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卷咸阳风云第四章贤士

    PS:继续宣传爵士新书;:让您认识一位堪与项羽相比较的中华英豪-冉闵!让您看看五胡乱华时百万汉人绝地反击时的惨烈与悲壮.敬请支持!

  PS:年未了,这些天爵士会尽量多解禁几章大秦,就当是给大家拜年吧!呵呵,谢谢这些日子以来大家对爵士的关怀.

  ******

  扶苏闻言愣了愣,心道:“等了我十数日,这个居士可真是契而不舍啊!”不禁非常感动地道:“本君何德何能,蒙居士如此厚爱!”

  方奇目光深遂,微微一笑道:“君上灭赵、间燕、定魏,智勇双全,天下驰名,本居士也是如雷贯耳啊!特别是前日听说君上在洛阳赈灾的义举,更是心生仰慕,所以特毛遂自荐,厚颜来投!只不知道君上愿否收留?”

  扶苏心中暗道:“昔日战国四公子赵国平原君、齐国孟尝君、魏国信陵君、楚国春申君哪一个不是食客三千,而如今我门下确是食客空空,若和李斯等人相斗起来,不免有些势单力孤,所以若有贤才前来相投,不能不收!”

  于是,扶苏微微一笑道:“本君能蒙居士见爱,实是平生之幸!只是不知居士有何可以教我?”

  这是考较方奇的本领来了,精明的扶苏自不能被方奇几句话就唬住了,是骡子是马得牵出来溜溜不是!

  方奇目光中精光闪动,低声道:“本居士确实有秘言急进与君上,但此时不太方便,还须另择良时!”

  扶苏心想:“也对,这酒店中人多口杂,若真有秘事,泄露出去反而不美!”于是,脸色不变,微微笑道:“也好!本君与居士初次相逢,单凭居士苦待之情,便当敬居士三杯!请!”扶苏举杯在手,盛情相敬!

  言谈与举止间,扶苏行为得体,神态自若,大有王者风范,不禁让方奇暗自称奇!

  此时,方奇见扶苏饮酒,倒也没什么矫情,大大方方受扶苏三杯敬酒,这也让扶苏有点刮目相看:“要是常人,见得本君敬酒,不是诚惶诚恐,就是毕恭毕敬,但此人竟神态自若,毫无异色,真有处惊不变之风也!此人定是大才,虽未见名与青史,但决不可错过!”

  就这样,二人虽各怀心思,但言谈举止间却也十分得体,不一会儿,酒饭见足,扶苏笑笑道:“本君观店外林中树木葱郁,必有林泉小溪蜿蜒其间,不如居士和本君一去转转,以度午时酷暑如何?”

  方奇会意,笑曰:“正是,北去不过一里,即有一口‘神水泉’,清辙孱孱,甘甜无比,本居士蜗居就在此处,正可引君上一游!”

  扶苏喜道:“太好了,就依居士!无心,付帐走人!”“喏!”当即众人结了酒菜钱,在掌柜和小二等的恭送下纵马北行,前往方奇居处!

  路上,山林间凉风席席,蝉声阵阵,树荫下百花盛开、青草葱葱,倒也颇有一番景致!

  一里路转眼转至,不一会儿转过一处树林,即见眼前一亮。

  前方不远处一段十数米高的断崖上一汪清辙的瀑布正飞扑而下,重重在跌落在崖下的一处水谭之中,溅起漫天飞射的珍珠水雾;水谭的尽头则是一处清辙见底的小溪,正孱孱地奔流着,一尾尾鱼儿则在其中欢快地游来游去;水谭和溪边青草遮地、百花怒放、蜜蜂嗡嗡飞舞其间,充满了生气;溪上有一座雅致的木桥横贯河面,而溪的对岸二三十米处紧靠谭边则是一处雅致的草庐坐卧于树森葱葱之中!

  这眼前的一切真是那么的清新、自然、和谐,不让让扶苏众人都看得有些呆了眼。

  扶苏笑道:“居士真是雅士,竟寻得这般一个清雅居处隐居,果然是独居慧眼啊!”

  方奇大笑道:“见笑,见笑,君上请入内品茶细谈!”扶苏点了点头道:“好,方拓,你率中军在溪边安营!对了,你们都给本君记住了,不许破坏居士一草一木,否则军法严办!”“喏!”众军应诺!

