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鹦鹉的吃法

    ——纪念古龙

  有很多人都觉得吃东西要吃个出奇,新鲜,比如说吃麻雀,吃螺丝,吃蚂蚁,吃八脚虫,甚至还有吃毛毛虫的……等等,举凡世上能吃的,人都吃了,这说明人是世上最贪嘴的家伙。而现在,这儿要说的是鹦鹉的吃法。

  二只鹦鹉会吃人的鹦鹉,要怎么样去吃?

  是抄是煎?

  鹦鹉杀手逼上前来,雪无聪只觉得一股杀气迎面扑来,他这才觉得这二个杀手不简单。

  他们立定,从腰中慢慢拔出长剑。

  这是二柄软剑,插在腰带中的软剑。拔出来后,迎风一晃,软剑挺的笔直。而那二个杀手的身子便如石像般屹立,妖异的目光注视着雪无聪,剑光和目光,将他全身笼罩。(老套。附注:打了个呵欠。)

  剑虽仍未动,但雪无聪却觉得自剑上透出的杀气越来越重,他站在那里竟不敢移动半步。因为只要稍微一动,便难免有空门暴露,对方的剑就立刻要随之刺出。这以静止动,正是剑道的精华。(陈词烂调。附注:又打了个呵欠。)

  “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先动,不发则已,一发必中。”高手相争,有时正是一招间便可分出胜负。(呵欠----)

  阴云四合,木叶萧萧,大地在这刻充满了肃杀之意。(快睡着。)

  忽然听得“咻咻”两声,(惊醒。)那二名杀手的软剑交叉劈来。雪无聪微一晃动,便已掠开三尺,这二剑走空。而他一掠之下,到了刚才麻雀杀手们的长剑打落所在,那六柄长剑明亮亮的插着,并未拿走。

  雪无聪伸手刚拔出一柄,那二名杀手的软剑已急斩而至。他横剑一挡,架了开去。鹦鹉杀手见了,口中暴喝一声,软剑开始大砍大劈,剑光霍霍,雪无聪不觉连连后退。

  剑法中没有如此大砍大劈的招式,只有刀才能够这样。这二个杀手居然用二支细长的软剑使出了凶狠霸道,又诡异无比的刀法。这是世上没有的刀法,或者应说是武林中从没有过的剑法,(谁说的,知道的人多了。你这也算新意?)至少雪无聪没有见过,(***!)这种以剑代刀,以刀为剑的武功。因此,他也不知道怎样才能取胜这二名鹦鹉杀手。

  三人斗了大约三十多招,雪无聪渐渐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他从来没见过这么难对付的剑法,而且这二名杀手互相配合,简直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又斗了不久,雪无聪的右手一轻,长剑让二名杀手的软剑绞飞出去。同时,左手袖子也吃了一剑,削去半副衣袖。危急中,连忙施展轻功身法,向后纵退。但那二名杀手紧随不舍,二柄长剑如附骨之蛆,始终跟在他身旁,甩也甩不脱。追杀之中,雪无聪的头巾被砍,险些去掉一层头皮。(看样子要玩完。)虽然没有被削去头皮,但他还是觉得头上凉凉的,似乎已掀开了天灵盖。不由大叫一声,把手向下一挥,突然有一股奇异的紫色烟雾爆发而起,吞没了他的身影,也吞没了鹦鹉杀手。那烟雾迅速扩散,且沉重得象是有形之物,鹦鹉杀手非但眼睛被迷,身形在烟雾中竟也为之施展不开。等他们闭住呼吸,挥剑冲出烟雾,再放眼一看,却不见了雪无聪的人影。(耶!神了。)二名杀手挺剑四顾,不觉面面相觑。

  雪无聪到哪儿去了?(你问谁呢?我要是知道就我写了,用不着你来爬格子啦。)

  放雀主人叹了一口气,说道:“没想到些人竟会东瀛伊贺派的忍术,借烟逃遁了。”(这小子到底会多少门武功啊?不是万事通吧?)然后,她向二名杀手说道:“不必找了,我们到前面等他。这一次不成功,还有下一次。”说着,她昂首望天,冷冷又道:“雪无聪,你未从我眼前过去,那定是向后逃了。哼,除非你不去牛织山庄,否则你逃不了多久的。”

  雪无聪听见了这句话,他就躲藏在放雀主人身前右侧的一块大石后。放雀主人只要走上几步再侧过头,也许就会看见那块石头背后缩成一团的雪无聪。(set!这是古龙的写法耶!)可惜放雀主人看也不看一眼,而那二名杀手也从未向她那边瞧上一瞧。他们是作梦也不会猜到雪无聪会在放雀主人的眼皮底下,却只顾往远处搜,当然一无所获。(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啦,是不是啊!你在照搬古龙的想法么!)

  (喟,你很讨厌知道不。)

  (怎么着,恼羞成怒了是不!)

  (我就这么写啦,你要不满意,请走人!)

  (哟呵,还真厉害,我偏不走,你能拿大爷咋办?)

  (混蛋加三级的大混蛋!不理他,继续,继续。)

  待杀手们走后,雪无聪从石头后的杂草中探出头来。这地方青草日长,倒也替他遮了遮。

  他慢慢站起,松了口气道:“我的天,好家伙,险些把一条命不明不白地送了。”(没胆小虫子么。我还当是……附注:这句话没说完,因为我忍无可忍,操起《四库全书》,附注里的附注:全套。将他揍趴下。!呼,这下清静啦。)

  接下来,莱昂那多……(靠!我都气糊涂了,改。)雪无聪朝济南城的方向走去。那“千金散尽还复来”赌馆就建在城里。前面既然有无数的埋伏,他就只有走回头路了。而且,他有疑问要牛不笨答复。

  这些麻烦自是那个汤手的东西---小木盒而引起的。

  木盒子是牛不笨牛大老板叫他送的。

  牛不笨交给他这个小木盒时,只有二个人一条狗知道。

  一个人是牛不笨,另一个人是雪无聪自己。那条狗是终日不离牛不笨的宠物。

  雪无聪是绝不会泄露此事的,那么泄密的不是牛不笨就是那条狗。而狗是不会说话的,那就只有牛不笨了。否则何以小木盒刚到雪无聪手上,杀手们便杀了上来?雪无聪不想再做剑底游魂,也不想再上牛不笨的当。他要回去找牛不笨问个清楚,说个明白。

  牛不笨虽然不是笨蛋,雪无聪也并非没有半分聪明。

  讲到这里,诸位应该明白有些东西是吃不了的。不但吃不了,弄的不好还会被吃。极其危险的东西还是兜着走的好。兜着自各儿的脑袋走。

  (这家伙怎么还没醒,喟,喟,你没死吧!头上的包挺大,喟喟,醒醒!天亮啦,别睡了。起来。别真出事噢,刚才下手重了点,喟喟,不好,没呼吸啦,不是吧,这么大个就挨一下便完了?得,做人工呼吸吧。)

  (好香哪,再来一个吧。)

  (哇!混蛋哪!)

  (哎哎哎,别跑呀,你还没赔偿够耶,还欠我许多许多的人工呼吸呢!)

  

第四章 鹦鹉的吃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