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7章 燕京告变

    

  居庸关,最远的一座烽火台南边三里处一片茂密的森林内一间极其简陋的小木屋里,厉风慢慢的睁开了自己了眼睛。就在半个时辰之前,他吞服了从天医上人他们手里得来的丹药,增加两甲子功力,他不在乎,让自己的真气更加精纯,他也不在乎,可是那增加五十年冥思苦功法力,他却是实在是很感激闲云仙了。

  很实在的,他本身的实力得到了提升;更加实在的就是,他以后就可以使用出更强大的力量而不用招惹天下人的怀疑了。厉风其实很清楚,朱棣为什么给他这么高的官职,这么多的宠信,不就是因为他的实力强么?虽然朱僖是他的儿子,但是也不至于可以让厉风这么快的做都指挥使啊。看看朱任朱仪两兄弟,他们的手下,可有一个人拥有官位的么?

  凭什么?不就是厉风自己表现出来的是一个先天级的高手么?等到这次回到军中,厉风还会变成一个拥有五十年道行的修道者,这一份实力,铁定可以让朱棣另眼相看,只要厉风表现得对他忠心耿耿的,厉风的官职就只会提升提升再提升。等到厉风拥有足够的权力组建自己的势力的时候,就是他的计划可以实施的时候了。

  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厉风的眼睛在黑暗中透出了两道金光,直直的射在了小猫的脸上。小猫吭吭哧哧的在地上扭动了一下身体,有点害怕的说到:“风子,你没事吧?这么老看着我干什么?我小猫可没做错事情啊。”

  厉风轻轻的叹息了一声:“你没做错,可是也没作对。。。小猫,你要记得,世间我只有你这么一个朋友了,我不希望你出任何的事情。。。我知道你天性喜欢打斗,喜欢热闹,但是你要考虑一下,这个世上,有很多人可以轻松的杀死我们,你不要以为你就真正是无敌了。你可以轻松的玩弄赤蒙儿,可是碰到了赤蒙儿的师门高手,你还是脆弱得彷佛婴儿一样啊。”

  小猫不吭声了。厉风缓缓的站了起来,沉声说到:“我们现在在凡间,就要按照普通人的规矩行事。你现在是大将,那么你就要表现出大将的样子来,你属下的士兵是干什么用的?他们就是拿来征战厮杀的,你的任务就是指挥他们作战,而不是一味的自己单独冲锋陷阵。。小猫,我希望你能记住一件事情,生命只有一次,如果死了,就再也没有了。”

  小猫重重的点点头,咧开嘴笑着:“放心,风子,我以后不会再这样冒失了。哈哈,那天医老头说我的身体可以抵挡飞剑呢,你可以放心。”

  厉风冷笑了起来:“抵挡飞剑?普通的飞剑可以抵挡,但是如果是寒雀或者朱雀钺呢?你能保证,我们日后的对手之中,就没有任何的高手么?任何一个金丹期的修道之人,他的飞剑就可能伤害到你,至于元婴期的,他们的飞剑,难道你认为元婴期的高手,他们会用一柄很差劲的飞剑么?他们抢都会抢一柄好剑回来。你的身体现在的确是坚硬无匹,但是也不过是对凡人而言,面对修道者,你还要多长脑子啊。”

  小猫再次的服气了,他没有话说了。

  厉风笑起来:“面对邪门的修道者,我们就装孙子,只要顺着他们的意思,他们自恃极高,不会动我们。碰到正教的修道者,就用我们手下士兵的性命去威胁他们,那些正教的修道者,没有一个人敢大肆屠戮的,只要我们麾下数千士兵冲上去,他们除了逃跑,还能干什么?哼哼,你看那张三丰,也只敢找人和那些海外炼气士纠缠,他敢直接和我们大军对敌么?”

