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5-146章 居庸破敌

    

  飞仙子有点恼怒的看着近乎赤裸身体的小猫,冷喝道:“这家伙,就不知道这副模样有伤风化么?”

  厉风在她身边干笑了几声,满脸都是那种古怪的,带着一点幸灾乐祸的笑容:“这个,飞仙子啊,小猫这个人,就是太粗了一些,其实他可是一个大好人啊。。。诶,那赤蒙儿也把铠甲给脱下来了,哇,他把衣服也脱guang了啊,啧啧,他,他怎么连裤头都给扒拉下来了?诶,仙子?”飞仙子已经是气恼得两眼发绿,直接朝着南方飞走了,丹青生摇摇头,朝着厉风笑了笑,转身追了上去。

  厉风呵呵的笑了几声,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突然间尖叫起来:“完蛋了,那赤蒙儿的师傅巴吧儿,要是他带着那群和尚冲过来了,居庸关还能守得住么?。。。那小娘皮怎么跑这么快,那丹青生也是,不就是自己老婆么,害怕跑了不成?追这么快作甚?”哪怕那两位是散仙,厉风这张臭嘴也是敢在背后罗嗦的。

  任天虎也愣住了,他连忙说到:“这可真是麻烦,那巴吧儿的魔功,似乎比上次在草原上见过的还要厉害,就算是道衍大师在此,恐怕也不是对手了。尤其他身边还有几个胖大和尚,更是厉害得吓人啊,要不是我们幽冥宫对于逃跑很有一套手段,早就全军覆灭了。”

  常铁咳嗽了一声,看了看厉风,低声说到:“无妨,那海外的诸位仙长,有三人坐镇居庸关呢。他们平日里都在给他们特意开辟的丹房内打坐修炼,如果有事,可以叫他们出来帮忙的。”

  当下任天虎、厉风两人才放下心来,看向了就要接触的小猫和赤蒙儿。

  赤蒙儿已经发动了巴吧儿教授他的金刚龙象功,身体上的肌肉一块块的暴突了起来,一股淡淡的金色笼罩在了他全身的肌肉上下,彷佛一尊神像一般。他缓缓的伸出了左手,朝着小猫勾了勾手指,沉声说到:“我修炼的是太阳寺秘传金刚龙象功,修练到最高境界,身体可有九龙二虎之神力,你可要小心了。”

  小猫长吸了一口气,身上的肌肉也‘噼里啪啦’的膨胀了开来,黑黝黝的皮肤被汗水镀上了一层油脂般的光亮,反射着秋日的光芒。他长笑了一声:“虎爷我可没用任何真气,虎爷就靠天生的身板儿,和你玩玩,虎爷可是要用全力了,你小子当心。燕王府门口的青铜狮子,一尊重三万八千斤,虎爷我可是一手一尊论起来当玩耍的。”

  赤蒙儿心里惊了一下,这黑大汉居然有数万斤的神力?当下他不敢大意,又把体内的真气强行提上了一层,金刚龙虎功最高境界是十二层,赤蒙儿苦练了二十年,如今也不过第八层的火候。此刻他把体内的真气提到了最高,却也是威势惊人了。一股小小的气旋笼罩住了他的身体,卷起了一阵的风沙。

  赤蒙儿的身体就在这风沙中飞扑了出来,朝着小猫当头砸了下去。那精钢铸造的狼牙棒发出了‘吼吼’的声响,带着一道金光,彷佛划破天地的雷霆一样,轰然击下。

  小猫长长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铁棍狠狠的抡了出去,他双手持棍,嘴里狂呼了一声,‘开’。‘当’的一声巨响,彷佛巨钟轰鸣一样,小猫的身体猛的矮了两尺,他的两条腿都被轰击到了泥地内,巨大的力道顺着他的身体向下传播,他的裤头也‘嗤啦’一声被震碎了。小猫喃喃自语:“娘的,你小子好大的力气,幸好虎爷我有(内丹)。。。护体,否则的话,还真被你一棍子砸死了。”

  赤蒙儿的身体则是狂飞起了三十丈高,他手上的那根狼牙棒本是凡铁,哪里受得了两条金刚大汉的巨力轰击?早就化为了无数的碎片飞溅了出去。赤蒙儿只觉得两肋生风,喉咙里一股子铁腥味‘嗡嗡’的就要往上面冲,眼前金星乱窜,两耳发木耳鸣不已。他在心里尖叫:“不能吐血,这一口血吐出来,起码会毁掉我三成功力,忍住,给我忍住啊。”

  小猫的两条手臂也是有点麻木,他看了看有些裂缝的虎口,一股子天生的凶煞之气猛的从心窝里冲了上来。他狂吼着:“赤蒙儿,你果然是好汉子,娘的,虎爷我今天看得起你,虎爷我用最大的力气给你来一下,你要是不死,虎爷就许你是天下第一硬汉子。”随手从地上捡起了因为衣物全部粉碎而掉落的轮回草,小猫把它胡乱的用头发绑在了头上,全力运转起身上的真气。

