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三章 贩马陕西(下)

    ‘烛龙草’那强力吸引天地元气的效用发挥了出来,一缕缕的天气元气朝着厉风涌了过来。厉风福至心灵,同时运用起了‘吞噬天地’的法诀,用极度霸道的手段吸纳附近的天地元气,而不让一丝一毫的元气离开自己。

  这和一元宗法门完全背道而驰的心诀发挥了强大的作用,强大的天地元气被厉风一口吞掉,化为了自己的真元。他的真元在不断的增加,很快就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水准,而原本就贪心的厉风发现那些挥发出来的‘烛龙草’的药力还存在,顿时也不管好歹,继续疯狂的吸收起来。

  一元宗的法诀,讲究的是和天地完全一体,顺天行道,天地元气能化就化,不能化的就放走,通俗的说,是王道。

  而厉风在草原上自己突然悟出的心诀‘吞噬天地’,则是完全的逆天行事,不管你天地元气是否答应,总之就是进了他的身体就全部被转化成了真元,粗犷暴虐,横行霸道,通俗点说,就是霸道,或者说,就是魔道。

  一元宗的法门因为能够很快的沟通天地,所以在正教之中修炼起来速度算是快的,而且是没有走火入魔的危险的。而厉风自己发明的这种法门,则是强行的劫掠天地,所以真元的积累速度比起一元宗的修炼法门那是快了不少,但是稍微不慎,那就是走火入魔魂飞魄散的下场。正道和邪道之分,也就在这里了。

  渐渐的,厉风体内不断增加的真元已经组成了一个完整的体内循环,一个完全封闭的,彷佛一个自我运行的小宇宙一般的循环。这些真元自我流转,倒也是对应天象,生生不息。外界吸纳进来的元气一旦被这个循环吸进去,那就是彻底的粉身碎骨,彻底的被同化成了厉风的真元。随着真元益发的雄厚,这循环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大,厉风身体外一丈之内,已经陷入了一个带着黑色的空洞之中。

  不,不是空洞,这不过是给人的一种假相而已,感觉那里存在着一个连光线都跑不出来的黑洞,无穷尽的天地元气就这样被厉风一丝丝的吸了进去,然后一点都没有泄漏出来,和厉风在青云坪后‘聚元阵’中修炼时的状况完全不同。

  厉风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也和以前不同了。修道者,和天地沟通之后,那身上是一股飘逸出尘的气息,而厉风此刻,则是满身的王霸之气,天地元气不断的被他吸纳,一股无形的引力充斥他的身体四周,但是从那黑洞中透露出来的,却是一股子凶横到了极点的,彷佛一头猛兽在那里潜伏的气息。

  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真元在疯狂的增厚,不断的增厚,体内的经脉已经有些容纳不下的模样了。厉风此刻心神已经陷入了对体内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循环的观察之中,他没有理会那些容纳不下的真元,只是给了自己一个潜意识的命令:“容纳不下,也给我吸……”

  于是,越来越多的真元积蓄了下来,那些真元实在是没有地方容纳了,就只能慢慢的被压缩,被挤压,最后终于在厉风丹田所在的地方,出现了第一滴彷佛液体一样的真元。链化反应发生了,那一滴真元,是体积上百倍的气态真元转化而成的,而他一旦出现,就彷佛雾凝为水一样,影响得附近所有的真元都开始了这样的变化。

  体内的真元体积瞬间缩水百倍,厉风感觉到丹田内又是一阵空虚,顿时更加拼命的运转起了‘吞噬天地’。他对于‘吞噬天地’这一法门的运转是越来越熟练了,体内真元的小循环是越来越快,而吸引力则是成倍数的向上增长。

  此刻肉眼已经看不清厉风的身体所在了,他身体四周的空气都发生了诡异的扭曲,他彷佛就在人间消失了一般的隐形了。‘烛龙草’的药力被大量的激发了出来,融入了厉风的真元之内,这就彷佛火上浇油一般,厉风对天地元气的吸纳、积蓄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

  天地元气不正常的波动被燕京城内的几个绝世高手发现了。正在查看朱僜身体状况的燕王朱棣惊讶的看了看天,发出了一声轻咦。僧道衍闭着眼睛,仔细的感悟了一下天地元气的流向,嘴角发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吕公公先是惊讶了一阵,然后突然拱手向朱棣说到:“恭喜王爷,贺喜王爷,看这方位是大世子府的所在。看样子那厉大人破而后立,功力又是大大增长了……值此非常关头,厉大人居然又有突破,实在是王爷的福分带来的啊。”