  小猫嘿嘿的笑了起来,他低声的嘀咕了一句:“风子,发现你比在山上的时候还要阴险啊,不过我喜欢啊,哈哈哈,最起码,这样我们就不会吃亏了,不象那几个老家伙,仁义道德了一辈子,到了最后却。。。”

  厉风没有吭声,小猫自己也没有说话,小木屋内,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一里外突然传来了衣襟破空的声音,七个人的小分队正在急速的靠近。厉风顺手拔出了破天刀,一脚踢开了房门,朝着那七人来的方向冲了过去。小猫也是忙不迭的抓起铁棍和长刀,火辣辣的冲了出去,嘴里含糊的哼哼着:“你别杀光了啊,给我留几个。记住啊,给我留几个。”

  厉风已经带着一股微风,激射到了那七人的面前。看着面前的七个幽冥宫的弟子,厉风沉声喝道:“怎么回事?有什么变故么?”

  当先的一个幽冥宫弟子鞠躬到:“厉大人,李景隆率领二十万大军,包围了燕京。大殿下发信鸽求援,常铁将军和我们少宫主请厉大人过去商议对策。。。王爷的军队似乎并没有回援的意思,此刻正在攻打大宁城。”

  厉风呆了一下:“什么?李景隆做了朝廷大军的主帅么?那耿炳文又是什么下场?攻打大宁城倒是好主意,宁王府和我们燕王府向来交好,大宁城乃是宁王府属下重地,有兵马数万,这些精兵,乃是王爷向宁王借来的兵马,不过是给天下人做个模样看看罢了。。。可是李景隆,怎么就带了这么多兵马长驱直入了?”

  那弟子回禀到:“王爷每一座城池也留下了千余兵马守卫,奈何李景隆这次起兵,前后大军总共五十万,一路上的城池根本无法抵挡,所以十日之内就直到了燕京城下。此刻城内守军不过两万,大殿下要居庸关发兵协助。”

  《明史》记载:“戊寅,景隆合兵五十万,进营河间。。。景隆闻王征大宁,果引军围北平,筑垒九门,世子坚守不战。”

  厉风摸了摸胡须,有点苦恼的摇摇头:“这下可真是不好收场了,居庸关外,赤蒙儿他们恨不得生吞了我们;东北方向,女真和高丽正在四处生事;王爷率领的大军还不知道行动如何,这李景隆可就带着二十万人包围了燕京。。。娘的,估计王爷的大军也没有回援的可能吧?李景隆二十万人围燕京,可还有三十万大军不知去向,唔。。。小猫,不要动手,是自己人,我们先回居庸关。”

  小猫有点悻悻然的松开了铁棍,不满的看着面前七个汗流满面的幽冥宫弟子,嘴里咕哝了一句:“你们怎么是自己人呢?”

  居庸关中军议事大厅,常铁激动的捶打着桌子:“那李景隆,居然敢去攻打燕京?。。。来人啊,点起兵马,我们回援燕京城,我们。。。”

  厉风一脚踢开了房门,冷喝了一声:“你们想怎么样?常铁,你脑袋糊涂了不成?燕京城不过两万兵马,面对二十万大军,居庸关所有兵马调回去了都没有用,你是要让兄弟们去送死不成?两万大军如果守得住,你派人去干什么?如果两万大军守不住,你派人去又有什么用?你能抽空居庸关的兵马么?如果关卡空虚,元蒙趁虚而入,数万大军就可以直下中原腹地,这个责任,你担当得起么?”

  常铁楞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板凳上,说不出话来了。

  “厉大人,既然如此,不知道你有什么计划呢?”任天虎很小心的问到。

  厉风一掌拍在了桌子上,冷笑到:“小猫带领破阵营和我回燕京城,三位仙长,任老大还有幽冥宫、苍风堡的弟子,就留在居庸关协助常铁守好关卡。哼,李景隆有什么了不起?燕京城城池雄伟,他二十万大军,可是这么容易就攻打下来的么?尤其城内可以动员精壮夫役十万,兵器铠甲也是充足的,破敌不足,防守却是绰绰有余,你们担心什么?”

