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被点拨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迷茫大明在线阅读

迷茫大明

历史 / 两宋元明

168.03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14-07-21 22:15

书籍摘要: 如果明朝早一点引进推广美洲高产农作物,如果明朝改变怀柔远来的外交政策,如果明朝解除海禁,嘉靖新政更彻底一点,当主角穿越到嘉靖年间,一起都成为现实,私建海军,逆而篡位,振兴大明,开启属于明帝国的大航海时代!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定庸.
    书友等级: 长老
  • 书友第2名:往昔随风.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书友140611203220649.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大宋之寒门枭雄在线阅读
图书管理员许世秋穿越到北宋末年,刚从鬼门关回来,自家媳妇儿就被抢走,且看他翻云覆雨,灭女真、抗蒙古、闯南洋,如何从一名寒门仕子成就寒门枭雄。
重出江湖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我的明末之旅在线阅读
办实业,练新军; 开海禁,建海军; 打鞑子,平内乱; 征倭奴,扬国威; 这是一个工科男在明末的故事。 ---------------- 初试历史类,望大家多多捧场。 完本小说《都市阵法师》,《航空梦》大家在书荒的时候可以去瞧瞧。
五彩贝壳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我的假想敌是赵匡胤在线阅读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穿越了,而且还是一方节度使的衙内,还没等我开始斗鸡走马的纨绔生活,突降晴天霹雳,我居然是李筠的儿子。 就是那个列入周三臣的李筠,赵宋代周,唯三死于王事的重臣。 此刻我慌得一批,贼老天,又在耍我。
闻香识女人s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我姓王,我的邻居武大郎在线阅读
穿越北宋重和元年,山东清河县穷书生,他姓王,他的邻居武大郎。
格鱼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佞幸:我的姐夫是皇帝在线阅读
我是张鹤龄,我是寿宁侯,我是国舅,我的姐夫是皇帝! 一颗包含了张鹤所有遗憾、悔悟及些许执念的灰色光点,穿越了时空阻碍,飘荡到了500多年前的大明王朝弘治年。 灰色光点意外乱入,张鹤在昏迷反复中变成了张鹤龄。 记忆和思想的融合促成了一个全新的张鹤龄屹立于时代之中,历史在此刻悄然的发生了变化。 佞臣,权臣?好人,坏人?平凡、伟大?重要吗?我只是想这个世界稍微好一点,我能在这个世界里好好的活下去……
寸人止一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朕要抓穿越在线阅读
朕要抓穿越! 抓他们的人! 也抓他们的学识与技术! 要是有什么金手指 那就更好了! 总之,所有贪婪的野望! 都要在朕面前,幻灭!
金戈铁牛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靖康霸业在线阅读
北宋末年,金军突起,直取汴京。 号称世界上最繁华的上京城被洗劫一空…… 男子皆被杀,女子皆为金兵所占。 史称“靖康之变”。 现代历史系学生赵钦,一觉醒来竟穿越到了公元1124年,此时距离靖康之变不到三年。 作为后世而来的他,又当如何避免这一惨剧的发生。 且看赵钦如何以一己之力,扶大厦之将倾,改写历史,打造出一个“靖康盛世”……
风中柠月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干宋在线阅读
赵佶穷奢极欲、好大喜功;赵桓刚愎愚蠢、胆小懦弱;赵构最他妈无耻,老爹、老妈、老婆、五个女儿、全部宗族都被金人捉到金国百般凌辱,他却一心逃跑,只顾自己苟活和享乐,不思营救和报仇,枉为男人!  如此赵氏也配享受江山美人?  我李存必干翻赵宋取而代之!!!  本书又名:《干翻赵宋从方腊起义开始》、《收藏投票追读本书的您真是天底下最幸运最幸福的男人》……
任鸟飞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拯救明末在线阅读
穿越到崇祯二年冬,恰逢后金兵入关抢劫。大明的江山风雨飘摇,无数的百姓水深火热,身为新建伯世子的王业泰岂能坐视?掌神机营练精兵,万军之中射杀奴酋。以一镇孤军频频向后金发起攻击,试图挽狂澜于既倒。然天灾人祸流民遍地外忧内患,身为穿越者的他,能够拯救这个已经走到末路的大明吗?
任国成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迷茫大明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1章 被点拨

    公元1529年,嘉靖八年,己丑,夏五月,京师。

  一入五月,天气便一日热甚一日,端午节的氛围亦是日渐浓郁,京师过端午,乃是从五月初一日的小端午一直延续到五月初五的大端午,自五月初一起,宫内宫眷内臣便皆着五毒艾虎补子衣,门两旁安菖蒲、盆盒。

