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三章 李氏铁匠(下)

    厉风干笑起来,摸着下巴说到:“这个么,我们可不是应天府的公人。嘿嘿,这位前辈,小子厉风,乃是燕王府的护卫统领,这位是我的同门师弟厉虎。这买兵器么,是小子的师弟趁手的兵器拿在手上实在是太显眼了一些,所以想打造一柄长刀给他。小可自己么,要不要兵器都没有什么大碍的。”

  厉风抽出了一张银票,笑眯眯的说到:“一看就知道前辈乃是深藏不露的高人,自然不贪图这金银的报酬。不过小子看前辈的店铺实在是简陋了些许,小子这里有一千两银票,倒是可以……”

  李铁匠抽过了银票,然后随手丢进了火炉子里面。他长吸一口气,看着厉风缓缓的说到:“厉风?燕王府的护卫统领?也好,要是你能把黄仁山从我手上抢走的宝刀夺回来,并且让我全家老小离开应天府,你要我干什么都可以。”

  厉风仰了一下眉毛,若有所思的问到:“黄仁山?”

  李铁匠冷笑:“如今的辅政大臣黄子澄的儿子,学了几手狗屁不通的刀法,满天下的找宝刀。李某人年轻时太气盛了,打了一柄好刀就在那里满天下的吹嘘,结果被他派人把我毒打了一顿,抢走了宝刀。他还害怕铁匠打出比他手上的刀更好的货色来,用我全家做质,不许铁匠再打造好的兵器,不许铁匠离开应天府,否则,他就灭我满门……你能帮我,我就帮你。”

  厉风眼里射出了淡淡的金色光华,他打量了一下李铁匠,突然笑起来:“开什么玩笑,前辈你的功力可是深厚得紧,恐怕有六十年以上的火候,居然会被人殴打?哈哈哈,前辈说笑话么?用前辈的家人做人质,前辈就乖乖的听话了,这也不是笑话么?以前辈的功力来衡量的话,救走全家人,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厉风在心里嘀咕着:“我的运气就这么好么?一下子就碰到了一个怪物?这天下还真是藏龙卧虎啊,日后可要多去天下走走,说不定就能找到一些奇怪的人才,人,这就是实力,手下的人是越多越好的。”

  李铁匠也不吭声,随手抓起了一块铁块,然后合在了手中。整个铁匠铺的温度都开始升高了,就看到李铁匠手中发出了淡淡的红光,过了一阵子,那铁块已经软得稀泥一般。小猫惊讶的吼了一嗓子,厉风也诧异得差点眼珠子都漏了出来。他修习过‘周天宝菉’后,对五行元力得变动可是清楚的很,他看得出来,这李铁匠体内的火元力简直就是浓厚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如果稍微点拨一下,他发出的火元法术威力应该相当惊人的。

  这可不是普通的内力转化的高温,而是实在是那李铁匠修习过一种特别的法门,才有了这种效果。

  李铁匠丢开了手中的铁块,苦笑到:“看,我知道我的功力很深,但是我一点武功都不会,粗手笨脚的,打人都打不中。尤其……”他的声音突然的变低了:“那黄仁山是黄子澄的儿子,自己身为刑部侍郎,手上有权有势,我一介平民,怎么敢跟他斗?”

  他的声音突然的激昂了起来:“老子不甘心啊,祖传的绝艺,就要失传在我的手里了啊。那黄仁山……”

  厉风比划出了三根手指:“第一,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我帮你在燕王府谋求一个好位置。第二么,把你修炼的法门告诉我,但是你也不吃亏,我教你武功。第三么,如果你能打造宝刀,那么,以后你只能为我打造,但是我保证,你打造出去的兵器,一定会因为使用他们的人而名扬天下。”

  李铁匠一点都不迟疑,他和厉风重重的握住了手:“成交了。”他的脸突然的乐开了花,笑道:“走,我们去找个地方喝一杯,我好好的和你们说说,老子这十年来,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他的脸色猛的转为了阴沉,似乎想起了一些不堪回首的事情。

