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商人

特种商人

不法商人 著

科幻
类型
2002.07.01
上架
7954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迁徙

    边缘行星——海特拉姆

  “老实说,我的确不喜欢这个地方,荒凉、贫瘠、缺乏热情,甚至连一个象样的酒吧都没有,更不用说热情的莱亚星女郎了,真不明白你们来这里做什么……”说话的是一个肥矮的依克星人。陆地飞车以极快的速度在沙漠了飞行着,但是周围的景物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故事是从海特拉姆的正午开始的,逼人的骄阳毫无障碍的投射在海特拉姆混黄的沙质土上。腾腾的热气不断地从地面上涌出,周围的景物也变得扭曲了起来。在这个星球唯一的宇宙港中,一行人正从一架小型的星际折叠飞船中走了出来。船侧的铭文上写着——“普克·亚姆斯号”。这一看就知道是依克星人的空间探险飞船。因为在银河系里以普克为前缀的飞船铭文也只有依克星人一家而已。而刚才说话的正是这艘船的主人也是唯一的船员依克星人“俅”。俅从背后的装备里升出一把遮阳伞,用力甩了甩脸上的汗水,抬头看了看明晃晃的烈日,随即发出一连串恼怒的嘟囔声。事实上从飞船一上路开始,这个依克星人就已经在不断的抱怨了,船费那么少,路程又危险,一路上还没有补给站等等句子不停的从他那干瘪的嘴唇里蹦出。要是遇到性格暴躁的服莱因星人,早就和他决斗了。但这次他的运气不错,至少这次的旅客从来没有为这个理由而不耐烦过,每当他大声抱怨的时候,他们总是客气的微微一笑。

  “唉,还真不好意思翻脸啊,有时候我还真怀念那些粗鲁的服莱因人,至少可以光明正大的发泄发泄。不过,那为女客人可真漂亮,可惜,老是绷着个脸,真是遗憾啊。”俅又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指着东边的方向说到:“你们要去的地方就在那个方向,离这里大约有500格雷(①注一)的路程。如果运气好,你们可以在这个空共里找到辆飞车,如果运气不好,那只好,嘿嘿……”说完,逑坏坏的笑了两声,话里的意思已经十分清楚,在这个沙漠行星上,500格雷的距离几乎可以和死亡划上等号了。

  “多谢你的带领,我想我们会解决剩下的路程的。我们会在后天的正午前回来,到时候还要麻烦你了。”说话的是一位身着灰色长袍的老者。严实的长袍将他的整个身体都包裹了起来。这是在沙漠中旅行的标准打扮,可见这一行人对自己即将面对的困难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

  在老者的带领下,他身后的两人也微微欠了一下身算是答谢,然后转身向东方走去。

  “哈,也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回来,要是真回不来,那剩下的一半旅费让我向谁要去?说起来。这次买卖真不核算。来的时候燃料又涨了,实在也赚不了几个钱,早知道就不载他们来了。”逑回到船仓又开始抱怨起来。

  “请原谅。”这时候飞船中央控制电脑打断了逑的嘟囔,“在我的记录里,你已经有3个月没有接过一单生意了。”

  “那又怎么样?”俅大声的问到。

  “希望您没有忘记,如果四个月以上没有出过任务,您将要付一笔额外的登记费,在我的记录里,您是无法支付这笔费用的。”

  “你这个机械的家伙,为什么说的那么肯定,为什么不是可能,也许……”

  “对不起,我的逻辑不允许我说这种推测性的词语。”

  “真是不不可爱的家伙。”被说中要害的逑伸手就想去关掉电脑的声音系统。

  “这样好吗?”电脑忽然又说了一句。

  “嘿嘿……这样当然好,我把你这个多嘴的家伙关掉,你就不能再来烦我了。”逑坏坏的说道。

  “我说的不是这个。”电脑的声音不带一丝慌张,事实上它也不会慌张“根据航空运载法第1056条,私人运载有义务将乘客送达最终地点,请注意,这里的条文是最终。您将他们扔在这个沙漠里,这样好吗?”

