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会稽

    PS:爵士新书已经上传,网址:

  敬请大家支持.

  ******

  公元前224年十月,在王翦、扶苏等捷报频频的时候,秦王政急令镇守魏国旧地的王贲所部北上伐燕。次年一月,王贲攻破辽东,生俘燕王喜,押解回咸阳。然后王贲回军攻代,于三月初,攻灭代国,击杀代王公子嘉!

  公元前223五月,王贲陈兵燕南,准备伐齐!

  ******

  公元前224年九月,淮上一带平定以后,扶苏、王翦等统二十余万秦军南下,迅速渡过长江,进攻楚国最后一块领土:吴越旧地!

  秦军兵威极盛,所向披靡,几乎是以三五日破一城的速度向江南席卷。一时间,吴越之民震骇非常,不敢相抗,纷纷献城而降。

  于是,至公元前224年十一月底,吴越旧地基本平定,秦军进围楚国最后一座未投降的城池:会稽!

  会稽做为楚国镇抚吴越旧地的凭仗,城高壕固,兵精粮足,极为易守难攻;再加上守将楚成乃楚国王族,虽经秦军几次劝降,只是不从。所以,秦军无奈,只好挥军强攻,两军在会稽城下血战半月,虽然各自伤亡不小,但会稽城仍然牢不可破!

  秦军愤怒:百战的雄师横扫天下,岂会被一座小小的城池拦住去路!于是,重新部署兵力,添造攻城器械,准备对会稽城动新一轮的攻势。楚成也并不畏惧,率二万残余楚军整顿城防,积极备战!

  只是,楚成没有想到的是,虽然他有与会稽城共存亡的决心,但城内的吴越旧贵们可没有这个觉悟。由于惧怕秦军遭到惨重损失、攻破会稽城后会屠城报复,所以吴越旧贵们派出密使潜至秦营,以保证自身利益为筹码,献了会稽城。

  城破后的乱战中,楚成宁死不降,力战殉国!

  于是,至公元前223年一月初旬,楚国全境平定!

  当即,王翦派出特使回奏秦王,将吴越旧地合置为会稽郡!辖地包括:今江苏南部,浙江中北部,以及安徽和江西的一小部分,可谓十分广大!

  三月,秦王政于咸阳接到奏报后,欢喜异常,下旨犒赏全国军民,各郡各县无不欢庆,盛事持续三日乃止!

  于是,关东六国中,除齐一国外,均已平灭!

  公元前223年五月,王翦应秦王诏结束在楚地的镇抚工作,准备率大军主力西返秦国,只留蒙恬领精锐主力十万人镇守于楚国东北淮上一带,准备即将到来的对齐作战!

  ******

  这一日,会稽城中郡守府,王翦大宴众将,准备归途!此时,众将也都是刚刚结束在会稽各地的镇抚工作,刚刚赶回,闻听可以结束战争,回国接受封赏,无不欢呼雀跃,备加兴奋!

  宴席上,王翦亲自安排了盛大的秦乐、战舞以及细软、娇柔的吴越歌舞以助兴。众将对秦乐和战舞看得多了,并没有什么稀奇。但腰肢纤细、皮肤白皙、身段迷人的江南女子那风情万种的吴地歌舞却引得众秦将目摇神迷,几乎倾倒。

  众将狂呼连连,酒兴大盛,人人开怀痛饮。至宴席结束时,虽秦人个个善饮,却也都有了七八分酒意!

  王翦举杯相贺道:“诸位将军,明日就是我大军拔营回国之期!我军自伐楚以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所向披靡,只用两载便完成了功在千秋的灭楚大业!诸君的英名必将会被历史所铭记!”

  “噢,回家了!”秦军将领们一阵欢呼,人人都不禁憧憬着即将到手的丰厚赏赐!

  在这样欢呼的声浪中,扶苏却淡淡地道:“王老将军,诸位,你们先回咸阳吧,本君还有些私事,暂不打算回国!”

  众将闻言愣了:楚地已经平了,武安君还不回国,难道还有什么大事不成?

  王翦皱了皱眉头道:“大王旨意上也让君上尽快回国,君上难道还有什么大事未办?不由交托下去由下属代劳!”

  扶苏淡淡地道:“我说过了,是有些私事,你们就不必管了,我有‘狼牙’本部陪伴即可,其余兵马明日都随老将军回国吧!父王处,日后我自会有交待!”