  百姓则家家挂五彩粽,插艾草、菖蒲,贴神符和葫芦花,忙着包粽子,做五毒饼,满城商铺亦皆乘势推出端午节的热销商品,玫瑰饼、粽子、香囊、五彩缯,钟馗像、天师符、葫芦花等等。

  所有的大街小巷随处皆可听到小贩们抑扬顿挫,此起彼伏的吆喝声,“江米儿的,小枣儿的,凉凉的大粽子。”“红樱桃、黑桑椹、多子石榴哎!”“又甜又酥,妙峰山的玫瑰饼。”

  京师南城,宣北坊,椿树三条胡同东段一座极为普通的一进四合院里,却浑无半点过节的热闹与喧哗,偌大的一个院子静悄悄的,不闻半点声息。

  院子里,一个眉目秀洁,相貌俊美,年约十七八岁的小厮百无聊赖的闲坐在一颗大海棠树下楞楞的望着一盆石榴盆景发呆,小厮名叫王小宝,是个书童,整个四合院里就他跟少爷胡万里两人,少爷每日里回来就一头闷在书房里读书练字,不许他打搅,他忙完了不多的活儿之后便只能坐在院子里发呆。

  对于自己的少爷,王小宝除了敬佩还是敬佩,少爷年纪不大,今年才二十五岁,年纪轻轻却一路连中举人、进士,中了进士仍然是发奋苦读,不象其他的进士大人,每天从衙里回来就呼朋唤友的宴请聚会。

  虽然一天到晚闲的无聊,但王小宝却清楚,这种日子不会长久,少爷做了官之后,情形就会马上改变,象少爷这样发奋的人,肯定会一路青云直上的,有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以他跟少爷的关系,自然也会跟着沾光。

  不过,令他有些纳闷和患得患失的是,自少爷醉酒失足醒转之后,就变的有些古怪,对他也疏远了很多,近一个月来都未再叫他同床,而且规矩也陡然严厉起来,连书房的门都不让他进了,也不知道做官的是不是都是如此大的规矩?

  “嘭嘭”两声低沉的门环碰击大门的声音传了过来,王小宝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抬头望了一眼已经有些偏西的日头,心里不由一喜,莫不成是有人来请少爷赴宴?这几日可是端午,说不定少爷会去赴宴,他忙一溜小跑过去,开了大门,却见来人亦是一身小厮的装扮,不及开口询问,来人已微微一揖,含笑道:“烦请转告贵府大人,我家大人前来登门拜访,随后即到。”说着便递过一张名刺。

  听的是有客来访,王小宝不由微觉失望,不过来人既是大人身份,他也不敢怠慢,举人称老爷,进士和官员才能称大人的,接过名刺觑了一眼,瞟到同榜进士四字,他忙还了一揖,道:“劳烦稍待,在下这就去通告少爷。”说着便转身一溜小跑进了院子。

  书房里,身材硕长,略显清瘦,身着一袭月白色圆领襕衫的胡万里正站在书案前凝神练字,这是他每日必修的功课,五月的天气稍有些闷热,长时间的练习,他的额头已经微微有些见汗,但仍是神情专注,一丝不苟的对照临摹一本手抄本上的字迹。

  听的一阵急促而来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他一双浓眉不由微微皱了皱,然后停笔端详了一下今日所练的几个字,就听的王小宝的声音在外响起,“少爷,同年赵文华赵大人前来拜访。”

  赵文华?胡万里听的不由微微一怔,两人虽是同年,又同住城南,但平素不过是点头之交,他来做什么?难道是一众同年端午聚会?略一沉吟,他便吩咐道:“知道了,去打盆凉水来净面沐手。”

  回过头来,胡万里便谨慎的将方才写的字卷了起来,锁入柜子里,这些字他每日晚上都会付之一炬,王小宝这个书童略识的几个字,让他看见,免不了又要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来。

  稍事洗漱,胡万里便迎了出去,同榜进士的关系在官场中是十分重要的关系,也是进入官场的第一份人脉,疏忽不得,刚到大门,便见赵文华身着一袭玉色黑边圆领襕衫,头戴黑色软巾,带着两名书童,一摇一摆的踱了过来,这赵文华年约三十出头,一张马脸颇为清瘦,淡淡的眉毛下一双眼睛黑若点漆,分外有神,颌下一绺长须倒显的有几分飘逸。

  见胡万里迎了出来,赵文华忙紧赶了几步,满脸堆笑的连连作揖,道:“年兄如此大礼,在下如此敢当。”

  胡万里含笑还礼道:“年兄登门,寒舍蓬筚增辉,在下又岂敢失礼。”