  闲云仙三人互相看了一眼,轻轻的点头,厉风临危而不乱的气概,已经给了他们很大的印象。不过他们却是不知道,厉风的这种气概,可以说是临危不惧,也可以说是小混混的劣根性,那就是豁出去赌博,死猪不怕开水烫。

  再厉风想来,燕京城他是不放在心上的,只要朱僖不死,他的锦绣前途就是有保证的。实在被李景隆打得受不了了,就命令两万大军投降,自己带着朱僖逃跑。想来李景隆大军二十万,想要阻拦自己和小猫带着一个人逃跑,那是不可能的吧?实在不行,天医上人他们随便去一个,可以轻松的带走十几号最重要的人物了。

  当下就此做了决定,常铁、任天虎在居庸关死守,厉风带着小猫以及五千七百名破阵营士兵,雄纠纠、气昂昂的朝着燕京城开去。

  居庸关到燕京城,快马不过两个时辰,就算靠士兵用两条腿跑,只要速度快一点,一个上午也就到了。厉风他们是大清早天还没有黑的时候出发的,估计赶到燕京城的时候,正是李景隆大军吃午饭的时间,刚好方便他们突营进城。

  看看身后这些面容粗鲁、满脸横肉、一脸嚣张、满身不服气的军汉,厉风露出了他乡遇知故的满意笑容,他举起了右手,大声喝道:“兄弟们,我厉风废话也不多说,你们以后就是我厉风的人,你们干什么事情,只要别太过分,我保证没人可以再把你们关进罪囚营。烧杀掳掠,这是难免的事情,与其让别人发财,不如我们自己发财是不是?”

  破阵营的军汉们轰然叫好:“厉大人好人啊。。。果然是大好人,和虎爷一样的好人啊。”

  厉风满意的点头,笑道:“这么说来,那事情就简单了。总之你们跟着我混,有好处,大家一起占便宜,有女人,大家一起上,谁敢和我们为难,就用刀子捅他娘的。老子现在也是堂堂一都指挥使,绝对不会亏待大家。跟着我干好了,你们做指挥使、将军,也不是什么难事嘛。我告诉你们啊,杀十个敌人,你们就可以晋升一级,赏银百两,你们杀掉敌人一个将领,只要是三品以下的武将,我立刻就授予你们相当的军衔,听懂了没有?”

  这些**听得厉风说的干脆,轰然应诺:“厉大人都这么说了,我们还说不好,还是人么?”

  厉风高兴得哈哈大笑:“好,就这么说定了,这里有十万两银票,兄弟们先分分,算是我给兄弟们的见面礼。以后只要你们奋勇杀敌,他娘的,金银珠宝,美女丫鬟,有得是你们的好处。。。以后不要叫我厉大人,叫我大哥,叫小猫虎爷,就这样了。。。王爷手下还有一个厉竹,也是你们的老大,我都叫他大哥的,以后见了他,你们要叫他竹爷。”

  五千七百个不知道好歹的家伙又是纷纷叫好,扑上去哄抢银票,燕王府军队中最大的一个黑社会组织,于当天宣告成立了。

  当下厉风也不骑马,带着这一票刚刚发了一笔小财的军汉,迈开双腿朝着燕京城跑了过去。看吧,这破阵营的每一个士兵都是彪捍到了极点的好汉,但是就是跑起来就有如一群土匪一样,哪里有什么队形可言?一个个都巴不得在厉风面前露脸,卯足劲的撒丫子跑路,乱糟糟的带起了漫天的灰尘。

  可怜这些破阵营的士兵,平日里犯军纪也不知道犯了多少,其中军衔最高的也就是三个把总,其他的清一色都是普通士兵,而且除了小猫,他们是谁也不服谁,就算分派了人做他们的长官,也立刻会被敲闷棍给干掉,搞到现在,整个破阵营就没有一个军官。小猫知道这事情,但是他不在乎,他可不知道中下级军官有什么用。厉风不知道,就算他知道了也不在乎,反正要的就是这群人敢拼命,提拔了军官,厉风还怕他们自己在军中勾结成党呢。

  反正就五千多人,大吼一声,大家跟着一起往前冲就是了。有小猫这人形暴龙在,冲锋破阵都是小事,只要别碰到修道者就是。

  一个士兵跟在厉风身后迈脚狂奔,嘴里问到:“大哥,听说燕京城可是被二十万人给围住了啊,我们五千人,能冲进去么?”

