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74-175章 纂纂纂纂

    

  ‘啪啪啪啪’,一根皮鞭不紧不慢的抽打在了面前的那个小太监身上,小太监惨叫着,在地上拼命的翻滚着,血迹让皇宫大殿正门口处的石板沾染得斑斑点点的。厉风坐在一张太师椅上,翘着二郎腿,温和的问到:“小兄弟,朱允玟去哪里了?你不会不知道吧?你可是皇帝的近身太监,要说你不知道朱允玟的去向,岂不是糊弄大人我么?”

  厉风的手摆了一下,那挥动着皮鞭的锦衣卫顿时停下了手,向后退了一步。

  小太监尖叫起来,磕头如蒜的嚎叫着:“大人,我真的不知道陛下去哪里了,真的啊。。。陛下带着几位公公去偏殿找几位老神仙,结果偏殿就突然着火了,然后陛下就不见了,我们真的不知道陛下去哪里了啊。。。呜呜呜,大人,您饶过小人吧,小人刚刚净身进的皇宫,不过是陛下寝宫内打杂的小太监,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啊。”

  一柄巨大的战剑劈了下来,直接把他劈成了两片。朱僜满身是血的走了过来,大声的吼叫着:“厉风,你带人去搜,把这个皇宫给我翻过来,也要把朱允玟那个王八蛋给我找出来。。。他娘的,那些有头有脸的大太监死得差不多了,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朱允玟跑哪里去了。”

  厉风站了起来,拱手说到:“殿下,这皇宫内外已经搜了三次了,连皇宫内看夜的大黄狗的尸体,都全部找了出来,但是还是没有找到朱允玟,恐怕他已经不在皇宫了。这大军围城的,他能跑到哪里去?要么是死了,要么是躲在什么隐秘的密室里面。可是无涯仙长他们,已经用密法搜了一次,找出了十几个密室,但是就是没有朱允玟的影子。我估计,他大概是死了吧?”

  朱僜气恼的一脚跺在了地上,咬着牙齿发狠:“他,他不会举火*了罢?便宜了这混蛋。”他的眼睛骨碌了一阵,喝道:“慕容,这小太监说什么朱允玟去偏殿了就没有出来了,你去那个偏殿看看,能不能找到朱允玟的尸体。就算他烧死了,他身上的金印玉玺之类的也不会被烧掉的,仔细的找找看。”

  慕容天点点头,带了数百士兵匆匆的去了。大殿前的广场上,‘噗哧’声不断响起,一串串的禁军士兵被燕军押解到了广场上,一个个的砍下了头颅。满脸狞笑的周处,正在那边监督着士兵们的屠杀,嘴里疯狂的嚎叫着:“这群王八蛋,我们打进来的时候居然还敢反抗,兄弟们,全部杀了。哈哈哈哈,留下他们,也是浪费粮食。”

  任天虎带着一批人马匆匆的跑了上来,气喘吁吁的笑到:“殿下,厉大人,六部衙门已经被我们接管了,所有的档案户籍没有任何损失,府库、国库也都派了重兵把守,保证万无一失。文武百官的府邸,也都派人去了,一个家丁都没有跑掉。那黄子澄、齐泰、方孝孺等人的家眷,已经全部被下到了天牢里面,就等着王爷,诶,是陛下,就等着陛下进城后处置呢。”

  碧灵儿一溜儿青烟的冲了过来,张大嘴哈哈大笑:“兄弟,这皇宫大内果然是好地方,美丽的女子数不胜数啊。二殿下,兄弟,我弄几个女子去做炉鼎,可好?”他笑嘻嘻的晃悠着自己的折扇,满脸都是淫荡色彩。

  朱僜敢说不好么?厉风更是一个巴不得碧灵儿越堕落越好的人,两人连连说好,碧灵儿哈哈大笑着,带着悬空岛的一批门人去了。

  飞仙子、丹青生也掠了过来,无奈的摇头到:“这可真是奇怪了,皇宫已经被我们联手用天视地听大法搜了个详细,但是还是找不到那朱允玟,莫非他真的举火*了么?”飞仙子皱着眉头说道:“那马皇后以及很多妃子都被烧死了,这事情,你们怎么看呢?”

