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涿县城马超诊病

    没过多一会儿,张胜就把张飞请了来。

  刚一进门,张飞就对马超他们说:“实在是怠慢两位兄弟了,礼数不周,还请赶紧入席!”

  “无妨,无妨,张兄真乃至孝之人。”马超真诚地说道,而他自然不会挑这个。

  于是三人分宾主入座,下人上菜摆在案上。

  “两位兄弟不必客气,请!”张飞对马超他们说道。

  “请!”马超回道,只有崔安这小子一个字儿都没说,因为他已经开始和案上的食物做斗争了,他其实都已饿的不行了。

  马超看了看张飞,发现他也没动,眉头紧锁,也不知在那想些什么。

  “不知伯父的身体如何了?”马超问道。

  张飞闻言,眉头皱得更深了,但又马上恢复,他回答道:“唉,不瞒兄弟你说,我爹这身体……唉!”张飞没再说下去。

  马超一见此情景,就知道今晚和张飞说什么话题都没用,三爷一心全都在他老爹的身上。

  既如此,只听马超说道:“我倒是涉猎过一些医术,不知能否……”

  “什么?你懂医?”还没等马超把话都说完,就被张飞打断了,他突如其来的大嗓门把马超吓了一跳。

  “是啊,此道倒是略懂一些。”不过马超心说,在三爷你附近还真得提防着声波攻击啊。

  马超说完后,他就发现张飞看自己的眼神有了些变化,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就好像是色鬼看到了一个脱光衣服的美女的眼神,就差点儿流口水了。

  张飞猛得拍了一下腿,“太好了,兄弟你一定要好好看看我爹的病!”

  说着他就想过去拉马超马上就去给他爹看病,但他刚动一下就又退了回去,张飞连忙说道:“兄弟,你们好好吃,等吃好了咱们再一起过去不迟。”

  马超心里暗自点头,张飞心里虽然异常着急,但却也没失了礼数,总没让客人饿着肚子去干活儿。

  于是他也和崔安一样开始了和食物做斗争。不一会儿,马超和崔安就都吃好了,至于张飞,他是关心则乱,哪还有胃口吃饭。他更多的是想着早点儿领马超去给他爹看病,至于说有没有用,他现在也是有病乱投医,涿县城里的那么多医者,开了那么多药方也没大用,如今遇到马超,他说他懂医,张飞确实对此抱了很大的希望。

  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从第一眼看到马超的时候到现在,张飞就对马超有种盲目的信任。虽然这小白脸看着和自己年纪相仿,但对方绝不是那种说大话的人,也不会去做那没把握的事,这些都是张飞一点儿点儿感觉出来的。所以马超说他自己懂医,他二话没说就要领马超过去。

  可以说在马超的身上寄托了张飞大部分的希望,也许自己老爹的病就要仰仗这小白脸了。

  饭也吃好了,该做正事了。马超让崔安先回屋去,反正他也帮不上什么,让他早回去休息也好,崔安对此自然是很乐意。

  等崔安回去后,张飞就领马超来到了他父亲的屋中,一进门,马超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中药味。看来张雄这一天要喝不少药啊,听到屋内传来一阵咳嗽声,这声音给马超的感觉就像是要把肺咳出来一样,看来是真严重,马超心想。

  张飞领马超到了张雄的榻边,“爹,这就是之前我说的要来拜访您的人。”

  马超一听赶紧施礼,“扶风马超马孟起,见过伯父。”

  张飞早已把张雄扶了起来,张雄看着马超,虽说不认识也没听说过,但曾经的游侠而还是喜好结交朋友的他依旧是用手虚扶了下,“不必,咳咳咳,多,咳咳,咳咳,礼。”

  马超一看,连忙劝道:“伯父您如今的情况是要尽量少说话。”

  张飞闻言也接话道:“爹,您就听他的吧,他懂医,听他的准没错!”

  “是,小侄略懂些医术,还请伯父伸出手来让小侄诊脉。”

  张雄伸出了左手,但他可不像张飞那样盲目的信任马超。想自己的病就连涿县最有名的医者都没治好,就眼前的少年,能行吗?