  “我知道这个条文,可是他们并没有要求我将他们运到最终地点,是他们自动放弃这项服务的。”逑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里已经明显带着一丝慌乱,第气也显得不那么足了。

  但是电脑却没有一点想要放弃的样子:“以我的推测,在这种气候条件下,徒步旅行500格雷的成功率只有21%,而死亡率则高大85%,如果为航空管理局知道的话,您将被永久吊销航空执照,这样好吗?”

  “行了行了……真******该死,好的,我会去开我的飞车,我会把那群该死的家伙送到最终的目的地,我会……你这该死的电脑这下会满意了吧。”

  “我只是一台电脑,我所做的一切只是给我的使用者提出最恰当的建议,我——”声音在这里就嘎然而止。满脸怒气的逑一掌拍在飞船主电脑的声音控制键上。

  荒凉的海特拉姆就像是一快死亡的墓地,到处都是黄色的沙土。在这个没有丝毫生命的土地上,三个外来的闯入者却打破了它的沉寂。三排整齐的脚印从遥远的西方延伸过来,很难想象在那短短的一纳尔里,这三位旅客竟能走出那么远的距离。

  “爷爷,我们大概偏离了0.1个弧度单位,现在要稍微向北修正一点。不过,米丽亚有点累了,先稍微休息一下好吗。”老者身后的少女摇着身前的领路人撒娇着说到。此时的女孩已经没有了与逑这个陌生人相处时的冷淡,话语里也充满着对长辈撒娇的味道。

  “呵呵,又向爷爷撒娇了。别忘了你可是我们族里的圣女啊。就这么点距离也会喊累,可真是丢了我们撒旦族的脸啊!”少女身旁的青年嘻笑着说道。

  “哼,要你管,爷爷,尼曼他老是欺负我。”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闹了。全族的人都在等着我们的消息,你们还有空在着玩闹。”话语虽然严厉,但是他的目光却绝不严峻,眼神里甚至还带着笑意。我们再赶一赶,天黑之前一定要赶到会场,今天可是会场的最后一天了。”

  “哦。”兄妹两人齐声应和着,但是随即又开始相互玩闹起来。看着他们,那老者也只好无奈的摇摇头::“唉,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像张不大的孩子似的。”

  这时候,在他们的身后,一阵引擎的轰鸣声逐渐响起。远处的沙海被激烈的从远古的安逸中卷起,抛洒在干燥的热气中。

  老少三人,惊讶的站在了一边。但是随后,那两个青年人就卖力的挥舞着手臂。毕竟在这种地方看到人工飞行器总是那么的另人惊喜,即使他们并没有必然的需要,可要是能够搭载的话,还是一件十分令人开心的事情。

  路地飞车如他们所愿的那样停在了三人的身旁。还没等老着凑进驾驶室询问,飞车一侧的车门已经打了开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车内传来:“你们这三个麻烦的家伙快上车吧,我把你们送到那个鬼地方去。”

  三人立刻就知道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了,事实上,在经历了整个旅程的疲劳轰炸后,谁要是还不能记住这个声音,那他只可能是属于先天无听觉患者中的一员了。

  “哦,我的天啊!”少女夸张的叫喊到:“爷爷,怎么又是这位罗嗦的船长,这一路上我已经听您的话忍到现在了,可是要我再继续忍下去的话,我宁愿爬着到达目的地。”

  少女身旁的少年却一个箭步窜入车内:“爷爷,既然米丽亚不愿意,那么我们就先走一步吧,不过我还真想看看米丽亚那完美的爬行!”

  老者却无心理会两个少年人的嬉闹,他弯下腰向车里张望着,然后抱歉着说道:“请原谅少年人的无知,对于船长的好意,我深表感谢,也请原谅我孙女的无礼。”说完拉着撅着最满脸不开心的少女钻进了飞车。”

  矮胖船长俅撇了撇嘴说道:“你们也不用感谢我,我只是不想让我的那一半酬劳消失罢了,事实上我并不认为徒步穿越沙漠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我们才不怕……”冲动的少女刚想说些什么,却被身旁的老者暗地里拉了一把,于是也就闭嘴不说了。

  “生意就是生意,既然你们已经上了车,那也不能让我做义工吧。这段时间的费用请多少也补贴我一点,要知道现在经济不景气,我的飞船也很久没有保养了,燃料的价格也不便宜,家里还有好几张嘴等着吃饭……”这个依克星努力的开始了他的游说。

  “无论如何,还是要感谢船长您的好意,在回去的时候我会仔细考虑适当增加我们的旅费的,这点请您放心。”老者的话使得这位船长立刻变得眉开眼笑起来。

  “哦,对不起,我亲爱的客人。我并不是贪图您的钱财,只是生活的压力……这位老先生一定能明白的,生活啊!”

