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30章 北疆惊变

    

  一个练成了妖丹的妖怪,和二十四名人类武将对殴,他有失败的可能么?

  大案是毫无疑问的,如果小猫输了,那么那些妖怪干吗还要修炼啊?所以第二天,他很轻松的就战胜了二十四名耿炳文军中的大将,每个人要么是胳膊粉碎性骨折,要么就是膝盖被打成了碎片,总之他们是不可能再上战场了。当然了,小猫自己为了彻底贯彻厉风的计划,也挤出了满脸的大汗,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

  耿炳文的十一万大军在小猫带着五百屁股都快翘到天上去的战士离开时,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二十四名精选出来的武将啊,在应天府的军队中,这二十四人的武功每一个人都能排到前百名,几乎可以说,他们就是应天府禁军的精华所在了,可是居然被小猫一个人全部放翻,并且都变成了残废。

  十一万大军,所以官兵,心里都是一阵的冰冷。而拥有最高兵权的耿炳文,心里则是无比的仇恨,他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小猫单挑独斗的要求。如果第一天就集中所有力量杀死小猫的话,天下早就太平了。如今士兵群中已经有了不好的谣言,说什么燕王府的大军是不可战胜的,一个燕王府的将领就抵得上数百朝廷的大将等等。士气,还有士气可言么?

  “明天,你们带三千人,给我杀了那个厉虎。我不允许他再来城外挑衅,我必须要维护朝廷的体面,你们明白了么?”耿炳文的额头上有一颗汗珠缓缓的流淌了下来,如果被京师的那些大臣知道自己在燕王府一员武将手下连输四十多阵,可想那些恨不得把朝廷里的武将都杀光的文臣,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来。

  想到开国大将徐达等人的死,耿炳文似乎看到了一片死气在自己的面前荡漾着。“一定要在士气彻底的被那厉虎毁掉之前,先毁掉了厉虎他本人。”耿炳文做出了决定,他也不顾自己的面子了,就派出精锐去围歼厉虎吧,自己的前途和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深夜时分,朱棣、朱僜的两路大军彷佛流水一样的到了白沟河。正是八九月间最炎热的天气,白沟河却是无声无息的结冰了,并且连底子的都冻结在了一起。无数捆稻草被诡异的风liu吹到了结冻的河道上,随后数万兵马从宽达十里的河道上一涌而过。

  朱棣手提那柄巨大的三尖刀,满脸都是肃杀的笑容:“很好,那厉风,很好。哈哈哈哈哈,耿炳文是个什么东西,他手下哪里有人堪厉虎一击?嘿嘿,估计此刻耿炳文已经想着要找厉虎拼命了吧?连输两天四十余阵,这消息要是传回应天,黄子澄等人不把他满门抄斩才怪。。。浮云仙长,我们也该动身了。”

  看着大部分的士兵已经渡过了白沟河,朱棣和那些散修谈笑了几句,纷纷策马过了白沟河,一路疾驰,连夜赶到了雄县城墙外。

  三尊红衣大炮已经架在了雄县城墙外,‘轰轰轰’的就是三声巨响。雄县城墙内外顿时灯火通明,双方数万军队同时发出了震天的吼叫声。燕王府军阵的最前面,朱僜手持方天画戟,大声吼叫起来:“儿郎们,跟着我上,先破雄县,再克真定,灭了耿炳文大军,个个重赏。”他的长戟挥出了一道红色的光影,自己一人迈开大步,当先冲向了城墙。

  没有任何的迟疑,一万大军紧跟在了朱僜的身后,从四个方向同时朝着雄县的城墙涌了过去。无数架云梯彷佛蜈蚣的长脚一样架在了雄县那不过一丈五尺高的城墙上,士兵们纷纷爬了上去。

  雄县内,耿炳文的先锋大将根本没有想到燕王府的军队会如此快的就冲到了自己面前,等得他想要召集军队反击的时候,燕王府的大军已经潮水一样的冲进了城池。朱僜、慕容天、张玉、雷镇远等一票猛将带头,三百名燕王府下属的将领是第一个登上城头的,那些巡夜的士兵哪里禁得起他们的胡乱砍杀?尤其那朱僜根本就是一人形的大虫,一个人屠光了一面城墙后,跳下去一脚踹开了那雄县不过三寸厚的城门。

  耿炳文的先锋指挥使带领一批精锐将士在城内往来冲突,收集那些溃散的残兵败将,要和燕王府决一死战。就在他拎着手中长刀,正要喝令战士们朝着前方街道上涌来的燕王府战士放箭的时候,一支闪动着碧绿光芒的手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上。‘噗哧’一声,他的天灵盖被那纤细的手一爪子抓开,脑浆喷出了两丈多远。

  碧游子彷佛一条毒蛇一样在这些将领之中穿行,凡是在下令抵抗的将领,都被他劈开了脑袋,惨死当场。一脸忠厚善良模样的沧海生满脸木讷的跟在他的身后,彷佛影子一样,手里抓着一个湛蓝色的晶球,把一道道黑影一般的亡魂吸了进去。顿时整个大街上阴风惨惨,鬼声大作。而碧游子则是得意的发出了狂笑声,似乎极其满意今夜的收获。

