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见马腾表字孟起

    马超真舍不得走,但他不得不离开。

  阎忠既然头也不回地离开,就代表着马超已出师,以后阎忠不会过问什么了。但从此开始,如果马超在外有好名声,作为老师的阎忠也会有面子;同样,如果马超做了坏事,声明狼藉,阎忠也会没面子,人们还会认为是你这老师没教诲好自己的弟子。

  弟子一定不会给老师丢脸的,马超想着。别看阎忠这样表现,其实马超心里明白,老师一样舍不得自己。

  求学的五年时间里,阎忠对马超真是尽心尽力了。阎忠没有孩子,他就把马超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别看阎忠不苟言笑,平时总是一副严肃的模样。那是没办法,他要在马超面前保持一副严师的模样,怕马超有所懈怠而不努力。

  他对马超的关心,喜爱是一点都不少,尽管平时话说得不多,但马超自己心中有数,阎忠就是那种外表很严厉,但内心无比关爱弟子的老师。

  马超回了自己的屋子,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不是回扶风老家,而是回马腾现在住的陇西。收拾完东西,他最后看了屋子一眼,然后就出了门。

  收拾的东西没多少,只有那一箱子,马超雇了车离开的,离开了自己待了五年多的汉阳陇县。虽然每天的生活都很枯燥乏味,除了学习就是舞刀弄枪的,但他自己很喜欢这里。

  在这拜了阎忠做老师,还学习了五年,这五年阎忠把生平所学都教给了马超。而且马超在阎府上遇见了还没到三十的贾诩,更在面馆认识了性情豪爽的董卓,所以这五年,可以说还是很有收获的五年。

  马超不知道,也不会知道,就在他雇车刚离开时,阎府门口出现了阎忠的身影。

  望着马车离去,阎忠不禁自言自语,“走了吗,离开了好啊。今后的路只有你自己好好走下去了。为师已经慢慢变老了,以后的天下是你们的天下!”说完转身进了院子。

  院子里,管家阎让走到阎忠身边,“老爷,您这又是何必呢?”

  阎忠摇摇头,“男儿当志在四方,我不想让超儿受我影响太多。当初答应子硕兄(马腾父亲的字)的事,如今终于完成了。”

  原来十多年前,马腾父亲求过阎忠,希望如果今后有孙子,能拜在阎忠门下。

  因为是好友唯一的请求,阎忠也就答应了。所以在马超之前,阎忠从未收过弟子,就是为了等马超。当初收下马超只是为了完成对好友的承诺,但当他教了马超才发现,马超是块好璞玉,绝对可以继承自己所学,于是就再没收徒,一心地教导马超,直到出师。

  这事就连马腾都不知道,只有马腾的父亲马平和阎忠自己知道,但他也从未和马超说过这些。

  马超离开陇县不久,就回到了陇西。踏着脚下的这片土地,马超没什么感觉。汉阳和陇西相邻,但马超求学的这五年时间里,只有过年的时候他才会回来,他对陇西是没一点归属感的。他小时候生活在老家扶风茂陵,五岁去了汉阳求学,陇西都没住过几天,当然是没感觉。

  回到自己家,刚一进院,正巧遇见了刘氏。

  “超儿你回来了,快过来让娘好好看看!”

  其实刘氏和马超也就三个月没见,但父母对子女的爱却没少一点儿。

  “诺,母亲,儿回来了。”马超赶紧跑到刘氏面前。

  “这才几个月不见,超儿你好像瘦了。”刘氏摸着马超的脸说道

  是吗,马超自己是一点都没感觉。

  “儿平时吃的比以前还要多,也没觉得瘦了。”马超疑惑地说道。

  “你平时只注意学习和练武,哪注意过这些。”刘氏轻笑道。

  “母亲,儿给休弟、铁弟还有云騄妹妹都带了东西,不知他们都在哪?”

