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虫儿在线阅读

斗虫儿

彦小白

悬疑·探险生存·149.14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4-06-05 22:31

读书如交友,我将我心中的故事对您娓娓道来,希望您能感受到我文字的真挚,和我的真诚。我力求故事严谨、真实性强,虽然我不敢保证什么,但是希望您在字里行间读到。《斗虫儿》的整个故事已经在我的大脑里摊开,它需要的是时间来诉说,所以,您只需要调整好座椅,每天书接上文,每天又下回分解,如果您是精读文字的一类,那么请您系好安全带,陪我反复推敲,我认为纠正是一种美德,相信这也是一种快乐的过程。如果您正在读这段文字,那么我先感谢您对这本书的厚爱,即便是偶然一瞥,那也算一种缘分,希望您能从《斗虫儿》中得到一种愉悦,再次感谢您的阅读。彦小白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报案

    三年前的一个上午,110接到报案,在凯悦城C座的三单元1703室发现一具男尸,死者衣着整齐的仰坐在卧室地板上,头部靠在床边,面向门口,全身没有外伤,死因不明。

  经过确认,死者为该公寓的户主,名叫张成,男,1979年生人,市电视台记者,单身。

  根据勘察,案发现场的房间是由里面锁上的,窗户紧闭,两把门钥匙分别在死者身上和门口的鞋架上找到,虽然不排除还有备用钥匙的可能,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案发现场应该是一间密室。法医对死者进行尸检,通过肺叶肿胀出血程度,得出的死因为窒息缺氧死亡,并且确定非气体吸入导致的中毒死亡,又对肾上腺素和心肌细胞的检测分析,死者死前甚至没有受到惊吓也没有感到恐慌。

  肾上腺素分泌正常,肌肉松弛,也没有企图挣扎的痕迹,从尸斑和胃内食物的腐败程度来看,死亡时间超过36小时,应该是前天午夜左右。

  并且法医在胃里也没有发现任何药物残留,法医所提供的信息为非机械性窒息死亡,开颅和胸腔解刨都没有找到支持他杀的线索,但是也没得到疾病猝死的病理支持。

  刑警在走访邻居时得到的反馈,确定没有听到任何可疑的声响,虽然无法排除他杀,可从现场来看,也并没有打斗挣扎痕迹,难道一个大活人就突然呼吸不到空气,然后老实巴交的坐着等死?这怎么也说不通。

  刑警马上对张成的活动圈子展开调查,不过作为一名记者,每天接触的人太多,活动圈子也太广。

  从他同事的口中得知,张成生前口碑极好,从没有与人结怨,而且也并没有债务问题,张成的父母都在四年前相续去世,这套房子也是张成卖掉祖屋后新买的现房,银行的户头上有几万元的存款,看起来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虽然警方不排除以下各种可能,但也确实没有支持仇杀、情杀、自杀的各种有利证据,而且死法又这么奇特,如此一来线索到这里算是彻底断了。

  于是,这件案子也就变成了一件无头案,依照惯例,在发现更有价值的线索之前,这案子就该塞进刑警队厚厚的档案堆里,等待着发霉,可事情的转折居然落到一个刚分到刑警队的小伙子身上。

  小伙子叫耿向东,大学毕业后被分到市刑警队,每天跟着师傅出现场做笔录干点打杂的活,总是盼着发生点千里追凶,或者悬念迭生的大案好让自己露一手。

  结果这一等就是两年。

  可就在他热血回落的时候,这件案子突然落到了他眼前。耿向东觉得这是自己的机会,如果自己独自破了案,那他在队里就算是扬眉吐气了,也就再不用看那帮老油条的脸色过日子。

  所以队里要求归档的第二天晚上,他就只身一人来到了张成的家,撕开封条后,让楼下门卫室的警卫开了门。

  在漆黑的房间里耿向东并没有开灯,因为细心的他发现,报案当天,案发现场的灯并没有亮!

  按照常理,这有两种可能:

  第一,死亡时间是在白天,根本不需要开灯。但根据法医推断的死亡时间来看,张成的死亡时间应该在午夜前后,这就将可能性变成了一种。

  那就是第二点,张成死亡的深夜,他家里压根没有开灯。张成在自己家里穿戴整齐,明显不是要就寝,可是既然不睡觉他为什么不开灯呢?一个男人黑灯瞎火的在自家卧室里干什么?这,就是耿向东所依仗的案件突破点!

