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糜太公算计马超

    如果说自己父亲给自己说的是别人,可能为了家族着想自己就算有委屈那也会答应下来。

  但那个陶商此人,别说全徐州了,就邻州估计对他的大名也都有所耳闻,这人的名声实在是太不好。

  糜贞万万没有想到,虽说像自己这样家族出身的几乎是不可能有什么自主选择夫君的权利的。但自己父亲居然把自己许配给了那种人,她实在是不能接受,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糜太公也心疼女儿,但家族的利益对他来说才是高于一切的。女儿自然是不能和整个家族相比了,而且又已经答应了陶谦,他是苦劝自己的女儿。

  糜贞最后实在是没办法,尽管自己的幸福可能在几年后就会没有了,但为了家族,为了年迈的父亲,她最终还是含泪应下了。虽说口头上她是答应了,但在心里她告诉自己,如今不过是没什么好主意能让父亲改变主意。等一旦有好的机会,自己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让父亲改变主意的,自己的终身幸福就要靠自己去争取。

  没想到的是,机会转眼就来到了。今日本来糜贞就想再找自己的父亲好好聊一聊,结果在院中她恰巧看到了从府外由下人领进门来拜访糜太公的马超。

  看马超这小子确实是太帅了,比自己大哥都帅气。而且糜贞觉得马超身上有与其他人与众不同的地方,这是最吸引她的,以至于糜贞见他第一眼就一见钟情了。其实想想也是,马超灵魂终究不是古代的,所以结合之后使他和当代的人确实有不一样的地方,但没想到这点居然成了吸引美女的一个地方。

  以糜贞的聪明自然知道来人是去拜访自己父亲的客人,所以她也就没再去找糜太公,而是又回了自己内院的屋中。

  回来后,她让自己的丫环颜儿去那边打听打听今日来访客人的情况,颜儿领命而去,糜贞觉得自己的机会可能是真的来了。

  过了一会儿,颜儿回来了,和她说了下马超的情况。当然这情报都是从门口下人那打听出来的,扶风马超马孟起,虽然没听说过此人,但糜贞知道他是有事要找自己的父亲。不过却不知到底什么事情,于是她又让颜儿去密切注意马超他们的举动。

  颜儿又去了,陆续把打听的看到的都一一回报给了糜贞。从马超已经和糜太公聊了两个多时辰到糜太公给马超他们安排房间一直到糜太公宴请马超两人,糜竺糜芳陪席,这些事糜贞都了解到了。

  于是一个想法在她的脑海里形成,与其嫁给那个不怎么样的陶商,还不如嫁给这个马超。虽然不知道马超这人到底怎么样,但从自己当时看到马超的感觉来说,除了觉得马超很帅和与众不同的气质之外,马超给她的感觉还有一身的正气,想来这样的人怎么也不会是那品行不端,道德败坏的人,所以绝不是陶商那种人能相提并论的。

  糜贞有了自己的想法后,就想找糜太公好好说说,结果就出现了之前的那一幕。

  而当糜太公说出不能做那出尔反尔悔婚的事的时候,糜贞则微微一笑。

  “父亲此言差矣,昨日婚约不过是口头答应下来的而已,其他什么都没有。婚姻大事岂是凭嘴说出来就成的?”

  “你,你,你真要为父去做那出尔反尔之事?”糜太公讲诚信而且好面子,你让他就这么直接悔婚他还真就做不出来。

  “不,父亲,女儿怎会让您去做那样的事?”糜贞自是对自己父亲很了解。

  “不是最好!”

