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27章 雷霆手段(下)

    朱棣点点头,他自然清楚锦衣卫的实力如何,绝大部分锦衣卫,就是他以前的王府护卫啊,里面的人有几斤几两,他朱棣会不清楚?这些护卫,如果调动三四千人,也可以做到昨夜的那种情况,但是现在应天府方圆百里内,锦衣卫的人手加起来不过两千余人,哪里有实力吃掉苍风堡数百高手外带一营禁军?

  朱僜不服气的抬头说到:“父皇,你可不要被大哥也骗了过去,锦衣卫招揽了多少江湖豪杰,这事情谁不知道?”

  吕老太监咳嗽了一声,低声的在朱棣的耳朵边说到:“陛下,锦衣卫招揽的江湖豪杰,陕西的那些人还留在陕西,他们是金龙帮留在那里控制马市的,没有来京。幽冥宫的人马,已经全部投靠了东厂,没有老奴的命令,他们根本不会出动的。锦衣卫现在的高手么,恕老奴大胆说一句,怕是还不够使用的。”

  朱棣皱了下眉头,低声说到:“此话怎讲?”

  吕老太监阴声说到:“二殿下的话,也是没理到了极点。锦衣卫的高手如今都派出去追查那人的下落了,哪里还有什么好手留在京城内?就看看厉风重伤,周处、吕安、蔺轼三位指挥倒卧床榻之上,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还没有一点风声,这锦衣卫的实力,还嫌稍微薄弱了一些。”

  朱棣默默点头,深以为然。厉风没事的时候,天下的风吹草动,尤其应天府内一个大臣半夜起床小解了几次,他朱棣都可以清清楚楚的,这厉风一倒下,这消息可就来得慢吞吞的了。这可不是好事情,锦衣卫就是监察机构,要是因为能干的人太少,弄得无法发挥正常的效用了,这可就实在是荒唐至极了。

  “哼,老二他不过是推诿责任罢了,禁军如此无能,怕是和他推荐的那几个将领不无关系。”朱棣如此想到。当下他也懒得多说什么了,径直喝道:“老二、老三,你们明日就出京,去你们自己的封地吧。尤其老三,你既然有了这么多的武林人士作为羽翼,想必是不需要护卫了,你的护卫,就削减一万人罢。苍风堡的所有门人弟子,有官职的统统废黜,你都带出京罢。”

  给朱任一个面子,加上苍风堡的确对朝廷有功,朱棣这才没有大肆的杀戮。不过,削减了朱任一万名护卫,朱任可就要哭都哭不出来了。这苍风堡的人,好容易在朝廷里面牟取了些许官职,如今被朱棣通通免职,怕是不恨死了朱任他们?

  手一挥,朱棣身上霸气横溢,不容人反驳的喝道:“苍风堡乃是武林门派,和朝廷关系太紧密了,却是对朝廷名声不佳,日后苍风堡弟子,不许入朝为官,除非他们脱离苍风堡,否则子孙三代,不容收录。。。僜儿,你,好自为之。任儿,你贪酒好色,原本就不会有什么做为,在了地方上,不可再犯糊涂,替人顶缸了。”

  说到这里,朱棣狠狠的瞪了一眼朱僜,朱僜身体一哆嗦,又趴在了地上。

  朱僖大喜啊,这下可好,两个祸害被赶出了京城,这可就方便了自己了。只要和厉风密切联手,掌握朝臣的忠心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么?

  但是朱僖的美好愿望立刻就被朱棣给打得粉碎,朱棣冷声说到:“朕今日再宣布几件事情。第一,朕特命吕总管组建东厂,监察天下,和锦衣卫并列。东厂的职责,监察百姓,监察大臣,监察锦衣卫!”

  全部人的身体都哆嗦了一下,这东厂的权力似乎比锦衣卫还要大。那些大臣更是满心底的苦了起来,一个锦衣卫就让他们整日里提心吊胆的了,现在还多了一个东厂,这日后还怎么过日子啊。

  “第二,等开春后,朕准备御驾亲征漠北,扫平元蒙残党。特命厉虎将军率领破阵营北上,整顿军务。张玉在京提调兵马粮草,运往燕京城。跦能帅兵南下,征讨安南,平定南方百越之地。”

  朝臣震动,这下又要开仗了,太平日子才过了几天啊?但是既然是朱棣的命令,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触怒了朱棣,这是会满门抄斩的。

