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虎争(一)

    新年出新书,敬请捧场:

  新书《绝地反击》简介

  悠悠中华,灿烂五千年,也不知有多少热血英豪化作一颗颗璀璨的流星、在历史的天空中留下了自己光辉的足迹!

  在这些书写了中华民族悠久历史的英豪中,有功成名就的、有慷慨就义的,有晚节不保的,也有不爱江山爱美人的,不一而足。然而,成名的英豪虽然值得敬佩,但那些为中华民族的生存和发展做出过巨大贡献却被历史无情湮没的英豪则更令人肃然起敬。

  冉闵,就是这样一位在中华民族几乎亡国灭种的时候力挽狂澜于既倒但却又被后世一些别有用心的史学家无情封杀的悲情英雄。

  也许绝大部分书友都不认识冉闵此人,甚至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冉闵’这两个字的念法,当然就更谈不上了解这位英雄的功绩,不过这一切都不要紧,请光顾《绝地反击》一书吧,相信会给你一个明确的答案:

  东晋十六国,这对广大书友是一个相当陌生的年代,但如果换一个名字,呼为‘五胡乱华’,相信广大书友中就会有很多人知道了,而冉闵则正是在这一时期叱咤风云的中华英豪。

  五胡乱华时期,统一了三国的西晋王朝被五胡一举击灭,这些长着白皮肤、黄头发的异族蜂拥杀入中原,视中华民族如猪羊牛狗,任意杀戮,使得中原汉人从一千五百万锐减至不到六百万,而同期杀入中原的胡人竟几乎和汉人人数相等。

  在这民族危亡的时候,英雄的冉闵适时而起,他颁布杀胡令,号称‘内外诸夷,有敢称兵者诛’,一举诛杀百万诸胡,将五胡彻底赶出了中原。

  然而,仅仅是因为冉闵对敌人杀戮过重,后世那些崇尚儒家中庸之道的史学家们便视其为杀人狂魔,无视其巨大的历史功绩、将冉闵一举封杀,致使英雄沉冤千年,不得昭雪。

  请抽一点时间看看《绝地反击》吧,不算为爵士呐喊助威,更重要的是为这位含冤千年的英魂添上一柱清香,告慰这位悲情的英雄:我们炎黄子孙并未将您遗忘!

  链结:

  

  ******

  王翦、扶苏、蒙武三人统大军东进,旌旗蔽日,烟尘滚滚,日行百余里,急速赶往楚国而来。不数日,大军兵分两路,一路由王翦、扶苏统帅出函谷关,一路由蒙武统帅出武关,一同杀向楚国!

  这一日,王翦本部大军尚未到潼关,老王翦便星夜派使者赶往咸阳,见得秦王政:请求秦王政在咸阳为其修建一个上好的花园!刚出函谷关,他又派人前去求告秦王,说他还要想个鱼池,里面多养些奇巧鱼类……甚至从函谷关到楚国方城,王翦还一连派了五次使者前往咸阳求取奇珍异宝、田产美宅。

  这么样的要法连王翦本人的幕僚都有些看不过去了,便有人劝说道:“大将军此次灭楚以后,必然得以封侯,这赏赐肯定是少不了的!但将军这般要法,实在是太过份了一点,万一惹得主上生气,必然不好!”王翦却笑道:“老夫老矣,年迈之人,虑事较多,专以利己,也是人之常情啊!”便不听众人之言!

  暗地里王翦却对蒙恬、李信二人道:“大王素来多疑,今以六十万大军于我,是举国相托啊!我多请田宅园池,一为子孙计,二也是让大王安心,以为老夫志不在权,只在钱财耳!今大王派武安君任监军也正是对老夫还存有疑忌啊,这样的情形下老夫焉能不备加小心?!”李信、蒙毅大悟道:“大将军高见,我等不及!”

  这一幕,扶苏都在看在眼里,心中虽然好笑,却也是隔岸观火,不闻不问。便是有军中将领对王翦此举颇有微辞、告到扶苏这里者,扶苏也只是善加抚慰,摆出了一副袖手旁观的姿态!

  对扶苏的这一举动,王翦也是心知肚明。一个岳丈、一个女婿,二个人心中都十分明白此中奥妙,却谁也不互相点破,个个揣着明白装糊涂!这就是聪明人与聪明人共事的好处,不点即透!