  体内,被那赤城子自一元宗心法改编而来的,专门为小猫量身打造的‘灵虎心诀’所化的狂暴真元彷佛烈火一样的燃烧了起来。一股浓浓的红色气劲笼罩住了小猫的身体,然后慢慢的化为了灿烂的白金色。小猫缓缓的拔出了双腿,他身体四周卷起了狂风,受他体内气息牵引,那些风沙隐隐约约的组成了一个仰天狂啸的猛虎头像。

  左手随手从地上捡起了虎咆刀,小猫右手的铁棍已经带着一抹刺目的白金色光芒挥了出去。空气中响起了诡异的‘呜’的一声,一圈白色的空气漩涡出现在了铁棍附近。

  赤蒙儿在空中惨叫了一声,他自忖必死,心里一惊,一口热血已经狂喷了出来。小猫是哈哈的狂笑着,他早就忘记自己许诺的只用肉体力量和人家对练的诺言了,现在一心一棍子就砸死赤蒙儿。。。这也不能怪小猫不守信诺,毕竟跟在厉风身边的人,还会有那种谦谦君子么?尤其小猫自己是个妖怪啊,人类的诚信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三十几骑快马狂冲而至,赤蒙儿属下最精锐的一批将领怒斥连连的冲了过来。他们飞身扑起,手中沉重的马上兵器朝着小猫没头没脸的乱砸。小猫哈哈一笑,身体猛的消失在了空气中,他彷佛一魅影一般,在那些武将群中穿梭,沉重的铁棍毫不留情的砸在了那些武将的身体上,凡是碰及到的,都被他狂暴的真气震成了碎片,血肉横飞。

  虎咆刀也‘铿锵’一声被小猫拔出了刀鞘,紫色的光芒乱闪,就看到一片片的人体和马儿的肉体乱飞了出来,锋利而又沉重的虎咆刀,根本就不是凡间肉体可以抵挡的。那六尺长的刀身,拖起了足足三丈长的刀光,刀光所至,魂飞魄散。

  ‘噢呜!!!’,小猫对着天空发出了一声疯狂的咆哮,三十几员大将,被他顷刻之间屠戮得干干净净。已经落在地上的赤蒙儿看到自己族中最得力的大将被小猫杀了个干净,不由得更是怒气攻心,心里又是悲凉一片,顿时气得晕倒了过去。

  小猫哈哈狂笑,他大步的奔向了晕倒在地的赤蒙儿,大脚丫字狠狠的朝着他的脑袋踏了下去。小猫厉呼:“赤蒙儿,风子说上次你带着人追杀了他好久,好多燕王府的兄弟都被你杀死了,这次,轮到你死了。吼,吼,噢呜~~~你敢和虎爷动手,你就去死罢。”

  远远的一个浑厚的声音传了过来:“手下留情。”

  小猫不管不顾的继续踏了下去,他怪眼翻白的看着疾冲而来的二十几条身影,嘴里冷哼着:“留情?这是杀人咧,虎爷我干吗要留情?”

  ‘噗哧’一声,小猫的大脚丫字狠狠的踏在了赤蒙儿的脸上,赤蒙儿身上突然闪出了一片黑色光华,托住了小猫的脚,奈何小猫的力量实在太大,那片黑光顷刻间就被踏成了粉碎。也幸好这黑光化解了小猫绝大部分的力气,这一脚不过是让赤蒙儿受了重伤,还不至于毙命。

  “咦?你小子的命很硬嘛,虎爷我再来一脚啊,让虎爷我试试啊,要是你不死,虎爷就放过你啊。”说是用脚,实际上小猫是一刀劈下。

  一条火红色的身影一闪,一根紫金禅杖狠狠的架住了小猫的虎咆刀。‘当啷’一声巨响,小猫措手不及之下被震退了三步,而那伸手架刀的,身上披着一件火红色袈裟,身体瘦削,高高得彷佛一根竹竿一般的老和尚,则是满脸惊诧的看向了小猫。良久,老和尚这才长颂一声佛号,喝道:“好厉害的汉子,受和尚我九天神魔功全力一击,居然不死。”

  小猫眨巴了一下眼睛,看了看面前整整齐齐的排成一排的老和尚,突然露出了憨厚的笑容:“你们不让我杀赤蒙儿是不是?”

  肥胖的巴吧儿满脸的怒火,他上前一步吼叫着:“你敢杀我徒儿,我就。。。”

  小猫转身就跑,顺手还把刀鞘给拣了起来。他一边跑,一边大叫着:“娘的,虎爷不和你们打,你们二十几个人打虎爷一个,好不要脸。”小猫可一点都不傻,这个出手架住他长刀的老和尚,从他能够如此轻易的,只用三根手指持杖就能架住他的虎咆,就知道他起码已经是练成元婴,也就是所谓的佛家的第二元灵金神的高手,他可打不赢,那就只有逃跑了。

  那和小猫硬拼了一记的老和尚满脸不快,脚一抬,顿时已经到了小猫身后。他跳起了三尺高,右手抓向了小猫的肩膀,冷喝道:“停下。”

