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招兵买马(下)

    厉风已经冲进了第二层院子,大盘龙剑再次使出,顿时又有几十条大汉闷哼着倒在了地上。厉风举剑狂呼:“阿竹?你他妈的在干什么?怎么老窝里面都是来挑刺的人?谁不开眼,来这里鬼混?”

  一声娇斥传了过来:“小贼,是你。”那浑身白衣的白灵心带着两个侍女,气势汹汹的从二层大院的大厅内冲了出来,举剑朝着厉风当头劈下。剑风呼啸,这一剑可是用了白灵心全身的力量,虽然没有什么剑势的变化,但是速度可是快得很。厉风一偏头避了开去,飞快的后退了几步。那白灵心一剑不中,也不敢追杀过来,就站在了原地,用极其恼恨的眼神看向了厉风。

  阴老太监他们刚好走了进来,阴太监刻薄阴损的笑道:“厉大人,这女子怎么对你动刀子了?是不是你糟蹋了人家的清白,人家大姑娘现在怀上了你的孩子,找你来抱子寻亲了?”

  六个阴阳怪气的老太监大摇大摆的站在躺了一地大汉的院子里面,阴阳怪气的笑了起来。他们是什么人?燕王属下得宠的内丞,在东北那一块,他们就是天,他们就是地,可不觉得出言戏辱一个小姑娘,是否有什么不对的。

  一个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老人家,小可这里有青盐一包,送予老人家洗洗嘴巴,可好?”

  阴老太监吊梢眉一扬,立刻翻脸了:“哪里来的小子?敢和我这样说话?”

  一个白色儒衫,腰间佩剑的俊秀年轻人走了出来,冷笑着说到:“在下四川白帝门少门主,你们称呼我白大公子就是。今日我带人来,就是找金龙帮算算老帐而已,算不得什么大事。这位朋友,就是舍妹嘴里的那个无赖厉风吧?你真是好手段啊,居然不过两个时辰,就把我们白帝门在苏州府的势力连根铲除,还还得陈护法狼狈而逃,这,都是出自于你的手笔罢?”

  厉风刚要答话,大厅内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咆哮,阿竹彷佛怒狮一般的挥动着一长太师椅打了出来,劲风呼啸,两名大汉被他一脚踢飞,那白大公子还来不及反应,阿竹已经带着几个心腹冲到了厉风面前。立刻大厅内又冲出了十几个人来,一个个站在白大公子身后,目光凶狠的看向了厉风。

  阿竹看着厉风,带着欣喜的说到:“阿风,你怎么来了?他娘的,这白帝门的高手大举出动,勾结了我们金龙帮的另外三个堂主,居然逼我退位,牛老大都被他们给收服了,硬要我从帮主的位置上退下来,要不是你来了,恐怕我今天就栽在这里了。”

  厉风皱眉,横了白大公子身后的那三个穿着金龙帮服色的大汉一眼,讥笑到:“三位堂主,好久不见啊,怎么今天厉风回来,就看到你们窝里反呢?啧啧,感情你们找到了大靠山,就不把我老大放在心上了?按照江湖上的规矩,你们这么作,可是有点不合适吧?怎么说阿竹现在也是金龙帮的头目,你们这样玩,可是叛帮啊。”

  那白大公子轻笑:“有意思,什么是叛帮呢?这厉竹本来就没有资格做金龙帮的帮主,这三位朋友和我们白帝门的人说,厉竹是靠阴谋手段才爬上了帮主的宝座的,他们很不服气,所以想找我们替他们出一口怨气。我们也没有什么要求,只要这厉竹下台,交出金龙帮的大权,我们保证没有二话说。”

  厉风沉思了一阵,突然问道:“古苍月古总捕头,你们怎么对付他的?”

