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9 教女(一)

    她按捺住,撑起一个笑容,道:“几个院子都休整过了,您和侄儿侄女们先梳洗梳洗吧。一会儿家宴,我还记得大嫂胃口偏甜……去年从宫里传出来一道锦绣汤,大嫂应该会喜欢的。”

  “难为你记得。”林大夫人含笑点头,松了小李氏的手,道:“我还认得路呢,你忙你的去吧。”

  “我让月桂跟着您吧。”

  小李氏指了指身边跟着着红色比甲的大丫鬟。那大丫鬟闻言应是,像林大夫人行礼问安。她长相只是中等偏上,是个圆脸的姑娘,个头比一般姑娘家偏高了些,笑起来大大方方的,一看就很能干的样子。

  再看看小李氏身边另外一位丫鬟,同样是圆脸高个子,林大夫人心中了然,不过也什么都没有说,暂时别过了小李氏,由月桂引着向松林院走去。

  月桂口齿不错,指点着沿途的景色,同林大夫人搭着话。在她的口中,既指点了府上十年中未曾变动过的旧景老物件儿,和林大夫人唏嘘回忆了一番,又介绍了十年中新添的风景,详细说了更改的原因,那口吻,听起来倒像是下人向主子汇报一般。

  也是,这林府,无论林大夫人离开多久,无论过去十年是由林老夫人掌握着还是由小李氏打理着,林大夫人都是这座宅院的当家主母,不容置疑!

  月桂如此说起,显然是已经明确了自家主子的态度:小李氏绝不想同林大夫人争什么,也绝不会给其添堵的。哪怕是小李氏有老太太那么个“靠山”,她也不曾想过半分。

  一家人到了松林院,送走了月桂后,冯嬷嬷指挥了几个丫鬟伺候了几位主子净面梳理,又换过了大衣裳,才在松林院正房的偏厅坐了下来。

  松林院连同林慧佳的雨墨轩,在林大夫人她们回京之前,冯嬷嬷和林慧佳身边的温妈妈带了几个人提前回了,将这两处院子先布置了起来。其他人的,要新的院子新的布置,当然要慢慢来,由本人亲自看过了比较合适满意。

  林慧佳暂时也没有去她的雨墨轩中。

  她换了一件湖绿色的外裳,发髻松开,只稍微打了个卷儿,额前碎发用一把金梳篦固定住,前额露出来,光洁动人。

  林敏佳换上深秋时的橘子黄色的褙子,人却是懒懒地歪着,少了往日的生气,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娘。”林慧佳纤手轻拂,替各人分了茶,亲自端了一杯送到林大夫人面前。

  黄汤清亮,散着暖暖的香气。

  林大夫人接过,环视了姐弟几个一眼,挥手让房间里的下人离开,这才轻声道:“怎么,你们是觉得委屈了?”

  “我们是回自己的家,怎么弄的还要看人脸色的样子!搞的好像我们是那不受欢迎的穷亲戚来投奔的!”林敏佳愤愤然,极是不爽快。

  “慧儿你觉得呢?”林大夫人问道。

  林慧佳想了想,开口道:“娘你总是说,名门望族,最重脸面。无论心中作何想,面子上总是要过得去……可老太太……她倒是一点儿都不掩饰的。”

  “宜儿你有什么想法?”林大夫人也没有忘记自己的小女儿。

  “老太太不喜欢我们一家。我们回来了,她不高兴。”林宜佳直言道。

  林大夫人闻言十分欣慰,摸了摸林宜佳的头,道:“宜儿说的对。老太太不是你们爹爹的亲娘,不与我们一家亲近,也是人之常情。至于慧儿所说的……”

  她顿了顿,想了一会儿,才道:“老太太外出极少,除了一年去一次药王庙,平日都不出林府的。而再我们离京之后,林府就不曾举办过一次像样的宴会……”

  “爹和娘离开了,没有您们的名头,就算老太太办宴会,能请的谁来!”林敏佳不屑地道。

  “敏儿!”林大夫人沉下了脸,呵斥道:“听你的口气,是看不起你祖父,还是看不起你二爷!他们不过是不喜官场而已!我和你爹教导你这么久,你怎么还如此偏视!”

