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王贲

    扶苏照了照面前的铜镜,扭了扭腰身,好像对自己的身材和服饰比较满意的模样。“福!你说本公子的这身打扮怎么样?”新调拔给扶苏的宦官福看了看扶苏身上穿着的一身平民服饰,由于不知扶苏真实心意到底如何,只得小心翼翼地顺着扶苏的话头来说:“公子人中之龙,就算是穿平民的衣服,那也是风华绝代、气宇斩昂的!”

  扶苏闻言不悦道:“福,我不是告诉过你吗,你不要将从别人那里学来的逢迎拍马那一套用在本公子的身上。本公子要听得是真心话,你用不着害怕,我不会责罚你的!”“是,是,奴才一定说真话。可是公子贵为王长子,本身就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那确实是穿什么衣服都掩藏不了的!”

  扶苏苦笑了一声,知道在大秦的严苛律法面前,所有的秦人都在战战兢兢的活着,哪有人敢说什么真话!扶苏不禁从心底里感到了一丝悲哀: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日后自己继位了一定要给天下百姓说说心里话的权利!

  扶苏拍了拍额头,赶走了一些至少在现在来说不切实际的念头,对着福说道:“我要出宫一趟,你不要跟着我!”福闻言顿时吓得跪下了:“公子,你要一个人出宫吗?这可是违反大秦礼法的,万万不可啊!”

  扶苏有些头痛道:“没事的,我以前和老师学习的时候,就经常和老师独自出宫的!你放心好了,不会有什么事情的!”福却有些不依不饶道:“那是以前公子学艺的时候,现在公子已然单独建宫立府,出入就必须有王长子的威仪,否则万一要让大王知道了,我等贱命死不足惜,恐怕要迁累公子您啊!”

  扶苏不由得大拍脑门,看来单独生活有好也有坏啊,这个死太监不依不饶怎么办呢!扶苏堆起笑脸对福道:“此事你吩咐下去,对任何人都不许说我去哪不就行了!只要你不出卖本公子,本公子会有何事?”“可是,公子……”福还想进行最后的挣扎。“别说了,我意已定,一定要走!”说着,扶苏哼了一声就要出宫!

  “公子,您慢点,即使您一个人走的话,至少也要带上一件兵器啊!”说着,福一路小跑取来扶苏的豪曹剑便呈到扶苏面前,大有一副你不拿我就不依的架势。看来万事都讲法也的确有他的麻烦之处!

  扶苏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将剑背在了身后,没好气地道:“这回行了吧,我走了!”“公子早点回来!”福还是有点不放心地叮嘱道!遇到扶苏这种不太讲理法的主子,福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扶苏没理他,便兴冲冲的出宫去了。好几天没见瑕儿,扶苏早就想坏了!

  一路之上,由于扶苏经常跟随‘中隐老人’在宫中进进出出,所以所有的虎贲禁军们都认识扶苏。虽然看着扶苏单独建宫立府后仍然独自一人进出宫禁有点奇怪,但王长子的事情有哪个敢来阻拦,于是扶苏顺利的出了宫禁。

  由于秦人尚武,有钱人佩剑司空见惯,所以一路之上虽然十一岁的扶苏背着一柄大剑有点突兀,但也没有人多看他一眼。不过一会,扶苏便来到了西城的一小块空地旁,那里有一株老大老大也不知有多少年的老松树,树荫遮蔽了方圆足有数十平方米的地方。这里是扶苏和小伙伴们经常玩耍的地方,也是扶苏和瑕儿相约再见的地方!

  扶苏看了看太阳,还升得挺高呢,热呼呼的,瑕儿肯定还在家中学一些所谓的女红等事,没来得及出来吧。于是扶苏在树下找了块干净的地方,一则避热、二则等人!毕竟身上碰着一把重剑对于现在年龄的扶苏来说还是挺累人的

  刚眯了眼一会,就听见几声孩童的声音传来:“老大,是你啊!你怎么好多天了也没来找我们玩啊!?”扶苏睁开了眼睛,却是以前经常在一起玩耍的几个小伙伴:庆尚、司齐、抗以及赵成。由于扶苏并未告诉孩子们他的真名,所以孩子们要么叫扶苏‘老大’要么就叫他‘苏’!扶苏笑了笑道:“家里前些天有事,没有时间出来玩,你们这些天还好吗?”

  “好好!”几个小伙伴连忙了来到树荫下做到扶苏身旁:“就是没有老大带我们一起玩,没那么有劲罢了!”忽地眼尖的司齐看见了扶苏身后背着的大剑,有点奇怪道:“老大,你出来玩背着把大剑干什么啊?”

