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87章 天府之都(四)

    秦老道一个机灵,猛的跳了起来,他尖叫着:“老天,我刚才说了什么?我,我,我怎么连这些都。。。你,你用了什么邪法,你,你是。。。”

  厉风歪着脑袋看了看这个一下子吓得脸色发白的秦老道,阴声说到:“你敢骗大人我?你不要命了不成?整个天下,敢骗我的人,可就没有几个啊。。。嘿嘿!七千两银子,赚得容易吧?赚得轻松吧?赚得开心快活吧?啊?”他的语气一时间越转急促和严厉,吓得秦老道一骨碌的就跪倒在了地上,颤巍巍的把两张银票极其不舍的捧了出来。

  “您大人大量,放过老头儿我吧。江湖上有江湖上的规矩,我行骗被抓了,交出赃银也就是了。大家都是同道,您高抬贵手,就放过老头儿我罢!想我老头儿六十岁的人了,混点吃喝不容易啊。”秦老道很是会演戏,此刻说到伤心处,不由得鼻涕眼泪一下子全部下来了,哆哆嗦嗦的,彷佛被冷雨打过的拔毛鹌鹑一样。

  厉风的鼻子里面哼了一声:“罢了,银子还是你的,我也不打你,我也不杀你,我还要送你一场天大的富贵。但是呢,嘿嘿,你的命,可就是我的了。。。你不要害怕,我不会贪图你这个老家伙什么东西的。你能有什么东西让我贪图呢?你要钱没钱,要色没色,我贪图你什么?我身边就欠你这么一个会说话办事的人,从今天开始,你跟着我罢。”

  秦老道一下子就楞了,彷佛从地狱被提到了天堂一般,他飞快的,手脚麻利的爬了起来,把那眼泪、鼻涕擦了个干净,手上的银票顿时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他问到:“你不打我?不杀我?还送我一场富贵?这银票,也是我的了?你真的不会害我?”

  厉风皱起了眉头,眼里射出了两道尺许长的紫光,他沉声说到:“闭嘴,我要害你的话,动动手指头,一万个你也人头落地了。七千两银子算什么?你好好的听我的话,跟着我办事,七万两,七十万两,也都是容易的事情。你方才不是说要搂着小美人过日子么?等下我就去帮你找几个最上等的姑娘来,让你好好的过瘾一把。”

  厉风眼里紫光一闪即逝,却已经让秦老道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毕竟是混江湖混了几十年的,老成精的老油条了,看到厉风眼里的神光,他如果还不知道厉风是一个真正有力量的人,他就该买块豆腐撞死了。

  “没错啊,我秦老道六十岁了,除了认识几个大字,会胡诌一通卦象以外,我还有什么用啊?卖给人家,人家都懒得要呢。他能看上我什么?不就是我这张嘴么?呸,是福不是祸,他要杀我,举手之劳罢了。我秦老道今天就赌了,娘的,一条贱命,赌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要是赌中了,说不定我还真的能有天大的好处。”

  心一横,也不管厉风要他作甚么,秦老道咬着牙齿说到:“得,从今天个起,你就是我秦老道的亲爹,你让我叫你爷爷,我就不会叫你爹。我秦老道混了一辈子,什么狗屁天理伦常、仁义道德都看破了,那些酸秀才说的什么志气、骨气的,都他妈的是狗屁。你给我银子,给我享受,你就是我亲爷爷。只要你给钱,给我女人,我这一百斤不到的身子,就全卖给你了。”

  厉风看了看他,点头赞许的说到:“罢了,你是一个聪明人。我可以告诉你,你赌对了。只要跟着我,保证你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你现在六十岁是不是?好好的帮我做事,再活三个六十岁也不是难事。嘿,不要不相信,大人我除了银子,还有得是宝贝。”

  随手一翻,厉风那颗紫金打造,上面雕刻了无数花纹的官印就在外面微微的亮了一下。秦老道一下子就吓傻眼了,这辨识印章的功夫他还是很深的,否则他怎么在江湖上混饭吃啊?锦衣卫大统领,这可是天大的一块金字招牌,他,他可是真正的碰到贵人了啊。

  他吓得连叫都叫不出来了,他只想跪下去,诚心诚意的给厉风磕上几百个响头。钱,女人,地位,权力,今天可就一下子全部都要到手了。这混了一辈子的老混混把手指头伸进了嘴里,狠狠的咬了一口。‘噢’的一声惨叫,他看得指头上淋漓的鲜血,这才明白自己真正的没有做梦,而是真正的碰到了人家一辈子都碰不到的好事了。

  锦衣卫大统领啊,这种在大明朝的天下可以呼风唤雨、主宰数十万人生死的人,就在自己的面前啊。

  厉风低声的喝道:“跪下,拜师吧。你年龄比我大,但是达者为尊,我代我的师傅,收你为徒。既然你碰到了我,那就是有缘,尤其你又读过道书,更是比我另外那些混帐徒弟好得多了。我今日,就代我的师尊,收你为我的师弟。。。唔,你叫什么名字?”

