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后台

    早慧的孩子一般都有个共同特点,于事物的看法和大众不太一样。天才必然是孤独的,故林若拙的说辞虽叛经离道,八岁的黄恬歪着头想了,却没有批判她。而是道:“这话和我说说也就罢了。对别人不可说,不然,他们定说你没规矩,胡言乱语,要吃亏的。”

  林若拙怔了怔,长长的叹了口气,神情萎靡下来:“你说的对。是我狂妄了。”

  “好了,咱们不说这些。”黄恬认为,即便是好朋友,也不一定事事都观点相同。她和长兄也经常各自的坚持争的面红耳赤,却从来不影响兄妹间的感情。朋友间也当如此。

  “嗯。”林若拙点点头。垂头丧气的抓过一把五香葵瓜子在手上慢慢的剥。她觉得自己需要好好养一养气。心理学上有一种说法,控制一个人行为的,从来不是自我,而是深藏潜意识中的本我。换句俗白点的话来说,就是姐以为姐是个五讲四美的好青年(自我),结果自欺欺人,真正的姐其实是个俗气猥琐的自私鬼(本我)。惊恐不?吓人不?林若拙就是这么被打击到了,她一直以为自己是穿越而来的冷幽默淡定女,临到头才发现潜意识中的本我竟然是个愤青。

  “好了,好了。别丧气着一张脸。”黄恬见她这样,以为是被打击到了。有意逗她再高兴起来,眼珠转了转,悄声道:“你不是对那戏班子感兴趣么?一会儿咱们偷偷溜去他们后台瞧瞧,如何?”

  林若拙大吃一惊:“你不是说要谨言慎行?”

  “那是大了以后的事,咱们还小呢。”黄恬毫不在意,压低了声音:“我听我爹私下和我哥说过,只要不被人抓住把柄,就不算干了坏事。这会儿人都在宴席上看戏,咱们只说累了去你屋里歇歇,悄悄换了小丫鬟的衣裳,溜到戏台后面瞧一瞧,谁知道咱们是谁呢?这是你家,你路熟,只要避开了人,谁能发现咱们?退一万步说,就是被下人发现了,说出去也不过我们两个淘气。咱们十岁还不到呢,不碍事的。”

  林若拙更震惊了,黄恬居然安排的有板有眼的。看着很熟练啊。不过最重要的是她有一句话打动了她,她们还小呢,一个六岁,一个八岁。就是被人知晓去了戏台后面看热闹,说出去也不过是小孩子顽皮。大不了再被罚抄《女训》,她还有好多存货。

  心动之下,她又奇怪:“你不怕闹出来后受罚么?还有你爹,怎么和你哥说那样的话?”

  黄恬笑的有些得意,道:“我们家教养孩儿和你们家可不一样,爹厉害着呢。他和我哥说,不会调皮的孩子不是好孩子。只是得看在什么地方调皮,不能坏了心。调皮也得讲究有勇有谋的。我哥就斗不过我爹,几次干坏事都被他抓住了把柄。不过今天是在你家,我爹不在,没事的。”

  林若拙听的膛目结舌,黄舅舅简直太凶残了。居然用这样的理念来教小孩。黄家一门都是牛人啊!难怪黄氏的脑子这么好使。在林家女眷里排的上NO1,她这是运气不好嫁给了渣爹,若前头定亲的那位好好活着,嫁过去做了长房原配,可以预见未来的人生有多么风光。而黄恬……这位是青出于蓝。

  两人统一了计划,便由林若拙开口,提出要带表姐去自己屋里歇歇。大人们没为难她们,林老太太笑道:“也是,难为你们小小年纪坐这么久,既累了就去你妹妹屋里歇会儿,别硬撑着。”

  林若拙抿嘴一笑,乖觉的和黄恬一块儿行礼,告退。

  林老太太又遣人去女孩子们坐的席上传话,说姑娘们若闷了只管去散心或去厅堂歇息,不用拘谨。

  范姑娘彭姑娘都是到了婚配年龄的大姑娘,自不肯如七八岁的孩子一样半途离席。规规矩矩的笑说不用。平家的两位姑娘家教不错,很有礼貌的说她们不累。黄珍唯唯诺诺的看了自己嫡母一眼,摇摇头,示意自己不用。林若菡和林若芜见状,也只能无奈的继续坐着。