  “是的,大家的生活都不容易啊!我想我能够体会您的感受。”老者感慨的说到。意外的,那两位年轻人也没有驳斥船长的感慨,车厢里顿时陷入一片宁静。

  “说起来,我虽然我在这个银河系里做了那么多年飞船生意,可是还真看不出你们三人的星籍呢?是特内里特人?不是,是高克人,也不像,你们是?”

  “我们什么人也不是。”少女一把抢过话头,气呼呼的说到。

  “啊,请原谅我孙女的失礼。事实上我们并不属于任何星球,我们只是一些可怜的星际流浪者罢了。”

  听到这样的话,俅也不再多问什么了,甚至他还感到一阵的后悔。身为一个星际飞船的船长他当然知道星际流浪者意味着什么,一些被原星球放逐的危险份子,一些失去自己行星的宇宙浪族,还包括一些自愿流浪的星际冒险家大概都可以归为星际流浪者的范畴。但是无论是哪种人都可以和危险分子划上等号。许多大企业的客运飞船一般都不愿搭载着些没有星籍的人,当然像他那艘处于破产边缘的小飞船就没那么多选择了。一时间,车厢里的气氛又陷入了停滞状态。俅几次想开口说些什么,却找不到合适的话题,而两个年轻人却似乎对窗外一成不变的风景产生了兴趣,一个劲的指点着什么,至于那位老者似乎陷入了一种独特的冥想状态中。

  不过,在这个银河系里,人人都知道一个事实。想让依克星人必嘴比俘获一颗卫星还要困难。没过多久,这个矮胖的船长又自顾自的抱怨开去,于是也有了故事开头的那段话。

  在飞行了五个小时之后,海特拉姆的夜晚终于降临了。由于没有工业,所以这里的夜晚格外的明亮。千亿颗星星展现在车内四人的眼前,甚至有些星星显得特别的明亮,就仿佛在他们的身前一样。

  俅感慨的说道:“按说我也算是看了百多年星星的人了,可是却没有看过这么明亮的星星,你看看那片星光,或许是处在银河边缘的缘故吧,就连我这个太空老手也任不出他们是属于什么星座的……”

  “哈哈哈……扑哧……”先是那个青年,接着是少女,最后连老者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那个叫米丽亚的少女捧着肚子笑道:“俅船长,你……哈哈……你也太逗了吧,再仔细看看清楚,那可是灯光,是灯光啊。我们的目的地到了。”

  “啊!……”幸亏依克星人天生一副红面皮,所以身后的三位乘客并没有发现俅脸色的变化。但是俅自己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脸部渐渐的灼热起来……

  “没想到这里竟然这么热闹,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情急之下,俅终于找到一个暂时摆脱困境的话题。

  “热闹吗?所谓的热闹也就是每年的三、五天吧。”老者耐心的解释到:“海特拉姆本来是颗边缘的采矿行星。但说是采矿行星却也只是一个行星上的人这么认为,对于其他星球上的人来说,这根本就是颗废星。”

  “哦,怎么说,他上面到底有什么?”俅好奇的问道。

  “黄金,一种柔软却又非常沉重的金属,一种被从前的地球人非常热爱的东西。”

  “啊,我听我的爷爷谈起过地球人。”俅恍然大悟地说道:“这个星球的人似乎对黄金,钻石这类东西非常的感兴趣,有段时间整个银河系都飞满了他们的探宝飞船。甚至他们还计划把黄金星拉回地球,闹了个全银河最大的笑话,可是后来怎么了呢?”

  “大约在500年前吧,赞多拉星人和天顶星人在银河的边缘爆发了一次大规模的战争,不幸的地球首当其冲,除了少数人外,大多数的地球人都死于那场战争,而地球也被永远的抹去了。所以想海特拉姆这样的黄金矿星也立刻废弃了。”

  “但是,现在灯火……?”