  扶苏有些尴尬地笑道:“噢,我家里人要我从此开始佩剑,我也没有办法!”“噢!”小伙伴们虽然有点奇怪扶苏佩剑得这么早,但在秦国这种尚武的国度里,也的确没有什么太过惊奇!

  赵成笑道:“老大,今天来带我们去哪玩啊?”扶苏笑笑道:“不要急,等瑕儿来了再说,我先带你们去东门外的城效教你们练剑,回来时再给你们买些酱肘子解馋好不好!”“好呀,好呀!我们早就想学剑了!”秦人尚武的天性十分牢固,所以像赵成、司齐这样十二三岁的半大孩子都很渴望着能够早日习武、上阵杀敌!再加上扶苏时常用美食等诱惑他们,所以扶苏说出来的建议孩子们很少有反驳的!

  没过一会儿,正当扶苏等得有些焦急时,就见东边欢快地跑过来一个娇小的身影,身着倩丽的小红裙子,披散着一头乌亮的秀发,一边跑一边叫道:“苏哥哥,苏哥哥!”扶苏顿时笑了起来:瑕儿来了!抗向众人挤了挤眼,笑道:“老大的小相好来了!”“呵呵……”众孩子们一阵哄笑!

  王瑕来到扶苏身前,有些气喘吁吁的弯下细腰,红通通的小脸上直累得满是汗珠,但却是一脸的兴奋与满足。对自己未来的老婆扶苏那是一百二十个关心的,连忙细心的掏出一方手绢给瑕儿擦了擦汗,瑕儿也甘之如怡的任扶苏在自己的粉嫩的小脸上擦拭,而且是一副娇羞可人的样子,直看得年纪渐大的小伙伴们羡慕不已!

  扶苏笑道:“瑕儿,我们打算去城东的竹林去练剑玩,你要跟我们一起去么?”王瑕眨了眨眼睛道:“苏哥哥去哪,我也去哪。不过要早点回来,否则要是家里发现我偷跑出去,我要挨罚的!”“好!”那我们走吧。“噢,走喽!”小伙伴们欢呼一声,跟着扶苏屁股后面便向城东走去!

  谁知刚走过一个拐弯,忽地扶苏猛感到后衣领一紧,身体顿时离地而起腾飞在空中。紧接着身后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喝:“臭小子,我说我阿妹怎么一到下午就老看不见踪影呢,原本是被你这个臭小子拐跑了啊。今天要不教训教训你,你不知道尊贱有别!”古秦法有云:尊贱不通婚、尊贱不同席,甚至连地位相差较大的小孩子们一起玩耍也是社会所不允许的!

  扶苏在半空中使劲转过了小脸,回头一看,一个身材高大、体形壮硕、浓眉大眼的威武年青人正恶狠狠地盯着他。扶苏顿在半空中没有丝毫借力之处,不由得手舞足蹈地怒吼道:“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有本事放我下来,咱们打过!”

  “好,看你小小年纪就背着剑,想必会点武艺。你要能打赢我,今天我就放过你!”说着,大汉便放下了小扶苏。扶苏一落地便转过头恶狠狠地道:“从没有人敢欺负我,你也不例外,我今天要狠狠地教训教训你!”大汉见扶苏小小年纪也跟他发狠,不由得嗤笑了一声,也不说话,便对扶苏勾了勾手。意思是说:小子,不服怎的,那就上来讨打吧!

  扶苏大怒,握紧拳头正要扑上前去时,忽听见王瑕“哇”的哭了出来:“哥哥,苏哥哥,你们不要打架好不好!瑕儿好怕的!”扶苏一愣:哥哥!?顿时想起了一人,扶苏大惊道:“你是王翦的儿子王贲!”

  “哈哈,知道就好!”王贲见扶苏小小的年纪竟然也听说过他,不禁有些眉开眼笑。忽地王贲有些感觉不对劲道:“嗯,小子,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是你听说的,还是瑕儿告诉你的?”王贲这时还并没有参加过什么大的战役,也没有什么名气,所以除了咸阳城内的官宦子弟外,应该很少有知道他名字的平民,所以威武但不只傻的王贲马上反问道!

  扶苏心中暗暗想道:“王贲,蒙恬、蒙毅兄弟,以及李信号称秦未四大杰出青年,可都是了不起的人物啊.今天初见,定要见识一下,否则今生岂不遗憾!”不由得笑笑道:“瑕儿就算没告诉我,我也知道王翦老将军有个儿子叫王贲,你不是要教训我吗,等我将佩剑解下,再和你比过!”

  “好!”王显然也是个嗜武的人,有架打最好了,再加上怒冲冲地想教训小扶苏‘诱拐幼妹’便也便不得以大欺小了!

  ******

  爵士正在冲榜,兄弟们来吧.疯狂地用点击和票票砸我吧!呵呵!越砸我越开心,越开心更新就越快.

  

第三章 王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