  事情进行的很顺利。黄恬到了融雪院,意思意思的参观了一下房间。就要和林若拙说‘体己话’,将贴身丫头关在房门外给她们守门。

  “快快!首饰都摘下来,拿你的旧衣服……不要紧,小姐将自己的旧衣服赏给丫鬟是常有的事,能进后宅的戏班子见多识广,不会起疑的。”黄恬显然不是第一天干这种事,指挥的井井有条。衣服、裤子、鞋,面面俱到,又特别叮嘱她:“一会儿记得,千万别露出手,丫头可以生的比小姐好看,可以穿小姐的旧衣,或许还能比小姐有派头。但丫鬟绝不会有和小姐一样的手。我有一回就是在这上面露了馅……“

  悉悉索索穿戴好,互相检查了一遍。万事俱备。林若拙问:“怎么出去?”门口还有丫头守着呢。

  黄恬诡异一笑,绕到北面后窗下,揭开窗栓:“当然是翻出去。”

  林若拙叹为观止,果然不能听说的,只能看做的。谁能想到黄恬这样的淑女翻窗户翻的如此干净利落呢?

  黄恬还夸她:“你身手不错。以后多练练就利索了。”

  林若拙无力道:“你在家也这么着?你娘真的不管你?”

  黄恬神秘的笑了笑,靠近她道:“我给你交个底。我娘说的,身手利落的姑娘身子骨才健康,日后生养容易。那些整日里关着养出来的‘大家闺秀’,其实是小户人家不懂装懂的做派。前朝的时候,女孩子们还打马球呢,英姿煞爽,那才是真正的贵女。”

  黄恬似乎很羡慕这样的女性,一路走一路叽叽咕咕唠叨,林若拙也就被补充了不少的常识。

  原来本朝名号‘大楚’(悲催了,现在才知道这个)。当今天子是第三代皇帝。大楚立国至今才五十年,前朝的旧贵家族传承下来的有不少,很看不起本朝新贵们的一些做派。有道是三代穿衣四代吃饭,世家的底蕴内涵本朝新贵们压根不懂。又急吼吼的忙着脱离旧日‘泥土气’,表示自家已是‘上等人’,囫囵学了个四不像。黄家就是前朝旧贵遗留下的旁支,对新贵们的教养有很多地方看不惯。

  黄恬的父亲教导女儿,真正的大家之女,平安年月打理一家宅院,危难时节跨马扬鞭保全老弱幼小。这样的主妇才能让男人无后顾之忧的冲在最前线。所谓静若处子、动如脱兔。关在房间里左不动右不动,人都养痴傻了。那些较弱如画中人、遇事只会哭的女子,真正世家根本看不上,那是妾室的做派。大家主母,当有大家气派!

  黄恬很不屑的道:“画虎不成反类犬。就说姑娘家的婚事吧。十四五岁定亲是没错。可出嫁的年岁却必得过的十八方好。现今的人家却不管这些,一应十五六岁就嫁了出去,我祖母常说,这是害了那些女孩儿。”

  林若拙深以为然。连连点头:“所以我们家里,母亲的身体最康健。”

  黄恬很是欢喜:“我就说你是个不俗的,难得的明白人。可恨你没生在我家。”

  林家的下人大多在宴席处伺候,这两人身量小,又刻意躲避,一路安全的来到戏台后方。因为是男班在后宅唱戏,临时扎了一道长长的篱笆,用红色的布幔围的严严实实,两个小姑娘转了半天,总算找到一块松动的地方,移动竹竿,从布幔下方爬了进去。

  林家的戏台是临时搭建的,后面不远处就是一排平房,清空了出来给戏班子用。平房前摆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箱子、桌子、柜子、布幔、锦幡。全是戏台上要用的道具。

  黄恬兴奋的瞪大了眼睛,摸摸这个,摸摸那个。哪里还有那个早慧儿童的风范,满眼是新奇。

  “这桌子怎么这么旧?”她嘀咕着,“台上看挺光鲜的啊。”

  “那是因为在台上铺了锦缎。”一个清亮悦耳的声音回答。

  两个小姑娘吓一跳,回头一看。她们身后不远站着个七八岁的女孩,穿着龙套戏服,梳双丫髻。一双眼睛漂亮的像画出来的。手里捧着一个圆圆的布包裹。

  “你们是谁,到后台来干什么?”女孩瞪着眼上下打量她们。

  林若拙走卖萌路线,开口:“这位姐姐……”

  孰料那女孩立刻暴了起来:“谁是姐姐!你什么眼神?我是男的!”

  啊?两个小姑娘齐齐傻眼。仔细一想,声音是有男孩的清亮,但因为太过悦耳,被她们忽略了。黄恬清清嗓子,不好意思的给林若拙解释:“是我糊涂了,德庆班是男班,当然没有女孩。”

  男孩冷笑一声:“男班里就没有女人?少见多怪!”

