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章 夜入大内(中)

    安老太监露出了得意的神情和一丝苦笑,他在心里说:“可不是么?如果不是皇太孙的关系,我又怎么会答应那方孝孺伪造诏书呢?唉,都说燕王不稳,可是毕竟是朱家的嫡系子孙,哪里会有什么不稳?先皇在的时候,燕王他不是一直在北方死战元蒙余党没有一丝怨言么?唔,这小子说的也有道理。”

  安老太监想到这里,眼睛又看向了桌子上的那些珠宝,有点迟疑的说到:“小毛头,你叫什么名字啊?嘿嘿,三位世子送我这些珠宝,可是在是逾礼了。先皇做的规矩,凡是官员敢收受贿赂者,一律处死扒皮啊。”

  厉风笑起来,上前一步说到:“小子名叫厉风,姓名不足挂齿……这珠宝么,哪里算什么贿赂呢?莫非公公以为,晚辈的孝敬给长辈的金银珠宝,算是贿赂么?这无非就是一份心意罢了……先皇定下铁律,那是害怕朝廷官员贪赃枉法,败坏朝纲,但是公公你不同啊,哪怕公公收个一千件珠宝,也没办法影响朝政的,是不是?”

  安老太监心里有点不服气:“什么?我不能影响朝政?嘿,小毛贼,公公我以后就作给你看看……不过也是啊,我是先皇身边的老人了,这燕王世子送我点珠宝,这是孝心,不算贿赂啊。”安老太监没有发现,朱元璋死后,他的心灵已经出现了缝隙了。那彷佛一块乌云一样,笼罩在所有大明朝官员心中的朱元璋一死,这些官员可都是松了一口气了,其中就包括这安老太监。

  以前不敢作的,现在敢做了,以前不敢想的,现在敢了。就说以前吧,安老太监打死他也不敢想,他居然会和黄子澄、方孝孺他们勾搭在一起伪造朱元璋的诏书,他打死都不敢想的事情,在朱元璋注定命不久矣之后,他居然就做出来了。那么,收受一点点的‘孝心’,自然就不是什么大的问题了。

  安老太监微微的点头,不说话。厉风抓起了那串明珠,轻轻的晃悠了一下,说到:“再说了,公公在先皇身边辛苦了几十年,可是现在看看,公公住的是什么地方?偏西边的小院子,阴暗潮湿得厉害,公公可是老人家了,哪怕不能住高堂大厦,但是起码也要住个小小的暖阁吧?否则一旦天阴下雨的,公公的身体可受不了啊。”

  安老太监抬起头看看自己的小房间,突然感觉到:“对阿,这厉风说得对啊,这房子,也实在是太小了。那些以前还在我手下听命的人,他们现在作了官了,可就是大门宅院,娇妻美妾了。我……”

  厉风叹息到:“公公当年也是一员大将,可是现在呢?就看看那耿炳文等一众人,当年谁有公公的威风?”

  安老太监那因为身体残疾而扭曲了几十年的心脏,彻底的被厉风的话给挑拨出了毒火。他目光阴冷的看着窗户,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厉风最后一句无意中的话,彻底的让安老太监的火冒了出来:“公公,听说您掌管着锦衣卫吧?唉,小可不才,区区挂了一个都指挥使的虚衔而已,还没有实授的,但是小子起码已经拥有一间精舍,麾下也有三卫士兵了。而公公你呢?仅仅从官阶上来说,公公也是超一品大员了。而公公手中的权力,更是掌握着天下官员的生死啊,奈何公公却还住在这里?”

  “锦衣卫,锦衣卫,锦衣卫……”这三个字不断的翻腾在安老太监的脑袋里面,他的眼珠子越瞪越圆了,他的右手死死的抓在了桌子上,‘啪嗒’的一声,一块木头被他抓了下来,随后捏成了粉碎。

  良久良久,安老太监才沙哑的说到:“罢了,厉风,你先回去吧。告诉三位世子,这事情,公公我一力承担了,总要让三位殿下能够回去才是。黄子澄、方孝孺,小儿而已,不足挂虑。这东西么,公公我就不客气收下了,以后倒也可以拿来打赏给人的……你回去罢,但是以后可不要再私自进入禁宫了,这可是掉脑袋的罪名。”

  厉风嘴角露出了微笑,他长长的一个稽首,身体向着后面倒飞了出去,反手拉开门,身体就已经贴着门缝飞出,然后房门缓缓的关上了。

  安老太监坐回了凳子,轻轻的***赏玩着桌子上的珍宝,满脸铁青,一脸狰狞的笑容。

  厉风可是不知道,大明朝的太监大规模的收受贿赂,利用锦衣卫以及后日的东西厂、内厂的大权胡作非为的根子,可就在今日被他给种下了。数年之内,安老太监在暗地里是呼风唤雨,无所不为,他手下的那些太监日后又投靠了朱棣手下的吕公公,顿时就把小李子他们这些已经开始互相贿赂的太监,教得更加的无耻、歹毒了。