  糜太公此时确实后悔了,不该答应陶谦啊。如今乘龙快婿就在府中,没有比马超更合适的了。怎么这小子就不早来几天,两天就行啊,可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父亲,儿看那马孟起真挺好。比那什么陶商强多了,马孟起这样的人当我妹夫,儿同意!”说话的是老二糜芳,糜芳因为明早要受崔安指点的缘故,这时候就开始帮马超说话了。

  “你懂什么!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糜太公对糜芳吼道。

  而糜芳马上就没动静了,要说在家里,他最害怕的就是自己的父亲和小妹,其次是他大哥,也就是说糜芳对家里人谁都怕,也可以说他这人从小就胆小,这都是没办法的事。

  虽说糜太公对糜芳吼了几句,不过糜贞在听了自己二哥的话后,小脸一下就红了。要说世上确实有一见钟情,譬如糜贞对马超。马超的气质,马超的相貌,无一不吸引着他。而从自己父亲那了解到,马超还是个很有本事的人,所以她当然觉得马超就是自己的如意郎君了。

  她偷眼看了自己二哥一下,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目光。那意思是说,多谢二哥对小妹的支持。

  糜贞附在了糜太公的耳边,笑着说了一大堆不知是什么的话。只听得糜太公是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又舒展开来。一会儿摇头,一会儿又点头的,而且脸上的表情那是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最后糜贞都说完了后,糜太公沉思了很久。然后开口道,“好吧,如今也只好如此。为了家族的兴衰,为了贞儿你的幸福,为父就按你说的办!为父尽力就是,其实为父也是希望你能嫁给马孟起,也只有此子才能配得上我的宝贝女儿!”说完糜太公哈哈大笑。

  糜贞则是满脸通红,她毕竟是小女儿家,害羞是正常的。

  “父亲,您取笑人家。”糜贞又是一阵撒娇。

  “好了,没什么其他的事为父就先回去了。”糜太公实在是受不了女儿撒娇,他只想赶快逃跑。

  而糜贞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自然也就没什么事了,“恭送父亲和两位兄长!”

  于是糜家父子三人离开了糜贞的房间,一直没说话的糜竺走在了最后,他趁机拉了下糜贞,对她说道:“小妹,马孟起此人不错,做我妹夫甚好,你很有眼光!”说完糜竺笑着离开了,只剩下脸红的糜贞。

  “哼!你们都欺负我!”

  嘴上虽是这么说,但她心里早就心花怒放了。如今有了家人的支持,糜贞相信自己和马超的事会成的,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天意缘分了吧。

  到了第二天的中午,糜太公叫下人单独去请了马超,不一会儿马超来见糜太公。

  “小侄见过伯父!”马超向糜太公施礼。

  “贤侄不必多礼,请坐!”

  糜太公还想呢,这贤侄的称呼虽然已经算很近了,但要把贤侄换成贤婿就好了。别看就差一个字,但远近就相差太多了。到底什么时候这贤侄能变成贤婿呢,从眼下的情况来看真是不容易啊。

  “不知贤侄可曾婚配?”糜太公问道。

  马超初听时一愣,没想到糜太公来了这么一句,“不曾。”

  “那可否有婚约?”

  马超倒是想说没有,不过他马上转念一想,要说没有吧,虽然是真话,但还不知道这老爷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就这么把真话都讲了必然是落了下风。

  所以他就留了个心眼,说道:“有!”

  糜太公一听,心说可惜了。不过如果贞儿嫁他,就算做不上正室,那当平妻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他倒是没往下继续追问,幸好没再问,要不马超非露馅不可,他是再编不出来什么了。

  “这也无大碍。”糜太公还点了点头,不过马超却是一头雾水,什么叫无大碍啊。

  “不知伯父何意?”马超很是疑惑地问道。

  糜太公闻言叹了口气,“不瞒贤侄说,如今我糜家遇到了一件大事,因为此事,可能与贤侄的生意就合作不成了!”