  “第三,为了宣扬天朝上国之风,朕已经命令马和在杭州、泉州、扬州三地行造宝船,准备南下大洋,向各域外之国显我国威。。。此间事大,不能疏忽。朕特委任锦衣卫大统领厉风为督造大臣,前往三地巡视,督造宝船。”说到这里,朱僖大惊,朱棣则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把他一肚子的话都吓唬了回去。

  “此三件事情,都关系着我朝走向,因而诸位卿家万万不可大意,一定要全力协助才行。。。如此,退朝。僖儿、僜儿、任儿,你们留下。”

  等大臣们都走空了,朱棣在大殿内把三个儿子训斥得彷佛猪头一样,这才放了三人出去,临行还没有忘记提醒朱僜和朱任,明天一大清早,立刻就滚蛋回自己的封地,不许在应天府逗留。

  回到禁宫内,朱棣这才朝着僧道衍叹息起来:“这三个儿子啊,哪一个省事?老三原本还好,和老四一样吃喝嫖赌无所不为,朕就当养了一条狗一般的养着他罢。偏偏他如今也有了野心,想要出头了,不好好的训斥一通,怕是日后三兄弟自相残杀,不得收场。”

  僧道衍端坐太师椅上,笑着看着朱棣问到:“那陛下吩咐厉风出京,却是作甚?”

  朱棣眯起了眼睛,笑嘻嘻的说到:“此事莫非道衍想不通彻么?僜儿、任儿做出这么多不可理喻的事情来,不就是害怕厉风在京师内,用自己锦衣卫统领的位置勾结朝臣,夺走了他们继位的可能么?朕还年轻,还没有到死的时候,哪里就轮到他们现在就开始闹腾了?嘿,把厉风派出京城,老二、老三也可以放下一半的心思了,老老实实给朕在地方上治理百姓罢。”

  他面色凝重的说到:“再说了,那宝船的事情可是大意不得,马和威严庄重,却是不够刻毒,恐怕督造一事难以胜任。厉风属下的那批人,哪一个不是谷壳里面都可以榨出油水的人物?要厉风去督造宝船,我看地方上的那些官儿谁还敢给朕偷奸耍滑的。。。尤其,日后出海,马和宣扬国威,可是那在各国打探消息,追杀朱允玟的事情,还是要厉风去监督才是。”

  僧道衍微笑起来:“陛下知人擅用,道衍不及远胜。。。”顿了一会儿,僧道衍满脸担忧的说到:“可是厉风要是一走,怕是大殿下在朝中再无人辅佐,二殿下有兵部一脉人马支持,三殿下也勾结了不少大臣,怕是大殿下到时候会吃亏啊。”

  朱棣笑起来,一脸从容的说到:“朕那三个儿子,朕自己清楚。嘿,让厉风留下他属下的三员大将在京,那些文武大臣也会收敛许多罢?朕御驾亲征漠北,这京城里面的事情,就留给僖儿打理,莫非那些大臣还敢不听他号令不成?。。。嘿嘿,僖儿文弱,朕让他坐镇京师,还是比较放心的,要是老二、老三两个,嘿,朕就害怕大军刚到燕京城,他们就在京师称帝了。”

  僧道衍笑了笑,点头说到:“如此,陛下削减他们护卫,也是有道理的?”

  朱棣长叹了起来:“是啊,朕可不能让朕百年之后,天下再来一次靖难之役。。。道衍啊,瞻基那孩子,你见过了罢?福缘如何?”

  僧道衍微妙的说到:“昔日陛下梦见老皇帝把玉玺交于己手,则世子瞻基降世,这乃是吉兆啊。”

  朱棣开心的笑了起来,点头说到:“这话倒也不假,瞻基比他父亲,还有他那三个叔叔,倒是象话多了。最近他似乎还在跟着厉风习武,这也好,我朱家的子孙,多少要学点刀马的功夫才对得起祖宗。”朱棣拈须长笑,一想到这最大的孙儿,他就忍不住的开心。

  昆仑山,绵延千里,其中不知道有多少深谷幽壑不为人知。传说中,昆仑决定乃是上古大神西王母修炼的所在,数千年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昆仑山找了又找,希望能碰到神仙,弄点想不到的好处出来。奈何仙道飘渺,他们不少人倒是碰到了昆仑门下的修道士,被收入门下,但是碰到西王母门人的,却是没有一个。