  厉风一个人站在了最高的大殿顶上,看着天空的雨点一滴滴的落下,他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感觉到天地中充满了水的元力。他体内五行循环的黑色光团急骤的膨胀着,吸纳着外界的水元力,增强着厉风肾经一脉的所有肌体组织的强度。那黑色光团渐渐的扩张,随后笼罩住了厉风整个的大的真元循环。厉风的身体扭曲了一下,凭空消失在了空气中。

  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厉风满头大汗的原地出现了。他惊喜的跪倒在了大殿顶上,向着老天伸出了手。一时的领悟,让他突然间就得到了‘周天宝菉’中‘水遁’的要诀。厉风在身体消失的那一段时间内,身体彷佛都已经不存在了,整个神念附着在了每一颗雨滴上,彷佛那些雨滴就是自己的身体一般。他感受着自己的‘身体’一颗颗的落在地上,然后炸成粉碎的奇妙感觉,他感觉着,自己就已经变成了至柔的水流一样。

  突然之间,他更加清楚的认识到,自己日后的道路应该怎么走了。以一元宗的心法为骨,以‘周天宝菉’为皮肉,相辅相成,日后定然可以大成。一元宗的心法可以让他快速的增加真元的力量,而‘周天宝菉’的神奇符咒之力,可以让他拥有强大的力量。‘周天宝菉’,如果仅仅从符菉的威力上来说,远远的超过了一元宗的符法。但是如果从根基的稳固上来说,‘周天宝菉’可就是远远的处于下风了。

  一身兼有两个门派心法的厉风,哪怕他的一元宗心法不过是入门级别的,但是未来已经是不可预测了。因为就这入门级别的心法,已经彻底的弥补了‘周天宝菉’唯一的不足。

  轻轻的摇晃了一下身体,厉风朝着皇宫深处扑了过去。他在心里告诉自己:“安老太监告诉自己不要再私入禁宫了,我也是默认了。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以后可不能偷偷摸摸的进皇宫了。但是现在我还没有出去,那么我在皇宫内多逗留,可不算违背自己的诺言。哎呀,皇宫内藏书众多,不偷偷进去好好的搜搜,可是对不起自己的。”

  想到小猫凑巧进入了陈抟的洞府,得来了天大的宝贝‘周天宝菉’,厉风浑身就是一通的火热。说不定,这皇宫内就还有同样奇妙的典籍,不过是没有人发现呢。同时么,如果有可能,那就去访问一下大内的宝库吧。虽然那些送给安老太监的珠宝是朱僖拿出来的,用的也是上次在杭州他们取来的赃物,但是厉风还是心疼呢,最好能够拿回一点本钱的。

  彷佛一缕黑烟,厉风轻灵的在皇宫内转悠着,用自己无比灵敏的神念感知着个个殿堂内的气息。不过,他书倒是找到了不少,但是没有一本是有着法力波动的。任何一本记载着神妙的法术的书籍,天生就会有一丝的灵力附着在上面,厉风也是依靠这个来寻找宝贝的。可是搜寻的结果,实在是让他感到丧气。

  无奈的站在了一个阴暗的角落,厉风直接把目标定向了皇宫大内的宝库。他嘀咕着:“这次可亏本了,除了收买了安老太监,可是什么好处都没有。不再多拿一点宝贝走,我可是真的亏本了。”

  按照方才搜寻的时候的印象,厉风跑到了大内宝库所在的院子前面。他方才已经瞥过了一眼,那宝库的大门在一个小小的牌坊中间,院子里面还有几间小小的房间,看来是看守、打扫宝库的人的住所。

  厉风轻轻的落在了院子里面,轻巧的靠近了那厚重的宝库大门。用真元顺着那大门探摸了一阵,厉风不由得咋舌:“这宝库的大门,起码就有两尺厚啊,还是用深海寒铁打造的,这也实在是太离谱了一些。唔,入宝山而空回,可不是我厉风的作风。不管怎么样,都要进去占点便宜啊。看着样子,大门是在地上,那宝库可是在地下了,这同道还不知道有多长呢,从大门进去么?”

  一个偏房里面突然的点起了灯火。厉风心里微微的吃惊,他看了看天色,应该所有的人已经熟睡了啊?莫非那人发现了自己的动作?岂有此理,如果是这样,那人要么是大声叫嚷起来,要么就是直接扑上来抓人了,哪里会突然的点着油灯呢?

  厉风轻手轻脚的挪近了那间偏房,然后从窗台下探出了一个脑袋,用舌头轻轻的在窗纸上舔了一下,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窟窿,朝着里面看了过去。一个极老的老太监,脸蛋都彷佛骷髅一样的老太监正在穿衣服,老太监还在嘀嘀咕咕的:“唉,又到时间了,怎么他还不来呢?不是约好了么?只要发出那信火,他就会赶来的。偏偏时间要约定在这个时候,岂不是折腾公公我?”