  马超心里咯噔一下,这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眼下屯粮的生意本就该开始运作了,但谁知在这当口人家说合作不了了,他这心里能不着急吗。这不对吧,那要是糜家不能合作了,那昨天怎么没说呢。难道是今天才发生的?马超是满脑子问号。

  “贤侄可能疑惑,昨日大家商谈得还挺好,怎么今日老头子我就变卦了?说起来此事都怪老头子我,昨日因为湛卢剑现世而兴奋过头了,把如此重要的大事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于是糜太公就把陶谦为他儿子陶商求亲的事说了,不过他把一个父亲为儿子求亲说成了一州刺史为了儿子而上门逼婚,最后把自己逼得实在是没办法就只好答应了下来。

  这还不算,糜太公还说陶谦让自己拿出一半的家产来做嫁妆。他是一边编着瞎话,一边心里暗道,恭祖啊,你可不能怪我。死道友不死贫道,虽然你没说过那些话,但相识这么多年,你到底是什么人我还是多少了解些的。那天你是把我都骗过去了,还好如今我反应过来了。

  糜太公虽然对马超说着陶谦的不是,但心里还真是没太多愧疚,像他们这样的老狐狸,眼里最多的就是家族和自己的利益。陶谦之前确实想过不能对熟人太过逼迫,但最后还是为了他自己儿子,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厚着脸皮求亲了。

  他是觉得自己没仗势欺人,但实际情况呢,身为一州刺史,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你去人家去求亲了,说不是刺史,而是一个为了儿子的父亲,但人家可能拿你当个普通人对待吗?

  你陶谦要是个升斗小民,估计连糜府大门都不一定能进去。糜太公最后是没办法答应了下来,看情况当时是受感动了,可实际上糜太公答应主要那还不是因为你陶谦一州刺史的身份。

  一来糜太公觉得两家联姻有利于家族的发展,二就是他害怕陶谦,所以说陶谦要是不如刺史的身份,这事也就没有了。

  马超听了糜太公的话,心说这陶谦陶恭祖也太可恶了。你想人财两得,真是打得如意算盘啊。就你那大儿子什么德性你能不清楚,还真厚着脸皮好意思来求亲。马超虽然没见过糜贞,但从书中的记载看,糜贞给马超的印象还是相当不错的。

  他听了陶谦的“恶行”后,拍案而起,“陶恭祖欺人太甚!”身前的长案直接就让马超给拍坏了。这一下可把糜太公吓坏了,心说马超这小子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样儿,没想到发起脾气来这么大,而且功夫也挺好,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就这么一下,糜太公又把马超打上了个危险人物的标签。

  长案坏了,糜太公让下人又换上了个新的。

  马超此时平静了下心情,对糜太公施礼,“让伯父受怕,是小侄失礼了,小侄之罪也!”

  要说本来马超火气没这么大,不过他实际年纪虽不是十几岁,但也依旧是个热血青年。更重要的是,本来昨天和糜太公都把生意谈妥了,结果今天半路杀出个陶谦父子,煮熟的鸭子飞了。

  这还不算,与糜家的合作直接关系着自己的理想抱负,自己的霸业,所以马超实在是激动了没忍住。

  “无妨,无妨,贤侄乃真性情,见不得陶恭祖这种仗势欺人之辈,老头子我很理解!”

  糜太公不敢说别的,他现在想得更多的是当马超知道了自己骗了他,摆了他一道后,他会怎么做。

  他更加坚定让马超变成自己的女婿了,死活也得做成这事,要不自己可不想像那长案一样。

  见马超已平静了下来后,糜太公又接着说道:“事情如今看来虽然如此,但也并非一点儿挽回的余地都没有!”

  马超眼前一亮,“不知伯父有何解决办法?”

  “贤侄,刚才老头子我问了你是否婚配,是否有婚姻在身,其实就是为了这个。想有办法解决,还需要靠贤侄多帮忙啊!”

  马超想都没想直接就回答,“没问题,伯父。如今咱们也算是一条船上的了,帮你们就是帮我自己。您说吧,有什么需要小侄去做的,只要是不违反道德,不触犯律法,小侄力所能及的事,小侄一定会尽力而为!”

  “如此甚好!此事非贤侄不可!”糜太公喜出望外,没想到马超这么快就走入了自己已经想好的算计中来。

  

第五十六章 糜太公算计马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