  朱僜大咧咧的说到:“马皇后被烧死了?烧死了好,省得父王进城了她还胡说八道。哼!”他对于这个朱元璋的原配夫人,可没有什么感情。

  厉风轻轻的***着残天剑的剑柄,眉目间一阵的阴鹫之色:“罢了,两位师尊可以稍事休息一下,来人啊,吕安,你带两位师尊去皇宫内找个完整的宫殿休息一下。蔺轼。。。周处,你们两个陪我去皇宫内再好好的搜一下,这朱允玟,莫非他还真的遁地走了不成?”

  丹青生点点头,朝着厉风耳朵里面吹了一丝语音进去:“徒儿,得饶人处当饶人,可不要杀戮太甚了。”他看着地上那小太监的残尸,心里一阵的不舒服。杀人没什么,但是屠杀那些已经没有了反抗之力的太监、士兵,这就让丹青生感觉过分了。

  厉风点点头,朝着丹青生笑了笑,冲着朱僜拱拱手,带着大批锦衣卫冲了出去。朱僜看到厉风走了,眼里精光闪动了一下,朝着飞仙子、丹青生一个肥喏,自己也带着人冲出了皇宫去。他嘴里大声的吼叫着:“大街上,给我布满岗哨,百姓不许出门,出门者杀,妄自窥探者杀,包庇前朝官员者杀。”

  “全城大搜,搜出朱允玟者,封伯,赏地千顷。”朱僜大声的传令:“看到作奸犯科之人,全部杀掉,地痞无赖,全部杀掉,眉目之间有杀气的,全部杀掉。其他人等,随我前去迎接父王进城。。。高楼之上,给我密布弓箭手,禁军、城防军的大营,给我屠掉,文武百官府邸内,凡孔武有力者,全部杀掉。”

  朱僜杀气腾腾的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自认为可以保证朱棣的安全了,这才放心的带人去江边迎接朱棣。他就没有想到,普通人怎么可能刺杀到朱棣呢?朱棣自己就是先天级的高手啊。他下的这些命令,不过是满足自己好杀的心理罢了。

  慕容天无奈的在偏殿的废墟上淘尸骨,一具具焦尸被抬了出来,弄得他鼻子里面满是那种烧得香喷喷的烤肉味道。慕容天差点就要吐出来了,可是他还得凑上去,一具一具的翻检着这些黑漆漆的*。“古怪,这几个家伙的脑门上,怎么开了个大窟窿?火烧的,能烧出这样的伤口么?”慕容天嘀咕了一句,翻了一下这几具尸体,发现他们实在不像是朱允玟的样子,就命令人直接抬了出去。

  一间大院子里面,厉风背着手,看着面前跪倒的密密麻麻的一群太监。他冷笑着,喝道:“谁知道朱允玟跑去了哪里的,说出来,这皇宫的副总管的位置,可就等着你坐呢。。。嘿嘿,安公公已经死了,你们不想往上面升一升么?”厉风***着颌下的胡须,身上散发出了一股诡异的气场,笼罩了整个庭院,顿时天色都暗了三分。

  周处狞笑着走了上去,一手提起了一个小太监,喝问到:“朱允玟呢?去哪里了?”

  那个小太监尖叫着:“我,我不知道,我,我是杂役啊!”

  “去死吧,浪费你家大爷的时间。”周处一拳轰击在了小太监的胸口,把那瘦小的身体打飞了十几丈。‘啪嗒’一声,尸体撞击在了后面的院墙上,顿时肉酱四溅。周处的这一拳,用的力气太大了,小太监还在空中飞的时候,身体都已经被震得散架了。

  厉风朝着周处使了个赞许的神色,周处更加气焰嚣张了起来,又抓起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监,咆哮着:“老鬼,朱允玟哪里去了?”他的手,已经握在了腰间的刀柄上,随时准备着给那老太监一刀了。

  老太监的眼睛猛的睁开,射出了两道精光,一掌拍在了周处的胸口处:“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公公我和你拼。。。啊~~~”周处体内,一股浩浩荡荡彷佛海涛一般的内劲反弹了回来,灼热的内劲震碎了这个老太监的手臂,冲进了他的身体,当场就把他五脏六腑都给烧成了熟肉,身体内都已经散发出淡淡的肉香味道了。