  王翦见扶苏对其有冷淡之意,知道项梁一事扶苏仍然耿耿在怀,不禁无奈地道:“既如此,江南新定,君上一切小心!”

  扶苏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道:“那诸位,本君就告辞了!咸阳再见!”

  “咸阳再见!”众将见状也不敢再劝,一起恭送扶苏!

  ******

  扶苏回到府宅,一身的酒气,四女连忙送上醒酒的姜汤以及湿湿的毛巾。扶苏醒了醒酒,正要歇息时,火凤小心地问道:“楚地战事已完,君上怎么还不回咸阳?”

  扶苏笑笑道:“我在楚地还有很多事情,暂不能离开!何况,我答应过你们,灭楚战役结束后,陪你们去临淄向长老求亲的,难道你们忘了?”

  众女不禁飞霞扑面,一齐低下头去,显然是高兴得很了。

  扶苏低声调笑道:“你们不反对,那就是答应了?不过,我却等不到成亲的那一日了,今夜你们谁来陪我?”

  众女闻言慌了,一起指着素雪道:“她陪!”素雪一愣,这才想起众女中也只有他被扶苏法办过,不禁头垂得更低了。

  扶苏坏坏的笑了笑道:“也好,我和素雪姐姐先磨练磨练,再来对付你们!怎么,你们还不走人,也想留下来陪我?”火凤、青鸾、蓝霜慌了,娇嗔一声,霎那间逃了个干净,只留了个面色飞红,娇艳不已的素雪!

  扶苏轻柔地抱起素雪,低声笑道:“小乖乖,不会怕,我会尽量温柔些的!”素雪慌了,闭着眼睛,埋首在扶苏怀里。任着扶苏抱着大步走向内室。

  ******

  后日一早,扶苏居处客厅之内,一名三旬左右的中年男子正在厅中侯着。他便是会稽郡目前的郡守至都!他本是楚国越君的亲属,楚灭后,由于越君久镇会稽,颇有民望,所以王翦为使会稽郡尽快平定,保举其为郡守。这至都却也知恩图报,忠于秦国,事事躬亲,很快便将会稽的形势安定下来。百姓们生产生活渐渐恢复了平静,好像除了换了个主子以外,一时却也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同!

  但这时,至都却有些奇怪,他并不知道这位高权重的武安君召他前来何事,何况让他在厅中侯了足有半个时辰,一时不禁有些不安!

  就在此时,便听客厅侧门边有人轻轻咳嗽了一声,走出一行人来。当前的正是扶苏,身后跟着无心等五名剑士。

  至都忙起身下拜道:“臣至都参见武安君!”扶苏笑着道:“至大人请坐!本君还是和至大人第一次见面吧?”

  至都忙道:“是,下官被王大将军荐为太守时,君上正统军镇抚各县!只怪下官命薄,至今才得见君上尊颜!”

  扶苏心中不禁十分舒服,暗道:“这至都倒是十分识趣吗!”不禁笑道:“至大人客气了,今日本君请大人来,实在是有一事要请大人大力相助!不知大人可否应允?”

  至都为人多么聪明,见扶苏开口相求,不敢不允,但知道以扶苏之能都颇感为难,想必也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于是绕而未答,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知君上所言何事?只要下官力所能及,无不从命!”

  扶苏心中冷笑:“跟我耍滑头!这忙你帮也得忙,不帮也得忙!”面上却十分和煦地笑道:“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希望至太守在会稽各县乡贴出通辑文榜,抓捕两个人!当然,这还不够,本君还希望至太守能够利用自己越君后人的身份,发动会稽吴越旧贵们一起出力缉捕!若事成,本君定有重谢!”

  至都隐隐有些不安,试探地问道:“不知是哪两个犯人让君上如此挂心?”

  扶苏淡淡地道:“原楚国大将军项燕之子项梁和其孙项羽!本君已有确切情报,得知项梁逃离昌平后已流窜回会稽,揩其侄项羽避入山林。本君在会稽地理不熟,希望至太守能够竭诚相助,捕获这两人!”

  至都闻言顿时倒吸一口凉气,面色立变,不禁暗暗叫苦!

  项燕的项氏部落为楚国镇守吴越旧地已愈百年,不仅如今项氏宗族已经扎根会稽,势力十分庞大;就是吴越旧贵和会稽平民也十分感念项燕平日恩德,立长生碑偷祭之。现在要他至都出面捉拿项梁和项羽,恐怕难免遭到会稽民众群起而攻!