  厉风看了看他,一副不屑的模样,轻轻的吐出了一句:“你害怕了?我这里还有点散碎银子,你拿去回家养老婆抱孩子吧。”

  那士兵顿时满脸通红,大吼了一声:“娘的,老子才不害怕,不就是一个李景隆么?见面了,我也敢捅他三刀六洞的。我呸,死算什么?只要有银子,有女人,有好酒好肉,老子才不怕死。”

  厉风比划了一个大拇指,阴笑起来:“果然是好汉子。。。二十万人又怎么?燕京城的城墙有多长?他们从四面围住,营地最多能有多厚?我们只要冲杀两三里路,就可以燕京城门了,进了城,我们害怕什么?两三里路的功夫,他们能调集三千人围攻我们就不错了,他娘的,你们害怕三千人么?告诉我?”

  一个粗壮的汉子挥动拳头吼叫了一声:“三千人?三千人刚好够我们兄弟塞牙缝的,上次虎爷带我们去草原上狩猎,一家伙不是干掉了他们七千多人么?三千人算什么?”

  破阵营的这群亡命疯狂的嚎叫着,彷佛一群下山的猴子,跟着厉风蹦蹦跳跳的飞奔而去。

  燕京城,南门、西门、北门被围了个水泄不通,而东门则是放开了一条大道,竖了块牌子:“任由出入。”那一大片空地上,还竖了一柄明黄色的大旗,三个中军官端坐旗下,身边又是一块朱红牌子:“投诚者,士兵赏银十两,军官倍数加之,斧钺不加身。”他们的身后有着一千士兵,一个个衣甲鲜明的,面前的二十口敞开的箱子里面,放满了白晃晃的银子、黄闪闪的金子。

  朱僖站在城头上,迎着刮来的飕飕寒风,有点萧瑟的说到:“这李景隆好手段啊,围三阙一,这是动摇我们军心的手段啊。”

  他的身后,僧道衍满脸不在乎的说到:“世子何须烦恼?有两万大军守城,他李景隆又能怎么样呢?只要世子填塞九门,不让他进城就是了。燕京城乃是北方军机重地,莫非他李景隆就敢不顾一切的夷平此地不成?”

  站在朱僖身边,彷佛没睡醒的吕老太监伸出一根食指,缓缓的冷笑了一声:“世子毋庸担心,这李景隆么,倒也不是真心和我们厮杀,否则他何必派属下大将张保,把那耿炳文给出卖得凄惨无比?嘿嘿,要不是张保带人反水,王爷也不会这么快就把耿炳文的二十万大军灭了大半。李景隆的身边,也有我们腾龙密谍的人,万一事有不殆,刺杀了他就是。”

  吕老太监此刻眼里射出的是彷佛毒蛇一般森冷的光芒,轻轻松松的,就把李景隆列入了死人的名单,一股强大的自信,让他身边的僧道衍都不由得微微哆嗦了一下。

  僧道衍连忙笑道:“吕公公自然是手有定珠,倒是道衍太担忧了一些。。。再说了,这区区二十万大军,只要任何一个道友返回燕京,立刻都可以翻为画饼啊。只要连续下他三天三夜的雹子,这李景隆不撤军都不行。”

  吕老太监露出了和蔼的笑容,轻轻的点头说到:“此言有理,人再强,总不能和神仙比美吧?”顿了顿,他似乎觉得不用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太久,看到朱僖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神色,吕老太监轻轻的说了一句:“世子,这城外的事情是不用担心了,不过城内,还是要管紧一些。。。三殿下和四殿下,前天个看上了西城豆腐老王的女儿,硬是抢走了人家十五岁的大闺女,还把老王打了个骨折。”

