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情仇

    很多的仇恨其实不应产生,只是为着这样那样的原因而想不开,才采取了报复。而第一个恶果一旦生成,就种下了种子,以后会不断收获一个又一个的恶梦,无法平息。

  丁觉非缓缓说道:“牛不笨,你与我有何深仇大恨,值得如此报复?”

  雪无聪在旁听了,不由想:丁觉非真是沉得住气,要换了别人这时还不冲冲大怒,上前就砍。(所以说做一个大侠很累哦。)

  “你不知么?”牛不笨反问一句,冷笑道:“你与我同时出道江湖,你却早早成名成业,雄霸武林一方。而我武功比你高,自认谋略也胜过于你,为何反而不如你!”(自我陶醉!)

  丁觉非皱眉说道:“牛兄,你如今不也成名立业了吗?”

  “呸!我现在这点基业,算得什么?不过让人说赌技天下第一,不过是一个赌馆老板,说不好听点,我简直是一个烂赌鬼!怎比得上你牛织山庄的威名,你堂堂武林大侠一派宗师的尊位!”牛不笨说着,脸色越来越红,一直红到了他的脖子,显而易见心中气愤之极。丁觉非长叹一声,摇头道;“牛兄,你如此热忠名利,才出此嫉心要害我么?”

  “不错,我是嫉妒于你,但是这还不能够让我去认识你,你其实应该明白我是为了谁才认得你的?”牛不笨冷冷说道。

  丁觉非低下头想了想,说道:“我同你虽同时出道江湖,但并不相识。你我第一次会面是在何处?……嗯,是在烟雨碎花楼,那天你我同在楼中品酒赏花,交谈之下,相见恨晚,当下对花畅叙,席间订交,从此成为好友。”他说到后来,语气中已充满了忆当初痛如今的惋惜。(不要心肠太好哦!)

  厅上诸人静静听着,这时却没有人出来插话了。雪无聪很奇怪他们这会怎么不闹了,刚才丁觉非辩解时可是噪声多多。不过看众人坚耳倾听的模样,他又悟到这些人其实是在犯同一个毛病--爱听别人的事,尤其是名人的隐私。这毛病雪无聪也有,所以他也沉默是金。(这是张国荣的一首歌耶!我会唱哦,要不要来上一段?)(你饶了我的耳朵吧,大侠!!)(唉--天下无知音啊!)

  牛不笨听了,点头道:“如果那天那人不在场,你我确是可成默契之交。”

  丁觉非奇道:“那人……?”随后他想了想,而牛不笨冷冷笑着,就等着他想,似乎料到他必能想起。丁觉非果然省起了,他脱口道:“那天我夫人也在,莫非……莫非……”他没有说下去。

  牛不笨却说道:“你说不出口吗?其实也没有什么,你那天的新婚妻子林婉也在,她先同我打的招呼,你才认识的我。”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林婉在成你妻子前,先认得的是我。不过,她没有选我却嫁了你。从此以后你我便没有成朋友的可能!”

  厅上众人听到这里,不由得个个聚精会神,有的甚至于张开了嘴合不拢,这种涉及****的事永远是津津乐道,趣味无穷。(这不就是八卦么!谁都喜欢啦。呵呵……)

  丁觉非叹了口气,说道:“就是为了这个么!”说话间突然发难,一掌闪电般击向牛不笨,牛不笨伸掌一挡,俩人平的一声接了一掌。这一下出其不意,旁观诸人谁也没想到丁觉非说得好好的会突然出手,直等俩人动了手,才回过神来,知道丁觉非终于忍无可忍,为了不再提及妻子的名字,先行出手。

  俩人闪电般拆了几招,牛不笨忽地退开几步,呵呵大笑道:“好,好,你总算对她不错……”(这混蛋笑得同我很象么?!)丁觉非低喝一声,道:“住口!今日不必多言,拼个你死我亡!”说着深吸一口气,一张脸顿时铁青,他已运起独家功夫“小天星”。

  而牛不笨则哈地吐出一口气,满面通红,布起“紫阳罡气”。旁边众人见了,凝目观战,倒要看今日小天星掌力对紫阳罡气,谁输谁赢?

  但见牛不笨大吼一声,踩上几步,快速劈出八掌,罡气四溢,锐不可挡。丁觉非被他抢了先手,只得连接八掌,脚下却排退十六步,每接一掌就退二步,每一步都踏碎地上一块青砖,显见十分吃力。牛不笨果然没有吹牛,在武功上胜过了丁觉非,而丁觉非自出道以来,还未败过。

  今日如何?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幽幽一叹,说道:“觉非,你不是牛不笨的对手,让我来吧。”

  众人闻听,都转头一望,只见一位美妇人静静站在厅边,如若凌波仙子,衣袂飘然,风仪出尘。(哇!注:瞪大眼睛。)正是丁夫人林婉,却不知她何时出来的?牛不笨心头如受雷击,身躯发颤,手下一慢,被丁觉非一掌击中前胸,顿时跟跄跌出几步。(***!这时分心,自找死路!)林婉见了,不觉失色道:“觉非,手下留情。”

  丁觉非怔了一怔,已拍出去的手掌收住不发,说道:“牛不笨,现在杀你,谅你不服,你今日且下山去,改期再战。”(说得多漂亮,不愧为老大气派。)说着,上前察看牛不笨的伤势。牛不笨一把推开他,说道:“不用你假惺惺!”说着,转头看向林婉,颤声又道:“婉儿,我……”刚说到这儿,他一口鲜血喷出,显见受伤不轻。

  林婉吃了一惊,上前几步,对牛不笨道:“牛哥,你这是何苦呢!觉非与你多年好友,你何必为我的事而耿耿于怀,要害觉非呢!”(耶,好温柔哦,不怕老公吃醋!)(人家大侠能象你那样色情!)

  牛不笨望着她,惨然一笑,说道:“你还肯叫我一声牛哥,可见你性情还是没变,依旧如此慈悲为怀,可惜我……”说到这儿,又吐了几口血,慢慢软倒,坐在了地上。

  到了此刻,应该明白爱与恨有时相离很近,跨越其间的界限也很容易,就看你有没有没勇气,来进行选择。(这又完了?靠!到现在还没开宝,这不是没个完了!)

  

第十二章 情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