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四章 应天吊丧(下)

    朱僖的眼睛横了一下鲁指挥使,那刚才还很是神气的指挥使大人顿时额头一阵冷汗。他心里嘀咕着:“是啊,不管怎么样,他们都还是一家人,都是姓朱的。我没事得罪他们燕王府干什么?我不过是小小一指挥使,只要上面一动嘴皮子,我就要进锦衣卫大牢啊。”当下,他的汗珠子一颗颗的就下来了。

  朱僜则是已经按捺不住的站了起来,指着那拎着店老板的脖子吵嚷着要烤肉的小猫,问到:“厉大人,这条好汉是?”

  小猫拎着那店老板的脖子,口水全部喷到了他的脸上,嘴里狂吼着:“肉啊,肉啊……烤肉阿……给我两百斤烤肉,然后我们去应天府打劫。”厉风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小猫突然反应过来,嘎嘎连声的笑着胡混了过去,没有说出那番要去应天府打劫、抢劫女人的话来。他顺手就把那可怜的店老板扔进了柜台,嘿嘿笑着,满脸天真的看向了厉风。

  厉风指着小猫,微笑到:“这位是我的授业恩师看门的童子,叫做厉虎,小名小猫。嘿嘿,二殿下有何吩咐?”

  朱僜一听是厉风师门中人,不由得一阵的失望,连连摇头,黯然的坐了下去。他看小猫那根棍子,起码就是五六百斤的分量,而小猫可以舞稻草一样的挥动,那起码就是双臂有万斤的力量,这样一条好汉,他真的是想收入麾下,奈何是厉风的熟人,那就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朱僖则是大喜,跳起来走到小猫身前,看着那几乎要把一副都撑裂的肌肉,连连点头:“好汉,好汉……哈哈,厉主管,我这里就先保举他一个千户的官衔,你看可以么?”

  厉风连连点头:“中啊,小猫他除了会打架,什么都不会。让他当一个把总都是抬举他了,只要有酒有肉养着他,让他做小兵都好。”

  一时间,这燕王府的三个世子和厉风闲扯起来,先是很隐晦的问了问厉风的‘生意’做得如何了,然后又问了问厉风带了几个人过来。等得时候不早了,朱僖又摆上了谱儿,叫了极其丰盛的一桌子,大家都吃饱喝足了,这才准备动身进城了。

  厉风在出店门的时候,笑嘻嘻的塞了一张银票进那鲁大人的袖子,低声说到:“鲁大人,我们世子的确是身体不舒服,稍微有了几天的耽搁,您就多多包涵,啊?总之只要您不说话,谁知道呢?是不是?如果您非要说一些不怎么中听的话,恐怕,嘿嘿,日后我们也不好相见啊。实话实说,一个指挥使么,嘿,不是什么太大的官儿,是不是?”

  鲁大人心里一股子煞气冲上来,就要翻脸,但是他突然想到厉风的后台是燕王府,顿时又生生的吞下了这口气。他拿出那张银票,要递还给厉风,干笑到:“厉大人实在是客气了,这实在是下官的本分。”

  厉风一翻脸,先天真气破体而出,诡异的气场立刻笼罩住了他,厉风用从任天麟那里学来的‘九幽搜魂魔音’低声笑道:“这么说,鲁大人是不给面子了?”

  刺骨的寒气笼罩住了鲁指挥使,他感觉厉风彷佛是一个漩涡一样,就要把自己的生命和肉体都吸了过去。一种无形的恐惧在心神的最深处冒了出来,瞬间就控制住了他的全部灵智。鲁指挥使满身大汗,他哆嗦着把银票塞进了袖子,寒蝉一般的说到:“不,不,下官没有这个意思,下官的意思是说,一切都按照厉大人的话办。”

  厉风轻轻的拍打了一下他的脸蛋,轻轻的点点头,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腰间,顺手就把他腰上的那柄青铜剑鞘的宝剑给抓了过来,挂在了自己腰带上。又顺手抽了一张银票塞进了他的袖子,厉风笑道:“我的长剑路上用来射兔子,结果被兔子带走了,鲁大人,这柄长剑的价值最多就是十两银子,我出两百两,足够买了吧?”

