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14章 魂飞魄散(下)

    巽老拍拍肚皮,挥手招回了打神鞭,满脸笑容的说到:“这小道士却是比我们看得开,杀孽已经造下了,在此嗟叹又有什么用?走也,走也,昆仑山后山一盏油灯,三卷道书,十坛美酒,倒是又可以打发百年光景。。。古影小子,你叫你的那些晚辈给我送酒都勤快一点罢,总是弄得我酒虫上来的时候断粮。”说完,他横跨了三步,滴溜溜一阵青烟起处,人已经不知去向了。

  古影微笑着,摇摇头满脸无奈的说到:“昆仑派的事情么,我可是早就不管了的。。。诸位同道,我们这就散了罢,天色快亮了,不要等得百姓出门工作了,看见我等,弄得惊世骇俗的。。。唔,几位道友,我想去应天府走一遭,你们可有兴趣么?”

  一个面如冠玉的青年羽士微笑着,他缓缓的转动着指尖的一枚剔透的紫色玉佩,点头说到:“道兄是要去告诫那皇帝,不许他为难武当山的门人,是否?罢了,我们一起走一趟吧,那张三丰倒也是我辈中人,值得我们跑这么一趟。。。另外,我也想见见当今的天子,看看他有什么样通天的本事,居然能够让海外的同道倾巢而来。”

  古影点点头,抬头看了看还在迎风招展的封神榜,脸色不由得微微的苍白了一下。苦笑一声,他抬起手低声呵斥了一声:“收。”一股强劲的风暴从他手上放了出去,那封神榜不甘不愿的挣扎了一通,在古影的脸色彻底的变为雪白之前,终于慢吞吞的落回了他的手中。古影自嘲到:“谁说法宝的威力越大越好呢?这宝贝,我都差点控制不了他了。”

  摇摇头,脱尘等人寒暄了几句,脱尘往天山方向去了,古影等七名青年羽士携手朝着应天府飞去,其他的中原道门弟子在自己长辈的率领下,东一波、西一片的飞散了开来。过了一顿饭的时分,也就只有最后两千名功力最弱,元气还没有恢复到顶点的道门弟子留在最后面,慢吞吞的准备御剑飞走了。

  他们的师门也就留了几个辈分比较高的弟子率领他们,毕竟天色就要亮了,十万人同时御剑飞走的话,那辉煌的光影总会让下方的百姓疑神疑鬼的。所以这两千名不同门派的弟子留在最后也好,等到他们恢复了元气可以飞行的时候,也不用顾虑会被凡人看到了。

  就在前行的道门弟子飞出了数百里地,这些留在最后的弟子就要飞出的时候,一座小山峰猛的从地上拔了起来。长发飞扬的元圣站在山头上狂笑,一股灰白色的煞气包裹了他全身。那小山峰虽然是固体,却彷佛是流水一样的荡漾着,四周有地水火风无穷元力散发了出来。四大元力的强度是如此之高,以至于那小山似乎都被包裹在了一层浓密的粘稠的液体中。

  元圣看着那两千名目瞪口呆的道门弟子,身体一闪即逝。那座小山包凭空扭曲了一下,闪现到了那些道门弟子群中,随后轰然炸开。。。一个小小的黑色的窟窿出现在了小山方才的地方,它四周千丈之内的一切,都被绞成了粉碎。这个黑洞扭曲了一阵,散发出了一丝丝的黑色电光后,慢吞吞的合并了起来。

  “呵呵呵呵,我果然是法力无边啊。”极度自恋的元圣满脸陶醉的出现在云层里,眯着眼不断的自吹自擂。摇摇头,吸了一口似乎还带着血腥味的空气,他叹息到:“走吧,热闹看完了,呵呵呵呵,那个古影,嘿,倒是真的很想试试他的血是什么味道啊。”眼里闪过两道凶光,他带着四大战将纵起五道强光,瞬间远去。

