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燕京城(上)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咯吱、咯吱’……

  怪异的声响混杂在了一起。几个骑在马背上,手爪乌黑的老人无奈的看向了那个正在狂呼小叫,同时嘴里啃着冻萝卜的家伙。价值千金的龙泉宝剑被他插在了马车的底板上,价值不过一个铜钱的冻萝卜则是被他小心翼翼的抓着,在锋锐的剑锋上划来划去,把萝卜皮给削了下来,露出里面白净净的果肉。厉风嘴里嘀咕着:“妙呵,不愧是一千两银子买的宝剑,削起萝卜来锋利得很啊。诶,以后在野外烧烤野鸡、野兔的,也好有家伙来扒皮了。”

  小李子坐在厉风的身边,咬牙切齿的低声喝问到:“厉风,你,你,你,你看到了这柄剑就要主子买了下来,说什么你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剑客,一个剑客,有这样对待自己的佩剑的么?用宝剑削萝卜,你,你做得出来?我小李子就不信你是一个剑客。”说到这里,小李子已经是气得浑身发抖了。他可是赵僖的贴身主管,他可以用八万两银子去买一颗明珠,但是对于赵僖给厉风买一柄一千两的宝剑,他可是觉得非常不值的。

  厉风笑嘻嘻的把手中的萝卜塞给了小李子,说到:“啊,你试试,试试这冻萝卜。清脆甜爽,一点都不糠,保证好吃,唉,这样好的萝卜,也不知道燕京城有没有得卖啊。北方就是大白菜多吧?那大白菜,可不符我的胃口的。”

  小李子气得眼角直跳:“啊,你喜欢吃萝卜,害怕到了北方没有萝卜啃是不是?所以你干脆买了两千斤萝卜带过去?你,你,你,两千斤萝卜,回到燕京,人家还以为俺主子是贩卖萝卜的,有你这样做的么?为了那萝卜,我们又新雇了两辆马车,结果就是行程被拖慢了很多,你知道不知道?”

  厉风咧咧嘴,没说话。他拔出了剑锋上还贴着萝卜皮和满当当的汁水的龙泉剑,扬手舞了一个剑花。‘嗤嗤嗤嗤’的轻响声中,一片流水一样的剑光在厉风身前组成了一座山峰一样的剑幕,正是‘华山七绝’中的‘峰峦叠嶂’。厉风的这一剑,手腕动作拖泥带水,剑法套路是生疏到了极点,看得旁边的那几个老者摇头苦笑,这也算是出类拔萃的剑手?但是厉风的剑锋上,居然带出了寸许长的剑芒,这才让那些老者心头一震,再也不敢小看厉风了。

  哪怕用剑的手法再差,这小子运剑的功力可是一等一的。就看剑上的剑芒来说,一些剑客苦练二十年,说不定还没有厉风的火候。

  小李子也是识货的人,看到厉风这极度粗陋(剑法)和无比精深(功力)的一剑之后,他老实的闭上了嘴巴。他在心里盘算着:“哎呀,这个臭小子,剑法是偷学来的吧?明明是一套大好的剑法,居然被他使用成了这个样子。不过,他的功力可是……也许还比不上那几个老家伙,但是比起小李子我,起码要高出十倍。”

  眨巴了一下眼睛,小李子心里一阵高兴:“哎呀,这可不是正好么?我是主子的主管,他是主子招揽的高手。以后有需要动刀动枪的事情,就正好让厉风这小子去做。小李子我,如果还亲自动手,岂不是掉了我自己的身份?”想到这里,小李子心里顿时舒畅无比,看向厉风的眼光也是充满了和煦的、温暖的爱慕神色,搞得厉风身上一阵的发麻,不由自主的往旁边挪动了一下屁股。

  一身酒气的赵僖揭开马车的门帘,摇头晃脑的探出头来,问到:“啊,到了燕京了么?”