  不多日,秦军抵达楚国方城附近时,楚国大将项燕已经率三十万大军据守东冈,拦住秦军去路!王翦闻报,考察了一下地形,将四十万大军屯于天中山下,绕山密密屯营十数里,深沟高垒,鹿角坚障,将营盘守得如同铁桶相似!

  两军对峙了数日以后,好像是在比赛谁更有耐心似的,个个都紧守营垒,避而不出。对峙三日后,还是楚军先沉不住气,觉得这么对峙下去也不是什么事,便于第四日早晨派出大军前来搦战!

  此时,扶苏方才刚起床不久,由于此次扶苏并非主将,只是监军,所以整日里除了溜溜营盘、看看军容以外,空闲得简直都快生锈了,今日也是如此,懒洋洋的在火凤四女的服侍下一边着衣,一边在盘算着今日的时光如何度过,正在此时,忽然间聚将鼓声陡地响了起来,数十面惊天大鼓震得大地都有些发颤!

  扶苏吃了一惊,忙道:“火凤姐,你们快点,甲胄就不用了,监军没必要一定要着甲!快点,诸将要是都到了,我这监军迟到了,那可就惨了,太没面子了!”火凤笑道:“来得及的,君上!”手上却和青銮她们加紧,很快将扶苏装扮好。

  此时,帐外已有无心等将战马备好,扶苏飞身上马便赶奔中军去了!

  到得中军之时,众将基本已经聚齐,扶苏赶紧来到王翦身边坐好,此时三通鼓刚刚响毕!

  王翦看了看众将,面色平静地微笑道:“本帅一早便召众将前来,恐怕大家都还没有吃饭吧!本不想如此,却是楚人已派军在营前搦战,所以特请众将前来商议一下!”

  李信闻言大喜道:“大将军,不知道楚军何人领军?”王翦笑了笑道:“楚国大将军项燕和其子项梁!”众将闻言吃了一惊,项燕和项梁亲自领军前来挑战,看来是来势汹汹,来者不善啊!

  李信却奋身而起,踊跃道:“太好了,久闻大将军和武安君诉说项燕之能,今日其既然前来我军前挑战,请大将军准许未将出战,会他一会!”

  骁锐的蒙恬闻言也笑道:“未将也久有此意,也愿领军出战!”

  众秦军将领们近年来灭国无数,骄横日甚,见状也一拥而起,都愿出战!

  看着众将士气昂扬、求战心切的模样,王翦抚了抚额下的白须,笑了笑对扶苏道:“众将皆欲出战,武安君意下如何?”

  见岳父发问,扶苏想了想,笑道:“我军新来,士气旺盛,不宜避战!也可正好借机了解一下楚军虚实,做到心中有素!不过呢,依本君之意,出战归出战,却不必如此急促!本君之意呢:既然楚军如此积极,那么就让项大将军先在外面侯着,我们呢,安安稳稳地生生火、做做饱,然然吃吃饱,养养神,等到日上三杆时,养足了力气,再去会会项大将军,岂不妙哉!”

  众将闻听大笑,齐声称妙。王翦也笑道:“以逸待劳,避实击虚,却是好计!就这么办吧!”众将齐声称是!

  ******

  太阳渐渐到了中午,虽然五月底的太阳没什么热度,但是站了一早上的楚军们仍然感到双腿禁不住地有些发酸发颤。就在项燕等得有些不耐烦、就要率军回营时,忽然间秦军大营里传出数声炮响,主营大门忽然打开,一队步骑呐喊而出,烟尘滚滚处,如黑云遮地般席卷而来!

  不一会儿,五万秦军在阵前布成严阵,中间是步兵方阵,两翼是骑兵,此时的秦军已经基本淘汰了车兵,使得军阵更加灵活强悍、进退自如。

  扶苏和王翦、李信、蒙恬立在两军阵前开始打量楚军,一看之下就不禁猛地吃了一惊,只见这楚军装备十分驳杂:有黑甲黄衣的正规军士,也有皮衣遮体、头扎方巾的部族武士,也有在两者之间身着褐衣竹甲的半正规军士。

  楚地广阔,民族繁杂,中原各国对楚国向有南夷之称,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看来此次三十万楚军中有不少是临时征调的部落武装,所以并没有什么统一的装备!近年来,秦楚两国交手甚少,所以大部分秦军将士们对楚军所知甚少,今日一见不禁都颇长了些见识!