  应天府城内,厉风坐在锦衣卫的公开办事处内,满脸的不快。“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还没有找到朱允玟的下落么?莫非那张三丰,还真的把朱允玟给送去了海外?这可就。。。”

  厉风骂得下面的几个锦衣卫官员不敢吭声,跪在地上纹丝不动的。大殿内跳动的灯火,给了他们一股无形的压力,而厉风身上释放出去的,那种黑色的、粘稠的古怪力场,更是让他们彷佛沉浸在梦魇中一般,不能呼吸,不能动弹,心头上除了恐惧,就是恐惧。

  一滴滴的冷汗滴落在了地板上,几个锦衣卫的千户大人,身体已经彷佛筛糠一般的哆嗦起来了。厉风还是没有吭声,他轻轻的抚摸着自己下巴上的胡须,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的一盏灯火看了很久很久,这才慢吞吞的叹息了一声:“算了,你们也算是尽力了,找不到朱允玟也是应该的,毕竟他身边有几个修道之人在啊。你们下去吧,如果你们不能找到朱允玟,那就起码要确定,他已经不在大明朝的疆域内了。”

  几个锦衣卫千户楞了一下,他们听懂了厉风的意思,也就是说,他们要确定朱允玟已经跑到国外去了。这个么,如果搜地三尺还不能找出朱允玟,也只能认为他跑到国外去了吧?他们磕了个头,小心翼翼的用膝盖在地上退后了几丈路后,这才小心翼翼的站起来,后退到了门口,这才走了出去。

  水元子随着一道白光突然出现在了厉风的面前,他歪着脑袋,满眼眶都是羡慕的神色。“小子,你好威风啊,你果然是威风到了极点啊。诶,你能不能告诉我,怎么样才能让下面的那群小子害怕我啊?我每天揍他们三顿,可就是没有人害怕我,你明白我在说什么么?你真的明白么?怎么让那些小子害怕我啊?”

  厉风看了水元子老半天,看得水元子浑身不自在的扭动了起来,这才慢吞吞的说到:“想要让下面的人害怕你,很简单。。。少说话,少办事。你只要坐在这椅子上,每天哼哼几个字,保证下面的人会很害怕你,很害怕你。”

  水元子呆住了,他跳到了一张太师椅上蹲下,歪着脑袋扯着眉毛的说到:“不懂,不懂,坐在这里不说话,就可以让人害怕么?”

  厉风笑了笑,眯着眼睛慢吞吞的说到:“等下你坐在这里,我叫几个百户进来,你就知道结果了。”

  厉风站起来,缓步走到了外面,扬声喝道:“来人啊,进去几个人伺候水前辈。外面没什么事么?”厉风看了看后面一本正经坐得笔挺的水元子,又看了看那几个匆匆走进去的锦衣卫百户,嘴角勾起了一丝古怪的笑容。

  一道青光闪过,周处飞射到了厉风面前。看到厉风,周处躬身行礼,恭恭敬敬的说到:“师尊,外面一切安好,这几天都没有出什么事。城内城外的,二殿下已经带人走了,他的人被虎爷他打怕了,不敢招惹我们。三殿下的人虽然跋扈,但是被弟子带人教训了他们几个带头的高手后,也没有人敢和我们动手了。”

  被水元子倾力调教了一通,周处他们的功力可是大涨了,已经可以初步的驱动飞剑,和一干武林人士打斗,那是稳赢的事情。至于阿竹么,因为底子还是比较差的,现在正被水元子关在密室里面闭关呢,也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顺利的收服那柄飞剑出关。

  点点头,看了看东边鱼肚白的天空,厉风叹息了一声:“只要安静就好,周处,那些杂事你和徐青去处理就好了,不是重要的大事不要烦我。唔,叫小猫起床吧,该去上朝了。”眨巴一下眼睛,厉风有点无聊的扯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他的举动可不符合他的身份,但是这个院子里面的所有锦衣卫高手都是黄龙门的弟子,谁都装作没有看到一般。