  白大公子大笑起来:“终于想到了么?那古苍月可不是厉竹的大靠山么?他的爪子很硬,为了对付他,我们白帝门可是出动了不少高手,如今他大概正自顾不暇呢。当然了,我们不是要杀他,只是要他承认我们白帝门在苏州府的利益罢了。这金龙帮,日后就会成为我们白帝门在苏州府的分舵,这一点,已经得到了牛老大和三位堂主的认可,我想是不成问题了罢?”

  阴老太监开口要骂,厉风连忙止住了他。厉风眼珠子转悠了一圈,点头笑道:“没关系,金龙帮让给你们就是,但是阿竹,以及愿意跟着阿竹走的兄弟,我要带走,这一点,想来白大公子不会不同意吧?今天大家都留留余地,日后也好相见,否则,今天拼一个鱼死网破,你们白帝门合算么?”

  那白灵心大怒,举剑指着厉风喝骂到:“小贼,你说什么?你们有什么资格和我们拼一个鱼死网破?”

  厉风皱眉,突然一剑挥了出去。‘呜’的一声怪响,距离他三丈远的一张石凳被剑风劈成了两半。厉风冷笑着:“就凭这个,我豁出去不要命,可以干掉你们,你们服不服?”

  白大公子脸色惨变,他急上前两步,把白灵心拉到了自己身后,他凝重的说到:“厉兄弟功力高绝,我们也不是不识趣的人。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只要厉竹能带走的人,我们绝对不阻拦就是。大家交个朋友,日后也好见面。”

  厉风耸耸肩膀,嘻笑骂到:“交个朋友?你认为我们可能交朋友么?眼巴巴的从四川赶来,抢夺了我老大的基业,我们还可能是朋友么?今天你们高手众多,我没有傻到和你们白帝门硬拼的地步。人,我带走,日后相见了应该怎么办,就要看你们的意思了。”

  白大公子皱眉,沉默了一阵,他才小心的问到:“不知道厉兄弟要带这些人去哪里?”

  阴老太监还是按捺不住,大喝一声:“小子,我们要去哪里,你管得着么?公公我喜欢带他们去哪里,就去哪里,你们这些乡间草民,有什么资格管公公我们的事情?”他干脆的就把自己的身份给叫出来了,自称公公的,也就只有太监了。

  白大公子以及身后的那批人脸色都变了,白大公子立刻拱手:“原来是……既然这样,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厉竹厉帮主,你倒是找到了一个好靠山,我们……”他的眼光开始游离不定了,似乎觉得要把厉风他们留在这里,才是最保险的事情。谁知道这些太监是什么身份?万一他们是朝廷锦衣卫的人,一旦记起今日的仇怨,他们白帝门还不倒大霉么?

  厉风却已经拖着厉竹往院子外面冲去,他嘴里大叫大嚷着:“白小子,小爷我不和你罗嗦,你不要在那里做杀人灭口的美梦。招揽金龙帮的事情,我们主子也知道,你们杀了我们,我们主子也会查出来,到时候报复临头,你们死得更惨。聪明的,你们老老实实的留下罢,不用送了,你要是追出来,小爷我就翻脸杀人。”

  六个老太监对着白大公子一阵的冷笑,那阴太监还对着白灵心露出了一个淫气十足的怪笑,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的身材,这才奸笑着转身离开了。六个阴阳怪气的太监,硬是弄得整个大院子里面鬼气森森的,没有一个人敢动弹。哪怕阴老太监他们一点武功都不会,也没有人敢动弹,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出了金龙帮的大院,厉风立刻吩咐到:“阴公公,你们陪阿竹去招揽人手,只要是愿意跟我们走的,我们全部带去燕京城。阿竹,你留下两百多人在苏州潜伏着,再留下几个心腹兄弟和古苍月那家伙打好关系,这私盐的生意,你给我牢牢的把持住了。还有,东南的特产,只要是在北方能够卖出好价钱的,你现在手上有多少存货,都给我起出来,运到北方去。”

