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6章 三岔河口

    

  就在厉风他们设计歼灭了谢贵以及京师锦衣卫的那天晚上,朱僜率领九千子弟兵,里应外合,大破居庸关,总兵林凤降之,其他将领尽数斩首。居庸关一万两千守军投降者八千,溃败三千,还有一千人则是在乱军中被朱僜率人斩杀。草原上七万余燕王府精锐尽数入关,三万人留在了居庸关上,其他四万人裹挟着八千居庸关守军到了燕京,燕王手下无兵的尴尬局面顿时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朱僜率人入城的时候,厉风、小猫已经带着三千精锐士兵,以十几员偏将为辅,连夜出了燕京城,紧赶了一个晚上,奔波了几百里地,到了一个三岔河口。辎重队伍卸下了营帐等物事,帮着厉风他们扎下了一个巨大的营寨后,立刻又驱赶着马车返回了燕京城。

  天大亮的时候,厉风他们已经在崭新的营寨内休息了。士兵们在兴致勃勃的生火做饭,还有一些不当值的士兵在河沟内抓鱼取乐,顺便给早上的伙食添上一份新鲜的鱼汤。从来没有真正单独带兵打仗过的厉风在营房内和那些偏将指点着地图盘算,而小猫则是对这些丝毫不感兴趣,带了两百砍刀手,围着营寨一圈圈的绕起了圈子。

  小猫腰间佩戴着虎咆,肩膀上扛着那根巨大的铁棍,摇摇晃晃的给那些士兵打气:“小子们,你们可要听好了,打架这东西,就看谁狠。谁更狠,更加不讲道理,谁就能赢。”摸摸嘴上的胡须,小猫笑容满脸口水乱溅的吹嘘到:“我三岁那年,身体都还没有长大的时候,在华山里面碰到了一群老虎,老子冲上去对着他们的头儿就打,结果硬是把他给打趴下了,老子后来才做了华山老虎的头目啊。”

  一个把总小心翼翼的问到:“厉将军,您,您三岁的时候,就能打赢一头老虎么?”

  小猫没反应过来,继续口沫四溅的叫嚷着:“可不是么,不要看老子那时候才三岁,他娘的,我的块头比那老虎也小不到哪里去了。我冲上去就是一爪子抓瞎了他一只眼睛,然后一口咬在了他的喉咙上,那老虎不求饶也不行啊。。。吼吼,我那时候身边还有一个老家伙帮我照看着,其他的老虎根本不敢帮手,所以虎爷我就赢得很轻松了。”

  那些士兵顿时恍然大悟般的‘哦’了一声:“原来他身边有个武林高手照顾啊,那可不是难怪么?嘿,难怪他三岁就可以打赢一头老虎,娘的,那老虎肯定都是被打得快死了,让他上去过瘾的。”这些家伙可不知道,小猫三岁的时候,那块头还真的是够吓人的,谁叫他不是人呢?

  清晨的薄雾慢慢的散开了去,阳光映照在了河口两岸。小猫他看得那些抓鱼的士兵玩得高兴,不由得也来了兴致,鞋子一脚就踢飞了出去,大步的冲进了河水里。‘轰’的一声,他根本没有考虑到河水是如此的湍急,一脚踩在了一块圆滑的石头上,顿时摔了个四脚朝天,彷佛一颗炮弹在水中爆炸一样,高高的水花溅了起来,旁边的鱼儿全部吓跑了。

  小猫气得哇呜乱叫,好容易才从水中爬了起来,看看那些士兵似笑非笑的样子,小猫感觉自尊心严重受创,抽出了铁棍对着河水就是一通猛砸:“娘的,你们敢让虎爷我出丑,看虎爷我不拆了你们的骨头。”