  一时间,至都面色阴晴不定,只是拿不定主意,甚至慌得都忘了回扶苏的话!

  扶苏见至都不应,知道其有推托之意,不禁突然变色道:“怎么,至大人难道不听本君之令?”

  至都闻言暗暗叫苦,硬着头皮道:“非是下官不遵君上之命,只是这其中有些妨碍,可能大人并不清楚!”扶苏闻言面色稍缓,冷冷地道:“噢,有何妨碍,至大人说来听听!”

  至都斟酌了一下,方小心翼翼地道:“会稽一郡民众六十万,不可谓小郡!这六十万人口中,奉项燕为宗主的项氏宗族就有六万人!这六万人可以说是遍布各县乡,再加上多有豪门权贵,势力十分庞大!而且项燕以前镇守会稽几近二十年,会稽吴越旧民,无权权贵还是平民,都十分感念其恩德!所以,若大人强行缉捕项梁和项羽,必然会导致项氏宗族和会稽民众全力反对,原本已经平定的局势很可能再直波澜!何况……”至都一时有些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何况什么,有话直说!”扶苏脸色有些阴沉!

  “何况王老将军曾经在昌平城下答应放过项梁将军的,若君上变了主意,恐民间会有非议!请君上三思!”至都吓了一跳,连忙小心翼翼地说道!言语中分明也有保全项燕苗裔的意思!

  扶苏闻言“啪!”的一声猛拍了一下身前的条案,大喝道:“大胆至都,竟敢出言讽刺本君!难道以为本君不敢杀你!?”至都吓了一跳,连忙离岸拜倒,频频磕头道:“下官不敢,下官不敢!只是会稽民风强悍,项氏宗族在此地影响又十分强大,下官只是给君上提醒一声罢了!若君上执意要捕这二人,下官立即便命人去办,只是下官实在没有把握!”

  扶苏闻言面色缓了缓,森然道:“没有把握?不要紧,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给本君贴出文榜,以黄金万两为赏买这二人首级,通风报信者赏一半!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本君就不相信捉不到这二人!”

  至都见扶苏铁了心肠要抓项梁、项羽,只得苦着脸应道:“是,下官立即回府差衙去办,一定在全郡展开大规模的缉捕!”扶苏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很好,只要至大人认真办事,本君决不会亏待于你!”

  至都又施了一礼,这才小心翼翼地退了下去!

  看见至都的离去,无心有些不解地问道:“君上对两个亡国之人为何如此忌惮?如今楚国已亡,君上根本不用再担心他们会掀起什么风浪的!”

  扶苏闻言,意味深长地笑笑道:“现在不会,不代表将来不会!尤其是在父王去后,难免各国余孽不会有死灰复燃之心!楚项部族近代名将辈出,人才济济,再加上本部族实力非常强悍,不能不防啊!”

  无心这才知道扶苏的用意,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

  至都的行动倒是很快,连夜起草了通辑文告,并抄录数百份,次日天色刚刚一明,便派遣大量衙投赶赴会稽所辖各县、各乡!

  对这样的效率,扶苏不禁感到十分满意,免不了又是夸奖至都几句,直让至都有点诚惶诚恐、受宠若惊的味道!

  既然通告已发,扶苏就开始坐等好消息了。谁知一日、二日、三日……一连到了第七日,至都连项梁、项羽叔侄的一个汗毛都没有抓到!更可气的是,通告发出去七日了,周边各县竟然连一个通风报信的都没有!这样的结果直让扶苏的脸色越来越难堪,禁不住有些怀疑至都这家伙是不是和项梁等人穿一条裤子的,否则怎会有如此重赏而楚人竟无动于衷!?

  心中焦躁的扶苏第八日一早便将至都唤来,二话不说,先骂了个狗血淋头,然后再次责令至都严捕项梁叔侄。至都吓得唯唯喏喏,回去后倒是立即将三班衙役们臭骂一顿,撒出全部人手,下乡海捕!

