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剑客

    PS:感谢部分书友们的热情支持,另说明一下,丞相,太尉,御史大夫的三公制度是秦始皇后期才确立的,秦始皇前期还是用的是丞相、国尉、廷尉这三权并立的制度。爵士没有搞错,不过仍然谢谢部分热心的书友!

  ******

  以后的一些时日里,扶苏除了偶乐出宫去王翦老将军府外,便很少再出门了,因为扶苏现在正在练习墨子剑法。

  扶苏以前所习的‘王者之剑’虽然充满了磅礴正气、凛凛王威,却更适合于修身养性以及个人搏杀;而墨子剑法精奇辛辣,诡密异常,极利于战场搏杀、纵横天下。所以并不安心只做一个安乐王的扶苏为了能够有朝一日领兵百万纵横于沙场之上,正在下苦功夫练这墨子剑法!

  有了‘王者之剑’奠定的雄厚根基,再加上扶苏本身的聪明智慧,不过一月左右的时间里,扶苏便已将三十六路墨子剑习练得纯熟无比,一时间扶苏原本王气十足的外表里又悄悄地添上一股横扫一切的霸气。但这霸气却和秦王赢政杀气腾腾的霸气不同,由于墨子剑法的霸气有平和、谦恭、止战的墨家心法压制,所以更多的是一种有理智的霸气。

  本来,走了王道之人便难再入霸道,但同样走了霸道之人也极难再入王道,但是由于墨家心法的帮助,扶苏在学习王道的同时竟然也融入了霸道!于是,在扶苏的身上,王、霸这两种平时极难汇聚到一起的气势竟然奇异地合流了,悦则生威,怒则生霸,一举一动间扶苏全身都充满了凛然的王霸之气。扶苏也在不知不觉间,武艺陡然迈进了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崭新天地;而扶苏的心胸也在王、霸合流之下变得更加得平和、果断和决绝。平衡、奇异的平衡,中国数千年来一直推崇备至的中庸之道:‘刚则易折、软则易弯’的特点在扶苏的身上得到了最完美的诠释!这也就注定了日后扶苏的成就将会达到后世帝王所难以企及的高度!

  也许,这是天意,是苍天怜我华夏之民多苦难而要降生这样一位奠定华夏万世基业的圣主吧!但现在的扶苏本身却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殊的变化,这正应了那句俗语‘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吧!

  ******

  深秋了,韩国在秦军大将内史韩腾的大军威逼下终于献城而降。内史腾将韩王安解送咸阳的同时,也奉命将韩国置为颖川郡,开始屯兵积粮,做好了攻楚击赵的先期准备工作。

  于此同时,怀胎十月的王后公孙玉也终于在一个秋季的清晨诞下了一个龙种:原本的二世皇帝胡亥!听闻这个消息的扶苏微微叹了口气:“‘树欲静而风不止’,难道我扶苏真的还要再走兄弟难残的老路么!我怜天下人,却有何人怜我?”伤感的扶苏不禁有些落寞之意!……

  离开酒楼近月后,武艺和心胸已经初趋大成的扶苏估计自己需要的那些护法剑手应该快到咸阳了,于是扶苏命福以传唤酒菜的名义给魏虎捎了封询问的书信,魏虎也迅速地传回了消息,只有八个字:“已过潼关,五日可到。”扶苏心中大喜,便抛却杂念,耐心等待!

  大概七日以后,扶苏肯定数人应该已经到了,便只带了车琼和福直奔‘风雅颂’酒楼!

  到了酒楼以后,魏虎此时正自望眼欲穿地等候着扶苏,见扶苏来连忙将扶苏让进了后堂,留福在外等侯!

  见四下无人,魏虎便要下拜,扶苏笑而止住道:“不用,我们墨门中人讲究得便是平等、博爱,以后见我之面,无须下拜!”见扶苏这般平易近人,魏虎不禁有些感动,要知道在这战国未年极为讲究身份、地位的时候,扶苏的这般做为是极为难得的。

  见魏虎一脸感动的模样,扶苏笑笑道:“怎么样,我要的人到了么?”魏虎恭声道:“已经到了,一共九人,五男四女,还有一位墨脑的长老!”“噢,那还不快快有请!”

  还未等魏虎答话,便听屏风后有人大笑道:“不用了,我们不请自到了!”说着屏风后闪出一行十人来。当先一人年约五旬,身材高瘦,外罩青色布袍,一脸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再配上瘦削有力的面庞,显得是稳重严厉、有长者风,想必便是长老无疑了。

  长老身后五名年青男子相貌各异,身材也高矮、胖瘦不同,但是五人都有相同之处;那就是怀抱长剑、面容冷峻,虽是站立不动却隐隐散发着强大的气势,似酷烈又似平和,似稳重又似狂暴,显然是都是久经战阵之人。

  最后四名女子全都身着长裙:一火红、一青绿、一湖蓝、一雪白,个个身材硕长,体态丰盈,却都有着一束只能盈握的纤纤细腰;而且肌肤胜雪,清香袭人;虽都是青纱罩面、看不清其真实面目,但却是掩不住的婀娜多姿、曲线迷人。虽然扶苏没有看到四女身上配剑,但是四女身后却全都背着一个长条包裹,估计必是长剑无疑;而且从四女身上隐藏不住的英气和傲气看,估计也非庸手。

  就在扶苏还在发愣时,便见一行十人已经下拜道:“属下参见‘钜子’!”扶苏微微一惊,连忙上前先将长老扶起,然后对众人道:“你们不必拘礼,我适才已经跟魏虎说了,以后墨门中人见我不必拘礼,心中有礼便是了!”