  那鲁指挥使号称京师锦衣卫内最凶悍的一员干将,谁知道碰到了厉风,硬是被厉风吃得死死的,尤其他现在心魂都被厉风的先天真气以及魔音所摄,哪里还敢说不好?虽然他那柄长剑是从某个被抄家的大臣家里搜来了,价值起码是五千两银子,但是他也没敢说什么。

  等得厉风走远去伺候朱僖登上马车,这鲁指挥使才偷偷的掏出两张银票看了一眼,然后他差点气歪了鼻子。两张银票加起来不过壹千二百两,他还倒陪了一柄宝剑出去。不过,厉风那强大的气息实在是吓破了他的胆子,他只能是打落牙齿和血吞了,反正那宝剑也是没花本钱的。

  鲁指挥使在背后对着厉风低声诅咒了一通,然后盘算了一阵日后要如何如何报复,满脸带笑的带着属下锦衣卫上前,骑着马给朱僖带路。

  加上朱僜自己带的军中属下,这支队伍一共超过了八百人,长长的队伍彷佛一条大蛇,跟在领头的鲁指挥使身后,朝着应天府行去。厉风在马上翻来覆去的看着手中的长剑,脸上笑开了花。这长剑长三尺半,宽二指,虽然不如青冥,但是也是一柄极品的宝剑了。骑马跟在他身边的朱僜可以听到,厉风正在那里低声嘀咕:“什么狗屁锦衣卫,说什么天下搜捕,彷佛滚汤泼雪,好像一个个都是凶神恶煞一般,这回还不是在我这里吃鳖?呸,锦衣卫了不起么?”

  朱僜哑然,看着厉风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

  厉风一个马位后,小猫坐在朱僖马车的车辕上,抱着一烤猪头正啃得高兴。就看着那硕大的猪头不到一盏茶时间,就被小猫整个的啃成了骷髅,随后扬手就丢了出去,差点就把一个王府护卫给砸下马来。然后那小猫又从腰间挂着的巨大麻袋里掏出了一条煮羊腿,闻了闻后,皱了下眉头,张开大嘴又是一口,嘴里含糊不清的哼哼着:“不是烤肉,不香啊,不过,好吃。”

  朱僖也走出了车厢,站在小猫身边看着小猫发狂一般的狂啃羊腿,不由得赞叹到:“昔有勇士樊哙,顿食生‘肉食’(猪,但是明朝避讳称为‘肉食’)后腿一条,但今日观之,厉虎实比樊哙更胜一筹。”

  厉风听到朱僖的夸奖,差点就栽倒下马:“这算是夸奖么?樊哙是勇士不假,但是你还没有见过小猫出手,如何知道他这么厉害呢?无非就是小猫能吃,比樊哙能吃十倍罢了。也对,也许历史上的猛将,都是越能吃的越能打架,这小猫还是天生的该做猛将啊。”

  而朱僖身后的小李子,则是愁眉苦脸的看着抱着羊腿狂啃的小猫,心里嘀咕着:“这下可好,这人一个人吃的,足以比上十几条壮汉,这府里的开销,可又要增加了。幸好厉风他师门只有这么一个看门童子,要是来一千个的话,恐怕王爷都养不起了。”

  应天府(南京)四周低山盘曲,山环水绕,自然风貌独特。气势磅礴的长江自西向东横穿市区,辖内有秦淮河、滁河、玄武湖、莫愁湖、石臼湖、固城湖等流域水网纵横交织,水面占全市面积一成以上。后世评述:“其位置乃在一美善之地区。其地有高山、有深水、有平原,此三种天工,钟毓一处。而又恰居长江下游两岸之最丰富区域之中心,南京将来之发达,未可限量也。”