  不过是小半个时辰的功夫,就在朱僜他们感觉着身上刚刚出汗的时候,两万先锋大军全部投降了。朱僜他们一阵冲杀灭了五千多人,剩下的一万四千多人有一大半受了伤,此刻正倒在地上呻吟。两万人马,在燕王府军队的猛攻下,尤其在那些修道之人的暗地里的协助下,根本没有组织起有效的反抗,就被击溃了。

  残兵败将被燕王府的战士们驱赶到了城外,站成了一个方阵。朱棣***着颌下胡须,看着眼前的万余人沉默不语。朱僜大步的跑到了朱棣的马前,请示到:“父王,你看这些俘虏该怎么办?”沉默了一阵,朱僜的脸上浮现了一个极其凶残的笑容:“他们可不是北地的兵马。北方兵马,听得父王的威名都会望风而降,我们收了他们,倒也可以放心的驱使他们去征战。而这些人,可都是苏州、杭州等地的卫兵,不堪重用啊。”

  朱棣缓缓点头,脸上浮现了和朱僜同样残酷的笑容:“留着没用,看守他们还要浪费我们的军力,全部灭了吧。”他的右手轻轻的抬起,然后很雍容的挥了下去。

  无数箭矢从四周燕王府的阵列中射了出去,那一万多俘虏哭嚎震天的朝着四周奔逃,可是箭雨是如此的密集,他们一个个的倒了下去。有那运气好的,挣扎着逃到了空旷的地方,但是他们面前马上出现了燕王府名震天下的铁骑,那些手中挥动着轻巧的马刀的骑士,狞笑着策马冲近,挥起一道道刀光,劈下了一颗颗大好头颅。

  《明史》记载:“壬子,王夜渡白沟河,围雄,拔其城,屠之。”

  一万多人的尸体,被胡乱的掩埋了起来,他们身上的铠甲,凡是还能使用的,都被扒了下来,毕竟要是打造起来,这也是要好几十两银子才能打造成的。那些士兵腰带里的军饷银子,也好不客气的被搜了出来,全部缴纳给了朱棣中军的辎重官。当然,那些死去的士兵身上的小配件,例如玉坠子之类的东西,则是被那些搜身的士兵给拿去做纪念了。

  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慕容天他们在旁边看着,脸上没有一点的吃惊模样。在草原上,当他们屠戮了一个元蒙人的城镇的时候,是经常这么做的,没有什么奇怪的。留着这些士兵,他们一不可能帮自己打仗,第二还要随时小心他们反戈一击闹事,还不如全部杀了,省得日后操心。

  朱棣满意的看着清理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他沉声说到:“还是有劳诸位仙长了,否则这两万大军,怎么可能如许容易的解决掉?”

  碧游子呵呵直笑:“王爷客气了,我们不过是杀了几个指挥的将领而已,还是王爷的军队威震天下,这才能这么快的就把两万人马给击败了。我们修道之人,限于戒律,不能出手杀戮太多,所以只能帮忙杀几个将领玩玩,其实还是要靠战士们的努力啊。”他的心情很好,收集了两万条亡魂,他可以炼制一件很强大的法宝了。

  朱棣又谦逊了几句,然后大声发令到:“今夜就在雄县扎营,明日一早,大军出发围攻真定。”

  正在发令的时候,十几骑快马奔驰了过来,一个探子飞一样的跳下马来,在地上‘哧溜’一声滑到了朱棣面前,跪倒在地的大声汇报到:“王爷,草原上的鞑子,似乎已经和他们西域汗国恢复了联系。据说他们的金帐汗国已经准备派遣兵马协助赤蒙儿一族来进攻居庸关了,条件是赤蒙儿他们一族的王女嫁给金帐汗国的大汗为妃。”

  朱棣浑身一个哆嗦,手中三尖刀猛的落在了地上。他仰天怒吼:“那些蒙古鞑子,他们怎么又恢复了交情的?金帐汗国这几十年来都和草原上的两个元蒙部落互相敌对,今日又怎么。。。”想到西域远处那些彪捍的游牧民族,会在金帐汗国的命令下,和赤蒙儿他们的部族组成联军,同时南下攻打居庸关,朱棣就禁不住浑身颤抖起来。

  现在他的大军,一部分镇守在居庸关上,一部分在守卫燕京,大部分则是在东北防范着东北的女真和高丽棒子的军队,还有的就是手头上的这点军队了。加起来不过十几万人,如果金帐汗国的大军真的东进,然后南下的话,恐怕居庸关是顶不住的。而朝廷的大军又和自己对上了,到时候两面一夹攻,自己和朝廷打个两败俱伤,说不得就让元蒙鞑子给拣了便宜。