  “有人废弃,自然也会有人想到利用。后来一些组织看中了这里的一些设施,就在每年的这个时候组织一下平时无法公开出售的特别商品在这里进行买卖。”老者微笑着回答道。

  “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奇特商品拍卖会’?”俅夸张的张大了嘴巴。

  “是的,但它绝对不是什么传说,而是每年固定的例会。只是能参加的人必须要一定的身份推荐才行。”

  “你们有推荐?”

  老者像是要彻底的满足俅的好奇,老者的从身上拿出一只青铜的小兽说道:“这就是推荐的证明,很奇怪的东西,不是吗。”

  “的确很奇怪,我还没见过这样的野兽,是什么东西?”

  老者小心的擦拭青铜小兽后回答道:“因为是在地球从前的遗迹上交易,所以组织者也别开生面的用了一些地球的古物,我这个叫做‘虎符’,是远古地球上一个叫‘秦’的王国调动军队的凭证,据说它的形状是根据一种叫‘虎’的生物制作的。”

  俅用惊讶的目光看着这个铜器,嘴巴里还小声的说着:“难以想像,真是太难以想像了。不过,无论如何,我想在这个地方你们一定可以买到你们所需要的东西的。”

  老者苦笑了一下:“多谢您的吉言,希望如此吧。”

  四人草草的吃了晚饭,老者三人就开始在这个交易会上寻找起来。俅一时也闲来无事,于是就跟在三人后面参观起来。只一会儿他就发现,这里果然是应有尽有,大到行星的所属权,小到奇特彗星的内核这里竟然都有出售。甚至还有动人的莱亚族女郎,犹如红宝石般美丽、坚硬的瑞安族的眼珠这里都有出售。但同时,凡是这里的商品也都打上了非法的印记。很快,他也发现,不时有一些人被两三个大汉架着离开了会场,而这些人虽然也有尽力反抗,但是周围的人却似乎见怪不怪,丝毫没有想要帮助哪边的意思。

  “那些都是什么人啊?”

  “一些需要被处理的人。”老者平静的说道。

  “处理?”

  “是的,处理。就是清理,使他们消失等等。每年的交易会都会吸引到一些不速之客,比如,想来趁火打劫捞外快的星际强盗,小偷,还有想要扫荡交易会的政府密探等等……为了保证交易的安全,所以需要把这些没有证明的人进行清理。”

  老者的话语虽然轻柔,但是俅却感到后备一阵发凉。于是他立刻缩了缩脖子,小心的跟在老者的身后,一步也不敢擅离。

  老者三人却没在意俅的表现,仍是不紧不慢的巡视着。但是他们却对那些希奇古怪的艺术品,不感兴趣。米丽亚对于那些人口买卖更是厌恶。但每当有人在出售武器装备的时候,他们却总会在旁边看上一会,但很快又失望的离开。直到最后,他们来到会场的西北角。

  一明身穿黑色礼服的蜥蜴星人迎了上来,嘶嘶的吐了吐长长的舌头,用标准的银河通用语客气的说道:“你们是莫拉,米丽亚和尼曼先生吗?”

  老者点了点头表示承认。

  “请出示您的‘虎符’”

  青铜质的“虎符”很快就出现在了蜥蜴星人的面前。只见那蜥蜴星人拿出一个小型的探测器扫描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说到:“所有数据都完全符合,请原谅我们的小心,莫拉先生,毕竟您要的商品太特殊了,所以我们不得不谨慎一些,不过这位依克星先生是?”

  “他是送我们来这里的船长,一路上多亏他的照顾我们才平安到达。”

  “啊,是这样,不过请这位先生说出你的姓名,这是必要的安全措施。”

  “当然,当然,我就俅。我完全没有恶意的,只是来参观,参观……”

  没有理会俅的声辩,蜥蜴星人那出一个小型的终端,很快,他就大声的念道:“俅,依克星人,克雅星出生,143岁,独身。没有任何亲属。亚姆斯客运飞船公司的老板兼职员。飞船:普克·亚姆斯号。船龄:65年。无危险记录。”

  “好的,俅先生。虽然您的身份没有危险性,但是里面的交易您却不适合参加。K,带这位俅先生去一旁休息。莫拉先生,请您跟我来。”

