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90章 撒下金钩(上)

    体内真元微微一放,怪异的力场笼罩了整个房间。那张结实的楠木椅子在距离厉风的脑袋还有三寸的时候猛的停了下来,然后伴随着刺耳的‘咯咯’声,那椅子一点点的化为了粉碎,被扭曲的力场揉成了最细微的粉末,随后一丝丝的飘落在了地上。厉风微微的笑了笑,迈步进了这灯火昏暗的房间,双目扫了一下呆若木鸡的四个娇弱女子。

  碧灵儿笑嘻嘻的从厉风身后挤了出来,盯着水秀儿绝美的脸蛋眨巴了一下眼睛,笑道:“几位姑娘,你们可要小心哦?我这位兄弟,虽然比起公子我还有一点点的差距,不过这差距也是小得很了。要说武功,整个天下的武林中人,就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嘻嘻!几位姑娘娇滴滴的,可不要对他胡乱出手,否则万一被他随手打了一下,香消玉殒的,公子我可就真的心疼了。”

  ‘碰’的一声,小猫的脑袋把那门框撞得晃动了一下,他又滴下了头,这才钻进了房间。本来还算宽敞的屋子,被小猫如此大的身躯站进来后,立刻就显得狭窄了不小,一股强大的威压气息朝着四个小姑娘扑了过去,逼得水秀儿她们后退了几步,狼狈的坐倒在了床沿上。水秀儿紧紧的搂抱着自己的一个侍女,咬着嘴唇看向了满脸淡然的厉风、满脸淫贱的碧灵儿以及满脸茫然的小猫。

  白着脸蛋,银牙紧咬红唇,水秀儿低声说到:“你们莫非不怕王法么?光天化日之下劫持良家女子,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

  碧灵儿突然的抱着肚子狂笑了起来,谨慎的站在门框外的秦道子也不由得露出了笑容。“王法?什么是王法啊?小丫头,公子我告诉你,所谓的王法,就是居上位者定下来的,专门管普通百姓的戒条。只要你有权有势,王法是什么东西?你和我们说王法?你知不知道站在你们面前的是什么人?我这位兄弟,代表的就是王法,对你们这些百姓来说,他就是天理,他就是王法,劫持良家女子算什么?公子我光天化日下杀人,看天下哪个官府,哪个衙门敢说一个字?”

  折扇‘哗啦’一下打开,碧灵儿得意洋洋的扇了几下,一屁股坐在了屋子里面的一张椅子上。

  厉风也坐了下去,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冷目看着水秀儿说到:“水秀儿?名字还不错,听起来很温柔的名字。不过你天生九阴之体,却又起这么阴柔的名字,只会是阴气更盛。不过,这是你父母给你的名字,我厉风还没有无聊到,给你换名字。”

  喝了一口茶水,厉风沉声说到:“良家女子?你在青莲雅筑卖艺,可以算是良家女子么?任何一个有权有势的人看上了你,就可以对你任意采摘,青莲雅筑的老板,可没有实力保护你罢?我强行带了你走,他能干什么?嘿,如果那白大公子被你勾动了心火,硬是要带你回白帝门,恐怕你也就只有老老实实的做他的小妾了,莫非你认为白帝门的少门主,会娶你做正妻么?”

  水秀儿的脸色惨变,一片的黯然神伤。三个丫鬟也是互相看了一眼,整个俏脸突然就这么憔悴了下来,彷佛是新鲜的苹果突然失去了水分一样,整个的光泽都消失了,彷佛老了很多岁一样。

  厉风敲打了一下桌面,温和的说到:“不过,象你这样美丽的女子,浪费在勾栏之地。。。”

  水秀儿尖叫起来:“青莲雅筑可不是青楼!”

  厉风点点头,微微带点讥嘲的说到:“好,青莲雅筑不是青楼,象你们这样美丽的女子,与其浪费自己的年华在给那些阔大爷开心的无聊事情里面,还不如利用自己的本领,去做一些让天下人都害怕的事情。”顿了顿,厉风阴声说到:“你们的乐、曲的功夫这么厉害,如果给你们传授一种专门的音杀功夫,杀人于无形之间,你们日后就不会再受人家的控制。”

  柔和的,充满了魅惑力量的声音钻进了水秀儿等人的耳朵里面。“想一想,你们以后可以控制其他人的生死,你们在手中可以掌握极大的权力,你们不会再被人家当作玩物。。。当你们在青莲雅筑弹琴唱歌的时候,莫非真的以为那些大老爷是在欣赏你们的嗓音么?他们想着的,不过是扒下你们的衣服,把你们脱光后按到床上去快活。”

  “可是现在不同了。”阴柔,极其阴柔的声音,彷佛水银一样灌满了水秀儿她们的脑海。水秀儿几个的眼珠子开始发直,眼神也变得僵硬了,整个人就彷佛木头桩子一般。“跟随了我,跟随了我厉风,你们会获取你们以前想象不到的地位,权势和力量。那些想要玩弄你们的人,将会被你们玩弄于掌心之上;那些想要凌辱你们的人,你们可以随意的凌辱他们。”

  “从肉体到魂魄,你们四个可以随意的践踏、蹂躏他们,只要你们服从了我,效忠了我,你们可以变成那些大老爷眼里的神!”

