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欲出征决意用兵

    既然时间已到,按规则来说就没有胜利者,全都败了。但吕布没那么说,他说大家都是胜利者,未尝没有安慰他们的意思在里。

  虽然吕布都这么说了,但李浩、王达两人失落的情绪还是没有减少多少。毕竟事实就是事实,没胜利就是没胜利。

  吕布、李浩和王达,还有其他参加这一局比试的士卒都返回了练兵校场。校场的人以为此局定能分出最后的胜负,但比赛的结果还是出乎他们的意料。

  没想到双方居然都超时了,也就是说都没成功,平手啊。显然双方的士卒都不愿接受这个结果。

  这局平手,再加上前面两局的成绩,双方还是平手,他们对此都不满意。甚至有人提议要不要再加一局定胜负。

  高顺和张杨看着手下士卒,他俩也都能理解。陷阵营和精锐营向来不和,彼此都是看对方不顺眼,好不容易有了场演练比试,结果还是平手。那比了和没比其实也没什么区别,根本就没给己方出那口气,所以双方还是不服彼此。

  马超也能理解这帮士卒们,但他却不好站出来说什么。他想的更多的是这次的比试能不能让双方齐心协力一致对敌,要是一直这么谁也不服谁,等到了战场上可不好办了。

  就在这时,吕布说话了,“兄弟们,静一静,静一静!”

  刷,全场立刻安静了下来,大家都想听听吕布到底要说什么。

  “我知道大家彼此都想争个胜负,一决高低!但大家好好想想,胜负成败真就有那么重要吗?我们同为并州男儿,同为一个整体,都是一家人,为何非要争个胜负?其实就像我之前说过的那样,此次演练比试,没有败者,你们都胜利了!”

  马超听着吕布的话,他突然觉得吕布的形象瞬间变得无比高大。他想不管吕布此人到底怎么样,至少他现在所说的不错,很有道理,有助于提高他的正面形象。

  吕布此人也许人品不怎么样,但陈宫,高顺这些人,还有手下士卒能效死命,确实说明他是有可取之处的。可惜吕布此人如在太平年代,也许能有所作为,成就未必就比卫、霍差。但生逢乱世,吕布也许算是英雄,但他不适合做诸侯,所以终究免不了兵败被杀的下场。

  马超在想着,场下的士卒同样在想着,高顺和张杨当然也在想着。高顺想得更多的是怎么消除军中隐患,从这次演练比试的结果来看,他是很满意的。但看现在的这情况来说,隐患还是没有被消除,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站出来说几句。

  于是,高顺对大家大喊:“兄弟们,我们是一家人!我们陷阵营和精锐营都是一家人!平时不管我们怎么样,最后我们都是要在一起上战场的!我们是袍泽、是兄弟!

  今日,精锐营兄弟们和我们陷阵营兄弟们的比试,也给我们陷阵营的兄弟提了醒,让我们认识到了自身的不足之处,我们应该感谢他们!

  我们打成了平手,说明精锐营的兄弟们不比我们差,兄弟们越强,我们在战场上就越强,那我们还在意什么同为一家人的胜负呢!”

  高顺话音落下,片刻之后,“对,我们是一家人!我们是一家人!”陷阵营的士卒们齐声高呼,不得不说吕布和高顺的话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当然也说明这两人是深得军心。

  “陷阵营的兄弟们都发话了,我们精锐营的兄弟怎么说!”张杨见此情景,也大声喊着。

  “一家人,两兄弟!一家人,两兄弟!”虽然精锐营的人少,但喊了足足能有一分钟才停了下来。

  马超看着双方的表现,松了口气。吕布、高顺和张杨同时也松了口气。

  陷阵营和精锐营的表现,标志着双方彼此都接受了对方。这回他们一起上战场就没有大隐患了。当然如今心里最高兴的是马超,因为他为了今日付出了很多,这也是他最希望看到的情景。

  此情此景,直到马超晚年的时候他依然历历在目,深深记得当初在并州军中所经历的一切,在他的记忆里写下了浓重的一笔。

  演练比试完了,该说的也都说了,高顺和张杨让士卒们各自回了营。他俩人也和吕布一起回了大帐。

  回到军帐,高顺先支开了帐外的士卒,三人进了帐后,他对吕布和张杨说道:“这回总算是把隐患解决了,太不容易了!”