  俅小心的跟着K向一帮的建筑走去,生怕引起任何形式的误会,所以就连他招牌的“罗嗦”也收敛了起来。但是,他的头脑却在不停的盘算:“到底是什么组织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老实说,为了逃税,俅给自己伪装了好几个身份,所以即使是当地的政府要找出他的真实来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可是他们竟然能那么轻易的调出自己的资料,真是太另人意外了。”

  而在另一边,莫拉随着那蜥蜴人来到矿区后的一片盆地之中。盆地里停着好几艘新式的战舰。有一些人已经早早的在那里研究开了,里面甚至还有些身穿军装的人物。

  “希望你能找到你需要的飞船。”一个高大的牛星人出现在三人的面前。“我是这次交易会的总管,请叫我夏拉。您和这里的客人都是我们交易会的贵宾啊。可以说,战舰的交易才是我们这次交易会的精华。而这里就聚集了整个银河系最好的飞船,我甚至敢保证,如果这些都没法满足您,那您就再也找不到合适的卖家了。”牛头人骄傲的说道。

  “那样就太好了,不过,我们想要X—Fortress7”

  “什么?您说要什么?”牛头人激动的说道。

  “X—Fortress7”老者有重复了一遍。

  “这,这不可能。”牛头人一边摇头,一边大声的喊着:“您可要知道,所谓的X—Fortress7是星河系里军力最强的天顶星人在与赞多拉星人作战是以防万一而开发一个一移动要塞系统。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移民要塞。要完全发挥他的功能,至少需要2000名操作员,可以同时搭载20万市民,并且完全自给自足。拥有银河系最强大的火力系统和威力最大的舰炮,而它的装甲也几乎可以抗住任何舰炮的攻击。它也是唯一拥有跨河系航行能力的飞船。只可惜当他完成的时候,天顶星人的战争也以胜利结束了,所以除了一个样品外,他们再也没生产过其他的同类战舰。这艘船也成了天顶星人的骄傲和象征,你想要买他们还不如去叫天顶星人投降还容易点。”

  听了牛头人的介绍,三人的脸上写上了浓浓的失望的味道。少女米丽亚不甘心的问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同类型的飞船了吗?”

  “美丽的小姐,我不清楚您所指的同类型到底是什么?”牛头人客气的回答道。

  少女忧郁的看了看老者,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说道:“至少可以搭载20000人,拥有自己自足的能力,靠自身能源能进行银河级程度的折叠跳跃……”

  “行了,我可爱的小姐,请宽舒我的直率,据我所知,除了X—Fortress7之外真的没有能够满足你们要求的飞船了,真抱歉我们没有能力为你们提供服务,你们的定金我们在扣除必要的手续费后会还给你们的。我想,我还有别的客人需要照顾,就先离开了。”牛头人客气的敬了个礼转身离开了。但是浓浓的失望却留在了三人的脸上。

  “难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米丽亚焦急的问着他的爷爷,丝毫没有了刚才开心的模样。小伙子尼莫紧紧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一言不发。

  老莫拉安慰的拍着孙女的后背:“我们会有办法的,神会保佑他的族人的,一定会。”可是,话是这么说,但是就连莫拉自己怕也无法认同自己的言语。

  就在这时,一个身着黑色长袍,包着头巾的男子挤了过来。用一种特别低沉的在老者的耳边说到:“是不是找不到你合意的东西。像这种程度的交易会也就沾了个‘大’字而已,说到‘全’怕是根本沾不了边的。如果您在这没有找到东西,不妨去哪里看看,我想你会满意的,说着递上了一张黑色的小卡片。”

  老者微微一愣,刚想拉住那名男子详问,却惊讶的发现,他竟然消失不见了。要不是手中的卡片还散发着妖异的黑光,老者真以为刚才的声音是自己的幻觉。

  只见,在卡片上写着:“二手货交易商,侯剑锋。泰坦星庞克城中央大街3号。”

  “但愿这是最后的希望吧。”报着即使上当也不会更糟糕的态度,老者三人踏上了前往泰坦星的旅程,而他们的船长当然是那位罗嗦的依克星人——“俅“。

  注:

  1.格雷:银河系统一的陆地距离单位,一格雷大约是2.33公里。

第一章 迁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