  只可惜,大队衙役们又忙活了七八日,还是连项梁叔侄的影子也没有捞到一个。

  扶苏这回大大的郁闷了,心道:“这倒奇了,这至都办事挺认真的啊,监视的人也没有发现他和什么可疑的人物有勾连,但怎么就是忙活了半月毫无成果呢!难道项梁叔侄真的长了翅膀飞了不成?不对,历史上记载:项梁叔侄一直都没有离开老巢会稽,甚至连起事也是在会稽借助八千楚项子弟兵造的反!对于不甘心楚亡的项梁来说,天底下就没有比会稽更安全、更易东山再起的起点了!他们叔侄肯定在会稽,不过一定隐藏得十分机密,这才让众衙役们徒劳无功!但怎么才能抓到这二人以除后患呢?”扶苏不禁皱着眉头,苦苦地思索起来!

  冷酷的无崖见扶苏整日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有些不忍地道:“君上,既然那些废物们找不到项梁叔侄的行踪,那不如由我们亲自动手,说不定能有所收获!”扶苏闻言一振,大喜道:“对,本君也来个微服私访,我就不相信访不出个一二三来!”

  顿悟的扶苏当即将‘狼牙’武士通通派了出去,化装成各种身份,潜入各乡各县刺探情报,自己也在馆驿中让火凤四人做了个一直存在的假像,实际上却和无心五人换了便装,深入了会稽城中!

  ******

  这一日上午,扶苏和无心等五人换了便装出了后门,便来到会稽城中闲逛。

  是时的会稽城,结束战争已经有四五个月,不但城池修复完毕,就连在战火中略有所损的城中屋宇也修葺一新,重新又恢复了往日那种繁华热闹的盛况!

  由于历史的原因,会稽不仅仅是吴、越两国旧民的聚居场所,还是后来以楚项为代表的楚人移居之处,甚至附近山林里还住有不少南越的部族——东瓯以及闽越!所以,无论是无论是所售商品和来往行人都体现了这一民族融合的特性!

  扶苏在街道上尽情徜徉,只见路旁店铺林立,各种珠宝玉器、凌罗绸缎、生活用品应有尽有,店家的叫卖声不绝于耳,店铺中也是人来人往的霎是热闹。扶苏睁眼细看,店铺中的商品既有中原各国南来的各种珠宝玉器、凌罗绸缎,也会稽本地出产的各种金银饰品和无数竹制、木制手工艺品和装饰品,产品的丰富性竟然远超过了中土!直看得扶苏众人颇有点眼花缭乱之感,禁不住大叹:大开眼界!

  来往穿行的行人,其装束也是千奇百怪,大异于中土:有长袍大袖的中原来客,有衣衫精致、细巧的吴越旧民,也有身着兽皮、耳戴银环的南越族人,甚至还有一些头扎粗布、身佩银饰、走起路来叮当乱响的少数民族。

  不过这都不算特别,最让扶苏感到过瘾的是,现在会稽郡内的年青女子,穿着都是十分的开放。便是吴越旧民和楚人也都是穿着露胳膊、露腿的小巧打扮,甚至某些少数民族的年青女子更是用些兽皮遮住身上三处要害就行了,直露出大片雪白细腻的肌肤来。直看得扶苏大呼过瘾,眼中大吃冰淇淋!

  而且,这些会稽郡的年青女子由于民风的彪悍和开放,一点也没有羞涩之感,看见气宇轩昂、相貌英俊的扶苏都频频注目长观,甚至有热情的姑娘主动上来相邀扶苏对歌相会。这样的盛情直把准备不足的扶苏吓得大呼吃不消,频频落荒而走!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这两千前区区一隅的奇特人文景观也不禁让扶苏大呼过瘾。

  一时间,扶苏只顾着大饱眼福,甚至连本来的意图都抛在了脑后!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到了中午,扶苏感到腹中有些饥饿,一抬头眼,正好看到面前有一间精致的酒馆。整个酒馆竹制而成,店前挂着各种竹片编成的动物形象,如龙、蛇、虎、羊、狗、兔等,活灵活现,十分可爱。酒店门楣上‘龙虎居’三字倒也写得龙飞凤舞,颇有几分功力。店内正传来香浓诱人的肉味,看来这是一间以经营野味为主的本地菜馆了!

  扶苏没有犹豫,迈步而入,店内的小二连忙殷勤的迎了上来:“客官,你楼上请?楼上有上好的雅座!”青布包布,眼神灵活的店小二看扶苏几人衣衫华贵、气势不凡,必是贵人,当即小心翼翼地往楼上请!

  扶苏却摇了摇手,傲然而立道:“不用了,本公子喜欢热闹,就在大厅得了!去,小二,给本公子上好最的菜,传最好的酒!我吃得高兴了,必有重赏!”“好了,您哪!”小二看这气势,心知必是有钱的贵人,连忙安排好了坐位,屁颠屁颠地去传菜去了!

