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八章 死水微澜(上)

    且不说厉风慢吞吞的走进院子去会见欧阳至尊,心里猜测着他的来意,我们先去应天府看看。

  明朝的始皇帝朱元璋的寝宫外,朱允玟一脸严肃的看着面前的方孝孺,低声问到:“老师,你敢肯定么?”

  方孝孺满脸的愤怒之色,他重重的点头:“殿下,臣肯定。这是锦衣卫的密探传来的消息,刺杀我祖父的,的确是下面那些王爷派来的人,就是因为我祖父一力主张立殿下为帝啊。那些如今正在应天府内结交各位武将,贿赂了他们大把银子的,也是一些来历可疑的人。殿下,您的那些叔父,可都是眼睁睁的盯着京城等结果那。”

  朱允玟的脸色很难看,他苦笑起来:“老师,那你说我能怎么样?现在京城人心浮动,各位大臣都在观望,那些武将更是都不可靠了,谁知道他们有没有人动心了呢?外面又有各地王爷虎视眈眈,他们手上大军加起来超过百万,控制在我们手上的军队才多少人?万一皇爷他一归天,我们可怎么收拾这个残局?”

  方孝孺心有成竹的说到:“殿下,如果你放心把事情交给臣,我可以保证一切都不会有问题。第一步,我们就要命令所有关隘上的守将,严禁他们放任何一个藩王的兵卒过关,这样一来,就可以掐死那些王爷调兵的通道,给我们缓出时间来。然后么,殿下这几天就要多多的去拜会一下那些大臣。武将不可靠了,那些文官也可以带兵的,殿下可要把他们牢牢的拉在自己的身边。”

  朱允玟沉默了很久,然后才点头,从自己袖子里面摸出了一方小巧的金印递给了方孝孺,淡然说到:“一切都有劳老师了。太医说皇阿爷的病,还能拖几天?”

  方孝孺咬了咬牙齿,低声回禀到:“殿下,恐怕皇上大行,就在这几天了,您可要做好准备啊。我已经联络好了宫廷总管安公公,这宫里面的事情,殿下是不用担心的了。尽管让那些支持燕王他们几个王爷的大臣去吵闹吧,反正我们已经拿到了皇上的亲笔谕旨,倒也不害怕他们事后能翻腾出什么风浪来。”

  朱允玟大惊:“皇阿爷的亲笔谕旨?你哪里拿到的?我怎么不知道这回事情?”

  方孝孺叩拜了下去,诚惶诚恐的说到:“殿下,我是害怕陛下万一临时大行,不作出一个最后的决断,我们大明朝的天下,可就动荡不安了啊。臣有罪,这谕旨是臣模仿皇陛下的御笔所书写的。万一陛下归天之时,交代清楚了由谁接掌皇位,那就自然是天下太平。可是万一如果陛下没有做出交代,那么,大明朝的天下,就只有依靠殿下了。”

  朱允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神色,他看了一眼满脸恭敬的方孝孺,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罢了,罢了,就按照老师的意思去做吧。既然安公公都已经和我们连成了一气,那这诏书也就没有什么纰漏了。由得那些大臣去吵嚷吧,他们要立四皇叔为帝,把我这皇太孙置于何位?哼,不许他们吵闹到皇阿爷,嗯?”

  方孝孺深深的匍匐在地上,恭敬的说到:“殿下放心,一切都在臣的计算之中。这皇位,是绝对跑不掉的了。等得殿下接掌了皇位,就按照臣的计划缓缓的削去那些藩王的兵权,那就自然是天下太平,一切都在殿下的掌握之中了。”

  朱允玟从鼻子里面挤出了一个轻轻的‘嗯’字,转身推开了寝宫的门,走了进去。方孝孺缓缓的直起了上半身,满脸铁青的他看着东北方向,低声诅咒着:“朱棣,我要你粉身碎骨,满门抄斩。你居然敢派人刺杀我祖父,我方孝孺和你不共戴天。”

  而此刻,在应天府一座宅院的后院花厅内,曹国公李景隆呆呆的看着面前的那张二十万两的银票,突然仰天发出了了讥嘲的笑声:“妙啊,妙啊,想不到我李景隆还值点银两。”他猛的站起来,衣袖一摆,一股阴柔的力道把那银票震成了粉碎,他冷哼到:“你走吧,告诉你家主子,我李景隆不值得他这么看得起,我还有几千石俸禄,倒也养得活一家老小。”

  沉默了一通后,李景隆身前的那有着一缕小山羊胡须的老头儿轻笑起来:“李大人,何必这样呢?这银票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我们不求李大人做什么事情,只要李大人乖乖的坐在府里,静静的看着花开花谢也就罢了。”他笑着,从袖子里面又掏出了一张银票来,面额还是二十万两。

  李景隆怒笑:“滚,否则我现在就毙了你。”他顿了一顿,冷笑到:“我李景隆,只奉天子号令,其他人等,不要来污我耳目。”

  老头儿笑着,仔仔细细的收拾起了银票,轻轻拱手,走出了花厅。他看了看左右,就这么直接拔身上了屋顶,灵猫般飞快的跳跃了出去。

  立刻,李景隆在家里接触到神秘客人,接受了二十万两白银贿赂的情报就传入了方孝孺的耳朵里面。方孝孺楞了半天,这才叹息了一阵,掏出了一个小本子,用笔把李景隆的名字重重的划去了。他低声的叹道:“能领军打仗的就这么几人,如今可好,又有一个不可靠了。”

  正说着,方孝孺前面走来了一个身穿长袍的中年人,看到了方孝孺,他立刻快步跑了过来,看了看左右无人,低声说到:“孝孺,前日我已经和殿下说了那话,殿下似乎也有了决断了,今日他可和你说了么?”

