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 出师不利

    

  洪武三十一年一月二十五日,燕王府属下运粮队被瓦剌赤蒙儿所袭击,两千护卫士兵阵亡,一千八百民役被掳,五百车粮食,三百车草料被抢夺、焚烧一空,燕王大怒。

  洪武三十一年二月七日,燕王次子朱僜属下五千轻骑轻率追敌,于草原上突遭暴风袭击,无数狼群于风暴中突兀进袭,五千精锐,尽数折损,燕王属地尽皆大惊。更加离奇是,狼群仅仅袭击了骑兵,骑兵马匹丝毫未动,连同铠甲、兵器,统统被瓦剌族人掳走。

  洪武三十一年二月八日,燕王大世子朱僖属下外务主管,燕王府都指挥使厉风率军出征,大军合计十卫,旗下亲信将领计:任天虎、任天麒、沙山、沙水、幽冥宫五方煞神、十三血手修罗。五万大军,即日出发,燕王号令:“杀光那群蛮子,一个不留。”

  厉风咬着一根稻草,扭动着身体坐在马背上。他哼哼着:“真是辛苦啊,本来以为做将军是一件轻松有体面的事情,谁知道却是要骑着马,穿着铠甲的赶路。我的妈啊,这屁股磨得疼也就算了,这铠甲也实在是太沉了一些。足足五十斤的三层链环锁子甲,还怎么能打斗啊?任大哥,你觉得如何?”

  身材比厉风粗壮得多的任天虎苦笑:“生平第一次做官,也第一次穿盔甲,倒是有点不习惯。不过,按照小兄我以为,这军阵上面的勾当,就是力量大者为上,力大则胜。太过于精巧的招式,也没有用处的,只要有力量,有胆气,敢冲锋,那就是猛将了。所以,我特意选这八十一斤的三亭大刀做兵器,哈哈。”

  任天麒垂头丧气的说到:“大哥,你就不要吹牛了,要不是有内力顶着,我现在就趴下了。你的力量比我大啊,但是我可不能用这种砍刀,勉强用枝长枪算了。反正小时候学武,打根基的时候也学过江湖上的‘杨家枪’、‘罗家枪’的,倒还是不会丢了爹的脸面。”

  厉风摸着自己的屁股哀嚎:“两位老兄你们都是家学渊源,这大刀长枪的也使得惯,我可就麻烦了。我除了一手剑法,其他的都不会啊,听说那些蒙古蛮子最喜欢用狼牙棍、铁棍这些重兵器,岂不是要了我的小命么?我可舍不得用我的宝剑和那些铁棍硬碰的。”

  任天虎拊掌笑道:“厉兄弟,这又有何难?你发出剑气,自然是无往而不利了。那些狼牙棍、铁棍之属,都是凡铁,怎么能抵挡你的神兵以及你高强的功力?沙山、沙水两位老爷子,他们岂不是也是用剑?这倒是没有大关碍的。”

  厉风笑起来:“说得也是,我这青冥可是宝剑,加上内劲的话,一剑劈开一个人应该不成问题。啊呀,这五万人看起来倒是无边无际的,这么多人,可怎么管理啊?两位兄弟,不如你们每人带领三卫军队,我带领四卫士卒,这样自己顾自己的,方便啊。否则真的打起来的话,五万人可不好指挥的。”

  厉风身边的那些将官一个个听得额头冷汗,他们互相看了一眼,心里都在疑问:“这个厉大人明显不会打仗,他到底是凭什么被任命为主帅的?大世子想要捧自己的人上台,这可以理解,但是王爷怎么就会同意了让他成为统兵大将呢?王爷的规矩可是严谨得很,没有功劳的人,那是绝对不能担任真正的统军将领的呀?”