  无心等也知道扶苏的意图,是打算在市井之间热闹处探查一下项梁叔侄的下落,所以一坐下后就竖起耳朵四处探听,同时也严加戒备,毕竟会稽刚定,说不定会有什么事发生。

  不一会儿,小二流水价间将菜肴传了上来,果然都是山林间的上好野味:真是飞禽走兽、游鱼跳虾无所不有,那菜肴的精致程度丝毫不弱于中原,那醉人的香气更是飘散而四溢,顿时将周围的酒客所吸引。江南虽然富庶,但像扶苏这样豪阔的酒客还是少见的!

  尤其是小二将一壶用碧竹编成的快赶上工艺品的酒壶端上来时,那浓重的酒香顿时让扶苏机灵灵打了个心颤。扶苏诧异地用鼻子闻了闻酒味,赞道:“好酒,清香而脱俗,淡雅而醉人,这是什么好酒?”

  小二笑眯眯地道:“公子不是本地人吧,那就不奇怪了,这酒叫‘猴儿醉’,可是我们吴越地界的一宝呢!”扶苏愣了一愣:“何为‘猴儿醉’?”

  小二自豪地道:“这酒啊,说实话,原浆不是我们自家酿的!我们江南多山,山间多野猴,这野猴有个奇怪的脾气,爱喝酒。这野猴喝的酒呢,又跟我们普通人酿的酒不一样,这些野猴将很多采集来的野果放到树洞中发酵,依本能制成这上好的美酒,所以这酒闻起来就有一种果品的清香而淡雅。不过,由于这酒香气浓郁,酒劲甚大,所以常有猴儿喝了而醉得东倒西倒的,故名‘猴儿醉’!我们酒店啊,时常派人到山林中去,去寻找这上好的‘猴儿醉’,采回来再加以调配!不过即便这样,这酒我店一年也出不了一百瓶,非常的珍贵,不是贵客我们还不卖呢!”

  扶苏闻言大喜,笑道:“如此奇特的美酒倒是第一次听说,看来今天不好好痛饮一番,算是白来会稽一趟了!”说着,扶苏打开了小巧而精致的壶塞,那绵远浓郁的香气顿时将宽敞的大厅塞得满满当当。人人不禁咽了口馋涎,大赞一声:“好酒啊,好酒。闻这香气就错不了!要是我也能喝止一壶,死了也心甘了!”便听有人笑骂道:“得了吧你,你知道这‘猴儿醉’多少钱一壶吗,不是按多少大钱,而是以黄金论价:十两黄金一壶啊。这一壶就够你全家吃上三五年的!”众人闻言不禁发出惊叹声,羡慕的咽了咽口水!

  “公子,我帮你倒上!”无心接过酒壶,为扶苏斟上一杯,那浓重的酒味顿时更加浓郁起来。扶苏举杯放在鼻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赞道:“好酒,闻一闻就值十两黄金啊!”说着,轻轻地倾倒在口中,顿觉入口绵香滑软,香气袭人,陶醉得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

  无心等见状,心痒难耐,一人抢着斟上一杯,酒入愁肠,顿时拍案叫好,引得众人越发得嫉忌了!

  就在此时,有一个慵懒地声音拖拖拉拉的来了:“好酒啊,好酒!谁的好酒将我老人家勾来的?”扶苏转脸一看,便见一个衣衫破烂、发须杂乱的中年人正使劲地嗅着鼻子,跌跌撞撞的往这边摸来,口中兀自还喷着酒气,显然是一个喝得醉醺醺的酒鬼。

  中年人睁着朦胧的醉眼四下寻摸了一下,一看就看见了扶苏身前这与众不同的‘猴儿醉’,眼都直了!口中喃喃自语道:“哈哈,‘猴儿醉’!我说怎么这么香呢!”说着,竟跌跌撞撞地直奔扶苏这桌而来。

  扶苏见状愣了:这人怎么这般放肆?小二见状也急了,这不是来捣乱吗,连忙迎上前去,扯住中年人:“唉,唉,范先生!不可胡闹,不可胡闹!这是贵客,你和小店都得罪不起!你那边请,那边也有好酒,白送您老人家!”中年人醉气醺醺的一撇嘴道:“臭小子,别想蒙我,那酒狗屁都不如,我不喝!我就喝‘猴儿醉’!”