  周处狂笑着:“你不知道我的师傅是谁么?大人我的师尊乃是燕王府锦衣卫大统领厉风厉大人,大人我的五行真罡,已经练到了先天之境,你敢动手打我?你这是找死。”周处体内真元流转,手上散发出了丝丝的寒气,顿时那老太监的尸体被冻成了一团冰块。‘碰’的一声,周处把僵尸扔出了几丈外,冰块撞击在了地上,碎裂了开来。

  厉风缓缓点头,赞叹到:“周处,不枉费我这三年耗费的力气,你的功力,可也算得上是天下有数的高手了。”

  周处连忙回过头来,谄笑到:“都是师尊之力,否则徒儿怎么会有这么快的进度?”他神气活现的转过身去,又抓起了一个小太监。一股尿骚味传来,这小太监已经是吓得尿滴滴答答的了,他尖叫着,身体不断的扭动着:“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皇帝跑哪里去了,大人,大人,你不要杀我,我做牛做马的都要报答您的,不要杀我,不要。。。啊!”

  周处拧断了他的脖子,狞笑到:“做牛做马?嘿,想抱着大人我的大腿做牛马的人多了,不希罕你这一个。。。你们这群废奴才,大人我坦白的告诉你们,交出朱允玟,或者你们全部死。哼,想想看,皇宫内是否有什么密室之类的是你们不知道的?是不是有用法术掩盖起来的密室,躲过了诸位老神仙搜索的?”

  院子的门口处一阵的慌乱,大批的铁甲士兵步伐隆隆的冲了进来。随后一批锦衣大汉左右一分,朱棣带着马和等一批亲信将领冲了进来,嘴里低声吼叫着:“朱允玟小儿在哪里?给本王交出来,否则全部杀了。”他手里握着碎玉刀,满脸都是杀气,而眼睛里面,却控制不住的流露出了狂喜的神色。

  厉风一步就迎了上去,躬身说到:“王爷,这些人,都不知道朱允玟的下落啊。整个皇宫,诸位仙长都用法术搜了好几次了,可是还是找不到朱允玟的影子。要么他就是逃出去了,要么,他就是死了,这。。。”

  朱棣皱了下眉头,先拍了一下厉风的肩膀,笑道:“你这次立下了大功,很好,你逼近了应天府,江防上的军心都乱了,我们才这么容易的打过来,很好。。。不管怎么样,朱允玟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唔,总之,要让天下人都知道,那朱允玟死了,否则的话。”朱棣的话没说完,否则的话恐怕就是天下不稳了。

  厉风轻声的嘀咕了一句:“臣就是害怕,那张三丰,可不是带着朱允玟走了就好。”

  朱棣一下子跳了起来,他的眼睛瞪得溜圆的,大声喝道:“僜儿,城外兵马给我往武当山的方向搜,问武当弟子,张三丰是否和他们有联系,联系的法门是什么。请诸位仙长去找张三丰,如果允玟在他身边,杀无赦。”他是真的气急了。

  朱僜也不多口,腾腾腾腾的快步跑了出去,顿时外面传来了兵马调动的声音。

  朱棣眯着眼睛在那里想事情呢,厉风又低声的说了一句:“王爷,那马皇后,她不幸被烧死了,您看?”

  朱棣脸色微微一喜,立刻转为悲容,他语气缓慢的说到:“以太后之礼葬之,你。。。你随便派个人去办了就是。”他低声的,含糊的咕哝了一句:“她死了?死了好。。。”朱棣的脸上,不禁又有一点点的欣慰神色流露了出来,这一次,他可再也掩藏不住了。

  皇宫内折腾了大半天,终于在十几个老太监的指认下,一具烧得稀烂的尸体被认定是朱允玟,胡乱的塞进了一口薄木棺材,就停灵在了一间极其偏僻的殿堂内等候处理了。朱棣看着那被抬走的棺材,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也好,以天子之礼安葬了他吧,不要让天下人说我朱棣是一残暴之人。。。厉风,城里的百姓,你把口风盯紧了,凡是敢胡说八道的,诛杀九族。”

  厉风露出了一丝笑容,连忙跪倒了下去:“臣尊旨。。。陛下放心,这事情,臣保证做得稳稳当当的,滴水不漏。。。那黄子澄、方孝孺等人,也已经被臣给抓住了,陛下是否要见见他们呢?那方孝孺乃是当世大儒,如果他肯归顺陛下,这天下的百姓、士子,可就没有什么闲话好说了。”