  “不错,伏义你是功不可没!如今军中上下团结一心,士气高涨,既然这样,也是该进行我们计划的时候了!”吕布眼中闪着精光握拳说道。

  “我也觉得奉先所说不错!”张杨附和道。

  高顺闻言也点了点头,他也是觉得现在的时机已经成熟了。

  “为了报仇,我们已经等了太久,也付出了太多太多!如今大好机会就在眼前,我们一定要把握住!”

  吕布说的大好机会是指檀石槐每年九月初一,他都要去进山打猎。一去也许是两三天,也许是三四天。细作传来的情报说,檀石槐这几年身体不太好,所以他很少露面,一直在弹汗山鲜卑王庭待着。而在每年的九月初一,他必会进山狩猎,情况一直都是这样。

  所以吕布三人一致认为九月初一绝对是最好的机会,平时你就算能潜入到弹汗山,也基本不可能在十几万人守卫的鲜卑王庭中去杀檀石槐。而檀石槐每年狩猎的时候,就是大好机会。他狩猎的时候总不能领着十几万人一起吧,所以这样吕布他们成功的机会就大大增加了。

  今日是八月初七,又快到九月初一了,吕布想利用这个机会击杀檀石槐,以报杀父之仇。

  “奉先此言大善,我们以前也分析过,九月初一确实是最好的时机,而且如今一千精锐也已成军,军心可用,正当用在用武之地!”高顺对他们说。

  “不过,在我们行动之前,有必要先把高二召回来,以他对弹汗山的了解,必对我们有大帮助!”高顺继续说着。

  “好,如此甚好!这件事就交给伏义你了,务必用最快的速度把高二召回来!”吕布之前却没想到过,但经过高顺的提醒,他已反应过来了。

  至于张杨,他基本上就是军中的路人甲,可以无视的。

  高二此人就是高顺派去弹汗山的细作。高二的本名不叫高二,而是叫陈二。因为在家中排行老二,所以他父亲就给他起名叫二。

  他也是并州人,不过他母亲是鲜卑人,父亲才是汉人,也是有一半的鲜卑血统。陈二在十六岁那年,父母和大哥都被鲜卑人杀了,只有他自己一人幸免于难,从此流落在外,直到他二十二岁的时候遇到了十七岁的高顺。

  当时陈二得罪了九原当地的一名乡绅,人家一直在找他,正巧在抓他的时候遇到了正在游历的高顺,高顺出于好心就把陈二救了下来,而且还帮他解决了和乡绅的仇怨。

  陈二从此对高顺感激涕零,在外混了五六年,第一次有人这么帮他,他索性把自己的姓改成了高,以高顺家奴自居,誓死也要追随高顺,高顺实在是没办法,只好收留了他。

  他跟着高顺一起游历,也向高顺学了一些有用的东西,直到跟随高顺进了并州军。后来高顺要遣细作去弹汗山鲜卑王庭,高二自告奋勇就去了。高顺一看高二是自己心腹,而且对自己的家仇也了解,也就同意了让他去,如今高二已经在弹汗山潜伏快三年了。

  高顺也派了其他人去过弹汗山潜伏,但却都没成功,只有高二这么一个细作一直都是成功潜伏。这近三年来,高二给高顺他们传来过好几个重大的情报,不得不说高二确实是有些本事的。

  “好,此事就由我去办!对了,奉先,让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没?”高顺问道。

  “早都备好了,就等着用呢!”吕布笑道。

  “那就好,还有二十几天就到九月初一了,我们还是有很多时日好好准备的!”

  “那是,时日足够了。!”路人甲张杨说话了。

  “军营的事就都交给伏义和稚叔了,今日我还有事,要先走了,以后只要空闲,我一定过来!”