  而此时,应天府也是整个大明朝最繁华的场所。自从朱元璋建国之后,他嫌应天府不够气派,干脆的就把天下富商、大户、世家全部迁徙到了应天,举天下之力建造了这么一座雄伟无比的城市。城内挥汗如雨,挥袖如云,往来的,尽是外地客商、四海游人。那来自海外各国的商船,很多就直接顺着长江直上,停靠在了他的码头上。

  虽然此时因为朱元璋的死,天下人都给他老人家戴孝,所以市面上显得冷清了不少,但是这繁华的景象毕竟是甲于天下的,所以饶是厉风跑了不少地方,还是被这里的景色给弄得瞠目结舌。他低声说到:“乖乖,上次过路的时候没有仔细看,这回可是……发达了,如果能够把应天府给洗劫一次,那是多少银子啊。”

  朱僜则是冷眼看着城墙上的城防士兵,看着那些在路上往来游走的禁军小队。他冷笑着向身边的慕容天说到:“如许士卒,虽然也堪称雄壮,但若是我燕王府铁骑,三万人,我可破此城。”

  慕容天眼里闪过了激动的光芒,跃跃欲试的看着一名骑着战马,带着两百多人的巡逻队路过的百户长,低声说到:“不知道,他可堪我一击么?”他手紧紧的握在了自己的剑柄上,手背上青筋一根根的暴跳了出来,显得他是无比的激动,正在用极大的毅力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

  朱僖低声说到:“禁声,这应天府,原来见面胜过闻名……奈何,不是我们的。”朱僜和朱僖对望一眼,两兄弟生平第一次有了那种心灵想通的骨肉之情。朱僜生平第一次,因为朱僖话而点头。

  小猫又啃完了一条狗腿,抓起那骨头胡乱的丢了出去,然后正在砸在了那百户长的马儿眼睛上。马儿受惊,整个的惊跳了起来,那百户一时不注意,狼狈的摔倒在了地上。顿时朱僜属下的那些将领爆发出了哄堂大笑,对应天府所属军队的战斗力,在心目中的评价又是低了一筹。

  那百户气急,跳起来抽出佩刀就喝道:“儿郎们,给我抓起来。”

  ‘哗啦啦’一声,厉风手一挥,王府的护卫把这些士卒给包围住了。厉风尖叫:“抓了我们?你们要造反不成?一个小小的百户,敢抓燕王世子,你的脑袋不要了?来人啊,给我砍了……”小猫一听厉风发话了,立刻抽出铁棍朝着那百户砸了过去。他哪里知道什么好歹?总之就是厉风说什么,他就做什么,砸死了这个百户会带来什么后果,他小猫才懒得计较。

  朱僖沉喝一声:“住手,厉主管,快快止住他。”朱僖和朱僜心里都急了,刚进应天府,就打死禁军百户,这可是一个极大的罪名。如果朱允玟真的要对付他们,这谋反作乱的罪名可就扣得死死的了。

  那百户已经是狼狈不堪的躲过了小猫的棍子,扑面而来的暴风,让他差点就喘不过气来。因为手上油腻,一下子没有抓好棍子的小猫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圆了,咆哮了一声:“娘的,你还敢躲?老老实实站着,让我打死你。”说完他又举起了棍子。

  厉风懒洋洋的叫嚷了一声:“小猫,住手。唉,我说砍了他的脑袋,不过是开玩笑罢了,你怎么就当真了?看看,吓得人家百户都差点尿裤子了。”厉风的话刚说完,那朱僜所属将领顿时又是一通狂笑,笑声中,这些来自燕王府的大将对于南方军卒的藐视表现得淋漓尽致。