  朱棣猛的听到厉风叫自己陛下,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他得意洋洋的看了看满是血污,烟火冲天的皇宫,顺手从怀里掏出了自己常用的盘龙玉佩,递给了厉风:“这都是诸将士用命,朕(很着重的读),才能昂然进应天府,要不然,恐怕是要被那朱允玟小子用囚车抓进应天吧?。。。厉风,你功劳甚大,朕今日特赐你生杀大权,凡是对朕不尊者,你可先斩后奏。”

  厉风小心翼翼的接过了玉佩,磕头到:“臣谢过陛下。”

  朱棣笑吟吟的说到:“那方孝孺、黄子澄什么的,都给朕抓过来看看,我看看他们有多大的胆子,敢和朕对着干。”

  第二天,皇宫大门口就挂出了一张皇榜,那方孝孺、黄子澄、齐泰等人尽皆名列其上,被称为奸臣。朱棣称他们蛊惑君主,不守臣道,祸害天下。总之是无数的罪名扣在了他们的头上,整一个该碎尸万段的罪名。

  厉风率领锦衣卫、腾龙密谍在应天城内严密监视,凡百姓敢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的,立刻就被抓进了大牢。只要是百姓敢开口说话,言语中稍微涉及到朱棣的,全部都被冥龙会的人在暗中取走了脑袋,一时间整个燕京城内风声鹤唳,百姓们纷纷禁言,哪里敢多话?

  太学的学生们,最是喜欢议论朝政的,此次朱棣率军打破了应天府,做皇帝那是肯定的事情了,这些太学生也免不得在背后议论纷纷的,甚至有不怕死的人,就要去面见朱棣,当面指责他纂位的大罪。不过,当厉风派遣了两千破阵营的**驻扎在了太学的院子里面,赵老大他们又来了几次醉酒后殴打太学生的辱没斯文的举动,这些太学生立刻纷纷的闭上了嘴巴。

  赵老大得意洋洋的放出了风声:“百无一用是书生,哈哈哈,什么狗屁太学生,被老子一顿拳头打了,屁都放不出来了。”

  把应天城用暴力稳定住后,厉风的檄文纷纷的发向了天下的州府,奉劝那些官员立刻上书,宣布效忠朝廷。送去檄文的,是冥龙会的杀手,拒绝接受檄文宣布效忠朱棣,反而是要联络兵马起事的官员,全部被当场斩杀。燕王府培养出来的那些官儿,一波波的从燕京城南下,赶往自己的领地。燕王府训练的新军,陕西府金龙帮的地痞无赖,苍风堡的绿林马贼从东北、西北、西方几个方向蝗虫一样的冲杀了出来,控制住了各地的军政大事。

  听得厉风如此的报告后,朱棣大喜,他拍打着自己的大腿笑道:“如今,可就只要等人上书,求本王接管大事了。”

  僧道衍已经用法术从燕京城赶到了应天,他笑道:“最好的,是要那些被抓进应天府的王爷,连同那方孝孺一起尚书,求王爷登基,这样一来,天下人再也没有人说闲话了。”

  朱棣皱起了眉头:“我的那些兄弟,只求能够恢复王位,作甚么都可以。只要朕不削去他们的王位,他们才懒得多事,不过是上书罢了,用来换回王位,他们自然是乐意的。可是那方孝孺,上次居然对本王不理不睬的,实在可恶。”

  沉思了一阵,朱棣喝道:“来人啊,把方孝孺提来,本王再来问问他。”

  朱棣和属下大将议事的地方,是皇宫内的一间很宽敞的大殿,百多名武将聚集在这里,倒也不显得拥挤。就看到十几个锦衣卫大汉快步的冲了进来,把手上拎着的方孝孺狠狠的朝着地上一扔,彷佛扔垃圾一样。

  披头散发,身上衣服破烂的方孝孺缓缓的爬了起来,扫了一眼周围的燕军将领,猛的盯住了站在最靠近朱棣地方的厉风。他缓缓的上前了两步,一口浓痰朝着厉风吐了过去。随后挥动手上的铁链,就要去打厉风。

  厉风微微一笑,一道柔和的气墙笼罩住了他的身体,那口浓痰距离他还有三尺的时候,就已经被一股极强的寒气变成了冰块,‘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厉风身后的小猫气得咆哮一声,大步上前,一拳朝着方孝孺的脑袋打了过去:“娘的,你敢往风子身上吐口水?老子打死你这个王八蛋。”