  一群士兵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这河水,可怎么拆了他骨头呢?不过小猫铁棍上蕴涵的力道是如此的强大,剧烈的振荡波在水中传播着,一条条大大的肥美的鱼儿顿时在水上翻起了白肚皮,乐得那些士兵大呼小叫的,连忙操起了家伙就把那些鱼一条条的刺了个对穿,然后扔在了岸边上。岸上的那些士兵则是大声的溜须拍马:“厉将军好厉害,哈哈哈,抓鱼都是一棍子几十条啊,厉将军再努力一把,我们今天早上,可以每个人都吃上一条煎鱼啦。”

  小猫本来就是个心里装不得东西的性子,看得那些士兵高兴,顿时他也咧开嘴笑了起来,手中铁棍随手就扔到了岸上,他运足了真气,一掌一掌的击打在了河水里面。‘轰轰’的闷响声彷佛雷鸣一样,一圈圈白色的波纹在河水里散播着,一条条的鱼儿乖乖的浮了起来,因为他们都被震晕过去了。小猫咕哝着:“这鱼好吃么?呜,我还是喜欢吃肉啊。”

  士兵们乐开花了,争着抢着的跳进了河水里面。他们是被厉风仓促间带出燕京城的,他们甚至不知道他们的任务是什么,他们也不知道,朱棣已经向天下宣告‘靖难’了。所以,在这么一个祥和的早晨,他们很开心的跳进了河水里去抓鱼,尽情的享受着在军营中得不到的欢乐。

  马蹄声响起,河的对岸,有一队五百多人的轻骑冲了过来,带头的一个是身穿紫袍,腰间佩戴绣春刀的锦衣卫千户。看得小猫他们在河水里面胡闹,那千户大声的喝道:“你们是谁的属下?在这里干什么?。。。从这里往燕京去,还有多少路程?”

  小猫横了他一眼,歪着脑袋吼了一嗓子:“娘的,除了风子,谁敢叫虎爷我办事的?虎爷我谁的属下都不是。在这里干什么?你看不到么?抓鱼吃啊,我肚子饿,跑了一夜的路,到现在还没有吃饭的。。。要去燕京?你们要是跑得快一点,大概傍晚的时候可以到了。。。喂,你穿的衣服我怎么这么眼熟啊,似乎在哪里见过。唔。。。奇怪。”

  一个百户长叫嚷了起来:“厉将军,他们是京师的锦衣卫。”

  小猫大笑了起来:“哦,就是那一晚上被杀了个干净的锦衣卫啊?喂,你们就是那什么什么谢贵说的,京师去燕京抓燕王的锦衣卫大军吧?啊呀,你们来迟了啊,嘿嘿。”小猫已经开始朝着他们那边走了,手已经握在了刀柄上,小猫笑嘻嘻的看着那个千户长,笑道:“昨天夜里,谢贵那家伙已经投靠了我们王爷,把你们的同伴全部给宰了,嘿嘿。一千个锦衣卫,一个不剩。”

  那个锦衣卫千户面色大变,他握住了绣春刀刀柄,冷喝道:“那么你们是干什么的?”

  小猫晃晃脑袋,看了看身后那些已经抓起了兵器的五百多士兵,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他猛的一个拔身,横跨了三十丈宽的河道,冲到了那千户的面前喝道:“虎爷我他妈的是带着人来造反的。娘的,那燕王老小子说,我们先来这里安营扎寨,接应后面的大军到来,哈哈哈哈哈,那老小子已经发了什么什么檄文,说什么什么靖难,要带兵去打应天府了。吼吼,打仗,死人,热闹,我喜欢啊。”

  那锦衣卫千户差点没吓得尿了裤子,他尖叫起来:“燕王造反了?”