  燕王朱棣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和煦的笑容,他缓缓点头:“妙啊,正愁僜儿重伤的事情,这可来了一个堪用的人了。吕公公,赶明儿你去我的宝库,把那套高丽进贡的软玉甲连送去给厉风,就说是我听说他小腹上挨了那一下,很是担心,所以找了一套上好的铠甲给他,去吧。”

  吕老太监满脸笑容的连连躬身行礼:“嘿嘿,这是王爷的恩典,老奴一定好好的向那厉风说个清楚,老奴可是替厉风谢过王爷了。”

  朱棣呵呵的笑了几声,连连点头说道:“罢了,罢了……原本我以为他不过是仗着奇遇,功力接近天人之境而已,可是想不到这次他居然因为重伤后突破了这一瓶颈,妙,妙……看那慕容天,似乎也是功力大进,只差那一步,就可以进入先天之境了罢?”

  僧道衍微笑点头:“可不是,那慕容天,第一次见到他,才不过算是一流高手中的好手罢了,可是这次道衍在大营里再见他,却就已经到了那个台阶前,进度可是快啊。想来是王爷的福气,知道王爷需要用人了,所以高手不断的涌现啊。”

  朱棣没有听道衍的马屁,笑道:“那是厉风一脚踢出来的,和我的福分有什么关系?莫非本王的福气就是厉风的臭脚丫子么?哦,呵呵呵呵。”朱棣突然发现自己失言,连忙呵呵了几声,然后立刻转为惆怅的模样看着朱僜,叹息到:“僜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古怪的伤势啊。”

  僧道衍盘算了一通,这才小心的说到:“二殿下这伤么,一是被那巴吧儿的元神所化血手印击中,这都是小事,用道衍的灵丹调养一番,半个月的功夫就好了。但是二来么,道衍看到二殿下临时拼命,没有经过任何修炼的先天元神破体而出,冲击了那巴吧儿的元神后,逃走4一魂一魄。”

  朱棣大惊:“什么?”他的声音猛的提高了八度,他在房间那急骤的转悠着:“正是事务繁忙的关头,他,他,他居然……灵魂飞散了?”

  僧道衍捻动了一下佛珠,无奈何的说到:“小僧回燕京的一路上就推算了一通,二殿下出生时,正好是白虎星君当位,沾染了一丝先天凶厉之气,这本命元神,原本就比普通人强悍百倍以上。所以这次他无意中元神出壳破了那巴吧儿的血手印,可是元神实在过于刚强,一魂一魄不愿意归体,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朱棣吞了口吐沫,和吕老太监两人相觑失色。

  僧道衍看到功夫做足了,这才微笑起来:“不过,王爷也不用担心。这也是小事,不过就是麻烦一些。等得道衍召集四十八名有道高僧,再布置下七七四十九天的水陆道场,就可以把殿下生魂活活的拘回来,那时候再治好殿下身上的外伤,那就一如以前了。”

  朱棣皱眉:“你的意思是说,现在还不能治疗僜儿身上的伤?还不能唤醒他?”

  僧道衍苦笑:“一魂一魄失散,这魂灵儿就不全了,道衍说句罪过的话,如果现在把二殿下唤醒,并且治好他身上的伤势,二殿下表现出来的,也就和一白痴差不多,到时候二殿下发疯杀人,可就不好处置了。王爷放心,只要用我的灵丹……嗯,还有白云道长的‘青蜉丹’将养,二殿下的伤势绝对不会恶化的。”

  僧道衍在肚子里面狠狠的骂了一句:“白云老道,和尚我要破费几十颗丹药,你也别便宜了你,哼哼,不把你的‘青蜉丹’给糟蹋完了,我就不是僧道衍,谁叫你在我面前吹嘘你的丹药可以吊住病人的气息,阎王爷都拿不走?这可是自己说的。哼,别以为你跑去陕西了我就抓不到你,你白云观的丹房在哪里,我比你还清楚。”

  朱棣重重的一咬牙,狠狠的一跺脚:“罢了,就这么办吧。道衍,一切就靠你了……父皇的身体,可是大大的不行了。腾龙秘谍应天府一组说,父皇现在,可就只有一口气了。”

  僧道衍的面色严肃,凝重的说到:“王爷,道衍晓得。不过,王爷不觉得燕京城现在的兵马实在太少了么?”