  拳风呼啸,方孝孺被拳劲逼得喘息不过来,哪里顾得上打厉风,自己连忙后退了几步。幸好厉风一手抓住了小猫的腰带,把小猫彷佛拎小娃娃一样的提了起来,拖到了自己的身后。小猫气不过,偌大的一口口水喷了出去。方孝孺哪里躲得过?顿时被口水喷了个满脸,踉跄的退后了几步,看起来好不狼狈。小猫幸灾乐祸的嚎叫着:“哈哈哈,虎爷的口水比你多多了。”

  方孝孺何曾受过这种苦头?小猫早上啃了一通烤羊肉后还没有漱口的,一股浓烈的臭味差点就把方孝孺给熏得晕倒了过去,他气急败坏的提起了衣襟,擦拭了一下自己的脸蛋。

  朱棣看到方孝孺和小猫打口水仗,不由得在嘴角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笑容:“小猫是个粗人,你方孝孺号称大儒,怎么也是此般小孩行径?盛名之下,其实难符,这方孝孺,怕不是也是一个欺世盗名之人?。。。不过,他越虚伪越好,正好为本王效力,哈哈哈。”

  坐在宝座上的朱棣身体微微前倾,右手肘靠在了大腿上,微笑着说到:“方孝孺,你可想好了没有?你给本王写一封檄文,让天下人都知道,本王继承皇位,乃是顺应天命的事情。。。只要你归顺了本王,荣华富贵,你还是享受不尽的,怎么样?”

  方孝孺向朱棣笑了笑,傲然到:“朱棣,你乃是叛国造反之人,也敢要我给你写檄文?”

  朱棣眼睛一眯,笑道:“方孝孺,你可不要胡说八道。本王此乃仿效周公辅助成王之事,兴靖难之军,清君侧,匡护朝纲。”

  方孝孺冷然到:“成王何在?”

  朱棣冷笑:“成王已死,我取而代之。”

  方孝孺追问:“成王已死,为何不立成王子孙为帝?”

  朱棣皱起了眉头:“此乃我家之家事,你管这么多作甚?我是君,你是臣,只有我管你,你能管我不成?”

  方孝孺长笑:“说了半天,你清君侧,把君也给清理掉了,自己才来做皇帝的。你不是叛逆,又是什么?想要我方孝孺归顺你,你可不是在做梦么?方某人大好头颅一颗,你要砍则砍去,妄图用方某人之手,替你掩尽天下人悠悠之口,你可不是笑话么?”

  厉风轻声的咳嗽了一声,沉声到:“方孝孺,你可不要太过分了。你也就是有一点点才名,王爷乃是珍惜你的才气,这才和你好话好说。如果不是你还有这么一点点虚名,就以你祸害天下,搅乱朝纲的大罪,那就是株连九族的死罪。”

  朱棣默默点头,感慨到:“还是厉风知道我的心思,这方孝孺,还真舍不得杀他。要是他肯跪在我面前叫我一声皇上,那天下的文人士子,怕不是也要跟着他一起跪下么?。。。嘿,学生朋党,这事情以后可要注意了。唔,要吩咐厉风,凡是文人敢勾结成党的,日后统统要杀掉,一群读书人,妄自评论朝廷,岂不是死罪么?”

  方孝孺很冷淡的看了厉风一眼,很不屑的撇出了几个字:“走狗。”

  一句话呛得厉风差点气死,他握住了残天剑的剑柄,眼里射出了两道寒光。方孝孺胆子虽大,却是抵挡不住厉风这两道混含着先天真气的目光,脑门一震,彷佛受到雷霆所击一样,朝着后面退后了一步。

  朱棣看到这番模样,不由得冷笑起来:“方孝孺,你胆子够大,不过,你仅仅一书生罢了,你能干什么?不归顺我,我诛你九族。”

  方孝孺脖子一伸,喝道:“我方孝孺不过一书生,但是起码懂得孔孟之道,更有一颗丹心满腔热血。我死,也不会归顺反王朱棣。”

  朱棣勃然大怒,吼到:“拉出去,菜市口上,腰斩了他。。。诛九族?嘿,我灭你十族,我连你师傅的满门都抄斩了,问他为什么教出了你这么一个倔强的混蛋。。。来人啊,拖下去。厉风,你做监斩官,给我斩了方孝孺。”