  秦老道猛的跪倒在了地上,恭恭敬敬的给厉风磕了八个响头。厉风一点都没有谦让,每天给他磕头的人多了,他早就习惯了。尤其,这八个响头,他是代替萧龙子接受的,并不算逾礼。秦老道有点脸红的低声说到:“师兄在上,师弟的名字是。。。秦守。”

  厉风猛的倒退了一步。‘禽兽’?谁会给自己的儿子这么一个宝贝名字?真真正正的是一个混帐了。沉吟了一下,厉风说到:“罢了,你身穿道袍,又是用道术的名义骗吃喝的,就以这个给你换个名字吧,你以后就叫做秦道。你的道号,就是秦道子。。。你以前的名字,实在不雅,所以就忘记吧。”

  秦道子恭恭敬敬的向厉风鞠躬,口中连连应是。厉风也不知道,就是这一次大街上无意的邂逅,厉风遇到了这辈子除了小猫之外,另外一个对他死心塌地,绝对忠诚,一辈子没有起过任何异心的人。虽然刚开始的时候,这个秦道子不过是骗吃骗和,贪财好色,贪恋酒色财气的不良老混混。

  随手替秦道子在肩膀上拍了一下,把他肩膀上的几处灰尘拍打了开去,厉风带着他往外面走。一边走,厉风一边传音给他到:“方才你见的那两人,乃是有大法力、大神通的散仙,也是师兄我的挂名师傅,男的丹青生,女的飞仙子。没有事的话,不要招惹他们。他们收我为记名弟子,为的也就是相互利用罢了,没有任何感情的。”

  “我们自己的师门,是一个惊天动地,了不起的门派。现在也没时间和你说这么多,日后看你的表现,我会把我们门派的一些事情说给你听。我身为锦衣卫大统领,不仅会武功,而且道法也有比较深的修为,这些自然会一样样的传授给你。”

  “我代替师尊收了你做徒弟,本来应该赐你一些法宝应用。但是可怜师兄我自己都穷得厉害,现在除了一柄飞剑,就只有一枚不知道用途的金印了。这金印却又关系重大,不能随意的交给你。所以你先学习本门心法,日后师兄自然会找到一些好的法宝给你使用。”

  看到那秦道子恭恭敬敬的神态,厉风就知道自己成功了。这种漂泊了一辈子的江湖混混,永远不会用自己的真心对人,他们心里充满的就是相互的利用和欺诈。但是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只要你给他真正的尊重和利益,他就会老老实实的为你效死力。厉风想要收服他,看中的就是他那可以长出莲花的舌头啊。

  “一元宗诸位祖师在上,既然你们已经有了厉风子我这么一个无赖混混做弟子,想必,你们不会反对再多一个神棍晚辈吧?”厉风由衷的、虔诚的祈祷着。分析一下秦道子的心理,他既然一辈子都在算卦骗人,那么他已经对神鬼之事畏惧同时又向往到了极点。自己只要真正的领他进入这扇大门,秦道子将会是无比的感激自己的。

  “不过现在,还是要用金子银子和女子去控制他啊。”厉风无奈的看着秦道子,他正在用手去摸袖子,那里还有两张银票呢。

  走到青羊宫的偏殿门口的时候,迎面突然走来了几个人。厉风微微的瞥了一下那些人,面色丝毫不改的直接走了过去。张三丰打头,后面跟着满脸惆怅的朱允玟,再后面一点是五个面白无须的中年人。厉风心里冷笑:“罢了,老天爷一直站在我这边的。随意的进青羊宫住,居然就能碰到正点子。妙极,妙极,找准机会,就算不能抓了朱允玟,拿了他的人头回去,也算是一件功劳。”

  “就可惜,这张三丰居然也在,这可就。。。唔,张三丰老头,可是不能动的,谁动了他,肯定要被天下老百姓骂死。只能找个机会,把他骗走了。嘿,武当山下驻扎了三万大军,他居然都不回武当山看看么?真的不怕我们动手把武当山给血洗了?”

  厉风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用那种好奇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形容邋遢、背后一个大驼的张三丰。张三丰看到厉风这么个俊朗的少年人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面容肃穆、隐隐然仙风道骨的老道,还以为是哪个大户人家进来随喜的公子,倒也没注意。他虽然和厉风曾经正面交手过一次,可是那时候厉风脸上带着人皮面具的,所以张三丰也认不出他来。

  至于朱允玟,更是没有把厉风放在眼里。三年前厉风去给朱元璋奔丧,那时候脸上带着面具,朱允玟哪里认得他?尤其朱允玟虽然被赶下了皇位,但是心目深处还是把自己当作了大明朝的皇帝,他又怎么会正眼看一下厉风呢?