  扶苏心中纳闷:没喝醉吗!这不是挺清醒的吗!

  便见这范先生一伸手便将小二拨拉到一边,小二身子一歪、险些跌了个跤,然后这范先生竟穿着破破烂烂的布鞋拖拖拉拉的直奔扶苏身边而来!

  “碰!”这范先生竟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扶苏的身旁,伸手就要抢扶苏身前的酒壶。“仓啷!仓啷!……”几道惊虹冲天而起,无心等迅速出手,五支长剑立时或抵胸膛,或架脖颈,顿时将个范先生控制得严严实实。这时,只要有一人剑芒一吐,就会将这个狂妄的酒鬼变成真‘鬼’!

  “哎,小心,小心!这剑可没长眼睛,碰坏了我老人家,你们可赔不起!”这可恶的酒鬼立时不敢妄动,但面上却毫无惧色,兀自似疯似颠、似真似假地胡言乱语!

  扶苏冷冷地道:“给我滚,否则休怪本公子怒发,割下你的狗头!”这时小二也赶了过来,连连作揖:“公子息怒,这人是个酒鬼,整日里没个正紧,小人这就将他赶走!”

  扶苏哼了一声,向无心等点了点头,五人这才将长剑抽回,但眼睛仍死死地盯住这酒鬼,防止这狂妄之人再有异动!

  小二见状嘘了口气,连忙伸手来拉这范先生,口中急道:“范先生,您别让小的为难,快走吧!若捅了篓子,小店也得跟您倒霉!”谁知这范先生竟仍然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任这小二如何拖拉,竟然动都不动,显然力气非常之大!

  扶苏瞳孔有些收缩:小二一个青年男子竟然拖不动一个坐在地上的中年男人,看来这酒鬼非是等闲之人!扶苏微笑着向小二挥了挥手道:“你先下去,这酒鬼交由本公子处置!”

  小二闻言,面带犹豫,只是退到一旁,不敢走远,生怕这范先生疯劲发作,捅出什么大篓子来!

  扶苏微笑着从无心身前取过碧竹酒壶,打开鼻塞长长的吸了一口酒气,口中赞道:“好酒啊好酒!”说着眼睛示威性地看了看兀自馋涎欲滴的酒鬼!

  便见这范先生眼睛发红,颈间的喉头不禁地上下滚动着,显然是馋得狠了。但却也并不敢轻举妄动,毕竟有五只‘猛虎’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

  扶苏对这酒鬼笑道:“想喝不?想喝就得拿出些真本事来!以本事换酒喝!”这范先生又大大的咽了口唾沫,嘻笑道:“公子何不早说!行,公子随便问在下几个问题,在下若答不出来,掉头就走,决不喝一口酒!若公子认为在下答得不错,答一个问题就赏一杯酒喝,如何?”

  看着这酒鬼自信满满的模样,扶苏愣了愣,心道:“难道还真是个有本事的奇士!?”脑筋转了一转,笑道:“好,那你听清楚了!第一个问题:我是何人?”说着,面孔上浮现出一抹坏笑,准备看这酒鬼如何作答!

  便见这范先生眼珠转了转,笑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西方贵胄,何必明言!”扶苏愣了愣:“是啊,我如今贵为秦国王长子,的确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且秦国也的确处于西方!看来,这酒鬼是真知道我的身份!不过,这究竟是偶然还是真才实料,还不一定。待我再试他一试!”

  扶苏笑道:“好,本公子十分满意,我为先生斟酒一杯!”说着,扶苏为这范先生满上一杯,这酒鬼也毫不客气,举起酒杯,放在鼻前,先是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陶醉了一番,然后才恋恋不舍的细细品入口中,闭上眼睛回味了半天,方才开眼大赞道:“果然是好酒啊好酒!”这一幕,不禁让周围的酒客们嫉忌得眼睛有些发红。

  扶苏笑道:“好,酒已品完,本公子问你第二个问题:我所欲何来?”兀自沉醉在‘猴儿醉’惊人香醇中的酒鬼哈哈一笑,随即低声道:“大楚余英,斩草除根!奈何奈何,天不相助!”

  扶苏闻言,哈哈大笑,亲手又为这有趣的酒鬼满上一杯道:“先生果是妙人,既知我身份,又知我来意,那么你认为本公子心愿可否达成?”