  朱棣的怨火还没有熄灭,他吼叫着:“方孝孺、黄子澄全家男丁斩首,女人‘转营轮奸’(史实,非杜撰),操她们操到死,再给我扔出去喂狗。。。没死的,给我拉出去卖入教坊司,世世代代,男为龟公,女为妓女,永世不得脱离教坊籍。”一句话,两个家族可就彻底的毁了。

  如狼似虎的锦衣卫大汉拖着方孝孺朝外走去,厉风带着小猫以及一批弟子门人紧跟在了后面。看到方孝孺满脸的倔强,厉风不由得叹息到:“方大人,你何必弄成这个样子呢?你何必呢?何苦呢?好好的荣华富贵不享受,你非要祸害得全家人一起死掉才开心么?”

  方孝孺惨笑着:“尔等走狗,怎知天下大义所在?”

  厉风看着苍天,漫语到:“天下大义?呵呵,什么是大义?什么是天理伦常?我呸。。。你们读书人,相信什么好人有好报,我呸。你自己不会认为自己是个坏人吧?为何你就要被腰斩了?嗯?我在你眼里,是个大恶人罢?为何我活得好好的,还要加官进爵了?老天爷,是不开眼的,老天爷说,你强,那么你就有荣华富贵,你弱,那么你就要被抄家灭族。”

  厉风握紧了拳头,冲着方孝孺说到:“我们燕王府比朝廷的实力强,所以我们得了天下。你们这群臣子,如果不肯归顺的话,你们就只有死。。。死,你就真的不害怕么?。。。那是一个虚无的,黑漆漆的世界,你不知道死后是否还有灵魂存在,你不知道死后到底会出现什么情况,你真的不怕死么?”

  他是想要瓦解方孝孺的心理防线,逼方孝孺磕头求饶,老老实实的给朱棣写诏书,这样可不是大功一件么?

  方孝孺任凭那锦衣卫大汉拖着自己行走,冷冷的说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躲得过么?”

  厉风讥笑着:“天网恢恢?嘿,我可以告诉你,这天下,躲过天劫的人可不少。哈哈哈,天,能奈我何?如果天下在王爷的治理下能够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老天爷只会说我们顺从的才是天道,你们这群人,才是逆臣。”

  厉风张狂的伸开了双手,呵呵笑道:“不到百年以后,谁能评价今日靖难之事?百年后,天下百姓自然会有一个公道出来,不过你方孝孺,却是看不到那一天了。也许,在后世,你方孝孺会有一个好名声,但也许,你方孝孺,会被批判得体无完肤。谁能知道呢?嗯?只要我们燕王府,能够让百姓吃饱饭,穿暖和,百姓到底会记住我们,还是记住你呢?”

  方孝孺无言了,他呆呆的看着阳光强烈的天空,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衣衫凌乱的碧灵儿嘻嘻哈哈的带着几个悬空岛的门人走了过来,看到厉风带了大批人手,押解着方孝孺往外面走,顿时开口问到:“兄弟,你带着这个家伙干什么去呢?嘿嘿,我看他的眉间一片黑气,怕是离死不远了。”

  厉风拱手笑道:“大哥果然是神目如电啊,这家伙可不是要死了么?嘿嘿,王爷叫我把他带出去,在菜市口腰斩呢。这家伙倒是很有名气的,是大明朝有名的儒生啊,嘿嘿,他不肯归顺我们,这就只有死了,还连累了他的家族,这是何苦来由?。。。啧啧,他的女儿,马上就要被卖进妓院青楼了,大哥有没有兴趣去光顾一下呀?”