  黄恬不服气的道:“没听见我说的是女孩呀!男班是有女子做杂务,却不会有女孩子唱戏,当我不知道么。”

  男孩瞥了她一眼,冷声道:“既然知道还不快走?这里不是你们这些大小姐来的地方。”

  林若拙赶紧接话道:“小哥哥,我们是六姑娘身边的丫鬟小喜、小福。屋里的姐姐们都陪姑娘去宴席上看戏了,留我们看家,我们是偷偷溜出来玩的。”

  听说她们是丫鬟,男孩的神情好了几分,却仍有狐疑:“丫鬟可以穿这么好?”

  黄恬是个好辩论的小姑娘,这回掩饰了身份,天性就越发显露了出来,抬杠道:“大户人家的丫鬟,就可以穿这么好。这是小姐赏下的旧衣服。少见多怪。”

  男孩的脸色又变回了难看:“现在看过热闹了,可以走了吧。”

  “谁说看过了,我们还没看仔细呢。”黄恬不依不饶,“又不是你家的地方,你凭什么赶人?”

  男孩脸色一僵,随即难看之极,冷哼道:“不是我家又怎么样,今天这儿就是归我们班子用的。难道这是你家?”

  “好了好了!一人少说两句。”林若拙忙忙出来打圆场,先拉黄恬:“姐姐,我们是出来玩的,不是来吵架的。”又给男孩道歉:“小哥哥,对不起啊。小喜姐姐就是嘴利索,人很好的,不是故意针对你。”

  话说完,发现那两人一同怪异的看她,黄恬不敢置信的叫:“你给他道歉?你给他道歉?!”

  男孩的脸色恶狠狠,使劲瞪黄恬。

  “清波,你在做什么?”伴随着柔和动听的声音,一个温婉美丽的‘女子’走了过来。是之前唱戏的青衣,看她的装扮,应该刚从台上下来。

  “师父。”男孩赶忙跑过去,打开那个布包裹,里面是一个紫砂茶壶。青衣接过茶壶,对着壶嘴呷下一口。

  戏台上应是结束了一幕,又下来了好几个,穿着各色戏衣。平房中也走出了更多的人,递茶水递汗巾。

  “咦,怎么有两个小丫头在这儿。”一个中年女人诧异的看向林若拙,“小姑娘,这里可不是你们来的地方。”

  德庆班是男班,到大户人家后宅唱戏就要特别注意。一旦闹出事端,戏班的名声就坏了,别说再唱堂会,只怕京城都待不下去。

  叫清波的小男孩知道厉害,立刻道:“云婶子,这两个是六小姐身边的丫鬟。”

  云婶子闻言松了口气。林府六小姐才六岁,不打紧。但也沉下了脸:“便是这样你也该好生劝了她们离开,被人瞧见要糟的。”

  清波气道:“我哪有不赶,是她们自己赖着不肯走。”

  “清波!”一个穿着武生戏服的男子厉声喝止,转脸放柔了声音,对黄恬道:“小姑娘,你兴许是好奇,可若被人发现了,我们会有不小的麻烦。可否能离开这里?”

  黄恬顿了顿,倔强的道:“我们很小心,不会被发现的。”

  云婶子头都大了,好言相劝:“姑娘们,我们这儿就几张破桌椅,没什么可看的。”

  “就是。”清波冷冷的插话,“赖着不走难道是想学唱戏不成?”

  黄恬脸立刻涨的通红,一把拉起林若拙:“我们走!”

  林若拙被她使劲往红布幔方向拽,回头一看,戏班里的每一个人都一脸轻松的表情。她想了想,挣脱黄恬的手。快步往回走,站到坐在旧箱子上,捧着紫砂壶慢慢喝茶的青衣身前。

  青衣看了她一眼,放下紫砂壶。

  林若拙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道:“我想学。”

  青衣怔住。清波手中的布掉下了地。戏班的每一个人都傻了,齐齐看呆眼。

  “若拙!”黄恬怒吼一声,气势败坏的冲上来:“你疯了!”

  “我没疯。”林若拙镇定的用眼神安抚黄恬,转过脸,对着青衣认真的道:“我想学,但我不能。我知道我不能,所以我过来看看。只是过来看看。”

  良久,青衣浅浅而笑,风华绝代。

  ------------------------------------------------------------

  上一章的结尾被改动过。林若拙更多不合时宜的念头改成了想法。

  

第十六章 后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