  厉风在城楼上看到这老和尚,顿时就吓了一跳,在他的眼睛看来,这老和尚的身体四周都在若隐若现的散发着一丝丝紫黑色的气劲,这分明是一种邪门心法练到极高深境界的征兆。厉风大喝了一声:“常铁,去请那三位老道过来,我去接应小猫。”他拔出了破天刀,想了想,又把刀丢在了城墙上,反手抢过了身后一名偏将手中的钢枪,一声厉喝,凌空跃起飞刺了出去。

  以气御神,以神引体,以体御枪。厉风全部的精、气、神都贯注在了这一枪之中。虽然他不敢显露自己真正的力量,但是他也把从德库克斯那里学来的理论使用了个十足。他心头默现御风诀,身体四周缠绕清风,空气的阻力被降低到了最低点,而长枪上则是环绕着一圈圈的白色风浪,发出了‘噼啪’的炸鸣声。厉风的身体很快的就到了一个肉眼看不清楚的速度,他凌空跨越了两百丈的距离,朝着那干瘦老和尚的额头,也就是紫府所在的地方一枪刺了过去。

  ‘嗤嗤’声中,厉风很恶毒的在长枪上施加了一个巫族的符咒,那是可以让五金锋锐之气发挥最大功效的神奇咒语。他的长枪枪尖上顿时闪出了一片精光,枪尖近乎已经变得透明了。

  老和尚的手指刚要碰到小猫的身体,突然耳朵边听到了一声急骤的‘嗤’的声响,一股锋利的气劲朝着自己的紫府所在疾冲而至。老和尚心里大惊,饶是他已经修成了元婴,如果对方用的是飞剑的话,自己的脑袋肯定要象烂西瓜一样的被劈成粉碎。

  当下他不敢怠慢,收回了自己的手,单手掐了一个金刚印,猛的朝着那股气劲迎了上去,同时他嘴里大声念了一声‘吽’。

  ‘轰’,厉风的长枪炸成了粉碎,他的身体按照飞来的轨迹更快十倍不止的射了回去。厉风全身有如雷击,脑门嗡嗡作响的张牙舞爪的飞了回去,嘴里胡乱的喊叫着:“娘的,好厉害的老杂毛。”

  他的长枪被摧毁了,但是枪尖处积蕴的那锋锐无匹的气劲却是从老和尚的手指缝隙*了出去,命中了老和尚的额头。老和尚只感觉脑门彷佛受到万斤大锤所击,元婴狠狠的振荡了一下,同时眼前一黑,有这么一刹那的功夫,他什么动看不到了。老和尚大惊,连忙反踩莲花步,仓促的退后了几步。

  小猫已经猛的停下了身体,反转身就是一刀朝着老和尚的身体劈了下去。

  前面说过了,修道之人,肉身可以经得起凡铁的胡乱劈砍锤砸,但是面对飞剑等神兵利器,那身体也就和豆腐差不多。而小猫的虎咆刀,恰好就是一柄锋利无匹,近乎灵器的无上宝刀。原本即使这样的宝刀,对于老和尚这种参苦行禅的人伤害也不会太大,奈何小猫自己也是一个炼气士,并且精通一元宗的御剑法门。

  于是乎,带着三丈长紫色刀光的虎咆刀轻松的抹过了老和尚的身体,把他的左臂一刀给划拉了下来,一道血柱顿时结结实实的喷洒在了地上,而刀锋还继续朝着老和尚的腰部劈砍了过去。后方巴吧儿他们一群和尚大惊,要是老和尚肉身被毁,那可就只有用元婴继续修炼了,那到最后,最好的结果也就是一散仙,如果碰到邪门之人,被夺取了元婴炼制法宝,那可就凄惨无比了。

  就这关头,老和尚的眼前恢复了光明,他强忍着左手的剧痛,运足全身真元,朝着小猫大吼了一声:“呜哇。”

  一股黑色的气柱从他嘴里喷了出来,带着尖锐啸声的气柱狠狠的击中了小猫的胸膛。小猫仰天一口血喷出,身体彷佛石弹一样被贴着地面砸飞了出去。‘轰’的一声,小猫四仰八叉的撞击在了居庸关的城墙上,城墙都微微的晃悠了一下,就听得小猫胸口骨头一通乱响,他连连的大口喷出了血来。

  元婴期高手运足了真气的愤然一击,小猫饶是已经到了金丹期,却还是经受不起,上半身的骨头几乎都被打碎了。

  厉风尖叫了一声,他猛的朝天咆哮了一声:“老和尚,我要灭你们满门。”一股深红色的气焰猛的冲出了他的身体,那是极度愤怒的怒火以及最狂暴的杀气所组成的杀戮烈焰。厉风双目通红,满脸狰狞的遥空和老和尚对望了一眼,硬生生的看得那老和尚扭转过了头去,他飞扑向了小猫,胡乱的从腰带里掏出了药瓶来,两枚地级一品的‘化厄丹’已经塞进了小猫的嘴里。

  小猫含糊的哼哼了一声:“风子,好痛啊。”

  厉风看着他近乎变形的胸膛,眼睛里滴出了一颗眼泪,瞬间就被体外奔涌的杀气蒸发得干干净净。厉风露出了极其可怕的微笑,温柔的说到:“小猫,没关系,吞下药就好,反正这种伤,死不了人的。。。你放心,今天你流一滴血,明日我要用元蒙百万性命来填补。”他的眼睛里面,透出了两道血光。

  小猫磨磨牙齿,把那两颗灵丹吞了下去,顿时一股热气蒸腾而起,胸口的郁结好了大半,但是粉碎的骨骼却是无法恢复的,厉风毕竟还不是神仙,哪里有这样的法力?