  小猫已经是一手把他从马上拖了下来,笑道:“是啊,我们都造反了。。。风子说,跟着王爷做事,最多最多就是在王府的封地上神气,但是要是我们王爷做了皇帝,我们就可能做一省或者几省的布政司的布政使,那时候,我们想吃牛肉吃牛肉,想吃猪肉吃猪肉,虎爷我就是想吃人肉,也天天有新鲜的吃了。”

  那千户尖叫起来,他感觉自己的脖子就已经落入了一个老虎钳子里面一样,脖子上是一阵的剧痛。他叫嚷着:“救命,救命,你们这群废物,你们在干什么?”那些锦衣卫楞了一下,同时呐喊,跳下马,朝着小猫冲了过来。

  小猫咕哝了一句:“擒贼先擒王,唔,风子说的话,总应该是对的。”他抽出了虎咆刀,刀锋放在了那千户的脖子上。小猫怪笑着:“你们敢动?嘿嘿,你们动弹一下试试?我砍掉他的脖子,就和杀鸡一样。唔,你们见过杀鸡么?刀子轻轻的一抹,他的脖子就断了。”说完,小猫的刀锋就轻轻的抹了一下,自然,那千户的脖子不是钢铁打造的,脖子就这么断了。

  小猫傻眼了,看着拎在手中的那千户的头颅,他气得乱骂起来:“风子胡说什么,擒贼先擒王,说是抓了他们的头子,那些手下的就不敢动手了,娘的,怎么这还没动手,他就死了呢?”

  那些锦衣卫气得暴跳如雷,五百人团团围住了小猫,刀剑并举,朝着小猫劈了过去。

  小猫眼里闪出了一道凶光,那人头狠狠的砸在了一个锦衣卫的头上,当场把那锦衣卫打了个脑浆迸裂。小猫叫嚷着:“娘的,那些斯文人的做法,我虎爷可学不来,还是按照我们老虎的规矩来办,谁的拳头大,谁就是祖宗。吼吼,老子拳头最大,所以那些母老虎都要听我的,现在老子功夫最高,你们就要听我的。”

  虎咆发出了一声脆响,一道两丈长的紫红色刀气激射了出去,小猫根本就没有什么招式可言,无非就是快,非常的快,而且力量大,非常的大。尤其他的角度很准确,异常的准确,他总能找到人的身体结构最脆弱的地方,然后用最快的、最歹毒的方式狠狠的在那人的身上斩一刀。所以那道紫红色的刀气闪出来最先一刹那,就已经有五十几个锦衣卫大汉惨嚎着被砍断了四肢。

  小猫心底里的那股兽性被激发了出来,他发狂的咆哮了一声,忘记了厉风要他不许使出太强真气的规矩,自己腾空跳起了三十丈,运足了四成的真元,狠狠的一刀朝着下面劈了出去。他的嘴里吼叫了一声:“宝贝儿,给虎爷我砍死他们。”自然,他口里的宝贝儿,就是那柄虎咆刀。而虎咆刀似乎真的听懂了小猫的话,整个刀身散发出了一道刺目的紫色光芒。

  河这边的那些士兵呆呆的看着天空中的小猫。他们看到一轮刺目的,让人眼睛都快瞎掉的太阳出现在了小猫的手中,那团光芒在尖锐的尖叫着,似乎一股巨大的压力在它的内部膨胀,光团本身已经无法承受这股巨大的力量了。终于,光团迸裂了,从当中射出了无数道紫红色的光流,一道道拖着长长的光焰尾巴的光流。那些光芒带着‘嗤啦啦’的响声,四周带起了白色的气旋,铺天盖地一样的朝着下面的那些锦衣卫高手劈了过去。

  没有人可以抵挡这一刀之威。

  一团血雾在那些锦衣卫站立的地方爆发了开来,一团百丈方圆的血雾猛的炸开了,三岔河口的河水瞬间就被染成了鲜红色。那五百多锦衣卫根本就连尸体都没有留下,他们的身体整个的被炸成了碎片,彻底的炸成了最微小的碎片。他们的战马也没有逃脱这一劫难,在小猫那一刀劈下的时候,强劲的刀气已经把四周两百丈的空气全部卷了进去,那些马匹也被吸进了他刀光的威力圈内,五百多匹上好的战马,被小猫一刀震成了肉酱一般。