  厉风能理解他的心理,一个祖传铸造绝艺,把铸造当作生命的人,却被勒令不得继续打造兵器了,这就要了他的命啊。就看看他打造的那些菜刀罢,这么多的菜刀,如果仅仅从锋锐程度上来说,在江湖上都可以列为顶级的利器行列……不过,可想而知没有一个江湖人,会去买一把菜刀当兵器的,除非他不要面子了。

  一个小小的酒铺内,李铁匠撒出了一把铜钱,叫嚷了起来:“老杜,老杜,给我拿酒上来。今天我李子庭高兴,要好好的喝一通。”这时候距离正午还有一段时间,还不是用饭的时候,所以店子里面一个客人都没有。

  肥胖的店老板飞跑了出来,笑骂到:“李铁匠,你今天怎么了?天上掉下了一个大闺女……这两位是?”他一条缝一样的眼珠子,狠狠的在厉风和小猫腰间的腰牌上盯了一眼,满脸的肥肉都微微的哆嗦起来,彷佛见到了鬼一样。

  李铁匠手一挥,笑道:“老杜,放心罢,他们是官面上的人,不过不是应天府的。哈,你拿酒来,我告诉你,过几天,老子就要拍拍屁股走人了。哈哈哈……”

  老杜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脸上笑成了一朵花一样,他连忙说到:“好,好,李铁匠,你终于可以出头了。老兄我也替你高兴啊。今天的酒,算是我请你的,你就把你那两大钱收回去吧。诶,诸位,等等,我吩咐人去切几盘卤菜上来。”

  厉风眯着眼睛的笑了起来,这李铁匠铸造兵器的手艺如何,他才不关心呢。他关心的是,这李铁匠的功力很强,而且显然是一门高明的,把法力修为和内力修为结合得很好的法门。他最想得到的,就是这个。自从昨天晚上突然的领悟到了‘水遁’之术,他对‘周天宝菉’的力量又有了新的认识。这李铁匠的修炼法门,肯定可以在很大的程度上帮助厉风领悟‘火元力’的精髓的。

  一个普通的,武功都不会的铁匠,可以拥有这么强大,这么可怕的火性真元,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他的修炼法门,一定值得借鉴的。

  最后才是李铁匠本身,如果他真的能够打造宝刀,那么厉风日后如果想在背后成立某些小组织,那么成员都需要好的兵器的,这李铁匠倒是用的上。而且他本身的功力这么强,只要稍微点拨一下,不用多少时间,也会成为一把好手。而且他就可以算是厉风的心腹人手了,比起沙山、山水这些绝顶的高手,可要让厉风放心得多。幽冥宫高手多,但是毕竟投靠的是燕王府,不是他厉风啊。

  只有手下多掌握人才,这才是不断壮大自己势力的根本。就说那幽冥宫主,如果不是手下有这么多的高手,他能成就幽冥宫鼎鼎声名?尤其厉风早就认识到,只有人多,他才可能变得势力强。而他追求的,就是势力。

  李铁匠端起酒杯,缓缓的说起了自己的事情。

  李氏一家,祖传的打造绝艺。江湖上有名的几柄宝剑,都是出自他们李家人之手。不过李铁匠的先辈很是明白深藏不露的道理,所以虽然打造出了例如‘腾蛟剑’、‘秋水剑’、‘青冥剑’等这些让江湖震动的宝剑,但是一直不被江湖人所知。他们一直都有秘密的渠道,让自己打造的神兵利器流出,然后在江湖上博取赫赫声名。

  厉风心脏狠狠的抽搐了一下:“青冥剑是他们家的人打造的?老天在上,三清道尊保佑,弟子我可是拣到真正的宝贝了。”厉风的眼睛里面已经开始流露出极度暧昧的神色,弄得李铁匠心里一阵发毛。