  传说中,西王母自从封神一役之后,看到天下的浊气日益浓重,顿时舍弃了在昆仑的居所,移居到了九重天外,所以凡夫俗子,再也难得碰到西王母的门人了。

  这天,就在朱棣和僧道衍在禁宫内笑谈的时候,昆仑山深处,最偏远的一万丈绝壁之下,冒出了细微的七彩光芒。

  一只小小的三足青鸟拍打着翅膀飞了出来,嘴里发出了欢呼声:“终于又可以出门了,我青青又可以出门了。。。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主子搬家的时候去偷喝仙酒,弄得我睡了九年,醒来就不见主子了。。。可怜啊,可怜啊,我青青真可怜啊。。。呜呜呜,我在下面喝了五千多年的酒了,我现在要吃肉,吃肉啊,吃肉啊。。。我要吃肉啊。。。月儿,快点上来,我肚子饿了,我要吃肉。”

  她盘旋了一周,兴奋的朝着天空的一只大鹏鸟扑杀了过去:“小鸟,不许跑,我要吃肉啊,肉啊。。。”

  一只晶莹透明的,翻动着七彩琉璃光彩的手臂缓缓的自悬崖下探了出来,轻轻的在崖壁上一借力,一个单薄的身影已经翻身到了绝壁之上。她看了看自己那支不似人类的怪手,脸上满是似悲似喜的古怪神情,连忙用水袖把自己的左臂包好,右手一展,一股无形巨力把那小青鸟拉了回来,脚尖一点,身体已经到了百里开外的另外一座高耸的雪峰之上。

  不理会那青鸟唧唧喳喳的胡乱抱怨,这少女看了看方向,低声的说了一句:“昆仑派的山门在哪里呢?我可没有来过。”咬了咬嘴唇,她低声说到:“慢慢找罢,如果昆仑派肯出手相助,怕是事情就好办多了。”她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却不知道从何找起,一见就知道是一个没有什么江湖阅历的新手。

  茫然的绕着偌大的昆仑山脉走了十几圈,少女一无所见,不由得苦笑了几声,脚下踏着一朵七彩莲花,朝着中原飘然而去。

  此时的应天府,厉风舒适的躺在床榻上,啃着小猫帮他削来的冻梨,笑嘻嘻的说到:“小猫啊,明天你去给吕老太监说,就说我厉风既然拜了他做义父,自然就应该改姓吕,以后呢,我就叫做吕风子。你的名字也要改了,以后你就叫做吕虎。。。嗯,你说啊,等咱两兄弟有了孩子,第一个儿子就过继给他老人家,这样他吕家就不会绝后了。”

  小猫呆了老半天,终于苦笑起来:“改姓?跟着一个老太监改姓,风子啊,有这个必要么?”

  厉风白了他一眼,冷笑到:“你是害怕天下人嘲笑我们?我呸,只要我们大权在手,谁敢嘲笑我们?谁敢啊?”

  “这次被皇帝派出京师,说白了就是怕我在京城营党舞弊,不把我派出去,不把你带在身边,他还真的不安心。我改姓吕了,就是用吕公公的面子拘住他,吕公公对他忠心耿耿的,他不会怀疑罢?那我都当吕公公的儿子了,皇帝还怀疑我干什么?尤其他明知道,我都认太监做父亲了,他还怕我抢夺皇位不成?”

  “羞耻?嘿嘿,只要有权有势力,羞耻是什么东西?我这‘厉’,也是在庙里抽来的,天知道我的亲生父亲叫什么狗屁。小猫啊,你再给吕公公说,就说我伤重,不能亲自给他磕头了,你就替我多磕几个响头罢。我这认了他做父亲,改了他的姓氏,老家伙知道应该怎么做的。有他在京城辅助我们的主子,那就真的一点事情都没有了。”

  厉风看着小猫冷笑到:“不过是改一个姓氏,可以带来这么多的好处,我厉风为什么不做?从今以后,我就叫做吕风,不要叫我厉风了。你们,周处啊,你们以后都称呼我为吕大人,尤其在吕公公面前要这样称呼,有得是你们的好处。”

  周处、吕安、蔺轼三人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他们只是在心里赞叹:“不愧是我们师傅啊,这厚颜无耻的本事,果然比我们高了十倍不止。先前不过认太监做义父,这回可就结结实实的叫亲爹了。厉害,果然厉害啊。。。当断即断,果然是大汉子的作为。”

  厉风,哦,不是,是吕风眯着眼睛沉思起来:“京城这边,不用担心了,嘿。。。去那边督造大船?倒是一笔轻松的勾当,正好休息一番。那些地方官儿,都知道吕公公是什么的身份,看到我这个吕老太监的儿子下去了,还有不曲意奉承的么?倒是不用带这么多的锦衣卫去吓唬人了。。。他们就留在京师,给我监察那些文武大臣的动静罢。”

  打着如意算盘,吕风轻声的笑了起来。

  

第227章 雷霆手段(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