  朱僖呆了一下,皱眉到:“这两家伙,怎么现在还。。。”

  吕老太监慢吞吞的说到:“我已经派人把那小丫头给偷偷的抢了回来,不过也已经被糟蹋得不成样子了。那老王么,我也给了他一笔银子,给他暂时找了个安全的宅子住下了,事情倒也算是平息了。可是如今守城的关头,说不得还要靠百姓帮忙的,要是民心都被振荡了,可就大事不妙了啊。”

  朱僖点点头,随手从腰间解下了一枚金印,冷笑到:“吕公公,这事情你办的很好,老三和老四,和我的情分不错,倒是不好公然的责罚他们。你带人去,就说是父王的令谕,把他们幽闭在府里不许出门,等得父王回来了,再让他们出来。。。哼,府里已经塞了五六百女人了,这两个不成器的家伙,总有一天要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僧道衍露出了含蓄的微笑,毕竟是燕王府的家务事,他可不好插嘴了。

  吕老太监缓缓的接过了金印,满脸无奈的点头说到:“也罢,这个恶人,自然是老奴来当了。。。唉,如今正是要用人的时候,那两位殿下,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一点呢?”

  朱僖有点赧然的支吾了几句,这话可就不好说了。

  突然间,城外是一阵的兵荒马乱,十几柄牛角长号疯狂的吹响,就看到南边和北边城门附近的朝廷大军军营内,无数士兵纷纷的抢出了营盘,火辣辣的朝着东门扑了过来。朱僖身边一个参将立刻尖叫起来:“敌袭了,敌袭了,来人啊,保护世子殿下下去。。。弓弩准备了。”

  吕老太监狠狠的一脚踢在了那参将的屁股上,冷笑着呵斥到:“小毛猴子,怎么这么沉不住气?敌袭?谁敌袭了?他们云梯都没有带,怎么敌袭?呸,亏公公我一辈子没上过战场的,都发现了这碴儿,你大小还是一个偏将,怎么就这么不济事呢?”那参将面红耳赤的连连作揖不迭,满脸的羞愧。

  就在那三个中军官的背后,小猫抡着一根诺大的铁棍一马当先的冲了过去,厉风挥动着破天刀,嘴里大呼小叫着:“兄弟们,看啊,白花花的银子,黄澄澄的金子啊,抢啊,抢啊,可不要放过了。。。他娘的,砍死他们。”厉风指向了那一千名朝廷的军汉。

  五千七百条大虫看到了那二十箱金子银子,早就眼珠子都发绿了,哪里管得两三里外万余兵马正在冲杀过来,早就围住了那一千士兵,大刀片儿乱砍了下去。

  小猫一冲一撞,就有五十几个士兵骨断筋裂的惨死当场,他一脚踢飞了正中间的那个中军官,铁棍抡起,往下面两个身上就砸,嘴里吼叫着:“娘的,我们绕了半天呢,就你们这边人少啊,你们好大的胆子,一千人就敢拦在虎爷的面前?”

  ‘啪啪’两声,两个来这里招揽投降士兵的中军官,脑袋也被打成了烂西瓜,小猫胡乱的看了看桌面,把那黄金大印、玉石镇纸都给塞进了怀里,看看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翻身拔出虎咆,就是连续三十几刀劈了出去。

  厉风的早就展开了屠杀,御风诀施展出来,一股清风笼罩他的身体,他彷佛一抹流光幻影,可以同时出现在四五个地方,手中破天刀根本就不需要动作,只要简单的放在身前,用自己的速度带着他去划开那些士兵的身体就够了。‘噗噗噗噗’,人体被劈开,肌肉被撕裂的声响不断发出,就好像鱼鳔被踏破的声音一样。一股股血泉在空气中乱喷,而那些士兵还根本没有看清,到底是谁杀死了自己。