  这老太监实在是老得不成人形了,头发都掉光了,只有大概千多根头发,很是滑稽的在头顶上挽了一个极小的发髻。他抓过了一顶帽子,戴在了自己的头上,然后就这么赤脚下了床,坐在了一张漆水都脱落得差不多的凳子上。过了一阵,似乎他感觉到有些寒冷,嘴里抱怨了几句,抓过鞋子给穿上了。

  外面的厉风看得暗自皱眉:“还以为这老家伙发现了我,谁知道他在等人。唉,等谁呢?居然还约好了这么深夜的才能来,莫非是这老家伙的老相好?可是不对啊,这老家伙是个太监我不说,就算他是个假太监,看起来起码也有一百岁了罢,莫非他还能行房事不成?”

  老太监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端起来用手掌捂了一阵子,出神的看着眼前的灯火,过了一阵子,他才喃喃的絮叨到:“唉,皇帝可是死了。留下这乱摊子可怎么办呢?那时候我就告诉他,不要封太多的王爷,否则迟早是个祸害。不过他只信自己的儿孙,唉,不听老人言啊……现在居然比公公我还先走一步,又要我帮他传话,这是何苦来由?”

  厉风听得心惊:“这老太监是干什么的?听他的口气,怎么似乎朱元璋还无比信任他的模样?他可以在朱元璋面前进言?这可是少有的人。不过,也许就是因为他说了不要封藩王的话,所以才被发配到这里看大门的吧?”

  老太监站起来,缓慢的在屋子里面转悠了几圈,嘀咕着:“唉,你死得倒是快,把麻烦都留给我了。你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要让谁座皇位,岂不是一摊子的糊涂帐?皇太孙么,如果是太平盛世,倒是治理天下的好人,可是年纪太小,太容易受大臣控制了啊,尤其现在就是太平盛世么?北方还在打仗啊……”

  “燕王么,倒是很有能奈,可是如果他做了皇帝,百姓未免就稍微苦了一点了。尤其那皇太孙可是正统的继承人,燕王不见得能够压过天下儒生的悠悠之口啊。早说就按照我说的,打跑元蒙的时候,就把天下读书人都给杀了,岂不是方便?那儒家,嘿嘿,儒家要是真的有用,也不会数千年来,整个中原被那些蛮夷之徒压着打了。”

  “要是听我的,那时候趁着战乱就改道信墨家、法家、兵家,把儒家给废除了,现在岂不是燕王也方便上台了,天下百姓也不会说闲话了?”

  厉风听得满身的冷汗,这老头子也太狠了一些罢?杀光天下的读书人,重尊墨家、法家、兵家,那燕王倒是的确是最理想的接掌皇位的人,但是这大刀一下,多少人头要落地啊?厉风不由得好奇起来了,他在这里深夜等着的是什么人?看看自己身处的地方实在尴尬了一些,正好就在大门旁边,厉风干脆绕到了屋子的后面,从后窗处继续的偷窥起来。

  老太监又坐回了板凳上,过了一阵子,他从身边的抽屉里面抓出了一袋子花生米,一颗颗的吃了起来。

  厉风无聊透顶,数着这个老太监吃了多少花生。‘一,二,三……’等厉风数到一百七十三的时候,门那里微微的响了一下,一阵风吹过,灯影晃动了一下,一个高大的人已经到了屋子里面。厉风不由得惊骇起来,他居然没有看清楚那人是怎么进去的。他只能安慰自己:“是灯光闪动了的问题,不是我眼睛花了。”

  老太监露出了笑容,他也不站起来,就这么坐着的说到:“你来了?倒是好,有二十年没有见面了罢?你的那些徒子徒孙,现在倒是出了大名堂,就是你自己,倒是去哪里了?嘿嘿,你看起来倒是没老。”

  厉风只能看到那人的一个背影,微微的有点驼背,但是就是这样身高也在九尺以上,两条长长的手臂,几乎都要垂到膝盖处了。从后面看上去,那人的耳朵也是极长,双手极大,皮肤莹白如玉,在灯光下散发着古怪的魅惑的气息。

  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那人坐在了一张凳子上:“你发信火给我的时候,我刚刚翻过了西藏最高的雪山,到了天竺……那边倒是神奇得很,那些苦修士,倒是有很大的能耐。原本可以早一天到的,但是在和他们的一个叫做宝树龙象的僧人比划了一下,所以倒是来迟了。”

  老太监笑起来,把花生米推到了他的面前,问到:“以你的修为,还要浪费一天的时间么?”

  那人蒲扇一般的手抓起了一把花生,就这么放进了嘴里咀嚼起来,有点含糊的说到:“人外有人,那人的修为倒也不差。何况我想看看他们有什么神奇的法术,所以来得迟了些。不过这样也只浪费了半天的功夫,还有半天是用来逃难了。”

  老太监的声音很是吃惊:“逃难?”

  那人呵呵的笑起来:“天竺,泱泱大国,昔日三藏法师取经,那里倒是一个好所在。但是现在么,他们的民众倒是有些……我斗败了那宝树龙象,然后居然数百苦行僧群起而攻,我又不想伤人,就只有落荒而逃了。嘿嘿,最后三千婆罗门修士在珠穆朗玛下摆下大阵,非杀我不可。老道士我倒是聪明,看得前方杀气冲天的,远远的绕了几千里路跑了,否则你就只能干等老道士的鬼魂回来报信了。”

  

  

第九十章 夜入大内(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