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净水在线阅读

纯净水

纯净水主义

短篇·短篇小说·7965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2-23 23:16

作品以诙谐的语言通过对现实生活中普通百姓人和事描写,给人以启发,引人入胜。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嘴脸

  嘴脸

  前言:文中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荣幸之至!但无需自作多情而对号入座,以为是自已之“嘴脸”!

  话说苏北地区的某一小城镇有一座山,叫葛氏山(简称葛山)。只因当年一姓葛的隐士曾在此山炼丹而得名。

  那位问了:什么是隐士?怎么炼丹?炼丹何用?

  据网上查证,这隐士是指神龙见首不见尾,别人已经吃完午饭,他还在刷牙的人。差不多是那种不能与时俱进、不入人群、想出名却没机会,一生气跑到一边躲起来的能人吧。

  炼丹也是一种炒作。估计是当了隐士,又怕别人忘记自已有本领,吃饱充的没事做,象烧石灰石一样,烧那些自认为能起化学反应的奇石、药品之类的东西。至于效果,当时也没相关的检验部门,烧出来的东西应该是重金属含量很高的化合物,吃了肯定也没什么好处。轻则兴奋一时,胡言乱语,平时不敢说的话都敢喘了出来,拗理讲起来一条一条、一段一段的,象成了至理名言……而自认为成仙得道;重则立马休克,多半会一命呜呼去见了马克思……得道的就都说这丹的灵验;呜呼的,想说后悔也来不及了,这后悔也就没人知道了。所以,古时候一直有人在炼这东西……

  ——话说远了。

  这葛山之南原是乱石遍地,杂草丛生,不利人居住。却不想最近东南山脚之下,新搬来一家住户。但见:几间鲜楞楞的红瓦房,四周一色青的大砖墙,平添了几分风景。

  那位问:此人是谁?原来是附近小李庄人氏,姓李名欢,自称是葛氏山散人,李二白居士。

  ——你瞧,又有人来隐居了。

  这李二白居士是一名退休小学语文教师,一生悠哉游哉,爱好吟诗作歌,自命不凡,常以诗人自居。其实这李欢文化水准也不是十分的严重,只不过是:老太太的发髻——有限(线)。大约也就相当于个初中生。人也较懒散。本地方言:不咋的……

  那时子可承父业,他老子在本地方小学执教,还是个一校之长(呵呵,和俺差不多大的官),眼看这孩子也成不了什么个大气候,这老爷子担心政策有变,没等李欢上到高中,就急慌慌地让他接了教书的班,当了小学里的代课教师。

  也是懒人有懒福,日后时来运转,教师受到重视,他转正吃了政府的“铁饭碗”,而且自从他转了正,这工资一直都是“嗖嗖”的往上窜。

  这李欢最喜欢诌些儿歌之类,或是仄平押韵的顺口溜。

  (写的是本地方的一些破事)

  等等……也有吟出点尿意的,就深奥些了,如:

  学问之美,在于使人一头雾水;

  诗歌之美,在于煽动男女出轨;

  女人之美,在于蠢得无怨无悔;

  男人之美,在于说谎白日见鬼。

  ——其诗质量且不说,这数量到也不少。

  这李欢,只要是出自自已之口的诗,都很自我陶醉,照现在流行的说法是:自恋!并且他还恬然的谓之曰“诗”,并自封为“诗人”。还十分谨慎的给自已封了这“葛氏山散人”、“李二白居士”一整套的名号。每每新作出炉,这李二白诗人都要激动一番道:“啧、啧,你看俺这诗整的!”

  真所谓:尿尿泡馒头,各人各喜欢。你还别说,这李欢的真名大家很少知道,差不多只有领工资时,他自已也才记得这名字。到是李二白居士谁都晓得。

  也许上苍也不愿给他这个“诗人”什么负担,直到退休,他老婆也没养出一个孩子来。上了年纪后,性情越来越古怪,想过几天真正清静的日子。所好现在的退休教师待遇高了有资本,这李二白居士又没孩子牵挂,所以,就搬这山脚边建几间房子隐居来了。

  ……

  这天,李二白居士起来个老早。无非又在山脚下,沿那条小石屑路来回的走,兴奋的有些张狂,不住声的——“啧、啧,你看俺这诗整的!”

  原来,他夜间偶得了一首新诗!

  这阳春三月,最是诗意大发的时机。下半夜,春雨过、晓风起、枯草动、新芽生。那山溪冲得山石乱响,山里那些雌野猫不知羞的嗷嗷叫春,真是一遍大好诗意!