  方孝孺看了看空荡荡的广场,压低了声音问到:“子澄,你说了什么?”

  子澄,黄子澄低声笑道:“前日看到殿下坐在殿角唉声叹气,我问他如何。殿下说惧怕各位叔父手握重兵,万一皇上归天,难以驾驭。我则告诉殿下西汉平定七国之事,汉景帝不是大兵一发,七国就伏贴了么?殿下乃本朝正统,天皇贵胄,还有什么可以担心的?殿下这才开心了。”

  方孝孺笑起来:“好一个殿下,他今天在我面前,还对我说一切由我做主,殿下自己他心烦意乱,做不了主张,看来,殿下倒是比我们还要厉害一些。唔,刚刚接到锦衣卫报告,这李景隆,看样子也是不可靠了,到时候万一要发兵,可要重新物色人选了。”

  黄子澄双手一摊,推卸责任的说到:“我不过是殿下的伴读而已,这军务上面的事情,我可不通。孝孺你有主意,就自己去办吧。唔,过几日老爷子就要出殡吧?子澄今天再去给老爷子上一柱香。知晓是谁派来的人下的手了么?”

  方孝孺满脸的仇恨:“燕王朱棣……我不会放过他的。”

  黄子澄楞了一下,嗫嚅的说到:“孝孺,这,你可要考虑清楚了。朱棣手下铁甲精骑可是本朝第一,尤其他坐镇燕京,和元蒙残党连年征战,这军队的战力,可比应天府的禁军还要强。千万不要招惹出麻烦来,他手下二十几万大军南下的话,恐怕京师不稳啊。”

  方孝孺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色:“他的大军?嘿,前几天刚得到密报,他的十一万精锐大军被元蒙鞑子收拾掉了一大半,东北那群蛮子又在和他罗索,手下军队早就抽调一空了。我前几天就发了军令,要居庸关的守将不许放他的残余军队从草原上退回来。如今他手下没有一兵一卒,我看他能如何。”

  黄子澄思忖了一阵,点了点头,笑道:“如果大事可成,日后孝孺当可居于六部之首,可不要忘记了我们这几个老朋友。”

  方孝孺轻笑:“彼此,彼此,若我们能扶植殿下,让这天下太平,让百姓富强,人人都有功啊。”

  两人对视而笑,互相拱手,方孝孺带着几个护卫匆匆的除了宫门,而那黄子澄在广场上转悠了几圈,快步朝着朱元璋的寝宫走了过去。

  厉风吩咐手下人把小猫带进了后院,并且要求他们立刻找到裁缝,在两个时辰内给小猫做上十几套换洗的衣服。这些锦衣卫大汉可比金龙帮的帮众精干多了,听得厉风的命令,也不多做废话,两个人带着小猫去后院沐浴,十几个人冲出了院子,满天下的去抓裁缝去了。这些人眼睛歹毒得厉害,稍微看了一下小猫的身高,就知道没有二十个裁缝同时动手,根本不可能完成厉风的要求。

  厉风自己则是把身上眼泪鼻涕一堆的锦袍扔进了垃圾堆,胡乱的披上了一件外套后,快步走进了用来待客的大厅。

  一个头发散发着古怪的银色光泽,发髻打理得整整齐齐一丝不乱,身上穿着一件天青色长袍,瘦小干枯,干净得彷佛一枚风干得榛子一般的老者正端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手里端着一个精巧的茶杯。老头儿看起来足足是六十开外的年龄了,长得是慈眉善目的。他脸上的皮肤稍微有点发黑,那是年纪的问题。而他的一对手则是非常的引人注目,手指头比正常人长了一半,粗了一半,而且是光泽如玉,有一丝丝珍珠般的光华在里面闪动着。

  厉风看了老头儿一眼,发现自己看不透他的功力,立刻知道这老头儿也已经进入了先天之境,功力和天地元气纠缠在了一起,所以厉风才看不透的。他双手作揖,呵呵大笑:“这位就是欧阳前辈罢?小子厉风无状,让前辈久等了。”

  老头儿正是欧阳至尊,天下第一堡专门负责外务,说白了就是武力斗殴、凶杀、杀人放火等一切行当的大总管。听得厉风的话,他淡然一笑的把茶杯放在了身边,站起来稍微了回了一个礼,笑道:“无妨,老朽我倒也没有什么正经事,不过是路过西安府,听得兄弟们回报厉大人在这里公干,所以特意来看看。”