  马超求学的这五年里,他家又多了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弟弟是熹平三年出生的,马腾给起名为铁,意味着像铁一样坚固。妹妹是熹平五年出生的,叫云騄,騄是騄駬,古书有云:“骐驎騄駬,日走千里”。马腾的意思是,我马家不只有男儿,女儿一样是千里马。

  到了今年,马休七岁了,马铁四岁了,而马云騄刚两岁。以前每次马超回来,都要给弟弟妹妹带东西,这回自然也不例外。

  “休儿带铁儿玩去了,而云騄还在午睡。”刘氏回答道。

  “好吧,带回的东西就先交给母亲吧,等他们回来母亲再给他们。”

  “也好。超儿你过年时说你快要出师了,那这次是不是已经……”

  “是的,母亲,老师说儿已经可以出师了,于是儿就回来了,准备出门游学。”

  “那太好了,超儿你终于可以在家多住些时日。你父亲离开前还嘱咐我说,等你学成回家后,就给他去封家书,他会赶回来的。”

  马腾一直也没在家,他现在不是白身了,而是军中的军司马。就在去年,羌人有几个部落反叛,朝廷在陇西招兵,马腾就报了名,从普通的兵卒做起,在军中屡立战功,一直做到现在的军司马。

  不过现在马腾没在陇西,刘氏只能写家书通知他回家来。好在现在反叛早就已经平息了,马腾收到家书后就会请假回来的。

  “哦,这样啊。母亲,如没其他的事,儿就回屋了。”

  “超儿去吧,你的屋子娘经常让人打扫,很干净的。”

  于是马超就回了自己的屋里,除了给弟弟和妹妹带的东西交给了刘氏外,其它的都在马腾给的箱子里。马超把箱子也搬回了屋。

  打开箱子,把东西都拿了出来。比以前没多太多东西,只多出了一柄雪饮刀和一份东汉地图,地图是阎忠送给马超的,马超视作珍宝。地图是不怎么值钱,但那是阎忠自己作出来的,更是老师送与自己的东西,当然要好好珍藏。

  看着拿出的短枪,马超笑了笑,现在这把短枪早就不适合他了。如今的马超可比五岁的时候高太多了,看来只能把短枪收起,改用普通长枪了。

  “兄弟,你的使命结束了。”马超对着短枪言语了一声,说完就把它收了起来。

  整理收拾完箱中的东西,马超看了看箱子,本来他想把箱子送到马腾的屋中,但又一想,马腾还没回来,只有等他回来再给他了。

  不过马超还是去了马腾的兵器架上,拿了把长枪回来,拿着长枪练了一遍乾坤无极枪,那感觉叫一个爽。拿起长枪,马超愣愣地看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大兄好棒哦!”在马超身边出现了两个小孩儿在那拍手叫道。

  马超突然回过神来,看见了旁边的两个弟弟,正是马休和马铁。他俩刚玩完回来,路过马超的院子,正好看见大兄在那练枪,小哥俩觉得大兄武得好,这才过来称赞。

  不过马超心里可没想这个,这会儿他正暗自自责呢。真是学艺不精啊,旁边出现了两个大活人居然一点都不知道,虽然只是小孩儿,而且还是自己的弟弟,但万一要换成是敌人是高手怎么办。大意了啊,以后可不能再这么走神了。

  马超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道:“休弟,铁弟,你们来了。给你们带了好东西,你们去母亲那里拿吧。”

  “太好了,谢谢大兄,就知道你最好了!”说话的是年龄大些的马休,“谢谢大兄!”马铁也高兴地说着,说完两人就撒腿跑了出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马超暗自感叹,自己像他们这样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很久远了吧,应该还是前世童年的时候,从那之后,就再没有过像他们如今这般了。如今的马超,要算上前世的年龄,都已经三十四岁多了,也就是说马超外表是十岁,但经历都有三十多年了。

  两天之后,马腾回到了家中。一家人在一起吃过饭后,马腾把马超叫到了马腾的书房。

  马腾现在的书房和原来的书房基本都一样,其实不只是书房,现在在陇西住的房子就是按照在扶风茂陵老家住的房子修建的。

  马超有时候就在想,看来这便宜老爹应该是个比较怀旧的人,你说不是吧,那为什么要把房子建成这样。把家从扶风搬到陇西,说是为了让自己求学方便,但要去汉阳不是更方便吗。

  主要还是马腾自己想回这来嘛,毕竟曾在这里生活了十八、九年啊,马腾今年才刚到而立,所以,所以马超还是理解的。

  知道父亲找他,马超把准备好的箱子带上,然后一起进了书房。

  进了屋,就看见了马腾。马腾一眼也看到了马超拿来的箱子。

  “这个你也带来了。”马腾指着箱子问道。

  “是啊,这不是来还你宝贝来了嘛。”马超笑着说道,而且还故意在宝贝两字上加重了语气。

  马腾看着箱子,慢慢地说道:“这不是我个人的宝贝,而是我马家的宝贝!”