  长老却正色道:“不可,公子一则是我墨门‘钜子’,二则是秦国王长子,无论是何身份我等都需以礼相待!”扶苏闻言苦笑一声道:“也罢,你们一定要行礼就随你们了,但以后不要叫我‘钜子’了。一则听起来显得我很苍老,二则也容易泄露了身份,你们也叫我公子好了!”

  长老道:“我便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墨脑’三大长老墨风、墨尘、墨雨中的墨风,负责主持墨门的日常运转;身后的五位‘钜子’护法是:无心、无虚、无涯、无伤、无欲,都是我墨门训练出来的一流剑手;那四位女弟子是火凤、青鸾、蓝霜、素雪,也是我墨门女弟子中的佼佼者。不知公子可否满意?”

  扶苏连忙道:“有劳长老和诸位了!扶苏十分满意!”墨风又打量了一下扶苏,笑笑道:“公子能否将将‘钜子令’再示与老夫一观?”扶苏心知墨门对自己还有些怀疑,于是点了点头,从袖中取出了‘钜子令’现于众人面前!

  墨风仔细地看了看,点了点头道:“不错,确实是当年墨子先师所留的‘钜子令’!此令由举世罕见万年‘黑玉’制成,由墨子先师亲手所制,雕功之精甲于天下,的确无人可以仿制。不知是否能请公子将方仲先生传令经过细述一遍!”

  扶苏知道墨风这是来考查自己了,虽然墨门有认令不认人的传统,但如果‘钜子令’真的落入心怀叵测之人手中的话,墨门这些实际里掌权的老头们还是有可能会不认帐的,这种事情不可能没有先例,否则墨门也不会安然流传数百年直到今天了!于是,扶苏也恭恭敬敬地将自己得令的经过首次全程直播了一遍,最后道:“自我将方仲先生送出咸阳后,先生便说从此不再管墨门之事,而浪迹天涯、归隐山林去了!”

  众人也静静地听着这惊世的秘闻,直到扶苏说完时,众人还在沉思之中。忽地,墨风问扶苏道:“公子真的有心在继位后废除苛法、轻徭薄赋?”扶苏指苍天而立誓道:“若违此言,人神共愤,子孙断绝!”

  古人重信诺,见扶苏发下如此毒誓,墨风点了点头慨然道:“既然方仲先生相信了公子,将‘钜子令’托付,墨风本不该如此相问的。但是由于公子身份实在过于敏感,所以墨风才不得不出此下策!要知道,只要公子一掌‘钜子令’,我墨门上下数千子弟的生死便都操在公子一人之手了!”也不知道怎的,墨风已被扶苏身上所发出的凛然正气所吸引,自觉得便相信了扶苏的每一句言语!也许,这便是一代杰出帝王所必备的人格魁力吧。当然,也可能和扶苏身备王、霸二种气质的奇特气势有关!

  扶苏点头道:“长老不要见责,便换作是扶苏,恐怕也会这样做的。扶苏真心一片,赤诚为民,还请长老相信我的诚意!”墨风咬了咬牙道:“罢了,我墨门是就此兴盛还是步入毁灭,就全仗公子能否遵守承诺了。你们都来拜见公子吧,以后你们就一直跟随在公子身边,誓死保护公子安全!”扶苏闻言大喜,知道墨门总算是正式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但他心里也明白:身边的这九名剑士可以说既是自己争霸天下的强大助力,也是随时有可能要自己命的危险杀手,实际结果如何就要看自己日后怎样处理墨门之事了!看来墨门还是对自己这个新任‘钜子’不会完全放心的,不过这样也好,留这几个剑手在身边可以让大家互相放心!

  便见身后九名墨家剑士再次恭身下拜道:“属下见过公子!”扶苏知道刚才那一拜是礼,现在才是真心。于是连忙道:“都起来吧,以后你们随我在宫中走动,行事千万要小心,不可鲁莽从事。否则万一惹下什么塌天大祸,我很可能也救不了你们!”“遵命!”九人一起点头!

  扶苏转头对墨风道:“长老千里迢迢赶来秦国,实属不易,也和扶苏一同入宫,让扶苏一尽地主之谊如何?”墨风摇了摇头道:“我老了,和秦国又向有宿怨,便不去打扰公子了!我明日便起程回临淄,只希望能够在有生之年看见公子诺言兑现的那一天便满足了!”

  扶苏闻言一皱眉头,突然下拜道:“请长老放心,扶苏千金一诺,既出豪言,必然不死不休!”墨风大为感动,急忙将扶苏扶起,握扶苏之手而双目流泪道:“那墨门和天下苍生之安危就交托公子了!”

  扶苏点了点头,毅然对九名墨家剑士道:“你们跟我走吧,此处我不能久留!”“是!”九人对墨风和魏虎抱了抱拳便跟随着扶苏出厅去了。

  在门外等侯已久的福正自晕晕欲睡呢,忽地见扶苏出来了,便急忙迎了上去。却猛地一见扶苏身后有九个行止奇异的人,不由得瞠目结舌道:“公子,这是……”扶苏笑笑道:“他们是我新招的护卫剑士,我为你们引见一下!”扶苏于是为众人引见了一下,当然,九人的真实身份扶苏便没有对福说。

  回去的路上,一辆华丽尊贵的马车后面跟着五男、四女这样奇怪的搭配引走了咸阳民众无数的眼球,只道是不知又是哪家王公贵戚溜街来了。当然,入宫禁时,由于秦法森严,扶苏还是要为九人登记造册一下,以便日后随时可以自由出入。

  回到凌烟阁后,扶苏便命福向郎中令和宗正府告知了增加了九名侍卫的事情。两处自然不会为这种小事不卖扶苏面子,于是顺利地都登记在册,并发下了通行腰牌!自此,扶苏的身边便多了九名身手一流的剑士,成为扶苏争霸天下的一大助力!

  

  

第九章 剑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