  厉风恭敬的请欧阳落座,自己在主位坐下了,一连串的吩咐手下人换热茶,准备酒宴等等。欧阳没吭声,仔细的打量着厉风,看着他把几十号下属支使得彷佛风车一般的转悠。良久,等得新鲜热茶送上来了,欧阳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后,这才说到:“我是听苍月说,在苏州府认识了一个少年英雄,把他的内伤给治好了,我们苍风堡可都要承厉大人的情了。”

  欧阳朝着厉风拱拱手,继续说到:“尤其厉大人行事干净俐洛,从来不拖泥带水的,倒也是性情中人。尤其帮着苍月把白帝门从东南一带赶了出去,我们苍风堡在那边的利润很是增长了一截,这都是厉大人的好处了。”

  厉风浑身的不自在,在椅子上扭动了一下。欧阳至尊这样的人,会无缘无故的来向一个年轻人示好么?鬼才相信他的话。尤其听他口口声声‘厉大人’,想来就已经明白了自己现在的身份,那么欧阳至尊的来意就更加可堪玩味了。苍风堡当年是祁连山一带最大的绿林头子,说白了就是土匪头子。后来跟了朱元璋打天下,一票高手很是立下了一些功劳,所以才得了个天下第一的封号,那些高手也都一个个有了很好的出身。

  就说古苍月,因为救了朱元璋一命,所以得了一个苏州府总捕头的职位,那是一个肥得流油的位置。而这位欧阳至尊么,传说当年护着朱元璋,一个人以铁爪硬生生撕裂了十九条陈友谅属下的大将,两军阵前,更是不知道杀死了多少蒙古人的军官,功劳极大,因此在军队里面拥有很高的声名,如今是兵部的大员,应天府下属卫卒的统领之一。

  这样的人物,会无缘无故的路过西安府么?也许会,但是他会来拜访厉风这么一个暂时没有名气,也没有地位的人么?谁相信呢?

  所以厉风很谦虚的说到:“都是古大哥给我吹的,其实一切都是古大哥的实力占优。帮他恢复功力么,也不是我多强,而是凑巧得到了一支‘玉参’而已,都是药石的功劳啊。至于白帝门么,我也不过是……”

  欧阳至尊轻轻举手,打断了厉风的话:“男子汉大丈夫,说话做事就该直爽一些,厉大人何必说这些谦逊之词?说实话罢,厉大人刚到西安府不过三个时辰,老朽就上门了,实在是厉大人从燕京出发的时候,就有人告诉我厉大人会到这里,所以老朽就直接来这里拜会厉大人了。应天府临时有事,拖延了点时间,所以老朽刚到不过半个时辰而已。”

  厉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热茶,透过那袅袅的热气看向了欧阳至尊:“这么说来,前辈是专门来找小子我的?”

  欧阳至尊看着自己散发出无穷魔力的双手,笑着点头:“没错,就是特意来找你的。”

  厉风放下茶杯,恭敬的做正了身体,笑道:“小子洗耳恭听。”

  欧阳至尊看着几个锦衣卫大汉端上了瓜子点心,伸手抓起了一个核桃,轻轻的捻碎了外壳后,抓出了几颗肥厚的果肉。他小心翼翼的撕去了那果肉上的褐色皮子,嘴巴轻轻的吹了吹,然后满足的把白嫩的果肉扔进了嘴里,咀嚼了几下。他低声叹息着:“人老了,也就没有当年的那股子英雄劲头了。吃好、穿好,找个小姑娘抱在怀里,自己的儿孙能够舒舒服服的享福,这就足够了。”

  厉风两只嘴角勾得高高的:“就凭前辈现在的身份地位,这一切有什么难的呢?”

  欧阳至尊抓起了几颗花生米,细细的吹走了那皮儿,一粒粒的仔细端详了一阵后,慢吞吞的丢尽了嘴里,含糊的说到:“原本是这样,可是现在不行了。老朽已经把那官位给辞掉了,嘿,不辞掉的话,大内锦衣卫可就上门抓人了。唉,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居然有人给我无端端的送来了两万两银子,这不是要害死老头子我么?”

  厉风哑然,他只能抓起几颗瓜子磕进了嘴里,不敢回话。

  欧阳至尊眯着眼睛,里面射出了刀锋一般的光芒,呵呵笑着:“要说当今的皇上,当年我们是和他一起打天下的,他的脾气,我们还不知道么?他生怕武将乱国,所以常遇春常大将军,四十岁出头的壮年,就这么死了。蓝玉蓝大将军,被那胡维庸满门抄斩。而那胡维庸呢?嘿嘿,事后也不是全家被杀了个干净?”

  厉风听得欧阳至尊说起朱元璋的长短是非来,一时间不敢接上话题。这背后议论皇帝,可是死罪。他只能小心的说到:“前辈,小心四周耳目啊。虽然我带来的都是燕王府的下属,但是谁能保证其中没有大内锦衣卫的人呢?”

  

  

第七十八章 死水微澜(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