  小李子一脸的苦笑:“爷,我们这才刚出杭州府呢,哪里就到燕京了?您昨天晚上喝多了,现在就好好的歇歇罢。”

  厉风抓起了一个酒坛子,递给了赵僖笑道:“掌柜的,你喝两口醒酒酒,嘿嘿,要是宿醉不醒,大清早的喝上两口,可以解酒的。”

  赵僖点点头,接过这两斤装的小坛子,仰头就是两口灌了下去,晃晃脑袋,拎着酒坛子又进马车去了。小李子满脸的苦笑:“唉,厉风啊,我可告诉你,回到了燕京,你和主子可就不能这么喝了,小心老主子知道你们成天饮酒作乐,到时候抓你是问……还有,看在现在我们都侍侯一个主子的份上,小李子我提醒你,你那满口的‘小爷、老子、他妈的、娘的’,这些词句,你赶快忘记吧。”

  厉风歪着脑袋,顺手拉过了一角布,把自己的宝剑擦拭了一下,在小李子的怒骂声中把宝剑归鞘,再把那布片――小李子的衣襟给丢开后,这才问到:“那是为甚?难道这些词不能用么?”

  小李子晃了下脑袋,冷哼到:“用,怎么不用?如果你只是府里的侍卫,你在侍卫群里私下里说什么都好。但是主子府里往来的人,都是有身份、有功名、有很大名声的人,你这么一口市井粗言,可不能在他们面前讲出来。如果是在老主子面前,你说错了一个字,那可就是……”小李子恶狠狠的比划了一个割脖子的动作,吐了一下舌头。

  厉风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问到:“你的那个老主子,有这么凶?”

  小李子看了看左右,神秘兮兮的说到:“那不是凶,那是威风。等你亲眼看到了老主子,你就不会问这样可笑的问题了。嘿嘿,至于老主子的父亲么,哎呀,你可是很少有机会见他老人家的,嘿嘿……诶,小李子我倒是有幸,跟着主子见过他老人家一面,啧啧。”小李子摇头晃脑的吹嘘着,偏偏就是不说他老主子的父亲到底是干什么的,一副等着厉风求饶后,他才揭示谜底的臭模样。

  厉风眼巴巴的看了小李子一阵,突然跳下了马车,哼着小曲走向了后面的那辆马车,嘴里嘀咕着:“啊,肚子好饿啊,去找点东西吃。嗯,两千斤萝卜,二十对火腿,一百对风鸡、风鸭,足够吃了。哎呀,小爷我可不是吃亏了么?这一路上,吃小爷我买的东西都可以顶到燕京了,根本不需要下馆子了么。”

  听得厉风的声音,小李子、五个手爪乌黑的老头、二十七个身材精悍的中年大汉是满脸的黑气。一路上啃萝卜啃回燕京,厉风当他们是兔子么?尤其小李子那个郁闷啊,正满心欢喜的等着厉风出言求他,他就可以稍微的透露一点主子的情况,等着看厉风目瞪口呆的模样呢。谁知道厉风根本就不理会他,他能不憋气么?

  马车磷磷前行,混杂着赵僖在车厢内和厉风大呼小叫的声音。两个人又端起了酒坛子,开始狂喝起来。赵僖那柄价值百金的折扇,被厉风抓在手上彷佛不要钱的木棍一般,拼命的敲击着马车的窗棂,发出‘啪啪啪啪’的节拍声。而赵僖则是引吭高歌:“韩众骑白鹿,西往华山中。玉女千馀人,相随在云空。见我传秘诀,精诚与天通……。”

  就在赵僖的大声喝唱中,超过三十柄弧形弯刀从路边的树林飞了出来,彷佛马蜂一样朝着厉风他们所在的马车劈了过去。弧形的弯刀在空中划出的轨迹是曲折飘忽的,在天空中那一轮惨白的太阳映照下,这些弯刀带起了一条条丈许长的光尾,冷气袭人,似乎整个天地都笼罩在了这闪动的、寒冷的、嗜血的光华之中。

  五个骑着比驴子大不了多少的马匹的黑爪老者眼里闪出了彷佛鹰隼一般的光芒,他们朝着树林内急扑而去。而二十七个或者背着包裹,或者推着独轮车,或者骑马佩刀,或者肩膀上蹲着一只小猴子的大汉则是一声吼叫,同时丢开了自己手上的杂物,腾空而起,同时出掌。‘呼’的一声巨响,二十七人的掌力在空中组成了一道白色的气墙,和那些弧形的弯刀撞击在了一起。