  他虽说早已看淡了生死,但人活着总是有些牵挂的,他还放心不下的就是张飞这小子。

  这小子脾气比自己还差,从出生后就没让自己省心过,三天两头就惹事,每次都得自己这当老子的去给擦屁股。如今稍微好点儿了,可能也和自己有病有些关系吧,可如今自己感觉已时日无多,唯一放不下的就只有这小子了。

  十岁说小,也不算太小,但是说大也不是很大。自己不在了之后,就再也没人能管住这小子了,他以后要是交到一些不错的朋友那还好,就怕交到一些损友,想想也真是愁人。就因为这些,尽管张雄不相信马超的本事,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让马超给他瞧病,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啊。

  至于马超这边,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从张雄的气色上看,显然已经是快病入膏肓了,而且人也特别瘦,这都是被病影响的。

  咳得特别严重,痰中带血,马超也问了一些从什么时候发现的病症等等一系列的话,至于切脉,他哪会这个,不过就是按照书上所说的去对照就没错了,结果还真就让他看出来了。

  经过了望闻问切后,马超基本已经可以确定,张雄这病就是肺痨。这和书上所写的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这种病这时代基本是治不好的,南华书上的方子也只能是暂时缓解下而已。

  马超对此只能是实话实说:“伯父的病我没办法治好,但却可以缓解一下病症。”

  听到前半句的时候,张飞心里咯噔一下,异常失望,但随后听到了后半句,他又精神了起来,心说吓我一跳啊。

  “那你赶紧开方子啊!”张飞大声对马超说道,他显得激动异常。

  “飞儿,咳咳,不得无礼!咳咳咳。”张雄听张飞对马超喊,他说了张飞一句,心说你小子在老子面前都不让我省心啊。

  张飞闻言就不再激动了,马超倒也没在意这些,他马上就开了个方子,这方子乃是书中记载的对痨病最有效的一个方子。

  “伯父,今后万不可过于辛劳,而且需要好好休养才是。亦不可动怒,要不……”

  “我明白,不过生死由命,想我张雄能多活几年就已经算是大造化了,至于以后……”张雄笑了,看了张飞一眼。也不知怎么,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居然没咳。

  马超这边瞧也瞧过了,方子开也开过了,张胜去照方抓药。

  张飞则领着马超向张雄告退,出了屋后,张飞对马超则是千恩万谢。

  “刚才我过于激动,兄弟你别介意啊。”

  “无妨,张兄的心情我可以理解。”马超当然不会介意这些。

  “却不知张兄可知伯父的最大心愿?”马超问了张飞这么一句。

  张飞一听,什么心愿?老爹还有什么心愿?他不知,所以对马超摇摇头。

  “伯父的心愿很简单,他就是放心不下你啊。”马超对张飞说道,他是看出来了,而且之前想了想还是告诉张飞的好。

  张飞闻言,想了想,猛拍了下手,“兄弟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懂了。是了,爹是放心不下我,我总去给他惹事啊!”

  马超则一笑,“伯父的病,不可让他有太多的负担,所以,张兄懂吧?”

  张飞听后就明白了,他对马超深施一礼,“今多亏兄弟提醒,要不我还不知该去如何做呢!”

  马超没说话,他回了自己的屋中,拿出了医书,狠狠亲了两下,幸好有宝书,要不还真就玩不转了。他又看了几页的医书,然后就去见了周公。

  他这边是睡了,但张飞那边却睡不着,他想到马超这小白脸还真有点儿本事,尤其是最后对自己说的几句,可就是不知道他开的方子到底有没有用。要是真有用,那马超就是自己的大恩人,以后和他要多亲多近,大家交个朋友最好。

  老爹也说过,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还要好好报答人家。要是药方没什么用,那就给他两矛,然后把他和那傻大个打出张府完事。

  马超不知道他已经被张飞安排好了下场,不知他如果知道三爷的想法后,会有什么样的精彩表情。

  第二日一早,马超在院中练刀,他们的马匹包裹早在昨日就已拿到了张府。

  而他是依旧保持着清早练武的好习惯,无论何地无论风霜雨雪,当然了崔安也同样是如此。

  功夫总也不练,总是会生疏的。真正的强者每日必练,更有甚者,兵器从不离手。

  马超觉得自己一人练挺没意思的,他就又把崔安找了来,两人对练切磋。崔安用的是长兵器,不太擅长步下对练,但毕竟一寸长,一寸强,他还是有些优势的。而马超虽然用刀,但南华的刀法步下一流,两人切磋打了个平手,难解难分。

  就在两人切磋斗得不亦乐乎的时候,院中响起了一阵喝彩,“好,好啊。两位兄弟真是好功夫!”

  

第三十章 涿县城马超诊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