  朱棣摇摇头,没吭声。

  厉风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以后的事情了,时间已经到了洪武三十一年四月初五。

  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厉风鼻端突然传来了一阵恶臭,皱着眉头朝自己身体上打量了一下,厉风鬼嚎着跳了起来。厚厚的一层灰尘连同着汗水混杂在了一起,居然都变成了一层厚厚的黑痂罩在了身上,稍微活动了一下,那一块块的黑痂还在‘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尤其是体内的很多废物从毛孔里面被逼了出来,带着半个月没有洗澡的味道,实在是臭得可以。

  ‘蓬’的一声,厉风赤裸着身体破窗而出,‘扑通’一声跳进了精舍后面的鲤鱼池内。十几条彩鳞大鲤鱼仓惶的逃窜,厉风已经整个的泡在了里面搓动起身体来。过了足足一刻钟,厉风心满意足的从池子里面跳了出来,那一池水已经是变得灰黑,几条娇弱的鲤鱼已经是翻着白肚皮浮在了水面上。

  一脸笑容的吕老太监突兀的出现在了赤裸的厉风面前,一对三角眼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浑身肌肉块块突出的厉风一眼,老太监点头笑道:“啊呀,我们厉大人果然是看起来威风凛凛。啧啧,这大白天的就光着身体在世子府内乱晃……”老太监比划了一个大拇指,笑嘻嘻的说到:“厉大人果然是有闲情雅致啊。”

  任天虎、任天麒、任天麟、独孤胜、小李子一票人跟在朱僖后面,满脸诡笑的出现在了吕老太监的身后,朱僖大惊小怪的叫嚷着:“啊呀呀,厉主管,你的那话儿果然是雄壮,啧啧,诸位,你们说是不是?”

  一群人疯狂起哄,鼓掌、口哨、跺脚声不绝。厉风惨嚎一声,虚影一闪,顿时消失在了原地,他已经逃亡进了自己的房间。任天虎、任天麒、独孤胜、小李子他们吓了一大跳:“我的妈呀,这厉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快?”

  胡乱的找了几件衣服穿上,厉风在心里疯狂诅咒着:“吕老太监,你这个老混蛋,小爷我哪里招惹你了?你他妈的敢跑来占小爷我的便宜?我的妈啊,这老太监不会真的有那个吊吊儿的爱好吧?”厉风浑身鸡皮疙瘩大颗大颗的冒了起来,狠狠的一口浓痰吐在了墙角,低声骂道:“妈的,这老太监最好死了好,怎么一脸奸笑?”

  穿戴整齐的,把身上所有的零件都装在了怀里的厉风小心的走下了楼梯,躬身说到:“哈哈,殿下,吕公公,实在是身上突然太脏了,小子我……”厉风突然直起身体,尖叫起来:“妈的,谁戏弄小爷?不过是打坐了一会儿,我身上怎么会这么脏?”厉风凶光闪闪的眼睛瞪向了小李子他们一群人。

  朱僖用扇子遮住嘴巴,忍着笑说到:“这个,厉风啊,你已经连续打坐运功半个月了。这身上太脏,也是不能怪人的事情。哦,吕公公有话要对你说。”

  厉风一脸不自在的看向了吕老太监,那吕老太监则是笑嘻嘻的从身后的两个太监手里接过了一个小小的匣子,笑着说到:“厉大人啊,这可是王爷看到你上次受伤的部位实在是太危险了,所以叫公公我给你送来一件宝贝。这软玉甲,可是高丽皇帝进贡给我们王爷的。通体用一种极其稀少的软玉打造,其薄如蝉翼一般,贴身穿好,刀砍不透,斧劈不开,枪刺不进,而且只要不是先天级高手,他们的掌力根本无奈你何。这是王爷的恩典,你就跪下谢恩吧。”

  任天虎他们馋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这么一件宝贝,那可是多少金子都买不来的啊。厉风却是听得大喜,连忙跪下磕头,小心的接过了匣子。那吕老太监笑嘻嘻的趁机用手扶上了厉风的肩膀,狠狠的拍了几下说到:“年轻人,就要努力立功,日后封候拜相那也是有可能的。厉大人啊,我听锦衣卫报告,你自幼就是孤儿,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唉,那也是没奈何的事情。但是想想看,只要你能谋得个天大得荣华富贵,你的父母在天之灵也会高兴的么。”

  厉风只感觉被吕老太监拍中的那肩膀麻得彷佛有一万只蚂蚁在上面蹦跳一样,连忙笑嘻嘻得站起来,恭声应到:“那是自然,小子我一定努力向上,报效王爷和大殿下的。”厉风心里狂喜:“有了这宝贝护体,那可就不怕刀兵伤害了。啊呀,就可惜干吗是这老太监送过来?随便来个太监不就行了么?莫非是害怕那太监监守自盗,半路上卷了宝贝逃跑,所以才派吕公公这心腹过来么?”