  厉风在马背上站了起来,大声的呼喝着:“哈哈,蒙古的蛮子,爷爷厉风我来了。你们就洗干净了脖子,等着小爷我砍掉你们的脑袋罢。传令下去,杀一个蛮子,赏钱一百纹,杀一个蛮子的将领,赏银一百两,杀一个大将,赏黄金百两,叫兄弟们努力,多杀蛮子,多得赏金,回去了燕京,我在八大胡同里面请有功的兄弟们喝酒的。打起精神来,兄弟们,有精神一点,前面就是草原了,不要泄了我们的威风啊。”

  五万大军抖擞精神,大踏步的朝着前方行去。地上积雪还是很深,被军汉们的靴子把雪踢破之后,就露出了下面黑油油的泥土。等得开春了,那自然又是一片的绿草生出,那时候,就可以看到这草原上‘风吹草低现牛羊’的美景了。

  厉风突然轻轻的抽了自己一耳光,骂道:“我真是一个乌鸦嘴啊,回燕京的时候唱什么蛮子的曲子,现在可好,弄得自己来草原上打蛮子了。真是凄苦啊,这么冷的天气,可怎么打仗呢?唔……兄弟们放慢脚步,不要走太快了。反正前方大营还有粮草剩下,又不是说我们不去,他们就要饿肚子了,我们放慢点脚步罢。”

  他在心里偷乐:“听传令兵说,那二殿下的大营里面粮草已经不多了,嘿嘿,小爷我就和你拖几天时间罢,等得你朱僜朱殿下饿得有气无力的了,这才显得出小爷我的宝贵之处啊。你二殿下不是一心要找我厉风的麻烦么?如今叫你饿几天肚子,也算是你的报应,我呸,你朱僜,饿死了最好,这样天下太平。等得我们掌柜的接掌了王位,那时候就是小爷我出头的时候到了。”

  厉风满脸阴笑的在那里计算着,在他的命令下,五万士兵一个个放慢了脚步,彷佛士子游园踏青一般的,缓缓的在道路上,有气无力的行走起来。厉风满意的看着队伍的速度放慢了三倍不止,心里暗道:“是不是再慢一点?或者现在就扎营休息吧?嗯,还是不好,现在大正中午的,中午扎营,一定会被中军官打小报告给王爷的,这可不行,也罢,再走一个时辰,就可以扎营做饭了。”

  就这样,本来十天可以赶完的路程,厉风硬是拖延到了十八天,这才走到了上次的运粮队被袭击的地方。手持狼牙棍,身披厚皮夹的赤蒙儿,带着三千骑兵,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上一次抢劫的粮草,让赤蒙儿的部族很是舒坦的过了十八天,如今看得厉风的大队人马到了,赤蒙儿心里只有欣喜,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

  “唔,南蛮子没有马啊,足足五万多人马,居然只有五千不到的骑兵,嘿嘿,对我们没有任何的威胁啊。要说马上功夫,你们南蛮子怎么能和我们的勇士相比?不过,他们的步兵还是太多了一些,这可不好,万一被他们缠上了,那我这三千精锐也就是死路一条。”赤蒙儿大喝了一声:“勇士们,跟我来吧,让那些南蛮子看看,我们是成吉思汗的子孙,我们才是这块大地的主人。”

  三千精锐发出了‘哟哟’的尖叫声,他们策动马匹,彷佛一群野狼一样,紧跟在赤蒙儿身后,朝着厉风的大队扑了过去。立刻,厉风的中军内响起了尖锐的牛角声,士卒们紧张的列成了长队,架起了长枪,准备迎接赤蒙儿等人的冲击。

  厉风看得三千轻骑冲了过来,顿时手一挥:“他们的人没有我们多嘛。哇靠,他们身上穿着的还是兽皮,怎么可能是我们的对手?来人啊,所有骑兵突击,给他们一点厉害看看……突击,突击。”厉风第一个策马冲了出去,他可就忘记了,他是一军统帅,应该在中军调动人马,不应该妄自出击的。

  幸好厉风的军队内有一个有经验的将领,这个名叫常铁的参将苦笑着发布了命令:“骑兵出击,右翼三千枪兵出击,一千弓箭手射住阵脚,不许他们冲突我们本队。左翼出去五千枪兵,一千盾牌手,五百弩兵,绕到后方去夹击。中军聚集,出去五千枪兵,成方阵迎敌。中军所有弓箭手,听我号令,等得机会了,射。”

  常铁冷笑:“你们这群蛮子,区区三千人,就敢来冲击我们的大队么?你们也不看看,我们这里有足足五万大军啊。五万大军,要是输给了你,我还算是常遇春的后人么?”