  整理了一下衣袍,厉风结果蔺轼递过来的残天剑,沉声说到:“你们叫小猫起床,然后叫他自己带人去皇宫吧,我自己出去走走。蔺轼、吕安,你们两个可要用点心,黄龙门的弟子,年关前给我增加一倍,做得到么?。。。垃圾人物就不用收了,你们尽管收那些本身有些权势、富贵的子弟进来,比如说上次的那十几个富商之子,如果没有疑问的话,就收入门下吧。”

  抖动一下衣服,把残天剑悬挂在了腰带上,又在吕安的帮助下穿好了披风,厉风快步的出了院子。他的眉头紧紧的皱起,心里正有烦心事呢。成吉思汗使用过的那枚金印,他一直还参悟不通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而且他发现自己黄龙门还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难题。门人弟子有了,大概还有二十几个弟子也有了御使飞剑的能力,但是他上哪里去找这么多飞剑啊?

  头疼,实在是头疼啊。按照厉风原本的计划,黄龙门要是能够秘密发展三千弟子,就凭借他手中掠夺来的那些灵药、天才地宝,三千弟子的成就应该很快的。加上四川秦道子那边收来的信徒里面,也肯定有不少人才,发展个几十年,自己麾下就会有一股强大的修道力量,那时候再秘密的灭掉几个小的修道门派,抢夺他们的法宝飞剑什么的,自己的势力就会极大的壮大起来。

  可是一切的前蹄就是飞剑,飞剑,飞剑。他这个黄龙门的门主可是穷得厉害,除了自己有一柄戮仙剑算得上极品,就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东西了。阿竹、周处、吕安、蔺轼他们的剑子,还是勒索水元子才弄来的。没有飞剑,自己的门人功力再深也没办法和修道之人比拼啊。

  “奇怪了,那些修道门派,他们哪里弄来的这么多飞剑呢?都是靠自己打造的么?我倒是会一点炼制的法门,可是打造数百柄、数千柄飞剑,这要消耗多少天才地宝啊?没有几十万斤的地炎金、水柔晶之类的宝贝,哪里去打造这么多的飞剑?”

  清晨的石板路有点湿滑,厉风彷佛一阵清风一样,在晨雾中轻轻的飘了过去。早起的百姓看到一身锦袍的厉风,无不面色骇然的让开了道路,不敢冲撞他。身穿锦袍,又是从锦衣卫大院内走出来的人,可不是他们这些老百姓敢招惹的,还是不要触犯他的好。

  皱着眉头走了老远,厉风无奈的苦笑起来,满脸的不可思议,因为他冒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要是唆使陛下修建什么东西的话,可不是可以借机收罗天下的宝贝材料么?西方太白金精,南方离火真金,北方葵水精华,东方青木精元,这些宝贝我自己去搜集,恐怕要两三百年才能搜集个数百斤的。但是如果以朝廷的命令,要那些百姓上缴这种宝贝,嘿嘿。。。”

  “不行,不行,朱棣他可不是昏君,这种命令他是不会下的。而且普通百姓,哪里能够认得、收集这些宝贝?可恶到了极点,如果现在的皇帝是个昏君,喜欢炼制丹药的话,怕不是可以借机收集那些奇怪的东西了么?”

  厉风有点好笑的摇摇头,打消了这个古怪的念头。“飞剑啊,飞剑,我去哪里弄这么多的飞剑呢?还有法宝,我总不能让自己的门人就凭借一柄飞剑和别人比拼吧?诶!”

  细微的佛铃声刺破了清晨的宁静,从前方传了过来。一身黑衣的僧道衍手里握着一柄小小的铃铛,带着四个黑衣和尚,正缓步从旁边一条岔道上走了出来。看到厉风,僧道衍的眼神明显的一亮,招呼到:“厉大人,这几日你可是在忙什么呢?可有了那人的下落么?”