  扶苏等随方奇入了草庐,在客室坐定,稍稍打量了一下四周:室内装潢相当简陋,几乎没有任何值钱的金钱器皿、古董玉玩,只是室内的四角栽种着四盆青郁的绿竹,正中墙壁上则挂着一幅水墨山水画,画旁有两行古篆: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

  扶苏不禁暗赞,笑道:“居士真是清雅之人,连居处也是这般脱尘出众,毫无俗气!只是不知道居士原本淡泊之人,为何会前来相助本君?”

  方奇目光中精光闪动,看了看扶苏左右的无心和火凤等人,欲言又止,扶苏会意,笑道:“居士但言无妨,他们都是本君心腹!”

  方奇点了点头,面色霎时郑重下来,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神采,沉声地道:“方某师从终南山一隐士,十年前艺成下山时,虽想做一番事业,但纵观天下,竟无可以托身之主!于是,便在此处隐居,以待明主,不想一等就是十年,而方某也已年过三旬矣!”

  这时,有小童送上清茗,扶苏轻饮一杯,立觉清香沁人心脾,浑身上下的毛孔都仿佛全通畅了一般舒服,不禁笑道:“好茶,好茶!但本君适才对居士所言甚为不解,居士何以认定本君便是明主?要知道我父王雄才大略,英明神武,冠绝古今,先生十年前既已艺成,为何不为朝庭效力?”

  方奇笑了笑道:“请恕在下不敬!大王之才虽然如君上所说雄才大略、英明神武、冠绝古今,但平日杀戮太重,为天下所诟病,所以非方某眼中之明主也!而且方某认为:秦国以霸道治理一诸侯国尚可措措有余,而且可国势鼎盛,甚至最终横扫六国者也非秦国莫属,但若要以霸道治天下,则必然应了古语‘刚则易折,暴则易变’的道理:有秦王在,天下定,秦王若去,恐天下新定不久便会重新陷于战乱。所以本居士也一直在寻找一位能够在天下大乱前或大乱中能够重定天下的明主,只可惜一等就是十年。

  三年前,君上破赵时,方某就开始关注君上,但直到君上平定魏国之时,虽然君上之名已经威镇天下,但方某仍未下定投奔之决心。因为,君上在这一系列的交锋中,虽然展现出了杰出的统兵才能和过人的智谋才略,而且决断有度,收放自如,但是欲做日后稳定天下的明主,还缺少至少重要的一点:爱民!只有心系万民,才能在乱世中,最终获得万民支持,再定天下。

  但也许是天意,君上在洛阳遭遇洪灾,处事之果断,爱民之深切,不禁让方某最终下定了决心。所以闻听君上大军回返的消息后,便一直在此相侯!谁知这一等就是半月!”

  扶苏闻言目光中精光闪动,心中大喜:“这方奇虽然不见名于经史,但是其大局观竟然如此明朗犀利,不输于祖师爷爷,真是世之奇才也。万万不可放过!”于是,扶苏当即起身,对方奇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道:“居士大才,震古烁今,本君能得居士之助实是三生有幸也!适才居士说有良言要急进与我,请明言!”

  方奇见扶苏施礼,竟然大大咧咧地坐在席位上受了这一礼,然后方才起身回施一礼道:“适才方某受君上之礼,是全君上重贤之义!方某回君上一礼,是表示认主之意!请君上安坐,容属下进言!”这方奇真是奇人奇士,竟然在扶苏面前毫无所惧,坦然自若!

  扶苏闻言当即回座,恭听方奇所言。

  方奇品了口香茗,忽地道:“君上难道不知此时已处于危局之中乎?”

  扶苏吃了一惊道:“先生所言何意?”

  方奇正色道:“三川郡守李由是李斯之子,此次洛水溃堤,其虽然罪不容赦,但君上立斩韩悦、应腾二人无所谓,但杀了李由就与李斯一党结下冤仇了,必然会招致其党警惕和报复!如果君上当时诛杀韩悦和应腾以暂平民意,而将李由囚于狱中、日后带回咸阳交由主上发落的话,就不会有如此严重后果了!”

  扶苏闻言皱了皱眉头,随即笑道:“先生所言有理!只是当时本君一时怒起,就将三人一起斩杀了。而且本君调查过,李由这贪官在三川名声甚恶,此次洪水又与其有直接责任,若不杀他,难平民心啊。所以本君想:与其让本君失了民心还不如除掉李由,他死总比本君倒霉好!”