  碧灵儿哈哈大笑起来,兴奋的说到:“腰斩么?这个热闹我可一定要看,一定要看。。。看他长得倒是容貌端正的,他的女儿,我也一定要尝尝味道。哈哈哈,朝廷大官的女儿,不止我想要试试,估计很多人都会想要试的。”说完,他满脸淫笑。

  方孝孺挣扎了一下,但是周处立刻轻轻的一掌闷在了他的肚子上,打得方孝孺‘咯儿’一声,体内的力气全部消散了。

  小猫大咧咧的嚎叫着:“小的们,去城里发消息,叫老百姓都出门来看热闹。哈哈哈,要腰斩人了,这砍掉脑袋的我看得多了,这从半腰上砍下去的事情,我可从来没有见过。诶,小子们,去罢,快去。”顿时一批士兵纷纷跑了出去传令,让城内的警备部队把百姓们赶出房子,去菜市口看热闹了。

  那边,锦衣卫的人已经带着军队朝天牢开了过去,朱棣说要杀两人全家,那就肯定要杀的。

  应天城的菜市口,气氛压抑得厉害。无数百姓围住了一个直径百丈得圈子,看着里面的厉风等人。一批太学生混在了百姓群中,朝着方孝孺指指点点的,嘴里发出了一些气愤的抱怨以及对朱棣的批判之言。赵老大他们就在太学生的身边,听到他们开口咒骂了,立刻就下阴手,一肘子打在了这些太学生的肚子上,逼得他们闭上了嘴巴。

  四周环绕着无数的士兵,高楼上密布着弓箭手,云层内,满脸淡笑的无涯老祖率领一百名海外散修坐镇。这样的阵势,除非是中原道门大举来袭,否则没有人可以救走方孝孺。奈何方孝孺自幼就讨厌神鬼之言,对于道门的人从来没有给过好眼色,中原修道之人会来救他?那才真的见鬼了。

  小猫兴奋的看着方孝孺,低声朝厉风说到:“风子啊,让我去砍了他吧。”

  厉风嘴皮子都不见动弹,低声呵斥了一声:“笨蛋,方孝孺这种人,我们可以做监斩官,但是不能亲自动手,否则迟早被天下人骂死。小猫,你可给我记得,天下比刀剑更加可怕的,是百姓的嘴舌,你最好不要碰方孝孺一根头发。。。唔,脸上摆出一点点不舍的模样,对,想想看,你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有人抢走了你的烤全羊,你心里难过么?”

  小猫果然渐渐的露出了不舍的,有点难过的神色,深情无比的看向了方孝孺,让围观的老百姓还以为,小猫是多么的赏识方孝孺,多么的舍不得杀他呢。

  周处在厉风比后挑了一下大拇指,暗赞到:“我师尊果然是官场上的好手,这种收买人心的手段都用得出来。。。啧啧,俺家今天可学了一招了,这以后啊,尽量不要给自己身上背黑锅,嘿嘿。”

  一切都是这么的平淡无奇的,方家、黄家的男丁被一排排的拉了出来,推dao在了地上,然后被砍下了头颅。百姓们满脸都是不忍观看的模样,但是在士兵们的环绕下,没有一个百姓敢离开或者是露出悲哀的神色来。太学生们耸动起来,他们开始往前挤,但是立刻就遭到了赵老大他们的暴力镇压,一顿拳脚之后,这些太学生鼻青脸肿的全部被放倒了

  碧灵儿很享受这种味道,他呵呵的笑着:“这围观的百姓里面,肯定有很多人恨不得我们去死,是不是?不过,他们却偏偏不能奈公子何,哈哈哈哈,想起来就过瘾啊。这群蝼蚁一般的百姓,居然也敢痛恨公子我?真是有意思,有意思啊。”

  人群中突然传出了大声的喝彩声:“杀得好,杀得好啊。这黄子澄、方孝孺,搅乱朝纲,败坏朝政,蛊惑君王,早就该杀了。”

  厉风双目飞快的扫了一眼,却是几个肥头大耳,身上穿着极其华丽的商人般的中年男子。他们看到厉风看向了自己,立刻在脸上露出了谄媚的,巴结的神色。

  厉风微微点头,朝着他们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回头对周处说到:“记下他们,这几个家伙倒也识趣,很机灵嘛。唔,回头叫他们来找我,看他们的样子,钱是不会少的,就说我们锦衣卫想要更换一批兵器、衣物什么的,要他们捐献一笔银子,我保他们身家平安。”

  脑海中灵机一动,厉风笑道:“他们有青年子弟的吧?叫他们都加入锦衣卫,就说我保他们升官发财的。以后要在应天府办事了,多一些地头蛇,这事情办理起来方便多了。”

  周处含笑点头,盯了那几个大胖子一眼,挥了一下手,顿时一个百户朝着那些胖子走了过去。那几个胖子,脸上的谄笑更加浓郁了。

  终于,巨大的铡刀被抬了出来,方孝孺被放在了铡刀上。

  厉风叹息了一声,尽最后的努力说到:“方大人,你,再考虑一下吧。。。黄子澄的家人,可是杀得差不多了。我特别周全,你家的人,可就家丁被杀了几个,亲属可还没有被动着,你,最后不要后悔啊?”

