贤弟’的。

  苏景哦了一声,走出几步他才回过味来,站住,对罗元点点头:“那恭喜你了。”

  说完,正要离开的苏景忽然想起了什么,迈步来到了大路中央,挡住罗元:“黄历上写,今天正西‘坏事精’巡游西方,忌金忌火…敲锣放炮的,别向着西面,惹了那位专门坏人好事的神仙不吉利的。你换个方向?”

  罗元愣了愣,随即骂道:“放屁,那是你梦见的黄历,哪有这样的神仙,赶紧滚开了!”往日里,这种粗言恶语,是绝不会从谦谦有礼的罗元口中流出的。

  罗元年纪轻轻就能考取功名,脑筋自有过人之处,稍稍琢磨了下,就大概猜到了苏景的意思,笑嘻嘻问道:“童试在即,西街中段的王排正悬梁苦读;西街尾宋家寡妇的孩儿有病,受不得惊吓……你不让我们去西街,是为了照顾他们吧?”

  苏景叹了口气:“不信黄历没事,但街坊总要照料下的。”

  罗胖子‘哈’地一声尖笑:“王排年年不中年年考,都三十好几了,还厚着脸皮去参加童试,他也是个傻子,不是傻子,谁能舍得下那张脸皮?宋寡妇的儿子更是个傻子,天生的脑瘫子,要我说,吓死了更好,早死早投胎,没准来世变个聪明人。你护着他们,不就是傻子护傻子么?怎么,你们在玩天下傻子是一家么?”

  苏景迷糊,挠头:“我记得,你一直管王排叫世兄、对宋家遗妇喊婶娘的,还对有她个孩子同情有加……”

  罗元才懒得解释什么,见苏景不让路,他就笑着打断:“你不让路,会挨打的…挨过打还会被我们带上,先去王排家门口放炮,再去宋寡妇门前敲锣。对了对了,没准那个兄弟不小心,还会弄伤你的一只脚腕,你不是要远行么?一瘸一拐地赶路,一定很威风。”一群闲汉全都笑着附和,‘仙缘’,与凡人来说可是不得了的事情,那些泼皮们都争相巴结,现下把罗元哄得开心了,说不定将来就能得些好处。

  苏景这才知道厉害了,似乎更清醒了,带了睡意的眼里透出了些光亮,从怀里摸出了几张草纸,对罗元道:“我去屙屎。”说完撒腿跑了,让出了道路。

  苏景很少逞强,拦不住的事情几乎不会去强阻。

  一群闲汉大声哄笑,不再理会落荒而逃的苏景,簇拥着罗元,大呼小叫,拼命弄出惊人响动,向着西街走去。

  罗元得了仙缘,一想到不久之后自己就能遁法飞天、指挥飞剑杀人千里,心里无比的畅快,凡间的那点礼法在他眼中简直就如细雪投炉,兹的一声消失不见。

  正开心得不得了,罗元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大喊:“罗仙家。”

  罗仙家高兴,觉得这人真懂事,笑嘻嘻地转回头,随即只觉得呼呼风向扑面,不远处的苏景,把一块什么东西用力向他扔过来。

  罗元慌忙中只来得及一侧脸,本应正中面门的东西,打到了脸蛋上,‘啪’的一声响,倒是不疼,但湿漉漉的难受。伸手一抹,一张草纸…还有草纸上黏黏糊糊的马粪,腥臭扑鼻而来。

  罗元暴跳如雷,尖声大喊:“打他!”一群泼皮蜂拥追去,苏景不犹豫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嘀咕着:“没找着狗屎,还好有马粪。”

  西街安静了,苏景麻烦了。

  但是苏景会跑,他往衙门附近逃去,果然,绕了几条街,就在他快被撵上的时候,忽然一声大喝传来:“要造反么?”

  大捕头带着几位差官转出街角,冷眼看着双方。

  泼皮们不敢造次,罗元气喘吁吁地跑上来,指着苏景对大捕头道:“苏傻子用马粪扔我,抓他!”

  苏景也喘着,讲道理:“我又没养马,哪来的马粪。你莫瞎说。”

  罗元怒道:“这是什么歪理!哪个规定有马的才能扔马粪。”

  苏景眨眼睛,神情更迷糊了:“是啊,谁规定的?”

  罗胖子顿足咬牙:“你胡搅蛮缠……”

  “住口。要么都滚,要么认了当街滋事的罪过,今晚都到大牢里睡去!”大捕头开口,望着罗元:“看今晚来接你的青芒山仙家是会劫狱、还是会在牢房门口等你一夜!”

  罗元本有了仙缘,还真就不把大捕头放在眼中了,可大捕头的言辞足够力道,罗胖子也不敢再造次,尖尖地又笑了两声,点头道:“齐头儿,我学仙有成,再回来看您。”

  说完转身就走,回家洗脸洗澡去了。

  大捕头又望向了苏景,目光也变得温和了,苏景摇摇头:“我没事,草纸垫着扔的,手都没弄脏。”说完,他向大伙伸出手,很有‘你们不信就来闻闻’的意思。

  众差官一起退开、大笑,之后另位捕快叹了口气:“还以为罗元是个好孩子,没想到得了仙缘…怎会如此呢?”