  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厉风劈开了两百多士兵的身体,小猫更是兴高采烈的砸翻了三百多人,他的棍子和刀太长了,加上他那有普通人身体长的手臂,随意的一抡,方圆三五丈内顿时就没有了活人,杀得好不高兴。

  在两人的帮助下,五千七百破阵营士兵势如破竹的劈翻了剩下的四百多朝廷士兵,自己丝毫无损。厉风飞快的分派了八十条体格特别高大的破阵营军汉,扛起了那二十口沉重的箱子就跑。而剩下的那些家伙,更是连尸体都不放过,双手在那些尸体上乱翻,两三下就掏出了尸体上的散碎银子,吹一声口哨,大吼一声‘风紧、扯呼’,跟着厉风和小猫撒丫子朝东门跑去。

  厉风嘎嘎狂笑,雄浑的真气让他的声音飞出了老远:“李景隆,爷爷我谢过你了。你他娘的,不仅给老子留下了一条进城的通道,还送了二十箱的金银,爷爷我感激你啊。。。哈哈哈哈哈,告辞了,我们后会无期啊,你不要气死了就好。”

  一身锦袍的李景隆就在最近的一个大营内,他看着势如疯虎的厉风一群人顷刻间就屠戮了自己麾下最精锐的一千军士,不由得脸色微变:“此人是谁?好,好可怕的速度。。。那黑大汉又是谁?传说朱棣麾下有一虎贲将军厉虎,曾经一人斗败了耿炳文属下数十大将,莫非就是他么?”李景隆的脸色,可就有点难看起来了。

  城头上的朱僖已经是笑得嘴都合不拢了,连连手舞足蹈的叫嚷着:“哈哈哈,厉主管回来了,厉将军回来了,我还怕什么?哈哈哈,李景隆就算是朝廷第一的武将,碰到厉虎,不也是死路一条么?来人啊,还不放下吊桥,让他们进城么?”

  城头上是一阵的欢呼,那些士兵手忙脚乱的开始松开吊桥锁链的转盘,把吊桥‘吱呀’的放了下去。吕老太监看着彷佛蛟龙一般跳跃如飞的厉风,不由得老怀大畅,连连笑道:“厉风这孩子,可是厉害,这李景隆摆下的围三阙一的攻心之计,可不是被破得干干净净了么?呵呵呵,这可是大功一件,要重赏,重赏啊。”

  僧道衍看到吕老太监这副模样,不由得好笑,轻轻的说了一句:“吕公公,厉风厉大人如今可已经是伯爵了,更是堂堂都指挥使,按照他的年龄,这官位,可已经是大到了极点了。”

  吕老太监三角眼一翻,笑道:“古甘罗十二岁拜宰相,这年龄算什么?封伯又如何?还可以封候,封公嘛。都指挥使也不过是一二品官儿,就算是一品大将军,莫非大师认为厉风不够资格么?”

  僧道衍微笑:“厉风自然有这个资格,不过毕竟厉大人年纪太小,恐怕不能服众,木秀于林,风必催之啊。”

  朱僖刚好听到了吕老太监和僧道衍的对话,闻言他不由得怒到:“谁敢不服?吕公公,谁敢在背后说厉风的坏处的,都给我砍喽。”

  吕老太监满脸喜色的连连应诺,僧道衍心里也是暗自欣喜,连忙敲边鼓的说到:“厉风厉大人,可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就看他这次,敢率领些少兵马回援燕京,那可就是大智大勇的名将风范,日后厉风定有成就。。。世子还当多多分派他一些重要的事务,这才显出他的能耐啊。”

  这话吕老太监和朱僖都爱听,闻言连连点头称是不提。

  城下,五千七百人要进城可是要老大的一阵功夫。而李景隆大军内的两千多骑兵在两个百户的率领下已经冲杀了过来。厉风看着那狂突而至的骑兵,冷笑了一声:“小猫,带一千人,给我屠了他们。。。骑兵,杀五个,升一级,自己记得杀的人数,不许争功,不许谎报,违令者斩。”

  小猫听得这命令,兴奋得浑身发痒,嗷嗷怪叫着拉了一千同样怪叫着的破阵营士兵朝前迎去。

  五十丈,三十丈,二十丈。。。小猫猛的迎天发出了一声虎咆:“噢呜!!!”

