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麻雀的养与放

    ——纪念古龙

  有了吃,就有了吃的人。有了吃的人就要有种东西养东西的人,否则就会饿死人。比如种植大米,养活牛马……等等。

  这里要说的是养活一种会吃人的麻雀要怎样的放养。

  养它就需要许多的钱,因些需要不停的放它出去,以便猎取报酬。自然,放它的人可以得大利。

  雪无聪假模假样的学着老江湖唉叹了一声,对地上的胖小伙说道:“你真是不聪明,难道你看不出刚才吃的花生是我的。”(耶!莫非这小子是西毒的徒弟。)

  胖小伙死鱼般的眼睛不相信地瞪着,他到死都不明白雪无聪是什么时候把面前的花生调换了。

  轻轻地拍了拍手,雪无聪站起来抖了抖衣服准备走了。(够狠!够潇洒!标准化小西毒哦。)

  但是从旁边的一颗树上射出了许多寒光闪闪的飞针,象满天雨花似的罩向了他。

  雪无聪一把抓起面前的花生,挥手撒了出去,空中的飞针被全数击落,掉在地下发出一阵轻微的叮叮声。(耶!这小子莫非还是赵半山的兄弟!)

  然后,树叶从中飘下一个戴斗笠的人。

  这人颧骨耸起,目光如鹰,身形高大,一双手干枯、瘦长,骨节突出的手指,在树荫下看来象精钢所铸。(很裤呀。)

  只见他手一挥,一只捏断了脖子的死麻雀被掷到了地上。

  麻雀是抛在雪无聪脚下的,这人做完这件事后二话不说,拔出腰中长剑便刺。一刹那间,这人已闪电般刺出了十二剑之多。(如今还有这么快速的剑手?别吹牛拍马了)

  雪无聪身形如蝶般翻飞,(这小子武功好杂,这可不是成了小龙女的师妹么?)巧妙地躲过了这十二剑,而后他赞了一声:“好快的剑!你才是麻雀么?”(咦,又来一只。)

  “是。”麻雀冷冷说道。

  “这地上是谁?”雪无聪问。

  “麻雀。”

  雪无聪听了,恍然道:“原来麻雀杀手不是一个而是二个。”

  麻雀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冷笑道:“不对,你错了。”接着这一句话,原本坐在四周的三个过客,一个烧火的老婆子,纷纷跳起,拔剑。(这下要糟!)

  雪无聪吃了一惊,道:“这么多麻雀杀手!”刚说完,只听平的一声巨响,从茶摊的水缸里站起一个人,水花四溅。(别一惊一乍的好不好。俺有心脏病耶!出了事你要负责的。)

  (哦!心脏病人免看,违者自负!!!!)

  (晚了点吧,你不早说。)

  (现在又没死人,不迟。)

  (耶!我要投诉。)

  (去呀,去呀,咋不去了,我巴不得你去呢。)

  (算我倒霉!)

  这人身材又高又壮,赤膊秃顶,如同一只从洪荒来的恶兽。可是他竟藏在不过一尺的水缸内,却不被人发现。

  雪无聪看见此人时,这人已借着破缸的一声大响,打出了一蓬飞针,直射他咽喉、胸腹各处要害。

  雪无聪一脚把面前的桌子踢飞了起来,桌面又圆又大,正好把这蓬飞针挡开。而在此时杀手们已围了上来,五把长剑顷刻刺出了七十二剑,剑剑又快又准又狠又毒。

  雪无聪左躲右闪,边躲边微笑道:“喟喟,我说小麻雀们,是什么人出钱杀我这种江湖上的无名小卒?”麻雀杀手们理也不理他,七十二剑之后,又是三十六剑,他们只有一个想法,要雪无聪死。

  可是雪无聪偏偏不死,在六个人的围攻下闪僻自如,并且左挡右架,用空手入白刃的功夫,将他们的长剑击得一把接一把的飞了出去。落下地时,六把长剑围成了一圈,插进土中晃动不已。(有这么神!)

  麻雀杀手们傻了眼,他们从没有碰到过一个武功这么好的人,居然一个人就把六个很不错的杀手击败。通常,麻雀杀手只要出动四名,就可以完成任务。但如今出动了七名,却一死六败。因此,他们不觉怔住了,不知应该怎么办?是再杀上前,还是向后逃跑。(走为上招啊,***们。)

  雪无聪也不再动手,脸上带着微笑,说:“六位大剑客,我久已听得你们的种种传闻,只可惜你们不肯多说话,要不然我真想找你们聊聊,这不是比抡刀动剑有趣的多么。”(好小子,风骚一级BOBO)

  忽然有人接口说道:“在麻雀剑客的一百零八招杀手之下,竟仍有微笑的人,天下除了你还没出现第二个。阁下的武功真是高明,好,好。”

  雪无聪回首一望,只见一个身穿白衫的人幽雅地站在梧桐树下的阴影里。这人脸上罩着一副黑纱,但瞧那高挽的云鬓,可以知晓这是个女人。(哇,有女人出场。附注:兴奋。)

  她纤秀的左手中托着一个鸟笼,笼中飞着八只麻雀。

  这八只麻雀是活的。

  “你是谁?”雪无聪翘起鼻子问。

  白衣女人用优美但冷漠的语声缓缓道:“我是放雀主人。”(是不是美眉啊?!附注:更兴奋。)

  “你笼中有八只麻雀,是不是说明你不但是麻雀杀手的头脑,而且还拥有八名麻雀杀手?”雪无聪问道。

  “本来是九名杀手的,可惜死了一个。”放雀主人冷冷说道,“但这不要紧,过一会儿你也会跟那个死杀手一样,变成一只死麻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liu哦。附注:越加兴奋。)

  雪无聪不觉低头去看他脚下的那只死麻雀,说道:“原来这是留给我的,死得难看了点,我才不会被捏断脖子呢。”说着,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笑了。

  那女子清澈的眼波流动了一下,侧面盯着他的脸,冷冷说道:“很好,你很有趣,可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

  “怎么,你准备哭了?”雪无聪说。

  那女子目光凝视着他,一字字道:“我要你死!”说完,把手拍了拍。从草丛中便立起了二名身穿绿衣的杀手,头上戴着绿色的斗笠。而同时,六个败了的杀手忽地四下散开,隐入树林中不见了。如此一来,场上只留下了放雀主人和二名绿衣杀手。

  “雪无聪,这里是二只鹦鹉,你可要看清楚了。”放雀主人说道。

  雪无聪闻听,仔细一看她手中的笼子,笼内果然不全是麻雀。

  还有二只绿色的鹦鹉。

  到了这里,关于麻雀的放养问题已经说完。

  (咋!这就完了,喟喟,至少得谈一次情或做一回……喟喟……别走这么快呀……我靠!)

  

第三章 麻雀的养与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