  “水秀儿,好好的想想吧,跟着我走,你们才有出路。没有了我,等到你们的容貌不再美丽,才艺不再精绝的时候,你们的下场就是最下流的青楼妓院。天下男儿多薄幸,只有我们这种讲究实际利益的人,才是最实在的。只要你帮我办事,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所有东西。”

  厉风的眼里透出了两道三尺长的紫光,直接灌注进了水秀儿的眼睛里面。厉风厉声喝道:“你们想要金银珠宝么?凭借我的权势,你们可以富甲天下。你们想要一呼万应么?只要服从了我,可以有无数人任凭你们驱使。甚至只要你们高兴,你们可以选数百名英俊壮汉陪你们夜夜春宵,只要你们高兴,哪怕你们四人想要玩女人,天下都会有无数人自动的献身。”

  一声炸喝,手中印诀一引,四道灵光射在了水秀儿四人的额头上,在碧灵儿阴险的笑声中,厉风爆喝到:“醒来!”

  水秀儿四人突然惊醒,眼里秋波流转,看起来好不动人。一丝欲望、野心的种子,已经被厉风用极其高明的摄魂法术种进了她们的识海深处。这是厉风修炼化形心经,参悟域外天魔无声无息来袭的手段,而创造出的一种极其玄妙的法术。

  水秀儿猛的跪倒在了地上,恭声说到:“我们。。。我们愿意。出卖琴技,并不是长久之举,秀儿、兰儿、叶儿、云儿也是无奈之举。今日起,水秀儿率三位姐妹,发誓一生一世效忠公子。。。还请教公子大名。”

  厉风淡淡的笑了笑,站起来说到:“大明锦衣卫都指挥使厉风。”说完,他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碧灵儿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歹毒的目光顺着水秀儿她们微微敞开的领口溜了下去,低声说到:“现在是风兄弟把你们给收了,便宜你们了,否则水秀儿我不能碰,那三个丫头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罢了,兔子不吃窝边草,这点情面我碧灵儿还是要给的。”

  水秀儿却是被厉风的回答震得浑身一抖,锦衣卫都指挥使,对于大明朝的百姓和官员来说,这是比恶鬼还要可怕的东西啊。

  碧灵儿跳了起来,冲出门去看了看天色,嘀咕了一句:“唉,快天亮了。风雨雷电,陪公子我去找个青楼,找几个俏姑娘睡个回笼觉。唉,这成都府的气候可真不错,大姑娘小媳妇的皮肤一个个水嫩水嫩的啊。”

  厉风看着碧灵儿摇摇摆摆的带着四个门人走了出去,不由得淡淡的笑了笑,拍打了一下小猫说到:“小猫,这四个小丫头,可就交给你了。以后你先护着她们,不许让任何人动她们一根头发,明白了没有?要是有人敢碰她们,就给我杀。。。嗯,你把入门的口诀也传授给她们,再助她们行功三十六个周天,这就可以了。”

  小猫点点头,又钻回了那个客房,瓮声瓮气的说到:“好了,你们这四个女人真麻烦,虎爷想要睡觉,偏偏要给你们传授心法,坐过来,听虎爷给你们教东西啊。”小猫神气活现的坐在了一张太师椅上,他什么时候这么威风过?向来是他被厉风教训,今天他终于可以教训人了,稀里糊涂的,他没有把一元宗的正规心法教授给水秀儿她们,反而是把自己修炼的,改编过的,专门用来给妖怪修炼的口诀说了出去。。。

  锦衣卫属下最让天下人恐惧的‘夺魄姹女’,因为小猫的无心之失,就此降世了。。。

  厉风朝着自己的房间走了几步,转过头来看了看还是紧跟在自己身后的秦道子,看着他脸上那一丝按捺不住的希冀的神色,不由得露出了微笑。“道子,跟我进来,我代师傅传授你我们宗派的入门心法。。。我这里还有一点以前存下的天地灵药,可以给你提升一点功力。我们要在成都府绞个天翻地覆,你要是一点自卫的能力都没有,倒也不好。”

  秦道子心里狂喜,脚步顿时踉跄了起来,匆忙的跟着厉风走进了厉风自己占用的客房内。

  有意在秦道子面前卖弄,好坚定秦道子对自己的信心,厉风掏出了三十六面令旗,挥动了一下,顿时化为三十六片淡淡的云烟消散在了空气中。房间的四处,开始闪动起一点点的灵光,肉眼看过去,本来不过丈许远的墙壁,却彷佛距离了数百里一样,飘渺空荡,让秦道子看起来好不难受。

  “幻烟绝尘阵,这是师兄最近才参悟出来的手段,也是最近道行大进,方能布置三十六面令旗的大阵,以前师兄我自己修炼的时候,都是用的五行阵法守护的。这幻烟绝尘阵,却是比普通的五行禁制要厉害百倍以上了。”