  赤蒙儿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看到敌军的右翼有一支部队缓缓的行了出来,左翼则是有一大队军马快速的饶向了自己的后方,而敌人的前方,所有的骑兵朝着自己展开了正面的冲击,后面,敌人的步军已经排放好了密集的阵势,就等着自己一脑袋撞上去。赤蒙儿低声骂了一句:“该死的,这里怎么会有这么一个麻烦的家伙?你们老老实实站在原地,让我冲杀进去不好么?”

  “全队注意,游骑,射……不许和他们接触。”赤蒙儿定下心来,盘算着:“我们的铠甲比你们轻,我们的马比你们好,我们的骑术比你们高明,我们的骑射之术比你们强悍百倍,我就不和你们正面接触,我用游骑兵一个个的射死你们。当年,大汗的队伍横扫西方,不就是这么做的么?看你们有多少精力和我们耗上。”

  厉风坐下的战马,是燕王为了壮他的行色,特意赏赐的一匹上好的大宛良驹,比起赤蒙儿他们坐下的战马还要好上两筹。厉风用靴子上的马刺轻轻的捅了一下这匹马儿的大腿,顿时这匹不过两岁口的烈马大声的咆哮起来,彷佛受惊的龙一样,风一样的蹦跳了出去,很快的就把身后的骑兵扔下了三十多丈。

  赤蒙儿的眼睛突然一下变得贼亮贼亮的,他大吼了一声:“战士们,按照你们的意思作战吧。兀那来将通名,我赤蒙儿手下不斩无名小辈。”

  厉风尖叫到:“孙子耶,你怎么连你爷爷都不认识了?我是你爷爷啊,乖孙子,你老父不就是我……啊?你就是赤蒙儿?”

  马速极快,赤蒙儿和厉风相距已经不到三丈了,赤蒙儿狂怒的大吼:“南蛮子,就知道嘴上逞英雄。看招!”他手中狼牙棍发出了‘呼呼’风声,舞起了一团棍影,彷佛乌云一样的笼罩向了厉风。

  厉风拔出青冥剑,内力真元透体而出,一道尺许长的剑芒出现在剑尖处。‘乱劈华山’带起了一片朦胧的青光,朝着赤蒙儿的狼牙棍挥了过去。厉风突然发现,在马上除了‘乱劈华山’,他没有办法使用任何招式,因为现在他的两条腿不能乱动弹,要靠坐下骏马的力量来移动,又怎么可能施展出精妙的‘大盘龙剑’又或者是‘神龙三现’?

  沉重的狼牙棍和厉风的剑锋碰撞在了一起。厉风闷哼一声,在马背上坐身不稳,狼狈的被一棍子扫了下去。他根本就不擅长马战,自己的力量和坐下马儿的冲刺的力道根本就没有配合在一起。而那赤蒙儿,自幼就在马背上长大,马匹数千斤的冲击力被他完美的融入了这沉重的一击,硬是把厉风百斤出头的身体狂风扫落叶一般的扫下了战马。

  厉风狼狈的摔落在了满是积雪烂泥的地面上,他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老子还是不适合马战。青冥剑仓促之间,也没办法劈开沉重的狼牙棍。”

  那赤蒙儿只听到‘当啷’一声巨响,自己就感觉狼牙棍突然的一轻,他定睛看时,差点就吓死。自己那沉重的,足足有四十斤上下的狼牙棍头,硬是被厉风的剑芒给扫了下来,赤蒙儿不由得大骇:“这蛮子用的什么兵器?如许的锋利?”这时两人的战马已经是交错而过,赤蒙儿回头看了一眼,不由得愣住了。

  那匹燕王朱棣赏赐的极品良驹,空着一个马鞍已经跑出了百丈开外,正有点犹豫的在那里晃悠。而地上,一身泥浆的厉风还没有爬起来。赤蒙儿狂笑起来:“兀那蛮子,就这样的本事,也敢上战场么?”