  楚军阵前,有两员大将正执戟纵马而立,冷冷地注视着秦军。二将那独特的气质,即使远远望去,也是如万花丛中一点蓝一样抢入你的眼目,让你身不由已的便将目光投注在二人身上!

  为首一将,身材高壮,那伟岸的身躯即使端坐在战马上也给人以一种强大的压迫感;其英武的面孔上线条如同钢铁般坚毅,隆起的长鼻也给人以一种威严的感觉,尤其是一双xiu长的鹰眉更像是随时会腾空而起的雄鹰一般给人以一种杀气腾腾、傲然独立的感觉;再配上一身精良的银制盔甲、一枝长达丈半的黑色巨戟,整个人更显得英气逼人、杀气腾腾,尤若一尊威然临世的不世武神!这应该是项燕无疑了,这般威严真不愧为不世出的楚国大将军!

  项燕身旁有一员小将,年方二旬有余,修长身材,白袍银甲,如同冠玉般的面孔上一双锐利的鹰目透露出百般的杀气、千般的威严,看上去颇有几分乃父的风彩,应该就是项燕之子项梁了!项梁同样手提一支黑色的巨戟,端坐在一匹高大彪壮得出奇的白色骏马上,整个人犹若一尊燃烧的战神般散发着骇人的杀气。白色的战马也仿佛正感受着主人的激情,不断的嘶吼咆哮着,修长有力的四蹄不断地敲击大地之上,践踏起阵阵细微的烟尘!

  此时,项燕和项梁也正在打量着秦军:近百年来秦军倒没有什么大的改变,一向的森严军阵,一向的黑甲黑衣,只是将原本的车兵全变成了骑兵而已。

  而秦军诸将也十分好认:黑甲紫缨、白发白须者王翦无疑,白衣飘飘、傲然年少者扶苏是也,一老一少两个奇特的统帅组合在千军万马的秦军中也犹若庞大黑云中的一点亮光般让人眼睛一亮、禁不住地将目光投视过去!

  项燕看毕,催了催座下的雄壮黑骏,战马低嘶几声,缓缓向前踱了几步。项燕运气在胸,大喝道:“王老将军,秦王无道,暴虐好杀,你为何甘为鹰犬,前来攻楚?”喝声尤若阵阵滚雷般扑面而来,充满金石之音,让人禁不住感觉到一种彻入骨髓的森寒杀气!

  王翦闻言大笑道:“项将军此言差矣。我王英明神武,雄才大略,非等闲之辈可知!况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今天下分崩数百年,正当归一。现韩赵魏已灭,可见天命在于秦国,将军何不顺应天命,归降我军。若如此,我王仁厚,必有大富贵相送!”

  项燕仰天一阵大笑,声若滚雷处,鹰眉一扬,巨大的黑骏长嘶一声腾空而起,黑色的战戟也在阳光下烁烁生寒,一人一马傲世而独立的身影简直犹若一尊不朽的雕塑般充满了惊人的统帅魅力!项燕大叫道:“看来真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了!既如此,我们还是阵前见个真章吧!”就在此时,早已在一旁等侯得有些不耐烦地项梁大声道:“杀鸡焉用牛刀,父亲,就让我去会会秦人!”

  说着,项梁纵马而出,直奔阵中,白色的骏马犹若一头咆哮的白龙般长啸一声,踏飞漫天的沙尘,像一朵飞驰的白云般席卷而来。怒驰的白骏、银色的盔甲、黑色的战戟,无不透露出一种惊人的骄傲、一种傲人的自信、一种夺人的杀气!

  到得阵中之时,项梁忽地双腿猛夹马腹,左手用力一扯马缰,战马长嘶一声,前蹄腾空而起,在火光火石般便停了下来,显示了一手极为漂亮的骑术!身后的楚军见得少帅如此英武,不由得大声叫好!

  英武的项梁顾盼自若地挥枪指了指秦军阵上,傲然道:“我是楚国项大将军之子项梁,秦人哪个敢来送死?”

  “威武!威武!……”楚军们在身后摇旗呐喊,为项梁助威!