  但凡诗人,最易多愁善感。夜间风吹草动啥的,就会有感而发。所以这诗人的睡眠质量从来就不值得羡慕。就拿这李二白“本家”几位李姓诗人来说吧,你看唐朝时的李白(看来这是李大白了)就曾经把“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了,再“举头望”、“低头思”的一折腾,你说谁还能睡的踏实?李煜就更不要提了,一首“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连个梦也没做成,肯定没睡安稳!男诗人如此,这李姓中女诗人的睡眠质量也好不到哪里去。李清照写道:“酒醒熏破春睡,梦断不成归”。你看这事整的,最爱发困的春天,闻到酒味就被熏的梦断了,嗨!没一能睡个囫囵觉!咱不说别的诗人,和他一个姓(李)的诗人就都是这个样!这比率是相当的高!所以啊,这诗人的好诗,大多是夜间睡不着,瞎折腾出来的文字游戏儿……

  这李二白居士也一样有这毛病。本来睡眠也不是太好,被那些雌猫拿腔捏调的叫声一惊扰就没了睡意,于是披衣而起,将这些雌猫的叫声细细的品味一下:自古至今尚未有谁把猫嗷春写入诗句呀!还真是个诗句的新亮点!——有戏了!嗨,这诗人的诗兴,就被这几只雌猫给挑起来了……

  李二白居士激动了起来,催促老伴掌灯,就床头柜中搬出那本多年的诗集来。一阵子聚精会神:如贾岛推敲、似卢延让苦吟。于是,一首前不见古人,后不一定不见来者的——有关猫嗷春的诗诞生了!看他那诗集,白纸黑字写的明白:

  三月葛氏山,万物欲动神,昨夜猫嗷春,惊杀隐居人。

  落款是:某年春月某日之后半夜,偶听猫嗷春,有感而发——李二白居士

  这大早晨的,李二白居士边想边走、边走边想这半夜的收获,心里那个乐就甭提了!李诗人一高兴,就灵感大发,他一边走,一边哼,你还别说,他一下子将这诗哼进一首歌里去了!他把这歌词改成这首诗了!这首歌大体是邓丽君的《你怎么说》,格调是男女情爱思念的,刚好和这猫嗷春能扯上边儿。其实这歌正是李二白居士那代人年轻时最流行歌曲,所以,李二白居士至今每每高兴,就会哼这调儿。大体也只有一句他哼得最好,就是这歌曲的最后那句:“把我的爱情还给我”,被他改成了:“惊杀~~~隐居人”。而且他自我感觉就这句唱起来特有味儿。嗨!估计如果他夜里去这小城镇的街道里唱,一街桶的人也就别再睡了……恶心的呗!

  现在的关键是要找个人来炫耀一下(可惜李二白居士不会上网,否则到网上也能炫一回)。找谁呢?这荒山野岭的,除了老伴还能有谁?可是,这李二白居士今生最大的遗憾就是自已找了个不识字的老婆!孩子没生一个不说,而且俗不可耐,对他的这些诗呀词呀的,从来都嗤之以鼻,使他错过了好多共剪西窗烛的好景致。

  李二白居士正纳闷无人炫耀新诗,突然,远见得一个人自西向东走了来。近了一看,原来是西山窝的老顾。这老顾和他一般的年岁,是专门从事广告行当的,说白了就是去各家外墙上涂鸦。写那些诸如——“张三驴饭店盛大开业”、“王老五家有长白山公猪欢迎来跳”等,也算是这山前山后出了名的“文人”。以前,李二白居士执教的那个小李庄小学的外墙上,时不时就少不了有这老顾的墨宝。

  李二白居士从来就看不起老顾这类人,总认为他不仅识不得几个字(呵呵,其实老顾和他也是一般的初中文化),写字也写的好不到哪能里去,却张扬的很,为了俩钱,象个孙子一样,谁招呼一声都屁颠屁颠应承,整天价去墙上乱写一通。他每次看到老顾就懒得想说他几句——你老顾懂个啥呀?常言道:“人怕上床,字怕上墙”。你那字写得象蚯蚓爬似的,放墙上一晒,岂不丢咱们这些文化人的脸!看你那是啥体?说是隶书,却象黑体,说是黑体,却又象是综艺,还说是你那一家子姓顾的“顾体“字。顾体?顾体是这样吗?!

  其实,这李二白居士自已压根儿也不知“顾体”是什么样。教过几十年的书,那些常用的宋体、仿宋、楷体还是能分的开的,这顾体就不清楚是怎样的了。可气的是,这一片的人们也真作怪,老顾的字不象句话儿,却隔三差五的有人请去写广告。不仅如此,大凡男婚女嫁、生老病死,办红、白事儿,也请这老顾去坐桌子记个帐。却从没有人想到请他这位诗人出马……这干醋吃的憋屈呀。