  厉风抢上几步,恭恭敬敬的给僧道衍行礼到:“大师好,好几天不见了。说来倒也奇怪,那人莫不是跑到海外去了么?锦衣卫把西南数省搜了一个通透,却是找不到他的丝毫踪迹,弄得厉某也实在是头疼啊。。。哦,还要感激大师上次传授的寂灭禅经,修炼了这禅经后,似乎我吸纳天地元气的功候深了十倍不止啊,体内的真元更是雄浑沉静,威力大增。”

  僧道衍大有深意的看着厉风,满脸和蔼的笑道:“这寂灭禅经,威力巨大,正是给厉大人增加功力所用。这寂灭禅经在小僧师门中,却也是很高深的功夫了,唔,贫僧师兄却又赶回了师门去了,如果下次有机会,也许可以把更高深的心法传授给厉大人呢。”

  厉风微笑着,谢过了僧道衍的好意。“无缘无故的传授我这么高明的心法,要说你没有目的我才不信。不过你僧道衍热衷权位,最多不过是要我做你的信徒,那就做罢,我厉风虽然修道,但是并不介意自己念两声阿弥陀佛。总之你最受皇帝的信任,巴结好你,对我自己也有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僧道衍微微一笑,缓步前行,一边走,一边对落后他半个身位的厉风说到:“昨日陛下还在说,那人的下落是一定要逼问出来的,所以陛下已经同意了二殿下的意见,用大军围困武当山,逼得张三丰出面说出那人的下落。此乃下下的计策,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轻轻咳嗽了一声,厉风笑道:“围攻武当山么,也许有一点用处,但是呢。。。陛下不敢真的血洗武当吧?”

  僧道衍眯着眼睛笑,笑得彷佛黄鼠狼一般。“血洗武当?哪里有这样的事情?陛下前两天才说,要大兴土木,重修武当山呢。”

  厉风看了僧道衍一眼,微笑到:“这是大师给陛下的主意罢?大修武当山,果然是好主意!嘿,嘿!”厉风顿时对僧道衍无比的钦佩起来,这一招可是厉害的手法,连打带消的,可是一箭多鸟之计啊。

  两人正谈笑时,后面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小猫扛着他那根大棍子快步的跑了过来,嘴里含糊的咕哝着:“风子,你跑这么快干什么?嘿,周处那群小子居然敢用冷水泼我,被我一脚一个全部给踢飞了。”他经过一个包子铺的时候,随手就把人家的蒸笼整个的抓了过来,用脖子夹住了肩膀上的铁棍,那大肉包子一口一个的吃得好不开心。跟在他身后的几个锦衣卫大汉无奈,连忙丢下了包子钱以及店老板的蒸笼钱。

  水元子则是彷佛鬼一样的飘飘荡荡的跟在小猫后面,有气无力的叫嚷着:“该死的猫,包子给我留几个啊。。。摆威风吓人,好累啊,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我可受不了。”他飘荡着到了小猫身后,一手抓过了几个肉包子,大口的啃食了起来。

  僧道衍紧紧的盯着水元子,嘻嘻笑道:“厉虎将军,果然还是淳朴本色啊。。。这位水前辈,却是不害怕惊动百姓么?似他这般以轻功漂浮而行,实在是惊世骇俗了一些。”

  厉风看都懒得向后看一眼,满脸苦恼的说到:“大师要是认为,自己府邸里有这么两个宝贝会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那就大错特错了。”

  空气中传来了剑光破空的声音,却看不到剑光闪动。‘飕’的一声,就在厉风他们的面前,皇宫的大门口处,凭空闪现了七个容貌俊美的青年羽士。最前面的那个羽士丝毫不在意那些禁军惊恐的眼神,额头上的第三只眼睛扫了一下四周,猛的盯在了厉风的身上:“诸位,可否告知贫道,这里是皇宫么?”