  大捕头半生掌刑,看人看事都极准,摇头道:“和仙缘没关系,罗元本性便是如此的。以前老实巴交不敢张扬,所有的念头都在心里打转,任谁都看不出来。如今有了仙缘,便肆无忌惮、不再遮掩了。普通人去修行,即便成不了仙佛,至少也不会成邪魔,可是恶性人……修不出仙果还好,修成了反倒是祸害。”

  另个捕快冷笑道:“这幅德行,就算进了青芒仙门,迟早也会被赶出来。”

  大捕头无奈一笑:“他会装,你当他进了青芒山,会和现在一样么?他没仙缘的时候,还不是把大伙都给唬了。修行之人也是人,没那么容易看穿别人本心、本性的。”说着,他叹了口气:“算了吧,莫计较了,没用的。”

  苏景迷糊的,仙家、修行这么高远飘渺的事情,他可弄不明白,搔了搔后脑勺,口中重新哼起轻快小调,溜溜达达地回家了……

  天黑以后,罗宅门前摆设香案,一家大小垂手肃立,静静等待着接引仙家到来。亥时未至,夜空中划起一道绿色光芒,直奔白马镇而来。

  不长功夫,光芒落于罗宅门前,一个黄袍道士淡淡问道:“罗元何在?”

  身着盛装的罗元急忙答应了一声,快步跑上前,跪倒在地,恭恭敬敬,脸上满满的虔诚:“弟子罗元,拜见……”

  话还没说完,黄袍道士忽然‘咦’了一声,面露喜色,转回头四下张望,仿佛在找什么东西,片刻后他转身就走,全不理会正跪在身前罗元。

  锵…锵…锵…

  一声声刀石摩擦的轻响,苏景正坐在自家院子磨刀。此刻少年,目中、脸上再没有一丝睡意,他的眼睛是亮的,朗如星,深如夜。

  人影一闪,青芒山的黄袍道士跃入小院,也不打扰苏景磨刀,就站在一旁看着,越看目光就越欢喜。

  似乎都没察觉身边有人,苏景也不抬头,从小到大,磨刀的时候他都异常投入,神采奕奕。直到他觉得刀子磨好了,才把解牛刀、条石收回挎囊中,站起来对黄袍道士深深一揖:“晚辈见过仙长。”

  磨刀之后,少年又变回了快要睡着的样子,就差再打个哈欠,便可以躺下钻被窝了。

  黄袍道士才不在乎他的表情,声音低沉,开门见山:“少年,可愿修行?”

  “愿意修行,可是不能随您去,还有一件要紧事情等着我去做。”

  白马镇上的百姓只知道苏老汉替孙子推掉了一次次机缘,却不晓得,这十几年里,曾出现在苏景面前的机会,又何止读书、习武那么简单!

  前后有过三位会法术、御剑飞行的仙长,来过苏景家里,说他身上暗蕴先天灵气,想要把他带回山中传授修行之法、长生之术。修行事情讲究缘法,收徒弟非得你情我愿不可,但不必征询长辈意见,只要苏景愿意,当初苏老汉想拦也拦不住!可是苏景没走,一直就留在白马镇上……

  黄袍道士是第四个。

  每次剑仙来时,苏景都在磨刀。不过前三个是不请自来、于双方都是意外;这一次、第四个却是苏景故意引来的。

  黄袍眉头大皱:“你这孩子怎么如此不晓事,还有什么事情会比着仙缘更要紧…罢了,你说,你要做的要紧事到底是啥,你拜我门下,那件事我帮你去做了。”

  这种说法苏景以前听过四次了,所以他第四次使出摆脱纠缠的办法,伸手入怀,把一枚混不起眼的木铃铛托于掌心,亮给黄袍看:“回禀仙长,我要做的事情是这铃铛的主人交代下的。”

  铃铛仿佛有神奇力量,道士一瞥之下,脸上立刻就显出了骇然,目光闪烁片刻,竟依着同道、平辈礼仪对着苏景抱手一揖:“打扰小道友了,就此告辞。”

  每次都是这样。但这次苏景还有话要说,及时开口:“道长请留步,铃铛主人曾说过…罗家孩儿品行不端,不合修行的。”

  黄袍道士认真点头:“烦请道友转告老祖,青芒山绝不会收录品行不端之人。再祝他老人家勘破仙果、永享逍遥。小道告辞。”罗元能得到拜入青芒山的资格,不是他天分如何,是他父亲烦人托窍,使了重金不知辗转了多少关系给弄来的机会,而且只是个记名弟子,道士根本不把他当回事。

  跟着道士轻轻一顿足,又化作一道绿色光华飞遁而起,片刻后,朗朗喝声从半空响起:“罗元,你仙缘已断!给本座记得,若你心中再敢动什么恶念,本座必取你首级!好好做人吧!”

  罗元目瞪口呆,全不知道怎么回事,肥胖的身子晃了两晃,咕咚一声摔坐在地,开始嚎啕大哭……

  苏景听着远处的哭声,静静站了一会,喃喃念叨了句:“我说去西边打锣放炮不吉利,你偏不听。”随即转身回屋,先收拾了行囊,又到爷爷灵前上香,祷念一阵,最后轻声说:“爷爷,我这就要向黑袍仙长去报恩了,估计几天内就会离开,您放心,我会安好。”

  说完,苏景又把那枚木铃铛取在手中,用力将其捏碎。

  三天之后,不见飞天光芒、不见神仙法术,一个黑袍老者突兀出现在苏景家的院子里。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