  阿竹吞了口口水,惊诧的问到:“阿风,你就这么放弃了金龙帮了?这么大一块肥肉,你就这么扔掉了?你到底是什么打算?这姓白的小子威压我好几天了,要不是顾忌着就我一个人能打,我早就拼命了,刚才他也对你很不客气,你就这么算了?这不象你的为人啊?他妈的,你脑袋出毛病了么?以前谁敢对你说不客气的话,你想尽办法都要在人家脑袋上砸一砖头,怎么现在还……”

  厉风很是吊儿郎当的看了阿竹一眼,叫冤到:“妈的,我厉风什么时候骗过你?我的打算?有一块更大的肥肉放在你面前,你吃不吃?现在金龙帮不过是吃苏州府一块肉,你跟我去燕京城,燕王府的封地上,所有的肥肉都是我们的。想想看,北方的人参、貂皮、熊胆、熊掌运到南方来贩卖,南方的私盐、茶叶运去北方,顺便做一点马匹的生意,岂不是痛快?”

  厉风手舞足蹈的叫嚷着:“现在燕王府的领地上,没有一个江湖帮派可以存活,我这可是征得了王爷的同意,金龙帮会是燕王领地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江湖帮派,哈哈哈哈,我们帮燕王府办事捞银子,这油水可比现在大多了吧?”

  阿竹的脸色都变了,有一个王爷在身后撑腰,从南方运私盐去北方当官盐卖,省去了朝廷盐务局的层层剥削,这是多少利润啊?尤其是,身后有官府撑腰,这帮派发展起来可不是快得惊人么?说不定日后的天下第一,就不是苍风堡了,而是金龙帮。他的脸色变幻了十几次后,转身狂奔,嘴里狂呼:“我去找人手,留在苏州的,肯定要是可靠的兄弟。哈,我能拉走好几百号兄弟,放心吧。”

  厉风咕哝起来:“可不是,人要多一点才好。燕王的属下什么人才都有,就是没有一个会贩私盐、马匹的,要不然我巴巴的找你干什么呢?”

  身体轻飘飘的飞了起来,厉风朝着苏州府府衙飞掠而去。远远的,他就听到了府衙后花园内传来的掌风、刀风破空的声音,厉风一声狂啸:“擎天大剑客厉风在此,白帝门的喽啰给老子闪开。”他御剑从围墙上冲了进去,冲着一个没有穿公服的仗剑大汉当头刺下。

  那大汉吓了一跳,他正在对付一个古苍月手下的捕头呢,突然头顶一股锐气传来,他的剑已经来不及回应了,只能一掌劈出。奈何那青冥剑擅长的就是对付内家掌力,厉风内劲一催,剑锋上吐出了一尺长的寒光,切豆腐一样的把那汉子的手掌给削了下来。血光闪动中,厉风身体借力再次腾起,彷佛一条张牙舞爪的孽龙,带着无数密集的青色剑光,朝着一个头发胡须洁白,正在和古苍月较量掌力的老头划去。

  苦战中的古苍月见得突来强援,顿时脸色狂喜:“厉兄弟,来的好,干掉这白家的老鬼……他妈的,光天化日下袭击官府,白帝门是要造反了,等下老子就发海捕公文,非干死你们这群白帝门的匪类。”他运足了气,一掌接一掌的连绵不断的劈了出去,顿时空气中‘噼啪’声大作,一圈圈青色的掌风笼罩住了那老者。若是厉风不来,古苍月已经准备要舍弃这些属下,带着几个心腹逃之夭夭的。他的人手总共不过三十多人,白帝门的人来了七十多个,顶了这么久,实在是扛不住了。

  厉风长笑:“古头儿,你可没想到,要是他们杀光了你和你的属下,你还怎么发海捕公文?这天下,有谁会知道是他们杀了你?哈哈哈,白帝门的老鬼,吃我一剑。”他的剑光突然的炸裂了,无数条尺许长的青光笼罩住了那老人的身体。