  方奇闻言不禁哑然失笑,但面色很快恢复了沉着,正色道:“君上为得民心而杀李由,也不能算错,但是李斯等人必会对君上有所行动,君上回到咸阳后要千万小心啊!”

  扶苏冷笑一声道:“多谢先生提醒!但本君身居高位,手握精兵,又有嫖锐卫士近身护卫,我就不相信李斯、赵高一党能奈我何!而且,此次洛水洪灾,虽是李由之罪,但李斯恐怕也难脱干系,既然他们会来对付我,那本君就借此先下手,向父王参他李斯一本!”

  方奇笑着摇了摇头道:“洪灾之事已过了两月,李斯等人必然早有耳闻,如何会等到君上主动发难!?现在,,恐怕早已经将罪证毁灭得干干净净了。君上既便在主上面前参他一本,查无实据之下也只会让主上斥责李斯一顿而已!倒不如君上在主上面前不弹劾李斯,反而帮他开脱一下,这样李斯等人说不定反而会对是否对君上报复之事有些疑虑,至少短期内可以稍稍缓和一下双方关系,使得我们可以早作提防!”

  扶苏闻言大悟,赞道:“先生所言甚妙,就依先生!”

  当下,扶苏又与方奇交换了一下对朝野之事的看法,二人相谈甚欢,言语相契,一直谈到掌灯时分方止。晚膳过后,二人兴致仍浓,秉烛夜谈,几至鸡鸣五鼓方休。

  次日,方奇收拾了一下家中物品,即随扶苏返回咸阳!

  五日后,扶苏回到咸阳,受到咸阳民众数十万人夹道欢迎,那万人空巷的场面可见扶苏在秦国民间威望之隆!便是秦王赢政也派遣了王绾、冯劫、尉僚等重臣亲自城门处迎接!

  至于扶苏当夜回到凌烟阁时受到齐虹、王瑕、笑春风三女如何‘热烈欢迎’就暂且不表了!

  ******

  次日早晨,秦国例行朝会,扶苏也是换上了朝服准备向秦王老爹讲述一下大半年来的出征经过并交还统兵虎符,这是秦国将领们的例行公事,马虎不得!

  清脆、悠远、华贵的典乐声中,扶苏昂然上殿,殿下执事太监扬声大呼道:“武安君扶苏到!”

  朝中原本已经有了不少朝臣,此时见扶苏来到,纷纷拥上前来打招呼,毕竟现在扶苏在秦国功劳赫赫,炽手可热,就算不想巴结逢迎也不能让武安君大人怀有恶感不是!

  扶苏和众臣寒暄了几句,偷眼看处,李斯、姚贾这一党人却多仍跪立在朝垫上对扶苏似乎不理不睬,扶苏冷笑一声:“等着瞧,以后再收拾你们!”

  这时侯,忽然鼓乐声响中,殿下秦王政在宦官、侍女们的簇拥下大步走上殿来。众臣于是立时跪伏在地,大呼道:“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恭贺声浪中,秦王政一看便看见扶苏,不禁面色一喜,来到扶苏身前,将扶苏扶起,朗声笑道:“王儿新定魏国,又赈了洛水洪灾,十分辛苦啊,昨天休息好没有?”

  扶苏忙恭身道:“多谢父王关心,儿臣休息得很好!”

  秦王政似乎老怀深慰地拍了拍扶苏的肩头,然后方才大步走上王座,威严无比的将双袖一甩,昂然坐下!

  秦王政如今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历经霸战和政争的磨练,无论心智和外表都达到了成熟的最高峰。

  他仍然是长身玉立,长目,隆鼻,龙眉修长入鬓,但额上已微微出现皱纹,脸上的稚气完全消失,阴鸷威严之气更深。留上五绺短须后,脸形变得更方,下巴显得更为突出,脸上的神情威严而肃杀。

  他今天穿的是一件新式样、新缝制的黑色王袍,上绣彩色金龙,头戴通天冠,双手执着玉圭,完整的一副天下共主模样。

  秦王政看了看跪伏在下的群臣,沉声道:“众卿平身!”