  耿向东借着月光站在张成死亡的位置开始四下打量,在长达半小时的搜查中一无所获,这房间在前几天的取证过程中已经被翻了个底朝天,数平米大的地方对于刑警队来说不可能有重大纰漏,耿向东对此也心知肚明。

  正在耿向东有点泄气的时候,突然一个诡异的念头划过他脑海,坐在张成的位置上!

  耿向东想到这心里也一阵发毛,一瞬间心脏都为之向下一沉,这想法激出了他一身冷汗,就算是再硬的汉子,大半夜的在一间刚横死了人的屋子里,说不害怕都是假的,何况没头没脑的冒出这么一个念头。

  耿向东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自己在心里暗骂自己乌鸦嘴,也一遍遍嘀咕着各位神佛的大名,最终在功利心的驱使下,他还是硬着头皮坐在张成的位置上,按着现场痕迹固定线,将身体尽量还原张成死亡当时的角度,他以张成的视角开始打量起整个房间。

  正前方,卧室门外的客厅里空荡荡的,只有一张咖啡色的沙发被房间门遮挡住了大半边,卧室里右侧是一个棕红色的大衣柜,挨着衣柜的是一个巨大的书架,上面的杂志和书籍被刑警队翻动的有些凌乱,左面是窗口,视野之中全无不妥。

  这让耿向东觉得自己很可笑,大半夜的装死人,可就当他抬头起身的时候,赫然发现在天花板上吊灯中间有一个不起眼的光斑。

  那是一个让人觉得有些不自然的反光,耿向东掏出手电向上照去,那吊灯里…居然藏着什么东西!

  耿向东一下子窜了起来,兴奋情绪沿着神经传送到身上每一个细胞,他急忙从厨房搬来了椅子,凭着自己一米八十多的身高踮着脚才勉强将这个东西拿了下来,此时的耿向东感觉真相距离自己很近很近,心脏强烈的跳动声充斥着他整个耳膜,手心里因为激动也满是汗水,仿佛一张写满秘密的卷轴正在眼前摊开!

  他顾得下椅子,像是想要上吊般的站在那里,看着手里的东西,而这东西竟然是一个汽车钥匙!

  这是一把可折叠的钥匙,但要比普通的钥匙偏长,远程锁、背箱锁、报警器一应俱全,钥匙的背面是一个某品牌的车标,只不过这车标好像被涂上了一层东西,显得模模糊糊,用指甲轻划才露出里面的金属材质。

  可耿向东一下子就确定这不是普通的车钥匙,而是一个针孔摄影机!

  这种针孔摄影机在市面上不难买到,刑警队早期的时候也用过这种摄影机进行取证,只不过录制时间太短,后来被淘汰了,联系到死者张成的身份,耿向东对自己的推测就更加自信了。耿向东顾不得放回椅子便冲出了门,一路油门猛踩飞奔回了刑警队。

  深夜的刑警队只有少数的值班刑警在一楼闲聊,耿向东打过招呼后就直奔二楼的办公区,坐在电脑前开机的时候,他才开始认真的打量这个针孔摄影机。

  显然这个针孔摄影机被改装过,最起码被涂改过颜色,非常接近吊灯底座的颜色,放在那种复杂的欧式吊灯中间,又是一个如此背光的位置,如果不是针孔镜头的镜片反光,真的是很难发现。

  其次这个针孔摄影机应该是市面上比较常见的那种,内存较小,对电池消耗很大,可明显它的尾部接口处被人为的加长了,耿向东研究了半天也不知道做的这是什么手脚。他也顾不得继续研究,对于他来说,摄像机里面的内容显然要比机器本身重要得多。

  耿向东小心的将它链接到自己电脑上,急忙点开了这个针孔摄影机的文件夹。

  大约是一个小时后,一楼的刑警听见楼上一声尖叫,几个人对视一眼急忙向楼上跑,当到达耿向东座位时,只见耿向东一脸惊恐的盯着电脑屏幕,张着嘴巴,脸被电脑屏幕映成了淡蓝色。

  耿向东慢慢转过头望向刚上来的值班刑警,然后眼睛一翻昏了过去。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探险生存小说

斗虫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