  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从厉风背后响起:“这汉子的肋骨已经全部粉碎了,内脏也碎裂了大半,后背脊柱也破裂了。。。唔,你给他吃下的灵丹,倒也是不错的了,但是也不过能保住他不死,想要复原,是根本不可能的。”

  厉风猛的站了起来,两道森冷的眼光看向了身后的那个青冠白袍的老道,冷笑到:“你敢说他不能好了么?”

  那老道心里一哆嗦,默念到:“无量道尊,这小朋友好大的煞气,好大的怨念,无量寿佛。。。没来由得罪他干什么?”老道摇摇头,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青色的石瓶,说到:“这里是南海百花岛万年续断、九转千劫藤、不生不死草、琉璃蛇蜕一起炼制的‘归元膏’,抹在他身上,再经老道以元婴的本命元气推拿,顷刻之间,就可痊愈,并且痊愈后,身体坚逾精钢,普通飞剑都不能伤害。”

  厉风冷声呵斥:“那你还不动手?”

  老道有点不愉的看着厉风,但是他很快的叹息起来:“罢了,你也是担心友人,我和你生这个气干什么?。。。你拿他头上的那九转轮回草和我交换,我就替你医治他。。。不是我占你便宜,老道是百花岛天医上人,这一瓶子归元膏,也耗费了我百年苦功,不能白白的给你。”

  厉风毫不犹豫的从小猫头上拔出了九转轮回草,递给了老道。老道露出了一丝笑容,也不罗嗦,蹲下去打开了青石瓶子,从里面倒出了半瓶子黄色牛油一般的东西,细心的擦抹在了小猫的身体上。半瓶子归元膏足够让小猫上半身使用了,天医上人想了想,干脆又把剩下的半瓶子擦在了小猫的大腿、小腿乃至隐私之处上。

  小猫含糊的骂了一句:“老道士,你摸我小脑袋干什么?虎爷我可不喜欢龙阳的,你太丑了。”

  天医上人气得鼻子发歪,气恼的张口喷出了一股白色的元婴本命元气,喷洒在了小猫的脑袋上,然后小猫自然而然的一吸气,就把那白气给吸了进去。可以看到小猫软榻榻的胸膛顷刻之间就膨胀了起来,都可以听到他体内骨头重新生长还原发出的‘啪啪’声。他体外的归元膏也散发出了淡淡的金色光芒,一丝丝的渗入了他的身体,让小猫全身都散发出了一种彷佛铜像一样的油润光泽。

  厉风看得傻眼了,这天医上人看起来也不是多厉害的修道士,可是这一手医术倒是真的吓得死人。

  天医上人得意得看着一骨碌爬起来的小猫,笑道:“这九转轮回草,可以帮我许多,老道是不占这个便宜的,所以干脆把你全身都重新萃炼了一番。经过这归元膏的萃炼,普通的飞剑对你是没有丝毫办法的,火候在两百年以下的法宝,也最多打你个跟头,伤不了你。。。老道看你打仗的时候喜欢胡乱冲锋,就给你一身真正的钢筋铁骨,怎么样,这交易,你们也不亏。”

  厉风看着恢复如常,皮肤下隐约有一层金光流转的小猫,心中大喜,连忙朝着天医上人跪拜了下去:“上人救我兄弟,就是救了我厉风一般。方才无礼之处,还望上人恕罪,日后但凡上人有所差遣,小子莫不遵从。”

  天医上人一手就拉了厉风起来,笑嘻嘻的说到:“罢了,罢了,这次是被丹青生那家伙拉出来看热闹的,虽然亏了我一瓶归元膏,但是换了株九叶的轮回草,倒是老道占了大便宜了。嘻嘻,小子的嘴巴挺甜的,老道喜欢你,哈哈,诺,相见就是有缘,这是给你的好处。”他随手就把一颗金色的药丸塞给了厉风。

  厉风呆呆的看着手中的药丸,这不过是一颗地级三品的药丸罢了。天医上人却是一本正经的说到:“这是我用‘增元丹’的渣滓炼制的‘小元丹’,虽然对于我们修道之人没有用,但是对你们武林之人可是大大的有用,起码可以增加你们两甲子的功力,你找个机会打坐练功的时候吞服了他,有大好处啊。”

  天医上人得意洋洋的拈着胡须吹嘘:“我天医上人的药,哪怕是练废的药,对你们练武之人那都是无上法宝,你多了两甲子的功力,在中原武林,一定是找不到对手了的,哈哈哈哈。”

  厉风和小猫偷偷的看了一眼,啼笑皆非。厉风自己如今都是金丹期的修炼者了,这两甲子的内家真气对他有什么用?从性质上比较起来,不过就是他一个月修练出来的丹气的分量罢了。