  马超一听,什么?什么??马家的宝贝???有戏啊,他赶紧竖起耳朵听,生怕漏了一个字。

  就听马腾接着说道:“本来今日就是想和你说这些的,既然你把箱子带来了,那我就直接说吧,超儿你要仔细听好了。”

  “诺,父亲请讲。”马超恭敬地说道。

  接下来,马腾就把自己父亲临终前的话对马超一字不漏地说了一遍,然后说道:“这就是从你那箱子中取出的先祖帛书。”

  他把帛书递给了马超,马超接过来观看。

  “这是先祖的锤法和兵法心得,一共六本。”马腾又递给了马超六本书。

  “超儿,你是不是在疑惑着,怎么是六本书而不是六卷竹简呢?那竹简乃先祖遗物,怎可交与他人,这六本书是为父按照竹简一字不落抄写下的。与竹简没有区别,但却可以随便拿去翻看或赠送他人。”

  原来如此,马超心想。其实在马超心里也不太想把原件送人的,马援的东西当然要留在马家最好,而马援的心愿,就算送抄写本,那和原本内容不都一样的嘛。马腾的做法,他还是很赞同的。

  “至于那锤嘛,超儿,你知为父不用锤,而且对锤也无半点兴趣。你用的也不是,看你好像对锤也没兴趣。你那两个弟弟就算能有兴趣,可惜也不是天生神力,所以只能找寻有缘人传之了。

  不过,擂鼓瓮金锤为父是不会拿出来送人的,那锤乃先祖的标志,人们谈及先祖,总会想到他的那对锤,所以作为我马家子孙,当然不可把先祖标志送与外人!超儿,你可理解?何况先祖写得明白,他自创锤法,适用天下所有锤,所以……”

  “父亲,不必说了,儿懂的。作为后世子孙,理当保管好先祖遗物。何况,儿也认为当今天下或有人可学得先祖锤法,但却无人配用先祖之锤!古往今来,唯有先祖一人耳!”马超坚定地对马腾说道。

  “好,既然如此,此事就这样定了,先祖锤法手抄本你找人传之,而锤就保管在我马家子孙手中!”

  接着马腾又拿出了一块黑乎乎的东西来,马超一见,眼前一亮,天外陨铁啊,绝对好东西。

  “超儿,这是先祖留下的那块天外陨铁,今日为父就把它送与你了。如今后能熔之,就做成兵器,要没办法也不要强求了!”

  “诺,多谢父亲!”马超把这一百二十斤的天外陨铁放在了一边。

  这时马腾又说话了,“先祖留下的最后一件东西就是这个了。”边说边从身上解下一件铠甲下来,马超当然知道这是什么。

  “这,这,父亲不可……”

  “超儿……”马腾把手一摆说道,“如今我马家之荣辱兴衰不在我而在你,所以这薄甲你必须穿着!”

  马超深受感动,这并不是简单的铠甲,而是父亲对自己的关心。突然他眼珠一转,说道:“薄甲儿会穿的,但不是现在。儿现在的身体,穿上它还是显得太大而不合适,所以等长大后再穿也不迟!”

  马腾听了微微一笑,他当然明白马超是什么意思,“好吧,下次再让你穿的时候可不要再推辞了!”

  “诺!”

  “超儿,为父知道你又要离家去游学了,这一去不知你几时能回。虽然一般人加冠后才有表字,但我马家却没那么多讲究,你的表字,你祖父在世时,他就已经为你起好了。”

  马腾满怀期望地看着马超,说道:“你的表字是孟起,从今日起,你就是马超,马孟起!”

  

第八章 见马腾表字孟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