  老者的掌力雄浑,甚至比古苍月还强了一筹,如是对付其他人,他的掌力足以震开对方,奈何厉风的剑子实在是太恶毒了,劈开掌风就等于烧红的铁刀劈开猪油一般,丝毫不受力。那老者一时疏忽,硬是被厉风的剑锋在胸口上、脸蛋上留下了十几条剑痕。老者真气正在体内鼓荡,脸上一出血,那血就好像标枪一样的喷了出来。老头儿心里一慌,顿时松了一口气,结果古苍月的掌力正好潮水一样的涌了过来,冲进了他的体内,硬生生把老头儿打飞了七八丈,重重的撞击在了花园的围墙上。

  古苍月狞笑,狂吼一声:“‘劈天掌’白老头,你也有今天啊?你给大爷我去死吧。”他身体冲了过去,劈开两个白帝门的弟子,双掌连环而出,在白老头的身上疯狂的连续劈打了百余掌。

  白帝门的众多高手看得狂怒起来,十几条身影脱离了战团,疯狂的朝着那古苍月杀了过去。而厉风,则是早就隐没在了战团之中,从那些太监身上搜刮来的剧毒暗器,一枚枚的偷偷的释放了出去。

  后花园的地方不大,百多人在里面缠斗已经是挤得满满当当的了,根本就没有太多的回旋余地。厉风的内力又强,那些暗器又个个体形微小,破空声都被四周的狂呼乱骂声给掩盖了,顿时就看到蓝光点点,三十几个白帝门的高手无缘无故的倒在了地上,不一时脸色发黑,当场毙命。剩下的白帝门高手被那些苏州府的捕头拼命翻扑,顿时被逼退了几步,他们刚要重新整顿士气,又有二十几个同伴倒在了地上。

  一下子,形式即刻逆转了,厉风暗自惊叹于这些暗器的歹毒时,那些白帝门的大汉见得事不可为,只能是狼狈的跳出了花园的围墙,仓惶逃走。不过还好,他们还来得及抢走了那白老头的尸体,没有落在古苍月的手上。

  古苍月阴狠的笑着:“你们跑,跑,跑,老子看你们能够跑到哪里去?这次你们可是真的热火了我古某人,你们等着死吧。来人啊,去请师爷起草海捕文书,要卫所的士卒立刻出动,给我杀光那些白帝门的混蛋。他们这次可是歹毒啊,为了苏州府的地盘,就要把我们整个的给灭了,白帝门,我们苍风堡和你们没完。”

  厉风看得古苍月如许的激动,不由得心里一动:“啊呀,倒是忘记了,这古头儿的武功很是高明,他们苍风堡和朝廷的关系也很是密切,要是我能在他们苍风堡内收买一批人,岂不是好么?”

  小心翼翼的把手上还扣着的几根透风针放回了牛皮套子里面,厉风腾空而起,大声叫道:“古头儿,你去调兵搜捕白帝门的人罢,我身上还有要事,先走一步了。晚上我在春颐楼摆酒,我们兄弟好好的快活一把罢。”

  古苍月大声笑应:“兄弟,你慢走,当哥哥的一定去。”古苍月心里那个感动啊,觉得交厉风这个朋友实在是太值得了,这次不是厉风用这阴损的手段下毒手,恐怕自己就全军覆灭了。他不由得嘟哝起来:“妈的,不该中了白帝门的计策,堡里的高手全部派出去了,下次可要小心谨慎一些。咦,厉兄弟不是去北方了么?怎么才几天的功夫,又回来了?”

  厉风跳过了苏州府衙的后墙,落在了一条小巷中,他笑嘻嘻的顺着小巷子疾走了百多丈,突然就停了下来。

  若有若无的,他的身前身后,甚至就在小巷两边的墙壁另外一边,都有杀气散发了出来。这一丝丝彷佛实质一般的杀气,就集中在了厉风的身上。

  

  

第五十六章 招兵买马(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