  不过,这也许是一个好机会啊,最起码的,只要不面对修道之人,厉风完全可以充大爷了,先天级高手,多了两甲子的功力,在武林中人看来,厉风也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了吧?对于厉风来说,这可是大大有利的事情,最起码他可以表现得更加厉害一些了。而且这天医上人看起来对于这小元丹并不是很在意的,如果能够多弄几颗出来。。。

  厉风正在打主意怎么算计这天医上人呢,那边密密麻麻的起码有五千支长箭就已经带着破空声射了下来。却是那一群老和尚救醒了赤蒙儿,给那老和尚接上了手臂,然后号令着数万大军开始攻城了。二十几个和尚嘴里念动着咒语,一马当先的冲了过来。就看到巴吧儿他手上的禅杖射出了道道黑烟,居庸关城墙上放出的炮弹,都被他在空中击落了。

  天医上人呆了一下,连连摇头:“老道是来中原观光的,不是丹青生强拉我,倒也不愿意出来闲逛。。。唔,老道不过刚刚修成元婴,可不想和他们拼死拼活的。有苍松散人和闲云仙在此,何须我老道出手呢?他们可都是元婴能够化身千万的分神期的高手,嘿嘿,能偷懒就偷懒吧。”

  天医上人拉起了厉风和小猫,一股儿旋风带着两人到了城墙上,顺便着还把小猫的兵器都给卷了上来。他笑着拍拍手,得意的对着一个相貌古朴有如老树,一个轻松闲适白衣高冠的老道说到:“两位,这些和尚似乎没有哪位的道行有两位高吧?天医我就偷懒一小会了,呵呵,放心吧,要是你们被打断了手脚什么的,天医保证帮你们接上。”

  那白衣老道笑骂到:“天医,你好一张臭嘴,要是我等下真的受伤了,可非要把你的药神洞都给烧喽。”

  那容貌古朴的老道则是苦笑着摇头:“罢了,我们两个也不过分神,这下面起码有四个元婴级别的高手,天医,估计你不出手还真不行。你自己挑选一个对手吧,三个元婴级的仙云仙可以包圆,起码不会落败,老道我就先打退其他那些和尚,怎么样?”

  天医上人嘟囔了几句,小心翼翼的把九转轮回草塞进了怀里,这才无奈的一拍手说到:“罢了,就这样罢。我可给你们说,我天医喜欢的是炼丹,这飞剑就一口,法宝是一样都没有,要是打不过那和尚,我可不管。”说完,他扬手就飞出了一道白光,朝着最前面的一个黄衣和尚当头劈了下去。

  常铁有点出神,这两边都比拼起法术来了,还怎么打仗呢?士兵可不敢靠近这些活神仙的。

  厉风狠狠的一脚踢在了常铁的屁股上,大声的喝令起来:“常铁,你还发什么呆?没看到他们的云梯都快架上来了么?兄弟们听好了,给三位仙长让出一百丈长的城墙,其他的地方还是要靠兄弟们守着的。小猫、任老大,你们各带人分守左右两段城墙,我在这里给三位仙长掠阵。”

  三个老道一听,心里就嘀咕起来了,你不过是一俗人,虽然也练到了先天境界,但是在修道者看来,这不过是最基本的功夫,你能掠什么阵啊?莫非我们三个都顶不住的时候,你能帮上忙么?

  可是你别说,厉风还真有他的鬼主意,从常铁手中接过了破天刀后,他就随手从腰带里掏出了一大把的纸符,诡笑着站在了三个老道的身后。仙云仙看了看厉风手上的那些苻纸,差点就笑了出来,他默默的点头,思忖到:“这小子果然阴险,这灵苻看起来威力也不小,估计是那白云观的白云小道士给他画的吧?呵呵,这灵苻劈下,倒也够那些和尚手忙脚乱的,我正好趁机行事。”

  当下居庸关城头上就打起来了,功力被硬生生打掉了三成的赤蒙儿满脸气愤,一脸伤情的带着一万大军亲自攻城,砂土袋迅速的填了护城沟,三十几架云梯‘哗啦啦’的架在了城头上,士兵们就彷佛蚂蚁一样的一个个的顺着云梯往上爬。

  城头上的油锅也烧开了,一瓢瓢的滚油‘嗤啦’有声的泼了下去,顿时整个城头都是一股诱人的肉香。下方元蒙的箭矢不断的射上来,不时有战士中箭倒地,而城楼上的箭矢更是雨点一样的射了下去,无数战士就这么倒了下去,有的人身上还同时插上了十几支利箭。

  垒石在小猫的指挥下,被那些身体粗壮的战士抬了起来,从城头上扔了下去。顿时下方一阵的鬼嚎声,一块两尺方圆的石头,往往就可以砸死三五个士兵,不一时,城墙下已经堆满了尸体,血浆让城下一人多高的城墙都变成了殷红色。

  任天虎则是充分的发挥了他幽冥宫的歹毒本色,一桶桶的石灰被砸了下去,白粉乱飞,很多元蒙士兵就是这么嘶叫着,揉着自己被烧烂的眼珠子,仰天摔下了云梯,自己摔得骨断筋裂的同时,还把无数同伴砸了个半死。

  最会打仗,最能指挥士兵的常铁则是在城头上总体调度,哪里一旦有元蒙的士兵靠近了城头,他就立刻往那边增派一个小队的战士,哪里有太多的士兵被箭矢射伤,他也就立刻派人过去,救助同伴,坚守城墙。他不时的大吼着:“兄弟们,鼓起劲来,杀他们个干净。第五营预备,上,接替右边的第三营。。。厉虎将军,你,你,你把人家的云梯拔上来干什么?”