  二人寒暄着进了大门,步入客厅,叙礼落座之后,胡万里极自然的为其斟了杯茶,然后才给自己倒了半杯,见他如此恭谦有礼,赵文华不由暗自诧异,这个年纪轻轻的同年平日里话语极少,一应应酬亦多不参与,原本以为他或是木讷或是少年得志,目空一切,如今看来,并非如此。

  啜了几口茶,赵文华便开口道:“年兄,今日已是五月初三,转眼便是大端午,一众年兄约定明日同去拜访座师,因此在下特意绕道前来知会年兄一声。”

  拜访座师?端午也要拜座师?胡万里微微怔了一下,进士乃是天子门生,赵文华口中的座师自然是会试的座师——大明次辅,太子太傅、吏部尚书、谨身殿大学士张璁。

  明朝官场,不仅是同年的关系重要,师生的关系亦重要,有道是朝中有人好做官,能得恩师赏识提携,这仕途自然是一帆风顺,更何况张璁的身份地位如此显赫,一众同年竭力巴结,亦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过,他虽然是名列二甲,但名次太过靠后,乃是二甲第九十名,即便是极力巴结,估计也留不下什么印象。

  略一沉吟,胡万里才开口道:“年兄,咱们同科三百二十余人......。”

  赵文华微微一笑,不紧不慢的摇着折扇道:“此乃节敬,自然不同于中榜拜座师,不用亲去,礼到即可,一人纹银百两。”

  纹银百两!胡万里心里不由一惊,如今这年头,美洲白银还没大量流入大明,大明的白银是相当值钱的,他是刻意的了解过,一两银子可以买七十斤牛肉,买米可以买四百斤,一百两银子可不是笔小数目。

  不过,转念一想,他便即释然,纹银百两是不少,但是作为孝敬当朝次辅,吏部尚书、谨身殿大学士张璁,还真不够看的,好在人多,三百二十余人,就是三万多两,当下他便点了点头,含笑道:“节日拜访座师,乃是礼节所在,自当随份。”

  见胡万里一口应承下来,赵文华颇觉意外,从胡万里所住的四合院,以及平日里不参与应酬以及只有一个小书童等情形来看,他手头应该并不宽裕,不想竟然毫不犹豫的应允下来,更难得的是他年纪轻轻,对官场的陋俗并无抵触情绪,这就有些难能可贵了,当下心里就对胡万里又添了一分好感,这位小同年,年轻稳重,勤谨自谦,日后怕是会有所成就,倒是要多加笼络。

  想到这里,他便微笑着道:“在下与年兄虽然皆是二甲骥尾,然年兄却风华正茂,本科进士除了蔡克廉、唐顺之二人,就数年兄最小,尤为难得的是年兄言行举止沉稳得体,恭谦自律,不慕虚华,风度端凝,日后成就,必然在一众同年之上。”

  听的赵文华随手就灌了一通迷魂汤,胡万里忙谦逊道:“年兄谬赞,在下何敢当之。”说着又诚恳的道:“小弟年少,叨幸年兄榜末,侥幸连捷进士,于官场之事,懵懂无知,听闻年兄尝就学于京师国子监,熟知京师事物,诸事全望年兄指教。”

  “岂敢,岂敢。”赵文华摇着折扇,畅意的笑道,对胡万里的印象亦大为改观,这个小同年可比唐顺之强的太多了,毫无少年得志的狂傲,而且为人也一点不木讷,与一般只知死读书的书呆子不可同日而语。

  原本他是不打算多坐的,准备说完事就告辞,如今几句话下来,对胡万里的印象已是大为改观,官场同年的关系可是非同一般,甚至可说比师生关系更重要,座师的年纪大,一般十来年就致仕了,一个年轻的,仕途通畅的同年却是能够终身受用的,胡万里既是一块璞玉,他倒不在意顺口点拨一番,日后也多一分交情。

  略微沉吟了片刻,赵文华便动作潇洒的合上折扇,看着胡万里,语气诚恳的说道:“年兄,正所谓朝中有人好做官,官场讲究的就是个人脉,平日里互相帮衬互相提携,有事则互相遮掩扶持。

  杂流出身杂佐官员讲究的是同差同官同乡,咱们正途清流,看重的便是师生以及同年同门同乡,既是同年同门,咱们在官场上就是一条线上的蚂蚱,日后在仕途上免不了要相互扶持提携。

  不是在下饶舌,十年寒窗苦读为的是什么?无非是学而优则仕,进士已经到顶了,年兄何苦仍是闭门苦读?官场上最重要的不是才学,而是人脉,一众同年同门日日应酬不断,为的是什么?不就是积攒人脉?”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