  那百户气得浑身直哆嗦,看着厉风他们几百人围住了自己,不知道来路。路上的行人已经是围拢了过来,小心翼翼的站在场边,对着这边指指点点的。朱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说到:“这位大人,一切都是误会……那块骨头,倒也不是认真要去砸大人的马匹的,而大人就口口声声要抓人,恐怕是过火了一点吧?如今先皇治丧,我们还是不要乱起纠纷的好。”

  说着说着,朱僖本来笑眯眯的脸上就笼罩上了一层古怪的青气,看起来彷佛恶魔一般。那百户看了看站在马车上,明显出身富贵的朱僖一眼,竟然不敢多望一下,连忙低声说到:“如此,倒是下官莽撞了。”说完,他灰溜溜的带了手下士卒,分开人群逃了开去。走出了两百多丈,他才突然反应过来:“奇怪,我脑袋有病么?这里是应天府,我干吗要听他的?”

  那鲁指挥使这时候才走了过来,笑道:“各位,不过是一场误会,我们还是赶快几步吧。给诸位的居所可是已经安排好了,等稍微洗刷一下,可就要奉诏进宫了。”

  朱僖点点头,坐回了马车,厉风整顿了一下人马,车队顿时继续顺着大道前行。路边的百姓看到这车队如许的威风,不由得指指点点的说到:“好威风的官人,看样子,又是哪个王府的世子到了吧?啧啧,果然是好神气啊,身边都还跟着这么多人呢。”有那好事的市井之徒,就偷偷的跟在了车队后面,贴着路边走着,想要打听清楚朱僖他们的来历,然后回去好好的吹嘘一番。

  厉风定睛四顾,看到这应天府经过了朱元璋几十年的治理,的确是繁华得厉害。路边的楼层都是三层以上的,尤其是沾染了南方的富贵气息,一个个雕梁画栋,看起来很是华美。尤其那规划城池的,很显然是一个绝顶高手,在大街上行走,可以透过楼房与楼房之间的空隙,看到后方那一层层的院落和高挑的飞檐,加上朦胧的水汽,有一种深山古寺的幽邃感觉。

  行走在这样的大街上,朱僜只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快,他热血直冲脑门,眉心处那一根血管疯狂的跳动着。他在心里狂吼:“允玟小儿,你凭什么可以享受这样的富贵?我们就只能困守北疆,给你做守门的狗?妈的,我朱僜就算是要和元蒙拼命,我也只愿意为我自己的天下打拼。你朱允玟,有什么比我强的?你凭什么做皇帝?凭什么要我父亲对你的诏令下跪?”

  朱僜轻轻的咬着牙齿,看着路边的那些避开他们车队的百姓,冷笑着:“总有一天,你们会跪倒在我的足下,而不是朱允玟那臭小子的大腿下面……我十二岁可以赤手搏杀猛虎,那朱允玟十二岁的时候,还在尿床呢。”

  那朱任则是在马车内贪婪的看着这应天府的繁华,他流淌着口水说到:“如果是父王做了皇帝,我不就可以封王了么?如果有这么一座城池,老天爷,我可就是享受不尽了。”

  进了给朱僖他们安排的院子,宫廷里面的礼仪太监已经闻讯冲进来催促了。他们催促朱僖他们飞快的换上了丧服,然后就朝着皇宫赶了过去。路上,车队经过了一个菜场,厉风眼珠子转悠了一下,鬼一样的掠下了马背,冲进了菜场,然后又很快的冲了出来。

  他偷偷的在朱僜的手里塞了几个物事,朱僜看了一眼,却是尖头小辣椒和陈年的老姜。朱僜大讶,低声问到:“厉大人,你这是?”

  厉风阴笑:“二殿下,你确信你在先皇灵前,可以哭出来么?”