  然而到了李铁匠手里,也许是天赋的关系,他十七岁的时候,就把祖传的‘烈焰真罡’练到了五成境界,超过了他父亲的程度。年轻人火气盛,自认为天才,天下第一的李铁匠,哪里理会自己老父的劝说?等到他二十七岁的时候,又突然得到了一块天外陨铁,同时‘烈焰真罡’精进到了十成境界,比起大成的十二成也就不过咫尺之遥。

  耗费一年的功夫,凭借自己的火焰真气的支持,李铁匠打造出了生平第一把宝刀‘碎玉’。一刀挥出,寸许粗的铁棍也是应刀而断。而李铁匠也是洋洋得意的,就拿着那柄宝刀出去炫耀了开来。

  那时候黄子澄的儿子黄仁山,刚刚师从刑部的一个积年老捕头,学了一套‘披风刀’,自以为武功高强的他正在寻找趁手的宝刀。等得他发现李铁匠的宝刀之后,立刻就派人抢夺了过来。饶是李铁匠功力深厚,但是一点拳脚都不会的他,硬是被一群捕快打得差点没吐血吐死。而他又不该说了句狠话:“这‘碎玉’刀你们就拿去,总有一天,大爷我会打出更强的兵器来削断他。”

  后果就是如今这样了,李铁匠的老父、老母以及一个弟弟被黄仁山扣下,逼着李铁匠答应不再打造兵器。如果不是害怕‘碎玉刀’损坏后无人可以修理,李铁匠全家早就被灭门了。

  小猫很是憨厚的问了一句:“啊,这样啊。那黄仁山可不是好人……不过,你们不是可以报官么?我听说,你们百姓被欺负了,都会报官。”说完,他抓起桌子上的盘子,一盘子的猪头肉很顺溜的就进了他的嘴巴,胡乱咀嚼两下后,一口吞了下去。旁边的胖子杜老板看得眼睛发直,连忙又走到铺子里面去招呼伙计去了。

  厉风叹息起来,轻轻的拍打了一下小猫的脑袋,摇头到:“小猫,官府这东西,要看是谁告谁。打个比方,我和你,现在就是官府。如果有老百姓告我们,说我们抢走了他们家的一头牛,或者我们强暴了他们的女儿,你认为,官府的人敢处置我们么?我现在可是堂堂二品官儿,那地方官不过七品、六品,他们有胆子找我们的麻烦?”

  “那黄仁山是刑部侍郎,掌管的就是天下的刑罚,你去官府告他?开什么玩笑,说不定你的状子刚递上去,就直接被人用去擦屁股去了。”

  小猫‘哦’了一声,又是一口吞掉了一盘酱牛肉,哼哼到:“也就是说,以后我们可以去抢人家的牛,不用担心他们来追我们了?”小猫突然骂了起来:“原来当官有这么多好处,我刚从华山下山的时候,抢了人家一头猪,结果被一个村子里面的人追了三十几里路,哼,那时候我如果也是官,他们还会追我么?”

  李铁匠摇头:“当然不会。”

  小猫恍然大悟的说到:“原来如此啊,当官的好处,就是拿老百姓的东西不要害怕被打了。嗯,当官好,幸好我现在也是官了。风子,那是不是我们现在在这里吃的东西,也不要给钱啊?”

  杜老板瞪圆了白眼,李铁匠说不出话来,厉风讪讪的笑了几声,狠狠的打了小猫一拳,骂道:“胡说八道什么?自己吃东西吧。这一顿是杜老板请客,也不用你给钱啊。”

  小猫‘哦’了一声,点头说到:“原来这样啊,请客,好。”他左右开弓,顿时几盘子卤肉又下了肚子。

  厉风有点脸红,不过人皮面具遮挡住了,人家也看不出来。他拍打着小猫的肩膀说到:“我这兄弟倒是心直口快的,而且少了点心眼,所以说话就有点……李师傅,以后我就叫你老李罢。你放心,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刑部侍郎罢了,我们燕王府的人,可不用吊他们。等下你给我们指点一下,看看他黄子澄的府邸在哪里,然后呢,今儿晚上,我和我兄弟先进去把你的家人给接出来,然后么,嘿嘿……”