  吕老太监‘深情’的看了厉风一眼,连连笑着点头,对着朱僖拱拱手说到:“殿下,老奴身上可还有大事,这可就要走了,嗯,有空老奴自当来请安的。”他说的是客气话,向来是朱僖派人向他请安,他吕老太监什么时候向别人请安过啊?除了朱棣外。

  朱僖连忙还礼:“公公请,倒是麻烦公公了。厉主管,你送一下公公罢,这半个月,公公可是每天都来我们府一次,就为了送你这件铠甲啊。公公一番好意,你以后可要好好的办事。”

  厉风心里一阵的别扭,可是脸上还是挤出了一脸的灿烂笑容,和朱僖一起恭送吕老太监出去了大门。那吕公公笑嘻嘻的带着十几个老太监、小太监走了十几步远,突然又转了回来说到:“啊,殿下,上个月不是你府上派了那厉竹,也就是厉风的结义大哥出去贩卖马匹么?王爷对这批战马可是看得很紧张,就生怕出了什么问题不好办事了。嗯,王爷正交代我派人过去接应,同时再多带一些银两过去,多采购一些马匹,所以,你看看,这也是一件功劳,最近城子里也没有事情,不如叫厉大人跑一趟罢。”

  厉风心里大怒:“妈的,老子的伤刚好,你就派老子去出苦力么?从燕京到陕西,来回快两三千里地,去还方便,拼命赶路不过七八天的功夫就到了,回来可就辛苦了,一大群野马,你当好赶着跑路么?尤其那当地的官兵有不上来理会的么?缠七缠八的,没有三个月赶不回来啊。”

  朱僖则是满脸笑容的躬身:“既然公公都这么说了,那厉主管自然是乐意效力的。”

  吕老太监再次打量了一下厉风,笑道:“我看厉大人和半个月前刚回来的时候,可是大大的不同了,眼睛里面的神气也出来了,看样子伤势应该差不多了罢?”

  厉风连忙说到:“有劳公公挂念了,小子的伤势已经痊愈了,而且似乎功力也增加了许多,倒算是好事一件了。”

  吕老太监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那么,就后天的功夫,我派一批属下高手跟着你出发罢。殿下府里的诸位么,就好好的修养一番,毕竟也在草原上累了这么久,而且最近世局动荡,殿下府里可必须要有些高手留下才行。厉大人,以后你在职位比你高的官员面前,要称下官或者臣属,这‘小子’二字,江湖气息太重了,倒是不好的……赶明儿你回来了,我安排几个司礼太监好好的教授你,就这么定了罢。”

  吕老太监摇摇摆摆的走了,留下了一脸苦色的厉风:“我的天啊,我还要被这群太监来教授礼仪么?”

  看得厉风伤愈出关,朱僖他们顿时又是一通酒宴庆祝。按照朱僖的说法,那朱僜正在死人一般的被放在一个道场之中,四周无数的和尚环绕,道场刚刚做了两天,还有四十七天,那朱僜才能恢复原样那。虽然朱僖很是因为朱僜可望复原而有些不喜,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要说让朱僖派人去扰乱道场,杀了朱僜,这也是他没有胆子和不愿意的事情。

  只有厉风,等他摆脱了所有人,坐在后花园的一角检视自己身体的时候,才惊喜的发现,自己的实力比以前何止强了三倍?

  体内真元全部都以液体形状存在,就彷佛‘小寰天’的那条溪流一般,一掌击出,那蕴涵的真元起码是以前的十倍以上。而且他自身经脉凝固,彷佛玉石一般晶莹剔透,牢不可破。自己身体彷佛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一般,肌肉都有如钢铁一般的结实,肉体力量比起以前了七成之多。厉风有自信,现在如果还和赤蒙儿硬碰一招,定然不会输得那么惨了。

  而变化最大的就是体内出现的那个小循环,彷佛天上星河一般流转不息的小循环。无穷的吸力从真元循环内散发出来,时刻都在吸收附近的天地元气,等于厉风时刻都在练功一般。尤其这循环根本就是最简单、最纯粹的把吸来的元气化为真元储存起来,因而速度极快,每时每刻,厉风的真元都在不断的增长着。

  查明了自己体内的状况,厉风信心十足的跳了起来,仰天高高的吐了一口痰出去。他大笑着:“阿竹,你小子办事人家不放心啊,还是小爷我来帮你一手罢。陕西,贩马,哈哈哈哈,有趣,有趣。”

 

  

第七十三章 贩马陕西(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