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语不惊人死不休

    有些人喜好吓人,居说还真吓死过人。于是就有了人吓人吓死人之说。

  你信么?

  众怒难犯,雪无聪吃惊之下,说道:“喟喟,各位大侠,我若是贼,怎么可能自投罗网!早就跑啦,还站在这里?”

  “对呀,无聪妹妹怎会是贼,我但保她不是这种人。”丁雅君在旁嚷道。诸人听了,又觉得不错,有的人已不由点了点头。(这小妞好纯呀。)

  丁觉非却道:“你怎知她不是这种人?她和你不过才认识,你就这么相信。”

  丁雅君跺脚说道:“我就是相信她嘛。”(好,我喜欢。)

  (我呸!别异想天开。想泡妞,上外边去。)

  “你懂什么?站一边去。”(这话好象应该我说耶。)

  丁雅君听了这话,不由委屈地噘起嘴,满脸的不高兴。丁觉非也不去理她,转头对众人说道:“诸位,正因你我都不信世上有如此笨的贼,所以她才敢来此处送空盒。这最笨的法子往往却是最聪明的做法,诸位以为如何?”

  雪无聪微笑道:“奇怪了,我这样的无名之辈似乎不必用这多此一举的笨法子,我若不来,今日在座诸位有谁能知道我呢?”

  “有人知道。”

  “谁?”

  “牛不笨!此物是牛不笨交给你的,他自然知道你的来历。”

  “恐怕他无法回答你了,除非你能让死人复活。”

  这句话一出口,便见厅上诸人同时震惊,牛不笨的死讯显然还没有传到这里,而如果这消息是真的,那么他的确不能再活过来指证雪无聪。

  丁觉非沉下脸,说道:“此话当真?”

  话音刚落,忽听得厅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夹着许多人大呼小叫和打斗时跌倒的呻吟,厅上诸人听得清清楚楚,不由面面相觑,都十分诧异,心中忖道: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敢闯牛织山庄。

  但见厅外人影一闪,已进来一个灰衣人,胁下还夹着二名牛织山庄的庄丁。到了厅中,此人双臂一松,抛下二人,开口说道:“丁大侠还认得我么?”

  诸人见此人如此狂妄,却也不生气,都笑眯眯的瞧着他,那眼色简直就跟瞧着一条自投虎口的肥羊一样。而此人也真不知死活,今日厅中放着这许多的高手,只要丁觉非脸皮一变,不必由他费力,自有人上前料理,让这闯庄者躺着出去。

  雪无聪在旁叹了口气,暗道:这位仁兄这下子可上了贼船了。上了贼船本是北方的一句俗语,正是形容一个人自投虎口,此刻拿来形容这人,倒是再也恬当不过。(是北方的么?)

  灰衣人头上戴着顶铜盆般的大帽子,进来时又低着头,大家本来看不清他的脸。但他说话后抬起了头,这下大家就瞧见了露在帽子外的三分之二的脸。虽然是只有三分之二张脸,却也似乎太多了。只看了这三分之二的脸,厅上诸人便都倒吸凉气,感觉背上好象有一条蛇爬过,又粘又湿又冰冷。

  这张脸看来就如同上帝……(耶,冒出这词来。改。)玉皇大帝没有造成型的泥娃娃,女蜗补天不要的烂料,一个你做梦都会吓醒的极端。谁也没法从这张脸上找出鼻子和嘴,原来生鼻子的地方只剩下两个洞,并不时丝丝出气,就跟响尾蛇似的,生嘴的地方则只剩下一堆扭曲的红肉,在他说话时就会裂开,又象要吃人似的。(这也太不似人了,你别把MM、DD全唬跑喽。DD跑完不要紧,MM要是没了,俺可跟你急。)

  雪无聪本来自信胆子挺大,可看见这人后也不能忍受,再也不去看第二眼。丁雅君更是惊叫一声蒙住了眼,不敢拿开。幸好这人自己很知趣,只抬了一下头,就又低了下去,把脸埋入大帽子的阴影。厅上诸人这才不约而同,舒是口气。然后,便听得丁觉非说道:“牛不残,是你么。”

  (这样的人叫牛不残?!别开玩笑啦。)

  牛不残缓缓道:“不错。是我。难得丁大侠还记得我,但不知丁大侠还记得家兄否?”

  “令兄牛不笨是我最好的朋友,怎会不记得。只是不残兄弟好久未见,近来身体可好?令兄本来答应要来,何以没来?反让不残兄弟奔波忙碌。”此言一出,众人都是一愣,没想到牛不笨还有个兄弟,今日若不是丁觉非亲口说出,只怕诸人未必相信。

  牛不残低着头,又缓声道:“家兄恐怕永远不能来赴此会了。”

  “此话怎讲?”

  “家兄之死,丁大侠竟然不知么?”

  丁觉非大吃一惊,道:“牛不笨真死了!”厅上诸人听了,也不由纷纷惊呼。

  “家兄的生死,可是开得玩笑。我牛不残难道说谎不成,确是死了,非但死了,而且还是死不瞑目。”

  “此话怎讲!”(又来,传声筒啊。)

  “只因家兄是被人害死的!所以死不瞑目。”

  丁觉非脸上神色大变,大声喝道:“令兄是为人所害!是谁?是谁?”他连问二句后,眼中已含痛泪。忽然指着雪无聪道:“是不是你。”

  雪无聪吓了一跳,摇头道:“不是我。”

  “不是你,也必然和你有关,今日你送来空盒,是不是因为牛不笨已给害死不能指证于你。你才如此肆无惮忌!”

  雪无聪道:“喟,可别血口喷人。”

  厅上诸人中,有人说道:“丁庄主,看来此事同这送盒之人必有牵连,是不是先动手擒下此人。”说话间,已有人身形晃动,便待出手。

  忽听得另有人脆声叫道:“且慢!不能伤他。”

  众人闻声一望,却是天下第一大帮丐帮帮主雪风波。

  丁觉非奇道:“雪帮主为何袒护此人?”

  雪风波看了一眼雪无聪,缓缓道:“因为他是……”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雪无聪的心也就悬着那儿,暗道:完了,完了,完了……

  却听雪风波续道:“他是我妹妹,所以请各位手下留情。”话音一落,雪无聪的心扑的落下,暗叫:还好还好,姐姐口下留情。

  众人怔了一怔,还未反映过来,那牛不残忽然说道:“害死家兄的绝不是丐帮中人,而是一个会小天星掌力的人!”这话一出,厅上诸人又全都大吃一惊。

  这牛不残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到了这里,想必人们都明白了,人吓人吓死人的概率要比人害人害死人的概率低得多得多。(这就完了,等等,上次我不好意思的睡着了,是不是能够把我上回睡着的部分补上,喟喟,靠!死机。)

  

第九章 语不惊人死不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