  厉风暴怒,体内真元同时发作,青冥剑化一道青色长虹,朝着赤蒙儿射了过去。赤蒙儿也是一个识货的角色,看得厉风剑光呼啸到来,不由得尖叫一声:“先天剑气……怎么可能?”他抛弃了自己的战马,扔掉了手中沉重的棍子,身体冲天而起,一个轻盈的盘旋,朝着百丈开外的厉风战马扑了过去。

  厉风呆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赤蒙儿居然会有这样高强的轻身功夫,原地拔起二十几丈,居然还一丝烟火气都没有。而厉风已经是把全身力量都聚集在了手上,此刻哪里还能收得回剑势?就听得‘噗哧’一声,厉风的剑光从赤蒙儿的马脖子下面捅了进去,带着厉风的身体,穿起了一条尺许粗大的血柱,从那马的屁股上冲了出来,硬生生的把赤蒙儿的坐骑捅成了对穿。

  赤蒙儿已经是狂笑着坐在了厉风的战马背上,他朝着厉风拱手:“蛮子,多谢你的宝马,日后我一定会回报你的。哈哈哈,你的士卒不妙了,战士们,我们走啦,走啦,走啦……”

  厉风定睛看时,赤蒙儿的属下轻骑正风一样的从自己属下的骑兵旁边掠了过去,他们手中的弓箭同时张开,同时射出,顿时来不及防备的百多名铁甲骑兵狼狈的栽倒在了地上。那些轻骑听得赤蒙儿的大声吼叫,顿时发出了‘哟哟’的嚎叫声,狠狠的勒了一下战马的缰绳,让战马人立而起,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身,狂笑着斜次里冲了出去。

  箭雨‘嗖嗖’的飞来,那些轻骑在转身之际,有三百多战士没有忘记给厉风狠狠的射了一箭过来。厉风气急败坏的咆哮了一声,一剑劈了出去,把正对自己的五十几只长箭劈成了碎片。

  赤蒙儿和自己的属下汇合在了一起,大声欢笑着,趁着厉风属下军队还没有合围的时候,从左翼那一队兵马的前方冲了过去。那些蒙古轻骑再次的开弓放箭,顿时又放倒了几十名厉风的下属。幸好左翼兵马内配备了足够多的盾牌手,这才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厉风气得浑身发抖,他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苦头?一声尖啸,厉风运劲震开了身上沉重的铠甲,青冥剑发出了‘嗡’的一声轻鸣,一道四丈多长的剑光贴着地面飞了出去。厉风使出的,正是华山派最高绝技‘狂龙升天斩’,一种以气御剑,剑气化虹,百丈之内足以洞穿铜墙铁壁的无上绝技。

  沙山沙水两老头鼓掌赞叹,疯狂呼叫到:“妙极,妙极,如此剑技呵……杀了那敌人的蛮子首领。”

  厉风的剑光迅速,直接掠过了十几名殿后的蒙古轻骑,直接朝着赤蒙儿刺了过去。赤蒙儿回头一看,心里吓了一跳,急忙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不过拳头大小的人头骷髅,鼓足力气吹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的怪啸声响彻云空,可以看到一圈圈的黑色波纹从那白骨骷髅上散发了出来。厉风的剑光和那黑色波纹一碰击,就感觉到一股阴寒无比的气流冲进了自己的身体,一种莫名的力量让厉风脑袋里面几乎快要爆炸了一般,无数幻象出现在厉风眼前。

  厉风心里大骇:“完蛋,这次我中招了,这是邪门的法术。妈的……”厉风嗓子眼里面一甜,一口血就喷了出去。他看到无数的战士在战场上疯狂刺杀,而自己就是那战士中的一员,一股子疯狂的杀意涌上了厉风的心头,他体内真气一乱,顿时狼狈的摔倒在了地上。

  赤蒙儿狂笑起来:“哈哈哈,蛮子,这是我老师赐给我的宝贝,你就好好消受吧。哈哈哈哈……”狂笑声中,他带着三千精锐轻骑,彷佛一阵风一样,从燕王府属下五万大军的面前轻松的溜走了。

  一丝丝的冷气从‘玄石’上渗了出来,渗入了厉风的体内,瞬息间就平息了厉风翻腾的血气,驱散了他面前的幻象。厉风狼狈的爬了起来,看着一身的泥水作声不得。

  生平第一战,厉风以五万大军对抗赤蒙儿三千轻骑,结果厉风战马被夺,属下死伤两百多人,而赤蒙儿除了丢下一根狼牙棍,头发都没有伤了一根……

  

  

第六十二章 出师不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