  他是什么人?虎妖啊,积年的老虎成精啊。那些战马饶是训练有素,突然听到了这一嗓子,不由得也是四蹄发软,‘啪嗒’一下就倒在了地上,两千多匹战马,就没有一个能站起来的。这下可好,他们冲的速度又快,这一趴下,顿时就把马上的骑兵摔得五劳七伤、骨断筋裂,半天都爬不起来。

  朱僖在城头上猛地拍手赞叹:“妙极,厉虎将军,果然是无敌猛将啊。”

  那一千破阵营士兵看到两千多敌人同时栽下了马来,哪里有不趁机占便宜的?顿时纷纷冲上,大刀朝着那些还没有爬起来的战士当头就劈。‘嗤啦、嗤啦’,一个个人头落地,这些心狠手辣的破阵营**,更是把那些战士身上精良的马刀、劲弩都给带在了自己的身上,这大小也是一份军功是不是?

  两千多匹战马更是一个都跑不掉,全部被拉进了燕京城。城头上的战士们发出了连串的欢呼声,看到了小猫如此威猛的表演,他们能不心情激动么?所谓将是军之胆,一员猛将,可以让士气提高十倍以上的。

  李景隆的大营内敲响了铜锣,正准备趁机冲突东门的朝廷大军顿时只能不情不愿的返回了。

  李景隆看着燕京东门上那密密麻麻的弓箭手,不由得摇头叹息了一声:“城,可是围住了,可是要攻下来。。。嘿嘿。”

  他轻轻的拍打着面前的一根木桩,无奈的叹息到:“要攻下来,死伤一定不小,死伤一大,我这大将的位置,还能座得稳么?黄子澄,方孝孺。。。腐儒误国啊。”

  朝廷的大营笼罩在了一片的寂静内,而燕京城内则是欢声鼓舞,朱僖撒下了大笔的银子赏赐那破阵营的战士以及城内的士兵,顿时士气激昂到了极点,纷纷发誓愿死力与朝廷大军一战。

  厉风也高兴,他可是在朱僖的允诺下,吞没了五箱子银子,每一箱子都是一万两银子,这可就是五万两进帐。唯独让他感觉着有点不舒服的,就是吕老太监干吗老拉着他的手问寒问暖的呢?这。。。自己和这老太监,没有这么好的交情吧?

  奈何其他的人都去饮酒狂欢了,独独把厉风和这老太监留在了一起,厉风也只能任由吕老太监抓着自己的手不放,连自己每天吃几碗饭这种事情都拿来开问了。而厉风脸上还要做出一副亲热亲切的模样,让厉风感觉就是吃了一只苍蝇一般,心里好不难受啊。

  那吕老太监却没有察觉厉风的心思,他连连拍打着厉风的肩膀,笑嘻嘻的说到:“厉大人,你和公公我年轻的时候,可真是相像啊。。。啧啧,你如此的年轻有为,日后一定前途不可限量,封国公这是肯定的,就算是封王,也不是没有可能啊。好好的干,只要王爷拿了天下,公公我一定会把你的功劳报告给王爷的。”

  顿了顿,吕老太监抓过了厉风腰间的破天刀笑道:“这就是那元蒙鞑子的宝刀?这次厉大人不畏万死,从虎口上抢来了这柄宝刀,破坏了元蒙鞑子的复合大计,这可就是天大的功劳,公公一定会禀明王爷,重重的赏赐的。”

  渐渐的,吕老太监硬是把厉风赞得天上少有,地上全无,弄得厉风是满脸的呆滞,自己都怀疑了起来:“莫非我厉风,还真是一个英雄的角色么?”

  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燕京城,也终于平静了下来。

  

  

第147章 燕京告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