  厉风的尖叫声传了过去:“小猫,你这个败家子,杀了人就算了,你把马也杀了。你知道马的价钱么?陕西马市上,一匹上好的军马要四十两银子,四十两啊。。。你他妈的,你一刀砍掉了两万多两银子啊。。。我,我,我们的军饷,一年也不过一百多两啊。”

  厉风气得直哆嗦,他的这三千前锋军中除了将领,就没有一个战士是有马的,原因是朱棣信不过这些原本隶属谢贵的士兵,所以朱棣不会给他们配置战马。而看到这五百多匹马儿后,厉风本来是想要在自己的前锋军内先组建一支骑兵队用来做斥候的,结果这下可好,硬是被小猫一刀给劈开了。

  小猫愁眉苦脸的落在了地上,耷拉着耳朵缓缓的渡过了河流,走到了厉风面前,很老实的把脑袋放低,放在了厉风的面前。厉风狠狠的几个大巴掌拍打在肋小猫的脑袋顶上,语重心长的说到:“小猫,我们打仗归打仗,人,是一定要杀的,那是功劳,有了功劳才能升官。但是马匹这些东西呢,那是一定要留下的,那些马儿就是战利品,有了战利品,我们才能发财啊。”

  厉风越说越激动,他叫嚷起来:“只有有了钱,我们才能招人进我们的手下,我们手下才有势力,有了势力,我们才能叫他们砍谁就砍谁啊,否则还怎么玩啊?啊?你知道么?我们两个,要有大官做,但是更重要的还是要有钱啊,有钱,有钱。。。否则就算你招揽了一百万人在手下,你养不起他们,一个月就全部饿死了,一百万死人有什么用啊?给你当点心么?”

  小猫连连点头,他终于明白过来:“我明白了,以后凡是值钱的东西都要留下来,嗯,留下来归我们,是不是?”

  厉风点头,干脆从腰带中掏出了一锭银子,一锭金子,当着数千官兵的面教训起小猫来:“看看,这是金子,这是银子,以后看到了这些东西,谁敢和你抢,你就揍他。我们的敌人中,那些大将军,穿着的铠甲最外面一层鱼鳞铠,都是用金子或者银子打造的,你就不要把他给劈碎了,只要打死他们就是,把他们的铠甲扒下来,也值不少银子啊。”

  厉风越说越高兴,手舞足蹈的说到:“等到我们打到了应天府,我就带你们去应天府好好的做一票,娘的,打破应天府,我们第一个就把大内皇宫给洗劫咯,你说那里面会有多少银子多少金子啊?小猫,你说是不是?”

  小猫很认真的点头:“嗯,打倒应天府去,抢光那皇帝的金子和银子。吼,吼!”

  那些官兵听得是浑身冷汗,这厉风都是什么人啊?他可是当今燕王府的都指挥使,可不是那流窜各地作案的马贼啊,怎么说话这么凶狠,连死人身上的铠甲都不放过?

  而小猫则是更加的敬佩厉风了:“别看这小子比我年纪小两百多岁,他可比我小猫聪明多了。我们要找右圣他们报仇,手下就要有很多人,没错,要有很多人,我们一元宗就是因为门人太少,所以才吃亏上当的。吼吼,要人,就要有钱,所以我小猫一定要努力的帮风子赚钱,吼吼,谁敢抢我们的钱,我就砍死他。”

  小猫的眼里,露出了坚定的神光,这也注定了小猫日后率领的军队,所过之处,官仓内一个铜板都不会留下来,最后被人称为‘蝗军’。

  厉风看得小猫终于开窍了,不由得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他跳起来轻轻的拍打了一下小猫的肩膀,刚要说什么,那岗楼上的士兵已经是大声的尖叫起来:“敌人,很多敌人,起码在一万人以上的敌人。。。警报,敌人来了。”

  河的对岸,密密麻麻的一大排人涌了过来,看他们打的旗帜,那是锦衣卫的大军到了。

  

  

第116章 三岔河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