  骄傲的李信在阵上见得项梁如此嚣张,十分地不爽,向王翦请命道:“大将军,此人无礼,就让未将会会此人如何?”王翦抚了抚额下的长须,点头道:“李将军自己小心,项家的戟法威震楚国,非同反响啊!”李信点了点头,纵马持戟而出,直奔项梁。

  黑色的骏马踏飞温润的泥土,驮着黑甲红缨的李信像是一朵乌云般席地卷来,青色的战戟在阳光中闪烁着逼人的寒气!

  如果要说项梁是一只白色的怒龙,那么李信就就是一只骄傲的苍龙!

  “秦国大将李信在此,项梁小儿休得猖狂!”李信久经沙场,年已三旬,自然并未将年轻识浅,没有多少战功的项梁放在眼内!

  “嗖”青色的大戟撕裂了温湿的空气,剧烈的摩擦使得青戟戟尖像着了火一样散发出青色的光芒,以一种夺人心魄的巨大威力当胸刺奔项梁而来!

  “好!”项梁闻听李信的名讳,精神也是陡然一振,双腿猛一夹马腹,白色的雄骏长嘶一声,向前猛地一窜,黑色的大戟瞬间获得极大的加速度,如同一头咆哮怒吼着的黑龙般迎向了那一团锐利的青光!

  “叮——”一黑一青两只大戟在空中相撞,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巨响,一股气劲犹若波浪般的沿着两只戟尖向四处散开,瞬间将二人背后的战袍猛地向后卷起!

  好大的力气!李信和项梁都禁不住感到双臂猛地一麻,眼睛陡地一红,对敌将的实力立即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

  奔腾的黑、白双骏在电石火石间迅速交错,李信、项梁各自抢回大戟,侧身处又是一记剧烈的碰撞!“叮——!”的一声激响处,金星迸射,两只大戟重重弹开,两员骁将也在战马上猛地一晃,然后迅速错开了身形!

  “咴!”两人各自勒住战马,迅速转身,遥望近处的对手。

  项梁目光严峻,脸色刚毅,握戟的双手禁不住有些微微发抖,那是适才剧烈碰撞所留的后遗症!好强的对手,项梁不禁有些凝重起来!

  李信也是钢牙紧咬,目现狠意,只觉得胸口隐隐发闷,双臂微微发软,仅仅一合就让李信产生疲惫之感,这在李信十余年征战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骄傲的李信不禁顿生怒意,面色不悦!

  “驾!”不约而同间,双方猛地一催座下战马,一黑一白两个伟岸的身影如飞卷来,再次迅速接近。

  “杀!”黑色的大戟率先发难,在半空中“呜呜”划过一片斜月般的银孤猛斩而下。空气被黑戟斩得哧哧作响,黑色的戟尖上犹若生了一团黑火般热气逼人,夺人心魄。这惊人的气势让人毫不怀疑:李信的头再硬,恐怕被这一戟砍个正着的话,恐怕连人带甲也得被砍成两片!

  李信双目一厉,长啸一声,声浪滚滚处,肌肉虬张的双臂猛一发力,青色的大戟急速劈开短促的虚空,犹若一头暴怒的青龙般迎下了猛击而下的黑色火焰!

  “叮——!”又是一声长吟般的巨响,两股巨大的力量化作了一股澎湃不绝的连绵声浪向四周狂卷而去!“嗡!”二将只觉得耳膜像是被一阵尖针猛刺一般剧痛起来,面孔上顿时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双马再次盘开,李信和项梁的目光不禁有些沉重了,二人都静静地带住战马,任这身下的两匹狂骏在不服气的互相对峙、咆哮,也一时没有再次发动进攻!

  项梁心中暗骇道:“我项家‘霸王神戟’横扫楚国,所向披靡,没想到今日在这里遇到了对手!看来这李信能够威镇七国,果然绝非庸手啊!不出绝招看来是难以取胜了!”

  李信也在惊骇:“我纵横关东六国多年,以家传‘李氏戟’斩敌无数,多年都未遇到过在武艺上能给我这样震撼的对手了!不料今天在这里遇到了对手!这项梁已是如此厉害,项燕就更不用说了,怪不得王老将军和武安君对这项家是如此的推崇备至!不过,我李信多年纵横沙场,未曾一败,今日同样也不会败!”

  二将不约而同间将手中的战戟握紧,双目也同时变得赤热起来,伟岸的身形散发出熊熊的战意,剧烈的杀气在二人身上开始积累!可以看得出,这下一次的交手,必将是惊天动地的雷霆一击!

  

第二章 虎争(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