  “可实情就是如此嘛!”林敏佳有些委屈。

  林大夫人深吸一口气,压下自己的脾气,声音也缓和下来,沉声道:“别人怎么想的我管不着,但你林敏佳是我女儿,就不能这般看人!只盯着官职门第,障了双目尤不自知!”

  林敏佳本来还要说些什么,但看到林慧佳递来的眼色,不甘心地闭上了嘴。

  林大夫人揉了揉脑袋,不知道该怎么说教。又想起自己丈夫所言,任由林家康不去科举出仕的话,不由的有些气馁——连自己的女儿都如此想,别人还不是……

  林宜佳转了一下眼珠,娇声开口道:“祖父没有当官,可他很厉害啊?二叔也没当官,好像也挺厉害的吧?我听说,京城人人都知道他呢!还有,将来若是弟弟不当官,成了绘画大师,难道就是没有出息了吗?”

  说着,林宜佳扯了一下林家康,道:“弟弟,你说说,你将来想要当大官吗?当官肯定就不能全心画画了!”

  林家康不知道怎么话题一下子就被带到自己身上来,又从未想过将来,而这个话题又如此的沉重,他不由得愣住了。

  当官吗?好像当官也没有什么……但当官,若像爹爹一样,每天很多政务要处理,忙的很,好像真的没有时间作画了……若不作画……不作画……

  瞧见林家康面露挣扎之色,林大夫人忙道:“康儿你如今还小,这个问题并不急。不管你将来如何,现在书是一定要读好的。不说你祖父是解元,就是你二叔,当年考秀才的时候,也是那一年的头名呢!自己真有本事,才能立身正,才能不惧别人言,你可明白?”

  林家康肃然起身:“儿子明白。儿子会好好读书的。”

  见儿子真的听进去了,林大夫人才心情微松。关于这个问题,她才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同他提起。好在被小六现在揭破了……

  至于林宜佳,则是嘟嘟嘴,嘀咕道:“画画才好呢。像前朝的张大师那样,一幅画千金都求不到呢。将来你要是画的好,就送我几百张,我当传家宝!”

  呃……林家康额头狂跳,忍不住甩开林宜佳,低声道:“几百张,你当是练大字呢!没有!”

  “怎么没有!”林宜佳不干:“你别想着偷懒!”

  “你才懒!你自己比比看,跟大姐比,跟三姐比……你是不是最懒!你还好意思说!”面对林宜佳,林家康总是不能够像在其他人面前那般稳重淡定,忍不住就要做意气之争。

  “我……”被揭了短,林宜佳有些心虚,她那亮晶晶的小眼珠四下看了一眼,弱弱地道:“我小嘛……”

  总不能比我还小……这句话到了嘴边,又被林家康生生地咽了下去。他心知,就算他说出来,自己这个小姐姐只会讽刺他说“男人跟女人比,真是出息”……倒最后,肯定是自己更加郁闷……

  林家康深吸一口气,不再理睬林宜佳,坐了下来。而被林宜佳这么一闹,原本不够清晰的意志突然间就清晰起来:他绝不会喜欢做什么大官。他不能放弃作画!

  看着小儿女取闹,林大夫人关于唯一儿子的将来的那一点儿郁结也有些松动了。是不是晚上同丈夫再好好谈谈呢?儿子的教育一般都是他……她的目光复又落在林敏佳身上,后者起身,郑重地道:“娘,是我错了。”

  “虽然京城风气如此,”林敏佳道:“我们心中也该有自己的判断。而不是人云亦云,沦落为势利小人。”

  “恩。你说的不错。”林大夫人闻言点头,十分欣慰。

  

019 教女(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