  厉风诡笑了几声,心里寻思着:“你黄子澄,果然是个伪君子。所谓子不教,父之过。这黄仁山如此的胡作非为,黄子澄啊,你还好意思做帝师?还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唔,倒是可以好好的做点文章。小爷我就不相信,有这么一个霸道儿子的父亲,会是一个好人。嘿,等我把你黄子澄的污糟事情都给抖落出来,我看那小皇帝朱允玟,是否还会听你的废话。”

  当下计议已定,厉风露出了开朗的笑容:“就这样罢,杜老板,你也不用一片一片的切了,你干脆弄三十斤卤牛肉上来,我照价给你银子就是。我兄弟的食量太大,你这么一盘一盘的送上来,伙计们也累啊。”

  杜老板听得肉跳,干脆的就按照厉风的说法,叫伙计们把店子里面的所有存货都给端了上来,总计就是二十来斤牛肉,十几斤的卤猪肉以及一些零碎的荤菜。小猫乐得是嘎嘎直笑,两只袖子飞快得卷了起来,抓着一块牛肉就啃。那老大的一块牛肉,不过是三两口就消失了。李铁匠看着小猫风卷残云一般的食相,不由得赞叹起来:“果然是好汉,这食量,比我还要大十倍……十倍……”李铁匠突然醒悟,一顿饭吃三十多斤肉,这还是人么?

  看着小猫牛饮光了一坛子淡酒,吃光了桌子上所有的菜肴,厉风站起来丢下了一锭银子,笑道:“杜老板,叨扰了。老李,我们走吧,你带我去认认路,然后你也不要回那铁匠铺了,我直接把你安排到我们的住所去。就那里,就算是锦衣卫,也不敢随便进去的,就不要说他区区一刑部侍郎的人马了。”

  小猫打了个饱嗝,摇头叹息到:“半饱……嗯,老李子,你可走路快点,等下找到了地方,我们再找吃饭的地方吃一顿。”他长长的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鼻头,呵呵的笑起来。旁边杜老板以及两个伙计差点就没软到地上去,四十斤酒,三十几斤肉,才半饱?

  厉风笑着:“行,反正我们办事也要等到晚上,等会我们就找个吃饭的地方,慢慢的喝着。唔,老李,你知道那方孝孺的府邸么?”

  李铁匠也不是一个愚笨的人,十年的风雨,也把他熬练了出来。听得厉风的问题,联想到最近市井间传说的一些风言风语,他顿时明白了很多事情。点点头,他说到:“我知道,他方家的园子和黄子澄的府邸就紧挨着的,后花园还是相通的。”

  厉风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很是龌龊的淫笑了几声,不知道又在翻什么古怪的主意了。

  三人结伴走出了小饭铺,杜老板跟在后面送了出来。

  就这时,一个盛气凌人的公鸭嗓子响了起来:“老李,你怎么来这里了?嘿嘿,还得大公子我好找。告诉你,你的生意来了,公子我找到了一块上好的寒铁,你给我师叔打造一柄宝剑罢。”

  厉风猛然回头,看到一身穿锦袍的三十上下的男子,正满脸笑容的带着十几个捕快快步的走来。杜老板则是低声呼叫了一声:“黄仁山。”

  那黄仁山已经是走了过来,横了厉风一眼,喝道:“你们两个,是什么人?看你们衣服穿得也挺光鲜的,找个铁匠干什么?”

  厉风轻轻的微笑着,缓缓的晃动了一下右手。他抬起胳膊,右手握成了一个拳头,轻轻的在空中比划了一下。

  

  

第九十三章 李氏铁匠(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