  他对这老顾是有些看法。话虽这么说,但现在这荒山野岭的,难得碰到一个人,这老顾再怎么说也是这片儿“知名”的文化人,不得已找他把这诗说说,也算“专业对口”。

  这老顾手里正提个油漆桶儿,里面泡着个毛刷子,想去山东面的庄上找一个好墙面,给街头卖五金的许四多吹一吹。正想着用一句什么合适的广告语呢?是否能用影视红人许三多来靠一靠?比如:“许三多的弟弟—许四多五金门市盛大开业”。但,弄不好侵犯名人的名誉权了咋整?又一想:这外面有头脸的人,谁能理会山窝里这点破事?况且这许四多也确确实实有一个哥哥,只是他这哥哥可不是什么名人。不仅不是名人,而且打小就是一个白痴。弄不巧这些乡里乡亲的人,根本没有联想到“名人”,却更易想到那个白痴!这广告词就适得其反了……本来说话、办事儿都不利索的老顾,一时也拿不定个主义来。却刚巧遇到了李二白居士。

  必竞是好久不见了,还真有点儿“他乡遇故知”的感觉,李二白居士这个乐呀——

  当然,李二白居士也不是那种直来直往的人,不能一把拉住老顾硬要人家听他的新诗,那就太没诗意了。诗的主旨是由感而发,讲究的是意境,这一点李二白居士明白着呢。

  这老顾有个人所共知的脾气,就是喜欢别人夸他的字。

  李二白居士就招呼道:“老顾呀,我看最近你的字更顺溜了”!

  “谢谢、谢谢、谢谢,哪里、哪里、哪里。”一贯有点不爱搭理他,而且是当过正式教师的老熟人这么一夸,老顾相当激动,说起话来就更不利索了。

  李二白突然想起一件事:“老顾,麻烦你一下,借个光,我刚挪过来,新建的厕所上还没题字呢,就你手给题上吧。”

  其实,他这一家就老夫妻二人,那厕所也就只建一间,题什么字呀!本地方言:进门叫嫂子,没话找话说呗。

  这老顾听说要写字,就认真起来了。必竟人家是老师,老顾就先推让一番。实在推让不过,把毛刷就桶里捞出来,准备下手……

  写什么呢?写“男”还是“女”呢?

  按男左、女右写吧,老顾去厕所里外看了一下,只是一间厕所。是不是把男、女都写上呢?广告语写了不少,厕所题字到是头一回,这老顾一时没了主张……

  李二白居士看这老顾有点为难,就对他说:“你就写‘厕所’俩字吧”。

  看,还是当过老师的人有主意!老顾想。

  于是,老顾就用手比划比划尺寸,看准那砖缝,横平竖直的写了起来。

  这李二白居士看那字,常言“字随人体”,那老顾人长得本来就不怎样,那字其实和他人也就一个调儿,怎么看都有点营养不良。所好这荒山野岭的,人少来去,又何况是厕所,无所谓字的好孬。李二白居士就言不由衷的夸起这俩字来:“老顾呀,你这字真越来越有顾体的风格了”。嗨,这话要是顾景然知道,一准气得受不了!

  老顾被夸的很兴奋,常言道:老驴挠痒,一来一往。立马儿想起要回敬他几句,就说:“李诗人,最近得得得……得没得新诗?”你听这老顾话说的……真叫人心里堵的慌。

  你瞧,这李二白居士的新诗不就可以炫耀了吗?

  李二白居士心中暗喜:“也没什么新诗,最近刚搬来,有感而发,一些体会还是有的”。

  老顾是个实在的人,他有个最大的优点,就是对文化人都十分地崇拜。听说这李诗人有了新作,立马伸头探脑的拉出个洗耳恭听状来……

  这李二白居士见他这般虔诚,于是乎,就把夜间那些不知羞的母猫,连同他那不知孬好的新诗,动情的讲给了老顾听。讲到细微之处,连那老顾都很有感触——

  正是阳春三月的天,地气升,人气乏。那老顾本来就是个不急不忙的性格,何况,山东面人家的墙壁多的是,谁也不和他争着去涂鸭。这李二白居士又挚意挽留谈诗,正是:高一句、低一句,你一句、我一句,直谈到日上三竿。谈到兴头上,李二白居士去房内把那本多年的诗集搬了出来。

  他老伴早炒了几个菜,看那菜都是些时鲜的荤素,很是实惠。那老顾边听这诗人谈诗边看那菜,却是:

  紫萝卜丝炒红虾、嫩绿韭菜炒蛋黄、青辣椒炒红辣椒……酸辣贡菜、豆芽粉丝、小葱豆腐。

  一桌子五颜六色,风味各异,秀色可餐(当然能吃了)!老顾想:这诗人家的菜也真有些诗意呀!早把写广告的事忘山那边去了……

  这李二白居士又拿出一瓶地方产的常青牌白酒、红杉树牌香烟。正是阳春三月的天,说这话儿时,太阳早已爬上东南的树梢,晒得人舒坦的很,一种懒懒的感觉。他两个人就那山脚下,推杯换盏、喷云吐雾起来。他们两个人一会儿是开怀大笑,一会儿又常嗟短叹!只听得他们将那一首首不成体的——这李二白居士却自认为诗的“诗”品开了来。

  但见——(待续)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短篇小说短篇小说

纯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