  秦道子唯唯诺诺的站在厉风身前七尺之地,恭恭敬敬的听厉风说话,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唯恐漏掉了哪怕一个字。在江湖上装神弄鬼的混了大半辈子,秦道子深信世上真的有神仙存在,可是自知自己并没有那个福缘。如今突然的碰到了厉风这么厉害的人物,突然又把自己收为了师弟,这是自己天大的造化,只要厉风说一句话,他宁愿为厉风去死。

  要知道,他已经六十岁了,自知风烛残年,不能活多久了。厉风代师收了他做师弟,这可是把一条金光大道送到了面前啊。

  厉风点点头,很满意秦道子的表现。他从乾坤袋内掏出了一个小巧的玉瓶,用手指头轻轻的摩擦了一下瓶塞,心里突然一阵的剧痛。

  “徒弟,乖徒弟,听着,不要挖那些石头了。。。这里的万年石钟乳,一滴石钟乳可以顶得过普通人炼气十年的功夫。就算是我们修道之人服食了,也可以当得三个月的苦功。里面的‘灵岩精’呢,也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嘻嘻,我们拿一半回去让同门炼药,剩下的一半就便宜你了,你以后每天子时炼气的时候,就吞服一滴石钟乳,可以帮助你凝练真元的。”

  “咦,我们的运气倒是真的好到家了,这是不知道多少年天地灵气才能凝聚而成的‘玄石’啊。传说这种石头佩戴在身上,就永远没有走火入魔的威胁了,风子,你倒是运气真的很好呢。我有娘亲护法,倒是不需要这东西了,你给我听着,以后你不管干什么,都要把它贴身带着,明白了么?”

  两颗眼泪在流出眼眶之前,就已经被狂暴的内劲给蒸发了;脑海中,厉风强迫自己抹去了那张巧笑嫣然,白白净净的脸庞。沙哑的嗓子,被一股柔和的水元力滋润着,厉风发出的声音,依然如同平时一般的温和、邪异。但是他的心中,却是卷起了滔天的火焰。“杀,杀,杀。。。杀尽天下该杀之人。峨嵋派,杀他个尸横遍野;右圣,我要杀你全家血流成河。。。动我一元宗一草一木者,杀,杀,杀!”

  “凡触怒我者皆可杀,天下没有不可杀之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一股黑色的气流彻底的笼罩住了厉风。

  滔天的杀气从厉风的身上卷了出来,秦道子浑身一僵,彷佛对面坐着的再也不是人,而是一尊魔,一尊妖,一个视所有生灵为仇敌的可怕生物。秦道子想要逃跑,可是关节都不听他使唤了,每一条肌肉、每一根筋脉,都被这阴寒邪异到了极点的杀气冻结了,他根本就动弹不得。秦道子的眼前一阵的漆黑,似乎有一个极其可怕的东西在他脑海中打开了一扇神秘的门户,里面就有一些古怪的东西要冲出来,吞噬掉他的灵魂,捻碎他的肉体一样。

  ‘啊~~~’,秦道子终于惨叫了起来,他已经被这滔天的杀气吓得魂飞魄散,就要陷入崩溃的境界了。一个普通的,六十岁的老人,哪里经得起厉风如此可怕杀气的侵袭?眼看得就要活生生的吓死了。

  这一声惨叫惊醒了厉风,厉风体内的戮仙剑轻轻的动弹了一下,一股清凉的,绵绵密密的凉气从丹田内升了起来,笼罩了厉风全身,顿时厉风身上浓厚得彷佛黑色火焰一般的杀气消失得无影无踪,厉风终于真正的恢复了平静。他看了看面前吓得面色惨白,翻起了白眼珠子的秦道子,不由得苦笑起来:“娘的,我替师傅收的第一个徒弟,差点被我吓死了,这算什么呢?”

  右手中指轻轻的弹在了秦道子的眉心,一股柔和的凉气穿进了秦道子的身体,在他体内飞快的流转了一番。秦道子那就要崩溃粉碎的心神顿时被厉风强大的法力重新凝练在了一起,那深深的恐惧也被驱散了开去,秦道子猛的回过神来。睁开眼睛,秦道子吧嗒了一下眼皮,很古怪的问到:“师兄,我刚才怎么了?我,我好像一下子就晕过去了?”

  厉风自然不能告诉他发生了什么,难道要说自己突然想杀人,身上的杀气太重,把他吓晕死了过去么?厉风随随便便的就扯了个谎骗了过去,随后正色说到:“道子,我们宗派的心法,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可以说是中原最神妙的修道法门。也许进度会比一些邪门的修道方法要慢一点,但是重要的是他永远没有走火入魔的危险。只要你能坚持下去,哪怕一头猪,迟早也能飞升仙界的。”

  秦道子连连点头,恭敬的跪倒在地上听取厉风的教诲。厉风也没有叫他起来,这是在代替萧龙子以及。。。赵月儿在教训秦道子,秦道子跪倒听传授的口诀,这是应该的。

  

第190章 撒下金钩(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