  厉风带着秦道子缓缓的走过去的时候,就正好听到张三丰在劝说朱允玟:“我说,朱家小子,你就不要再动这些怪念头了。听老疯子的话,老老实实的去海外养老吧,你争不过你那叔叔的。你们家的家产虽然多,但是也要看你能不能有那个性命把家产夺回来啊。那海外之地,物产丰富,民风淳朴,快乐逍遥,你去了,天下也就太平了。”

  隔得远远的,凝神于耳的厉风还是能听到朱允玟不甘愿的声音:“老神仙,你说的是好意。可是我倒是觉得,以四川为寄托,倒也可以起事的。只要老神仙登高一呼,天下义师云集,加上方良他们带来的银子,足以建起一支百万大军。四川之地,进可攻,退可守,我惧怕什么?”

  厉风不听了,他在心里暗骂:“好不知道好歹的朱允玟,你要张三丰登高一呼,帮你召集义军,好,妙,果然是不把人命当回事情的好皇帝。张三丰要是真的傻乎乎的站起来叫嚷的话,恐怕第二天武当山就要整个的被夷平了。数千武当弟子就不是人命了么?嘿,朱家的子孙,果然没有一个好鸟。”

  秦道子支支吾吾的,有点迟疑的说到:“师兄,方才过去那几个人,倒是有点古怪啊。”

  厉风皱了下眉头,低声问到:“什么古怪?你能看出什么?”

  秦道子拍了拍手,有点骄傲的说到:“虽然我秦老道。。。秦道子我不学无术,平日里靠的是坑蒙拐骗过日子,可是倒也得到过一本《鬼谷子神相》的残本,原本里面记录的东西,乃是包揽天地至理的。可是秦道子我福缘浅薄,只得到了里面的三页。嘿,就靠这三页残篇,我专门给那些达官贵人看相,如果能够靠近他们,倒也有得好赚的。”

  厉风好奇的问到:“哪三页?”

  秦道子吹嘘到:“第一,帝王之气;第二,大忠大勇大智大贤之气;第三么,诶,就是大奸大恶之气了。。。师弟我,就只能看出这三种人的面相来。可是如今富贵人家的人,一个个保镖护院不知道多少,想要给富贵人家看相骗银子,可就太难了。”

  厉风心里微微一动,指点了一下方才张三丰他们所在的地方,笑道:“你给我说说,方才过去的那七个人中,带头的两人分别是?”

  秦道子随口溜的说到:“那奇形老道,虽然邋遢不堪,可是眼神中凛凛神光,师弟我望而生畏。尤其他虽是凡人,却龙行虎步,气概足以震慑天下。此乃真正的游戏人间,化然物外,真正的大智大贤,大忠大勇之人。他头上有三团青气浮动,诶,如果师弟我没有看错的话,他应该是修道之人,而且道行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

  他得意的看了看厉风,厉风默默的点头。秦道子顺口说到:“那青年人,面色柔弱,却是贵不可言,身周有奇形气流环绕,虽然文弱无力,但是却有王霸之气,想必乃是当今的贵胄子弟。”

  厉风一手抓住了秦道子,笑道:“那么师兄我呢?你既然会看三种人的面相,却又在大街上单单拦住了我,想必也是看出了点什么吧?”

  秦道子迟疑了一阵,却看到厉风眼里凶光一闪,不由得吓得脱口就说到:“师兄你大富大贵倒也不说了,可是师兄实在是笑里藏刀、口腹蜜剑之人。。。师弟初见师兄,就知道师兄是一个宁可天下人死光,不远自己断一指的大奸大恶之徒,所以才妄言恐吓,因为师兄这般人,最是担心自己的安危。谁知道师兄你却是同道之人,我区区卦数,倒是班门弄斧了。”

  说完这番话,秦道子的额头上一阵的冷汗,他看着厉风,不知道厉风会怎么样的收拾自己。

  谁知道厉风却是和蔼的笑了起来,掏出了一把宝石塞进了他的手里:“罢了,你倒是敢说实话。嘿,看样子你那三页残篇,倒也有点道理,过一阵子,你给我拿来看看。。。唔,你想知道那两人是干什么的么?”

  秦道子没口子的点头,眼巴巴的看向了厉风。

  厉风凑近了他的耳朵,低声说到:“他们么,那驼背老人,你认为大明朝的天下还有谁?他姓张,道号三丰。。。和活神仙走在一起的人呢,你认为会是普通人么?那年轻人姓朱,名允玟,乃是前朝皇帝,刚刚被当今的皇帝赶下台的。。。师兄我是锦衣卫的大统领,自然是一路追杀,追杀到这成都府来的哦?”

  ‘扑腾’一声,秦道子又被吓得坐倒在了地上,真正的骨软如泥,爬不起来了。

  厉风呵呵呵呵的笑着,摇头叹息到:“没用的东西,你害怕什么呢?有什么害怕的呢?罢了,起来吧,我们出去好好的吃喝一顿,回来再给你说些事情,你心里也好有点准备,不要到时候慌乱起来,丢了师兄我的人。”

  正说着呢,青羊宫的大门口处,‘呼啦拉’的冲了二十几个人进来。。。

  

第187章 天府之都(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