  冷静到了极点就变成了冷酷的眼光从那第三只眼射了出来,彷佛一盆冰水一样顺着厉风的脑袋自上而下的泼了下来。厉风感觉到一股奇异的能量在自己的体内涌动,似乎在探查着自己身体内每一寸每一毫的情况。彷佛被蛇盯住了的老鼠一般,厉风身体一僵,不敢动弹了。

  僧道衍大惊,念颂了一声佛号后,就要出手拉动厉风,可是他的手刚刚碰到厉风的身体,那股冰冷的能量就流淌进了他的身体,让僧道衍有了一种自己彷佛赤身裸体一般,被人看了一个透彻的错觉。僧道衍吓坏了,连忙振荡起丹田内的真元,让自己退后了一步,脸色阴晴不定的看向了那三只眼的男子。

  后面的水元子嘴里叼着一个特大的肉包子,彷佛一条小狗一样,他轻声的咦了一声,眼里射出了两道精光,和那三眼男子狠狠的互相瞪了一眼。‘啪’的一声,两人正中间的大街石板突然碎裂,三眼男子猛的退后了三步,水元子却是猛的上前了三步,满脸得意的他扬扬自得的晃动了一下脑袋,顿时嘴里的那个包子也抖动了几下,看起来好不滑稽。

  三眼男子深沉的看了厉风一眼,沉声说到:“贫道昆仑散修古影有礼了。”

  后方的六个青年男子纷纷说到:“昆仑散修玉鹤。”

  “昆仑苍云。”

  “昆仑藏心。”

  “昆仑兑性。”

  “昆仑雪海青玉宫散仙大方。”

  “昆仑绝顶天池散仙无真。”

  七股强劲的气息汇聚在了一起,朝着水元子身上涌了过去。

  水元子嘻嘻哈哈的把嘴里的包子扔了出去,搓动油光闪闪的双手,猛的往前一冲。

  ‘啪啪’一声,水元子身上的白袍化为片片蝴蝶飞了出去,赤身裸体的他嘻嘻哈哈的大步上前了七步,毫不在乎的叫嚷起来:“你们没有出全力啊,不要留手,哈哈哈,难得找到你们这么厉害的人物陪我打架了。。。乖,你们要是让我打得不舒服,我就揍死你们。”水元子蛮横的挥动了一下小拳头。

  古影他们浑身颤抖了一下,这下轮到他们被吓唬住了。七个人同时用四成的功力发出的气劲,却被水元子一个人破得干干净净,这人是妖?是鬼?是神?是魔?总之,不可能是人罢?

  皇宫内警钟轰鸣,无数全副武装的禁卫快步的跑了出来,远远的围了一个圈子,把厉风他们一群人围在了最里面。他们这么一出来,顿时远处的百姓吓得四处奔逃,他们可不敢在这里招惹鱼池之灾。

  僧道衍低声的对厉风说到:“看他们这七个人,就算那两个散仙,似乎也是保留了肉体的,是真正意义上的散流仙人。如果他们有恶意的话,恐怕这次不好收场啊。。。我感觉不妙。”

  厉风吞了口吐沫,呆呆的看着场心赤身裸体、耀武扬威的水元子说到:“罢了,估计海外的那帮人大事不妙,否则昆仑的人怎么会跑到这里来?。。。这家伙,不知道什么叫做丢脸么?光着身体还能诈唬么?”

  厉风的心里,有点羡慕起来,满脸说不出的古怪神情。“看看人家昆仑,据说渊源还不如我们一元宗的,可是看看人家昆仑啊,随随便便就派出了这么多的大高手,那两个散仙似乎也是他们的盟友吧?老天,我们一元宗除了名头大,似乎还真的不如昆仑派太多了啊!”

  他在这里无声的嗟叹,而场中水元子已经挥手一拳朝着古影劈了过去。‘嗡’的一声,一柄巨大的金色砍刀突然出现在水元子的手上,这柄纯粹由灵气构成的大刀越靠近古影越是庞大,到了最后彷佛一扇门板一样的拍了下去。。。

  

第214章 魂飞魄散(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