  常铁的脑袋一时间有点混乱了,通常守城的一方,最习惯的动作就是把人家的云梯往城外推,可是今天他终于见识了,这小猫是硬生生的把人家一架上面爬了二十几个战士的云梯,就这么拔了起来,然后扔在了城墙上。那些士兵刚刚只觉得身体飘了起来,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随后身上立刻就有十几柄大刀同时落下,把他们砍成了肉泥。

  常铁舔舔嘴唇,对于小猫,他已经无话可说了。他只能兴奋的跳着:“厉虎,厉虎,他们的云梯只有三十几架,都给我抢上来。”常铁那个高兴啊,把云梯都给你废了,看你们还怎么攻城。

  小猫得意洋洋的带着两百多破阵营的战士,在城头上一架架的云梯拉了起来,他把云梯重重的砸在城头上,而那些破阵营的战士则是欢呼着扑了上去,一顿乱刀砍死云梯上的战士后,把那些战士身上的财物连同衣服都给扒拉了个干净,然后把人家赤裸裸的丢了下去,往往还能砸晕几个倒霉的攻城战士。

  正准备飞出剑光的苍松散人看着兴致勃勃的小猫,不由得呆了一下,嘴里含糊的嘀咕了一句:“这是什么人啊,怎么打仗都不按照规矩来呢?六百年前我进中原游历的时候,人家也成天打死打活的,但是人家打得多守规矩啊。。。你把人家云梯给抢了,人家还怎么攻城呢?”

  赤蒙儿所在的云梯,也被小猫抢了上来,赤蒙儿不愧是虎将,一个翻身就砸倒了五六个破阵营的战士,他刚要把那云梯扔回城下的时候,小猫一声虎咆已经扑到了他的面前,两个大拳头毫不客气的给赤蒙儿来了个双峰灌耳,然后一脚把他踢下了城去。巴吧儿在城下惨叫起来:“徒儿,你,你。。。该死的,你们南蛮子实在可恶。”

  巴吧儿手中的禅杖飞了起来,化为一条巨大的灰白色的飞龙,朝着天医上人摇头摆尾的撞了过去。

  天医上人嘀咕了一句:“我练成了元婴,你还没有,你怎么敢和我打呢?”他那白色的剑光毫不客气的飞了出去,摧枯拉朽一般的那把神气活现的巨龙劈成了碎片,然后剑光一转,直接朝着巴吧儿的脖子划拉了过去。

  巴吧儿大惊,他怎么知道,在这里会碰到这么厉害的修道者?虽然天医上人一辈子就没有打过几场架,可是他的实力放在那里的,他怎么说也是修练成了元婴的,巴吧儿的境界比起他可就差远了,他的法宝在天医上人面前,根本就好像笑话一样。白色的剑光呼啸,灵蛇一般的卷向了巴吧儿,眼看着就要把他分成两段。

  幸好一个身材高大,手持一枚金刚杵的中年和尚一脚踢开了巴吧儿,手中金刚杵狠狠的朝着天医上人的剑光砸了过去。‘嗡’的一声,金刚杵上金光大做,白色的剑光‘铿锵’一声,被反弹了出来。

  天医上人惊咦了一声:“好,就是你了,你这和尚不会飞剑的功夫,可不要怪老道我欺负你。”他指挥着自己的剑光,一个盘旋,‘滴溜溜’一声那剑光已经化为了三十六道白光,满天飞舞,寒气逼人的朝着那高大和尚罩了过去。

  那和尚倒是简单,也没有什么噱头,就是用手中起码两百斤上下的金刚杵一下子一下子的去砸天医上人的剑光,两人功力差不多,一个胜在剑光矫捷,一个胜在力量强大防御极高,倒是谁也奈何不了谁,就这么硬僵在了那里。

  闲云仙则是对上了以那被小猫砍伤的老和尚为首的三个元婴期的高手。双方都是元婴期,但是那三个是两个刚刚结成元婴不过五十年的,那老和尚则是养神阶段,还没有达到元婴分身万千的境界,因而闲云仙对上他们三人,也不过是有点吃力罢了。毕竟他比对头三人境界高了许多,这实力可是天差地远的。

  当下闲云仙轻松的笑了笑,扬手飞出了一块三角形的玉硞,化为一团寒光在空中往来飞舞,随后一口真气喷出,那寒光顿时渐渐的一分二、二分四、四分无穷量,一转眼的功夫,就是十数万团寒光在空中往来交织,彷佛夏夜的萤火虫一样,带着‘嗖嗖’的破空声朝着那三个和尚身上乱砸。

  这一团光芒里蕴涵着极大的磁力,三个和尚飞出去的法铃、金刚圈、降魔杵等法宝都是五金材料,被这寒光一吸一卷,顿时运动的速度就渐渐的缓慢了起来。那三老僧气急败坏的连连喷出真气,那些法宝却是彷佛重逾万斤一样,使用起来极其枯滞,哪里动弹得了?