  “奉先你先忙吧,这里的事有我和稚叔足够了,放心。”

  “好,你们做事我放心!那我就先离开了!”吕布说完就出了大帐,上马离开了军营。

  望着吕布离去的身影,高顺叹了口气,“这些年,奉先心里只有仇恨,看来当初的事对他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是啊,都好些年没见他真心地笑了,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说完张杨也学高顺叹了口气。

  高顺听后,摇了摇头。其实他和张杨都能理解吕布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样,但他们却无力去改变什么。吕布从小没有母亲,没有兄弟姐妹,只有那么一个父亲和高顺还有张杨这两个朋友而已,其他亲朋好友都没有。

  吕布父亲死后,他就再没亲人了,那时他才十几岁,所以吕父的死对吕布的影响是特别大的。从他的父亲死后,吕布的脑子里装的都是怎么去报仇雪恨,怎么能杀死檀石槐,全都是这些东西。平时除了必要的说话外,其他多一个字他都不爱说。

  高顺和张杨当初这么一看吕布,不行,之后就给吕布介绍了一门亲事。结果吕布开始是死活不同意,说还没亲手手刃檀石槐,父仇未报,自己有何脸面成家啊。后来在高顺和在张杨的苦劝之下,吕布才同意成婚。

  女方姓严,和他同岁,成婚后的第二年,他们有了一个女儿,吕布起名叫玲绮。如今吕玲绮已经三岁多了,小姑娘长得是特别的可爱。

  张杨拍了拍高顺的肩膀,“伏义,我们能做得都已经做了。奉先这样确实,我们也都不想看到,但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高顺继续摇头,“以前我以为奉先成家之后能有所改变,但结果还是这样,根本就没什么大变化!”

  “这也只能靠他自己,唉,不多说了!”张杨说完转身回去了。

  等回到了自己的军帐,张杨看到了马超,“孟起兄弟,我可要好好感谢你啊!”

  马超一笑,“客气什么啊,稚叔兄这么见外!”

  “行了,也不和你客气了,都自己人,所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对嘛,这就对了。有什么的,举手之劳罢了!”

  张杨在马超身边转悠了好几圈,还上下不住地打量着马超,把他看得是心里直发毛,这张杨张稚叔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吧。

  张杨冷不丁地拍了下马超的肩膀,“孟起兄弟,我算是服你了,佩服的那是五体投地啊!”说完他开怀大笑。

  “孟起兄弟,你说你武艺不错,还会练兵,会阵法,更重要的是你那么年轻,真是让我嫉妒啊。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可没你这样的本事。当然了,就是如今,我也是没你这么大的本事啊!”

  马超能从张杨口中听出他对自己的佩服,也有一点淡淡的失落。毕竟这么年轻的人超过了自己不少,自己心中当然会有些失落的。

  “不敢当,不敢当。我还有很多的东西是要和稚叔兄学习的。”马超只能谦虚地说着,其实他心里在想,老子如今都三十四五岁了,还是从一千八百多年后来得穿越者,当然是比你这二十二岁的土著强多了。

  张杨听马超如此说,他心里爽,他这人就是爱听别人奉承他,不管真心话还是假话,那都是来者不拒。

  “哈哈哈,哪里哪里,孟起兄弟,我们是互相学习,互相学习!”张杨那个得意劲儿就甭提了。

  马超闻言笑了,“不知稚叔兄刚才去做什么了?”

  “这个,孟起兄弟是自己人,说了也无妨!”不得不说张杨这人对朋友的确很信任,是个可交之人。

  张杨走出帐外,支开了守卫士卒。回到帐中,低声对马超说道:“刚才奉先、伏义和我三人商量对鲜卑用兵的事来着。”

  果然,马超心道。

  “九月初一,就是大好机会,我们准备到时候就用兵。”

  马超听了点点头,接着张杨把三人帐中的对话,原原本本的都告诉了马超。

  看来如今已是箭在弦上了,好啊,终于可以走出这该死的地方了,马超心想。

  他绝对是百分之二百赞成用兵的,这两个月他觉得自己都快要长毛了,可算等到吕布他们要对鲜卑用兵,马超他能不兴奋吗。

  “此次用兵,定能成功!”马超坚定地对张杨说。

  

第十六章 欲出征决意用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