  方孝孺闭上了眼睛,满脸不屑的冷笑。

  碧灵儿看得生气,挥手间一道灵苻打在了方孝孺的身上,狞笑着说到:“你在公子面前,也敢这么嚣张?嘿嘿,公子爷让你好看,这道灵苻,可以让你的感觉灵敏百倍,疼痛也是百倍。方孝孺,这是你家公子我特别赠送的,不用谢了。。。铡!”碧灵儿怒喝了一声。

  ‘咔嚓’一声,方孝孺拦中半腰的被砍成了两段,顿时血泉喷涌,地上一下子就红了一大片。

  如此剧痛,饶是方孝孺硬气无比,也实在是忍受不住,他张开嘴,疯狂的吼叫了起来。

  碧灵儿狞笑着:“后悔了么?害怕了么?你放心,一顿饭的时间内,你还死不了的。你磕头啊,磕头求饶啊?公子爷我破费一颗灵丹,可以让你活过来的,可以让你接上身体的。方孝孺,你求饶啊,哈哈哈,象一条狗一样的求公子爷啊,你可以活的。。。来,求我,求我啊,快点,求我啊?舔一下公子爷的靴子,你就可以活啊,你就不用这么痛苦了。”

  厉风满脸微微不忍的神色,扭过了头去,这是作给老百姓看的。

  方孝孺抬起头来,一口血喷在了碧灵儿的靴子上,惨笑了一声:“走狗。。。走狗。。。走狗。。。”

  碧灵儿气得浑身直哆嗦,举起手就要下杀手。

  方孝孺却突然用手指头沾了自己流出来的血,惨笑着在地上疯狂的写了起来:“纂纂纂纂。。。”

  厉风猛的跳起,眼角一片的杀气。他狞声到:“你还不死心?”

  方孝孺狂笑着,疯狂的书写着那纂位的纂字。。。一直到他的血流光了,疼死了。。。

  百姓疯狂的涌动了起来,那些太学生更是哭声动天。

  厉风看着地上的那一堆纂字,也有点傻眼了。他抬头看了看天,嘀咕了一句:“娘的,这读书人,都是邪门得厉害。”

  ‘咔嚓’声大作,一大片的人头落地,方孝孺家的男丁,全部被砍下了脑袋,血慢慢的汇聚在了一起,变成了一块极其鲜艳的绛红色。

  一排排的人被推了出来,这是方家、黄家亲属以及他们老师家的亲属,他们奋力的挣扎着,却哪里挣扎得动?抓住他们的人,都是锦衣卫精挑细选出来的高手,其中有许多人,更是拜周处他们为师的黄龙门弟子,修练了一元宗炼气口诀的功力高深之人。这些书生,哪里动弹得了?

  厉风的眼睛扫了一下,他看到了黄仁山那扭曲的恐惧的脸,他冷笑了一声。紧接着,黄仁山的脑袋也被砍了下来,落在了地上。

  哭喊声震天,一队破阵营的士兵押着两家的女眷正好经过,那些女眷疯狂的挣扎着,想要扑到行刑的圈子里面去。

  厉风皱起了眉头,低声呵斥到:“一群废物,怎么现在把这些女人往军营里面送?叫他们退回去,要是激起了民变,他们受得了么?娘的,除了个赵老大,整个破阵营就是一群笨蛋。”

  小猫感觉着厉风把自己都骂进了笨蛋的行列,不由得摸摸鼻子,很不好意思的走了过去,命令那些士兵往天牢撤了回去。

  厉风站了起来,看着地上猩红的一堆纂字,低声的说了一句:“倒是一条汉子,可惜了。。。嘿,方孝孺,下辈子,你一定不要投人胎了。你这样的人,不会得善终的。”厉风抬起脚,擦去了地上的那些纂字,只感觉脚心发麻。

  轰的一声,天空中雷电乱闪,一场突如其来的雷阵雨洒了下来,地上的血迹,立刻就被冲走了。。。

  

  

第174-175章 纂纂纂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