  厉风叹息了一声,心里思忖着:“这三个老僧,要说功力么,那最厉害大概是养神中期了,虽然不如这闲云仙到了分神后期这般厉害,但是也不至于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啊。无非就是他们的法宝实在太差,耳闲云仙的这玉硞却是威力太大了。所以,一定要给自己多找一些好的宝贝才是,否则哪里能打得赢人?”

  正在这里说着呢,那带头的老和尚心一横,已经从怀里掏出了一串通体发紫的透明的佛珠,他默默的念颂了几道咒语,那佛珠上一圈圈的金光缓缓的荡漾了起来,随后十八颗佛珠冲天而起,同样化为亿万金光,和那漫天的寒光撞击在了一起。

  原本轻松自在的闲云仙措手不及之下,被这老僧打了个好不狼狈。他只感觉那金光中蕴涵着极大的力量,自己的法宝被随意的撞击一下,就彷佛受到五岳连击一般,自己的一口真气,居然有了提不起来的征兆。强大的压力破体而来,那金光也似乎有形有质的一样,逼得自己的法宝漫天乱转,就是再也不能合击在一起了。

  那苍松散人正把剩下的二十几个和尚逼得好不狼狈,一柄绿色的飞剑加上十三枚火红色的飞针,已经把包括巴吧儿在内的和尚逼得接连退后了一百多丈了,他正准备再放出一件得意的法宝,一举杀死眼前的敌手呢,却突然看到闲云仙被那佛珠打得狼狈不堪,再仔细的看了看天空的金光,不由得惊叫了一声:“万劫天珠。。。世上果真有这般宝贝?”

  他也顾不上那些和尚了,自己先冲到了闲云仙的身边,放出了一道水波一样的法宝护住了两人,然后自己手中飞出了一团柔丝一般的东西,在空中卷出了一团浓雾,朝着那亿万金光笼罩了过去。

  闲云仙被苍松散人的大叫惊醒:“完结天珠?还真有这宝贝?十八名历经三十六世转世,并且代代精修佛法的高僧头顶骨炼制成的万劫天珠?怎么会凑起这么多?”他双手连连比划了印诀,配合着苍松散人放出了一道五彩虹光,朝着那金光卷了过去。

  厉风看到了好处,他眼睛眨巴了几下,猛的喝令起来:“所有弓箭手听令,朝着那三个老和尚给我射,射中一箭,我赏二两银子。”他手中的灵苻彷佛废纸一样的,被他连番的丢了出去,顿时天雷阵阵,火球无数,水波荡漾,笼罩了那三个可怜的老和尚。

  那些弓箭手听得好处,顿时有两千人同时瞄准了三位老僧,‘哗啦’一声,箭雨彷佛雨点一样的朝着他们笼罩了过去。这些弓箭手都是挑选出来的精锐,两千支利箭几乎是同时射到了那三个老和尚的身前,箭矢是如此的密集,几乎都要结成一根黑色的柱子一般了。箭矢纷纷击中了三位老僧,巨大的力量让他们的身体也不由得晃动了几下。

  那老和尚正在强忍一口血气运转天空的万劫天珠呢,这宝贝是他们太阳寺的至宝,平日里根本就是密不宣人,唯恐别人见货心喜带来麻烦的。这次是被闲云仙逼得受不了了,一口气忍不住这才使用了出来,奈何他忘记了,这法宝威力太大,他哪里控制得住?尤其他体内的真元,更是被潮水一样的吸了出去,此刻他五内欲焚,眼珠子都快爆了出来,哪里还有余力去抵御外界的攻击?

  幸好他身后的两个同门把自己的手贴在了他的后心,真元力源源不绝的送了过来,这才勉强的应付了天珠的汲取,否则他早就被吸干了。

  当下那些箭矢让他和身后的两个同门身体晃动了一下,而厉风的灵苻攻击则是命中了他们的身体。如果放在平日,这种程度的雷电对于他们来说也不过是笑话一样,可是如今正是要命的功夫,他们的身体是连一点防御的力量都没有了,天雷击下,三人身体巨震,浑身焦黑的被炸飞了两丈多远,他们体内气息一乱,顿时受天珠反噬,体内真气被吸了个干干净净,当场破功惨死。

  就看着三个老和尚的身体彷佛气球一般的膨胀了开来,在巴吧儿他们悲凄的嚎叫声中,三具身体轰然炸裂,身体附近的那些元蒙战士更是伤亡惨重,残枝断臂乱飞。三道黑光从血肉中飞了出来,三个元气大伤的元婴互相看了看,苦笑了一声,结成一体朝着西方飞了出去,其势仓促,惶惶如脱网之鱼。

