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意外的局

    很多人喜欢喜出望外,或者说惊喜,比如一个出科意料的生日晚会,很令人开心。但另一种意外,就是说出了事故,或者说事情发展的方向完全同自我意愿相违背,那么,我想任何人都不会喜欢了,只想着它从来没有发生。

  可是事情不是你所想怎样就怎样的,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

  就象意外。

  看着武林诸豪的激烈举动,敌意的嘴脸神态,丁觉非心中暗叹:只怕一拿出那样东西,天下就得大乱,怎可能太平无事。可笑自己居然想当众毁灭此物,真是痴心妄想。(到底是啥呀!)

  (嘘!安静。)

  (咔!我又不是在图书馆。)

  (再说就你说我不说。)

  (好么,这都成饶口令了。什么说啊说的,得,你说。我不说了。)

  危急之中,丁觉非却反而越发镇定,向众人沉声说道;“诸位请静一静,我还有话说。”这一句提气出语,声震耳膜,诸豪都听见了。

  有人回道:“你还有何话说!”

  少林长老觉悟禅师口念佛号,道:“诸位施主,丁庄主既有话说,我们不可不让他说。”(连嫌疑犯都有发言权呢!你别瞪我,我没说,我只是小声嘀咕,这成么?)

  (不成!你再出声就即刻走人。)

  (屁也不让人放?)

  (放屁的出去。)

  ……

  武当派掌门青牛道长颔首附议:“老禅师此言甚是,应该让丁庄主说话。”

  (注:无声的双掌相击。遭白眼。)

  少林和武当二派,在武林中德高望重。众人见是他们俩人发话,只得听了。

  丁觉非待厅上诸人静下来后,对牛不残道:“你说那东西一直不在令兄的手中,那他为何还是派人送了这个木盒来?”(注:一脸疑惑。)

  牛不残冷冷笑道:“我早知你有此问,那****故意遗下此盒在家兄处,回来后就写信要家兄送来,家兄不疑其中有诈,就此上当受骗。”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张信笺,展开之后,又道:“怎么样,要不要我当众念出来?”他话音刚落,忽听雪无聪在旁大声道:“不必念了,丁觉非害死牛不笨之事千真万确,是我亲眼所见!”

  这一声喊得十分响亮,厅上诸人全听见了,一起望向雪无聪。

  丁觉非不料他会站出来为牛不残说话,不由怔了一怔,瞪着雪无聪说道:“小姑娘胡说什么?是谁叫你来如此诬陷我的!”

  雪无聪看着他,道:“我跟你没有仇吧?”这一句没头没尾,前言不答后语,厅上所有人都呆了呆,莫明其妙。

  “我同你今天是第一次见面,那来的仇恨。”丁觉非皱眉回道。

  雪无聪把手一拍,道:“对呀,你我素不相识,我为何要诬陷于你。难道说我们丐帮的人都是说谎不眨眼的大骗子不成?”这一句话说完,众人方才明白他头一问的用意,俩人既从不相识,凭雪无聪丐帮小公主的身份,自无理由做那种红口白牙,含血喷人的勾当。而且这话甚是厉害,如果丁觉非执意否认,就等同指着丐帮帮主雪风波的鼻子骂她帮中无好人,尽是些骗子。(注:用眼看着作者,可想而知。)

  丁觉非闻听,脸色更是苍白,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到是丁雅君急了,从旁说道:“雪妹妹,这中间恐怕有误会,你也许看错人了。”

  雪无聪道:“凭丁觉非丁大庄主的招牌,我想还不会有人敢冒名顶替吧!”

  厅上众人听了,都点头同意,牛织山庄庄主的确不是常人所能假冒的。丁觉非这时气往上顶,再也忍耐不住,向雪无聪逼近几步,喝问:“小姑娘,是谁指使你来这般诬陷于我!”

  雪无聪忙向牛不残身后一缩,道:“丁觉非你要干什么?想杀人灭口么!”

  牛不残冷冷道:“你不必怕,此处有……”话未说完,忽然“咦”地一声轻呼,挥手向后发了一掌。但见雪无聪衣裙飘扬中,蝴蝶般的身形已跃过了牛不残的头顶,翻身在地上立定,手中已多了二件东西。第一件是牛不残头上那顶铜盆般的大帽子,第二件却是一张连着头发的人皮面具。

  只听雪无聪大笑着,说道:“牛不笨!你别演戏了,别人看不出你的伪装,我却从来不上这种当!”

  在这张面具后的脸赫然是牛不笨的脸。

  牛不笨居然没有死!在这瞬息之间,大厅之上一片死寂。

  在一片震惊的寂静里,牛不笨“嘿”的一笑,说道:“雪无聪,我没想到你会看破如此巧妙的面具,这可是昔年七绝童子泡制的。”

  雪无聪翘起鼻子,笑道:“这有何难,我连你赌馆中那具死尸的第三张面具也揭开过,还瞧不破你现在这张假面么?你那替死鬼脸上的面具可是七绝童子的老师天机仙人泡制的。”

  牛不笨奇道:“天机仙人的面具,从未有人瞧破过,你是如何看破的?”

  “这很简单,因为天机仙人恰巧也教过我如何易容。他的面具我怎会认不出来?”雪无聪笑道。

  牛不笨长叹一声,说道:“原来天机仙人除了那个早死的七绝童子外,还有你这个弟子。”

  雪无聪笑道:“你想不到吧。”

  牛不笨说道:“我确是没想到,否则也不会在你面前班门弄斧了。”

  此时,丁觉非率先从震惊中醒来,沉声问道:“牛不笨,你如此做法,为的却是什么?”

  雪无聪在旁笑道:“他不过想要你死而已,而且是身败名裂的死!”说着,他转向牛不笨道:“牛老板,我说的对也不对?”

  牛不笨道:“不错!”

  丁觉非道:“牛不笨,你我数年至交,你为何要这么做?”

  牛不笨“嘿嘿”一笑,说道:“你不知道么?今日这种局势,正是我化了数年时间搞成的,我同你交朋友的目的就是要你身败名裂,死不暝目!”说着,他仰天狂笑,笑容狰狞,比之刚才那副鬼面具还可怖,触目惊心。

  此时此地,人们想必明白了,有些人的真面目其实还是藏着的好,因为也许他的真面目比伪装还要来的可怕,惨不忍睹。

  (呜呼啊哇!这又没说案底,这是不是开空头支票啊!是不是?)

  

第十一章 意外的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