  “那时候,我就是千古罪人。”朱棣的额头上,满是冷汗。

  马和沉喝了一声:“王爷,醒来。。。金帐汗国还没有出兵,我们并不用焦急。他们是以和亲的方式达成协议的,说不得还有其他的条件。只要我们杀了那和亲的王女,杀了他们和谈的双方官员,破坏掉他们的协议,金帐汗国是不会乐意来草原上和我们厮杀的。毕竟他们自己在极远的西方有着自己的领地,还要镇压当地原住民的起义,不见好处,他们是不会出兵的。”

  朱棣瞬间就冷静了下来:“说的极是,我们要破坏掉他们的和亲,让元蒙的鞑子们继续的分裂下去,不能让他们重新统一起来。马和,你。。。不,你不能去,你还要在前线领军作战。僜儿也不能去,他是一军的统帅,而且做这些暗地里破坏的勾当他也做不来。。。只有,厉风,对,就是厉风。。。给厉风发急令,以他的军功,我授他伯爵衔,他现在就带领一千精锐出发,厉虎去居庸关协助守城,他带领幽冥宫的人去破坏鞑子的复合。”

  朱棣的脸上满是狰狞:“我不管他厉风用什么手段,哪怕他强暴了那鞑子的王女也好,总之他不能让鞑子重新归于一个国家。去罢!”

  浮云子思忖了一阵,开口笑道:“王爷,不如我们也派几位道友去协助厉风将军,可好?”

  朱棣沉默了老半天,突然笑起来:“还是不用了,虽然北边的事情也很紧要,但是想厉风是不会让本王失望的。毕竟如今我们首当其冲的大敌是朝廷的大军还有那些支持朝廷的修道之人,没有诸位的襄助,本王恐怕。。。如果多来几位支持朝廷的修道者,诸位恐怕双拳难敌四手啊。”

  浮云子看了看碧游子和沧海生,脸上露出了很古怪的笑容,摇摇头,他没吭声了。碧游子的脸上,则满是诡秘。

  被浮云子施展了神行遁甲苻的传令兵风一样的找到厉风他们的时候,厉风正趴在自己的帐篷里面睡得涎水长流。小猫很难看成大字形躺在地上,一条大毛腿就这么压在了厉风的背后,不过厉风也不在乎,两个人反正是睡得很香很香。

  跦能带着那个传令兵找到厉风他们的帐篷时,小猫刚好在吧嗒着嘴巴说梦话:“哈,哈,哈,耿炳文,羊腿是我的。。。”

  跦能干笑了一声,看了看身边的那传令兵,嘴里轻声呼喊了几句:“厉大人,厉大人,王爷来急令了,你。。。”

  厉风一骨碌的爬了起来,眨巴着眼睛,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问到:“啊?王爷来命令了?我正梦到我把月亮里面的那嫦娥给弄到了床上。。。嘿嘿,这位兄弟,什么命令?”

  那传令兵强忍着笑,把朱棣的令谕交给了厉风,笑道:“王爷对厉将军最近的作战经历很满意,说是彻底的打击了耿炳文的士气,日后攻打真定的时候,也就容易下手了。不过最近元蒙的遗党似乎有了重新联合的趋势,所以王爷要派厉大人去草原上,想尽一切办法破坏掉鞑子们的和谈,王爷说了,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让那金帐汗国不管瓦剌、鞑靼两元蒙遗族的事情,厉大人就是奇功一件。”

  旁边的跦能已经是脸色煞白,几乎都快站不稳了。

  传令兵继续说到:“王爷说了,因为厉大人最近的军功立得很多,所以给厉大人加一个爵位,封为精勇伯,日后为辽东卫都指挥使。如果厉大人能够顺利的破坏掉元蒙鞑子的复合大计,那么等厉大人回来的时候,就立刻加封厉大人为候。”

  ‘咕咚’一声,跦能大大的吞了一口吐沫下去,他吃惊得说不出话来了。他用那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厉风,有没有搞错,他跦能、还有张玉,乃至那马和,跟着朱棣征战了几十年,也不过就是马和封了一个将军,他和张玉封了指挥使而已。而这厉风,虽然是朱僖强力推荐吧,可是晋升的速度也太快了一些。封伯,然后还可以封候?这。。。

  跦能在心里羡慕的叹息了一声:“娘的,人比人,气死人啊。这厉风果真是升官发财的命!”

  厉风已经就着昏暗的月光看清了朱棣的手令,他沉默了一阵后,脸上露出了笑容,看着跦能到:“那么,跦大人,这些儿郎可就要靠跦大人率领了。王爷说了,要跦大人作为游击营,等王爷大军到来包围真定后,跦大人就带人去袭击城外的军营,不可让城内外的兵马接应上了。”

  跦能凝重的点头:“放心吧,没有问题的。”

  厉风看了看在梦里还在吧嗒着嘴巴的小猫,笑道:“这可好,小猫要和我一起走,明天就便宜了耿炳文罢,给他留点面子就是了。娘的,小猫居然被授了都指挥使的官衔,不过和我一样,是虚衔,嘿嘿,要他去居庸关帮着常铁那小子守城。也是啊,如果小猫成了实授的都指挥使,那常铁不过一个参将,还怎么指挥呢?”

  厉风的眼光闪动,似乎已经有了定计了。

  

  

第130章 北疆惊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