  朱僜恍然,脸上挂起了一丝笑容,飞快的把那些东西塞进了自己的腰带里面。厉风又跑过去,把这些东西递给了朱僖和朱任。正愁着自己心里还没有一点悲伤感觉的朱僖,看到了厉风送来的这些东西,不由得大喜,连忙接过了,想了想,他就直接在车厢内把那老姜挤出了汁水,涂抹在了那手绢上,然后那小辣椒则是小心翼翼的塞进了衣领之内,以保证自己一低头就可以咬到。

  朱僜看到厉风到后面朱任的车前去了,这才低声向慕容天说到:“要说偷鸡摸狗的本事,虽然见不得光,倒是也有用。慕容,你得好好学学啊。”慕容天看了看厉风一眼,不能不服气的叹息了一声,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大明朝的皇宫门口,无数豪华的马车以及鞍鞯鲜明的马匹聚集着,许多身穿丧服,身材彪捍的大汉目光炯炯的看着四周。更有很多的太监是聚集在了一起,各自用天南地北的土话交谈着,互相拉关系、谈交情,一个个忙得不亦乐乎。

  门口处,一个司礼太监大声的,尖声尖气的叫嚷了起来:“燕王府世子朱僖、朱僜、朱任到,接……”

  漫长的声音一声声的从宫廷大门处传了进去,彷佛整个皇宫都笼罩在了这尖锐的呼喊声中。

  朱僖他们每个人都嚼烂了一颗极辣的辣椒,顿时满脸通红的,眼泪汪汪的下车的下车,下马的下马。朱僖更是用老姜汁抹了一下眼角,顿时眼泪水汹涌而出,他嚎啕大哭起来:“皇爷啊,您,您可就这么去了。”声音尖锐,痛苦无比,彷佛深闺怨妇,突然听到自己被丈夫休了一般。

  那朱僜更是直着嗓子,中气十足的咆哮起来:“哇呜呜呜,皇爷啊,您,您……呃……”他轻轻的打了个饱嗝,肚子里面狂骂:“厉风,你选的是什么辣椒?怎么这样……天,听说南人每天没有辣椒不欢,他们受得了么?”他的舌头上越来越火烫,最后他实在是承受不了了,直着嗓子杀猪一样的嚎叫起来,声音是震得宫门都在‘嗡嗡’做响……

  而那朱任则是更加精彩,他一不小心,把姜汁弄得太多,溅到了眼睛里面,顿时疼得他在地上乱滚乱爬,鬼嚎着:“天啊,天啊,天啊……呜呜呜……”就没一个整词儿了。猛的一抬头,他整个眼眶都是通红通红的,彷佛在路上就已经哭了无数次一样。

  宫廷门口的那些大内禁卫一个个都傻眼了,拼命的摇头:“要么说怎么燕王是先皇最看中的儿子呢?看看,人家三个世子,对先皇的感情多深啊。其他的那些世子,唉,就不要说了,到了大门口,居然还在商量晚上是去秦淮河还是叫姑娘了去自己的住所,真是……”

  慕容天目瞪口呆的看着弯腰嚎叫的朱僖、痛苦得近乎要呕吐的朱僜、在地上乱爬几乎陷入疯癫状态的朱任,不由得偷偷的向着厉风比划了一个大拇指:“好样的,果然是……高明啊……”

  一大票的司礼太监流淌着眼泪的把三人搀扶了进去,然后说可以有十五个人跟着进去,立刻厉风、小李子、小猫、慕容天、雷啸天等一票亲近的下属就跟着进去了。

  那些随行的护卫看到没事了,顿时互相攀谈了起来,他们干脆的摊开了席子坐在了皇宫的门口,扯着嗓子天南地北的乱叫嚷着,一时间这些护卫是其乐融融,互相问候各自王府封地的年景如何,兄弟是何方人士,大家等下有闲了是否去好好的乐乐等等,他们就差点去买点熟食、美酒,放在皇宫大门口聚餐了。

  就在朱僖他们进了皇宫不久,那本来不过隐隐传出号哭声的皇宫大内,整个的哭喊声突然的拔高了三倍的音量,整个应天城,都听到了……

  

第八十四章 应天吊丧(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