  这时,众文武方敢从跪从中直起身来。

  秦王政看了看扶苏,威严的面孔上不禁现出一抹笑意道:“王儿,你此去平魏,功劳甚巨,你给寡人和众卿说说!”

  扶苏恭身道:“是,父王!”便将平魏经过细说了一下。当然,和赵铁那一段隐情是隐匿不报的,而笑春风之事扶苏也只是蜻蜓点水一般一点而过,这一点秦王政和诸文武早有耳闻,区区一个女人而已,都不想让扶苏难堪,也就马马虎虎地过了!

  最后,扶苏道:“平魏后,微臣提兵返京,路遇洛河大水,具体情况臣事后已有奏表于不久前送与父王!想必父王已经看过,儿臣就不必细说了!”

  众人闻听,顿时哑然:洛水洪灾之事杀了李由,必然牵扯到李斯,而李斯是赵高一党核心人物,看来今天之事要热闹啊!说不定武安君要乘胜追击,掰倒李斯呢!于是,都静坐观望事态发展!

  果然,神态威严的秦王政看了看神色佯和的扶苏,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李斯,扬声道:“廷尉来了吗?”

  冯劫应声而出,躬身道:“回大王,臣在!”

  “寡人问你,李由、韩悦、应腾三人家眷可曾审问出何种结果?”秦王政威严的面孔上并没有一丝的异色。

  冯劫忙回道:“回大王,自李将军将三人家眷押返咸阳后,经臣等审讯,李由、韩悦、应腾三人家眷对三人贪脏枉法之事倒是供认不讳,其它并没有审出什么有用的消息!”

  扶苏闻言暗道:“方奇所言不假,李斯等人的势力一定渗入了廷尉部门,和李由、韩悦、应腾三人的家眷通过气了,冯劫这老实人当然审不出什么理所然来!”

  秦王政面色动了动,看了看李斯,淡淡地道:“李大人,李由三人贪桩枉法、草菅人命, 以致洛水决堤,百姓损失惨重,对此你可知晓?”

  李斯连忙起身,神色平静地道:“回大王,犬子自外放三川郡任郡守以来已有数年,其间从未回过咸阳,平时书信也较少,而且多只是平常问侯之言,所以微臣并不知道犬子在三川犯下如此恶行!臣教子不严,臣有罪!”

  秦王政闻言淡淡地应了声道:“噢?此言当真?”李斯连忙道:“臣决无虚言,若大王不信,臣可将劣子历年与微臣所通书信尽皆献上!”秦王政闻言闭目沉思了一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扶苏见状出言道:“父王,李大人近年来小心办事,从无差错,既然廷尉没有实据证明李大人也牵涉其中,就不必再为一些捕风捉影之事牵累朝中重臣了!”

  此言一出,不仅让等着看热闹的朝臣们愕然,就连李斯和秦王政也有些愕然。

  秦王政何等聪明,知道以李斯之智谋既然肯将书信献上,肯定是早已将罪证消毁得干干净净了,此时见扶苏为李斯说项,便顺坡下驴,点了点头道:“是啊,王儿所言甚是!冯劫,将李由、韩悦、应腾三人家眷尽数发配巴蜀,永不得复返!此事便到此为止了!”

  “臣遵旨!”冯劫面露遗憾之色,想是在为又没掰倒李斯而叹惜!

  李斯也一脸异色的退了下去,显然他也在疑惑为什么扶苏会为其说项!

  秦王政摆平了此事,又恢复了严整的神态,沉声道:“此次王儿先定魏国,后平水灾,功劳甚巨!我大秦向以法治国,有功不能不赏,但王儿已贵至极矣,如何封赏倒让寡人为难了!”

  扶苏连忙乖巧地回道:“父王,儿臣为国效力是为忠,为父效力是为孝,全是为人本份,怎敢厚颜求赏!”

  秦王政闻言大笑,想是见扶苏如此说老怀甚慰,笑道:“虽王儿如此说,但也不能不赏。这样吧,寡人便将三川郡整个做为封地赐与王儿,众卿看如何?”

  众人连忙道:“大王英明,臣等无异议!”

  扶苏也大喜下拜道:“谢父王赏赐!”

  PS:大秦已经算是老书了,要不要推荐票无所谓,所以请书友们将手中的票投到新书<去,支持一下爵士.谢谢,千万,千万.

  

第九卷咸阳风云第四章贤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