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伪红颜

    ——纪念古龙

  有许多动物懂得伪装,利用大自然的种种环境,它们就靠这存活。人类见识过后,就从中学到了,并活学活用,因此最懂伪装的还是人。

  于是得出了一条常识——人是最危险的动物。

  曲阜东南数里,有山名尼山。山虽不高,但景色幽雅,天趣满眼,人入山未久,便几已不知人间为何世。

  此时正是清晨,满山浓荫,将白石清泉都映成一片苍绿,风吹木叶,间关鸟语,通向山上牛织山庄的路径上,走着一个穿着鹅黄色衣裙的少女。她踏着氤氲初升的晨雾而上,宛如乘云。

  这少女眉目如画,十分秀美。(哇,好漂亮的MM。注:瞪大了眼。)

  她左手捧一束鲜花,右手拿一枝红色的小花,时不时地闻上一闻,花与脸相衬相映,更显娇俏。(注:流口水。)

  在山径旁的草丛中,有二个绿衣人伏卧,看着她边走边采野花。其中一人悄声说:“是个女的。”另一人接口道:“还在哼歌呢。”先前那人道:“唱得很好听。”

  忽然,他们身后有人冷冷说道:“好听什么,你们还不上快上去把她截住!”

  二名绿衣人听了,忙窜出去。

  俩人挺剑拦住了吓得花容失色的少女。(要先X后杀啊!)

  (靠!!你能不能不说这词。流氓!!!)

  (呵,对不起,对不起,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你们,你们要做什么?”这少女颤抖着问。

  “杀你!”绿衣人硬冷地说。

  少女闻听大惊,娇呼:“救命呀!强盗杀人啦!救命呀!”

  有人冷冷地笑着说:“雪无聪!(哇!是这小子!)你别演戏了,没人救你的。”说话声中,一个白衣女人提着一只鸟笼从树林间走出。少女停止了呼救,笑了,她翘着鼻子问道:“我自问易容之术妙绝天下,你是如何瞧破的?”(哙哙哙,耍我啊,刚才白白浪费了我的感情耶。)

  放雀主人笑道:“你伪装的很好,很高明,大概已深得忍术中那易容术的精髓,我佩服之至。”说到这儿,她故意叹了一口气,道,“可惜,可惜……”

  “可惜什么?”(是啊?刚才俺就被骗。)

  “可惜你翘鼻子的毛病老是改不了!”放雀主人说完,得意地笑了,笑的连秋水般的眼睛中也充满了笑意。雪无聪不觉用手去摸鼻子,苦笑着说:“真是倒霉,没想到我这个骄傲的翘鼻子有一日会给我带来杀身之祸!”说着,他展颜一笑,又道:“不过,今日之事也有好处。”

  放雀主人疑惑道:“有什么好处?”

  雪无聪目光凝注着她,说道:“让我知道了你笑的时候眼波是如何的美丽明媚和温柔。”(这时刻还不忘泡妞,好!有性格,我喜欢。)

  (你莫非还是同哪个……?!)

  (不用掩饰啦,我就是同性恋,又咋的!)

  (晕!……)

  放雀主人听了,目光间居然掠过一丝羞涩。她转身,侧对着雪无聪,一字一字道:“雪无聪,你说笑的时刻到了。”

  雪无聪道:“你为何要转过身去?难道你面对我时,就说不出这句话?”

  放雀主人不再理他,把手一挥,那二名鹦鹉杀手持剑围上,其中一人冷冷道:“你只怕不会再觉得她美了,当我的剑抵住你脖子时……”

  雪无聪笑道:“你不用剑的。”

  “我不用剑难道用菜刀。”

  雪无聪忍住笑,正色道:“你用的是菜碗。”

  那杀手大奇,道:“菜碗?”

  雪无聪大笑道:“不用菜碗,怎能接得住打翻了的醋坛子。”(哈哈哈……这小子我越来越喜欢了哦。)他还未能笑完二名杀手已挥剑斩了过来,势道之凌利,象是恨不得二剑把他砍成四块,让他永远也笑不出来。

  其实,雪无聪内心早已笑不起来,他如今想做的就是用刀把自己的鼻子割下来,扔到九霄云外。不过,他现在来不及这样做了。那二名杀手已展开了剑法,杀向雪无聪,他们不只要割他的鼻子,还要割他的咽喉,要他的命。

  雪无聪见了这二个鹦鹉杀手,实在很头痛,很想逃跑,可是这回没有上回那么容易了。他被二个杀手缠得死死的,根本无法再施展烟遁术。

  这下雪无聪死定了。(不会吧,我不容易喜欢一个人耶,这就要他死。)

  “救命啊!杀人啦!救命!”雪无聪忽然放声大呼起来,一边叫一边左躲右闪,不住翻腾,避着二名杀手的软剑。(有趣,有趣,还有这招啊。)

  放雀主人不由笑出声来,说:“谁会不要命地来救你?胆小鬼!你认命吧。”不料她话音刚落,有人疾步奔来,大声喝叱:“大胆狂徒!竟敢在牛织山庄前行凶,看本侠来教训你们!”(这英雄救美人的戏屡试不爽。)

  雪无聪立刻笑了,说道:“不要命的来了!”

  这个不要命的人长得很美,年龄也不大,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秀眉凤目,瑶鼻红唇,面若羊脂白玉,身穿雪似的白袍,不沾半点污垢。(莫非也是个玻璃!)他的腰中佩着一柄长剑,说道:“姑娘,你别害怕,我来了。”说着,一剑刺出,便将二柄软剑都接了过去。雪无聪乘机脱身而出,坐到了旁边的一棵大树下,观赏起打斗来。放雀主人心中暗想:这小子倒轻松的很。然而她知道这回又杀不了雪无聪了,就算她自己上去动手,凭她的武功也不过跟雪无聪战个平手,或许败了也可能。不管如何,她是杀不了雪无聪的。因此,放雀主人便立在原地不动。她不动,雪无聪更不动,坐着翘起了二郎腿。(好小子!)

  他们不动,鹦鹉杀手和美少年却不能不动。三个人,三柄剑,你来我往,剑光闪闪,倒也打得精彩。但过了不久,美少年开始觉得惊险,他也从没有见过这么怪异,诡诈,凶狠的剑法。

  放雀主人见了,说道:“喟,这小子不行了,你难道不救他。”

  雪无聪笑嘻嘻地道:“他是救人的,不是被救的。”(这种话也说的出口,真有够黑的。)

  美少年这时气喘吁吁,口中却喊:“姑娘,你快走,这帮人凶得紧,我快挡不住了。”(好人不长命。)

  放雀主人冷冷说道:“这小子倒真是舍己救人。”

  雪无聪说:“是啊,这人对我这么好,我怎能让他死呢。”说着,忽地跳起来,一挥手,打出一丸圆球,落地之后,顿时冒出一股红色的烟雾,瞬时迷漫开来。

  待烟消云散,雪无聪和美少年都不见了。

  放雀主人叹了一口气,说:“完了,这回拿不到那个小木盒了。”

  “主人,咱们追上去。”

  “只怕追不上了,他既已逃过此地,就等于到了牛织山庄。”放雀主人说道“唉,若不是有人插手,他是逃不了的。”

  这倒是一句实话,如果不是美少年出来阻挡了二名杀手的进攻,雪无聪是脱不了身的。

  说到这里,人们应该明白,伪装是没有长性的,日子久了,就见了其中的真心。是黑是白,一目了然。

  (回见了哪您。)

  

第六章 伪红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