  这回这范先生却笑道:“这是否算是第三个问题?”扶苏笑了笑道:“当然算!只要先生能相助我解了这个问题,一壶上好‘猴儿醉’全部奉送!”

  范先生闻言大笑:“公子真是好算盘啊,这一壶区区‘猴儿醉’就想换得如此大功!不过可惜的是,范某虽有心,却也无助于公子达成心愿!”

  扶苏急了,追问道:“为何?”范先生原本一副酒鬼的衰荣顿时变得严肃起来,轻轻地摇了摇手中略呈碧绿色的美酒,轻轻地一品,低声道:“楚项一族在会稽甚得民心,愿为项梁叔侄而死者数以万计,而秦国在会稽根基未固,根本不可能在此捉住项梁叔侄!若我所料不假,这些日子来,虽然张榜无数,但是没有一人为官府通风报信吧!”

  扶苏有些难为情地自嘲道:“是啊,毫无所获!”范先生闻言笑了笑,低声道:“所以啊,公子还是死了这条心吧!除非公子调动大军屠尽会稽六十万民众并周围各南部民族,否则想捉住项梁叔侄便只是痴人说梦!以公子如此之睿智,想必不难想清楚此中的利害关系!”

  扶苏闻言一个皱眉,心中苦笑:“调动大军屠尽六十万民众?这简直想也不要想!若真如此,我可就成了天下第一暴徒了,恐怕父王也不会饶过我!而且为区区二人,丧尽天下民心,这笔买卖划不来啊!”扶苏有些沮丧地摇了摇头,叹息道:“难怪真的无法逆转天意?”

  范先生笑道:“公子是陷入心魔之中,过于执著了!万事皆有天意,既然不能逆天而行,何妨顺天行事!只要秦国有公子在,再辅以百万雄兵,天是翻不了的!公子何必对自己没有信心呢?”

  扶苏闻言一愣,心道:“是啊!我对项梁叔侄过于看重,的确是过于执著、而对自缺乏信心!但是正如这范先生所说,我可不是昏庸无能的秦二世,而是威镇天下的武安君!有我在,再辅以大秦百万雄师,甭说一个项羽,就是六国余孽齐至,我又有何惧!”

  扶苏顿时放松了下来,起身向范先生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道:“多谢先生教诲!天下尽在我手,区区一二跳梁小丑,我又有何惧之有!既然这几只蚂蚁捉他不住,就由他去吧。日后只要他敢冒头,本公子一定会毫不留情地踩死他们!”

  便见这范先生也立时一本正经起来,起身恭敬地还了一礼道:“呵呵,公子果然奇才,一点即通!不过,适才范某狂妄之处,还请公子见谅!”

  扶苏笑道:“无碍的,我不是心胸狭小之人!不知先生姓名?愿否相助于我,共成大业?”

  范先生笑道:“在下范天石,会稽一狂士也,平日里仗着有些文墨混口饭吃!日常除了读书以后,便最喜饮酒,适才见猎心喜,丑态百出,倒让公子见笑了!不过,在下久寻明主而不得,闻公子至会稽,已在馆驿前守侯半月有余,心意自不必明说!”

  扶苏闻言大喜,笑道:“范先生愿意相助,那是再好不过了!我虽然未得二项,却得先生相助,也算不枉此行了!无心!”

  “在!”

  “你速陪范先生回居处,收拾一下,至馆驿相见!”扶苏求才若渴,立时便要抢人!

  范天石却大笑着抖了抖身上的破衣烂衫道:“公子不必了,你看在下这身装扮就知道我没有什么行李可以收拾,我空身相往,足矣!”

  扶苏愣了愣,大笑道:“先生身无长物,真是洒脱之人!”

  范天石有些大笑道:“哪里,哪里!平日稍有些积蓄,便都化成水酒灌下肚了!今日将这一身本领卖给公子,不求其它,只求每日能够一醉即可!”

  扶苏抚掌大笑道:“只要先生愿意相助,何说一醉,便是每日送先生百坛美酒又有何妨!”范天石闻言一脸陶醉地笑道:“从今以后,在下总算能够吃饱饭了!”众人大笑。

  “请!”

  “公子请!”

  这回范天石再不跟扶苏客气了,恢复了狂生本色,据案大嚼,杯杯畅饮!扶苏却毫不以为意,与之推杯换盏,相谈甚欢。

  众人酒兴甚浓,竟连饮三瓶‘猴儿醉’,人人东倒西歪地尽兴而归!

  

第一章 会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