  那一道五彩长虹把所有的天珠金光都逼到了一处,而那一团浓雾则是很轻松的就把十八颗天珠本体给卷了回来,失去了真元力的供应,这天珠也就失去了抵抗力,一点威力都没有了。苍松散人抓着十八颗万劫天珠,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他和闲云仙两人对视狂笑,连连说到‘此行不虚’。

  厉风装模作样的倒在了地上,连连哀叹着:“唉,两位仙长,可是累死小子我了。小子是受到白云道长的指点,好容易修炼了一点法力出来的,刚才差点就被吸干了,这灵苻扔出去,也这么费力啊。”

  闲云仙正是心情大好的时候,他和苍松散人向来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有了这万劫天珠,他们日后抵挡天劫的时候,可以说是安全性就大了老大一截了。而也正是因为厉风的那些灵苻,让三个和尚被法宝反噬的,虽说没有厉风,他们也能收取这法宝,但是起码就要多费手脚了。于是乎,闲云仙随手从怀里掏出了一颗紫色灵丹丢给了厉风,笑道:“这是‘万灵丹’,等你子夜冥思之时服下,可以增加你五十年苦功的法力修为,日后你丢灵苻,可就不用这么吃力了。”

  闲云仙呵呵呵呵的笑起来,而苍松散人也觉得自己应该表示一下,于是也从怀里掏出了一颗青色丹药丢给了厉风:“这是‘化气丹’,你按照这段心诀修炼下去,也许你炼气的速度可以增加十倍。。。唔。。。”当下苍松散人随手就念颂了两百多字的口诀。

  厉风狂喜,连忙跳起来谢过了两人。化气丹他是用不上了,毕竟他现在的修炼进度已经够快了。而万灵丹的好处可是实实在在的,他日后可以使用威力更大的法术而没有人会生疑了。厉风在人间打了这么久的转儿,早就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实力是绝对第一的,有了实力,你升官发财,才会更加快捷。

  天医上人不满的哼了一声:“你们两个得了好处,老道我还在这里吃苦呢,这家伙就是一堵墙一样,老道的剑光怎么也打不过去,你们不帮忙么?”

  闲云仙和苍松散人对视而笑,走到了天医上人身边,同时出手朝着那高大和尚射出了剑光。

  战火停息了,巴吧儿邀请来的同门中道行最高的四人都兵解逃跑了,他们剩下的人最高不过金丹期,哪里敢和分神期的人动手?当下一个个飞逃了开去。赤蒙儿看得居庸关有三个海外炼气士坐镇,顿时也明白自己是难得攻下这城池了,也只能黯然的带着大军离开了。短短一刻钟的攻城站,就让他的族人损失了五千多人,这样的战果,让赤蒙儿心疼到了极点。

  厉风轻轻的弹动着手中的破天刀,看着城下密密麻麻的尸体,不由得感慨起来:“你们这么辛苦的来厮杀,不就是为了这口刀么?何苦来由?何苦呢?何必呢?唉。。。”他摇摇头,满脸悲天悯人的慈悲模样。深知他为人的任天虎不由得偷偷的呸了一声,在心里极大的鄙视了他一番。

  闲云仙笑了笑,拿过了厉风手中的破天刀,手指轻轻的在刀锋上弹了一下,听得这刀发出了‘铿锵’的龙吟声,刀体也猛的颤抖扭动起来,不由得叹道:“果然是一口好刀,好刀啊,尤其还能自主的吸收外界灵气。。。嘿嘿,用于正道,则是王道,用于邪道,则是魔道,这把刀,嘿嘿。。。好刀,好刀,不过他看起来最起码也有好几百年了,怎么体内一点灵气都没有积蓄下来呢?奇怪了。”

  厉风站在旁边不敢说话,他怎么能说,是因为自己体内的混沌能量,把刀内的灵气都化解了呢?

  闲云仙挥动了几下破天刀,点点头,又把刀递给了厉风,笑道:“这就是他们要夺回的宝刀了吧?呵呵,他们丢下了数千人命,却不能拿回这宝贝,想来他们也是愤怒得紧啊。。。这刀既然干系着中原苍生,最好就。。。”

  厉风从怀里掏出了天水柔晶,嘿然笑道:“小子也有这般打算,准备请示王爷后,用这天水柔晶重新炼制,把他练成一柄宝剑去,那时候,元蒙鞑子就算是找遍天下,也找不到这宝刀了。”

  天医上人很是吃惊的看了厉风一眼,摇头说到:“你这娃娃,运气可真是不差。居然能得到九转轮回草,也能得到天水柔晶,真是不知道你怎么认识他们的。”

  天医上人本是无心之言,倒也没有别的意思,可是却把厉风吓了个半死,就连旁边的小猫,大腿也不由得哆嗦了起来。幸好厉风胡说八道的本事可以说是天下第一,随便的编造了一本旧书店买来的破烂书,顿时也就扯谎过去了。闲云仙和苍松散人看着天水柔晶,眼里倒是有一丝的欣羡神色,但是他们的身份又不好意思和厉风抢东西,顿时也只能装作没看到了。

  

  

第145-146章 居庸破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