  ‘嗤嗤’声响,这些造型诡异的弯刀很利索的劈开了气墙,在空气中微微的划了一个弧后,继续朝着厉风、赵僖他们所在的马车劈了过来。一条大汉惊呼:“幽冥宫的‘破血刀’,该死的东西,掌力对它们没有用处的。”他抽出了自己的佩刀,在空中就势劈下,‘当啷’一声,一柄弯刀被他劈成两段,落在了地上。

  其他的大汉恍然,同时抽出了兵器,就近的拦截下了身边的弯刀,但是还是有七柄弯刀呼啸着冲近了马车。小李子尖叫起来:“啊呀,主子小心。”他死死的抱住了赵僖,把他压在了车厢板上,用自己的全身护住了赵僖的身体。

  厉风看了一眼小子里,嘴里嘀咕了一句:“妈的,敢抢小爷我的生意?本来小爷想要这样讨好掌柜的。”厉风仰天就是一掌,车厢的墙壁和顶棚顿时飞了出去,他的龙泉剑出鞘,就是连续七七四十九剑刺了出去。‘嗤嗤嗤嗤嗤嗤’,连续的白芒闪起,厉风的手掌上彷佛盛开了一朵巨大的白色***,森冷的剑气甚至射出了一丈远,其威势让附近的大汉们不由得咋舌惊叹。

  奈何厉风的剑法实在是臭到了极点,他这辈子就没有用过剑的,虽然偷学了华山剑派的‘华山七绝剑’,但是就算厉风是天才吧,他也要挥剑个上万次才能学会人家千锤百炼的剑诀呀。于是就看到厉风挥动着长剑,对着七柄急速飞来的弯刀一顿乱刺,奈何就是没有拦截下一柄弯刀来。那些大汉心里一个咯噔,暗暗呼叫:“完蛋了……少主子出事,我们要满门抄斩。”

  厉风却已经是俊脸扭曲,死死的咬着牙齿,眼珠子瞪得溜圆的咆哮起来:“他妈的,老子可是天才啊,这是那老不死的萧龙……嗯,那老鬼说的。天才,怎么可能拦不下这鬼东西?”一股至精至纯的先天真气被厉风运到了剑上,‘啪啪’的一阵乱响,厉风剑上发出了雷霆一般的声响,他发出的剑光顿时又暴涨了三尺。

  一眨眼的功夫,厉风鼓足蛮力的,用单纯的‘力劈华山’这一招砍了足足上百剑出去。最粗鲁不堪的刀法,高深的功力,锋利的上好宝剑,结果那七柄弯刀被厉风碎尸万段,变成了碎铁片落在了地上。

  大汉们愕然,他们互相看了一眼,拼命的摇头,他们自诩绝对躲不过厉风的这一顿‘力劈华山’。这已经不是招式的问题了,他们自问任何一个人都能轻松的在三招之内夺下厉风的宝剑,但是比较起内功的话,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可以在厉风那疯狂的攻击下全身而退。哪怕厉风的剑法再差,人家的功力可是放在那里的。剑气可以喷出一丈三尺远,这已经是江湖上一等一的剑客水准,哪怕他只会一套街头戏班子的下九流剑法呢,剑气一出,普通高手也只能抱头投降。

  赵僖挣开了小李子的纠缠,整理了一下衣服,跳起来喝道:“好剑法,好剑法啊。果然是‘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小风啊,掌柜的我硬是看不清你的宝剑是怎么发出这么强的光的,果然是好剑法啊。燕京城内公认的剑术第一的慕容将军,恐怕也不是你的对手啊。哈哈哈,我朱……嗯,赵僖果然是找了一个好帮手,就凭你的剑法,我走遍天下又怕什么?”

  厉风的脸皮很厚,非常的厚,他自问经过十八年的厚颜无耻的训练,他的脸皮已经有可能和南方的那种叫做大象的生物比较了。可是听到了赵僖的夸奖,厉风的脸还是慢吞吞的红了起来。他自己知道,自己那一招剑法,如果硬要安上一个名字,可以叫做‘乱劈华山,砍柴剑法’,完全就是被逼急了胡乱舞啊。

  至于那些识货的大汉以及小李子,神色可就精彩了。他们看看厉风通红的脸蛋,看看手舞足蹈的赵僖,明智的选择了沉默。小李子在心里哀嚎:“你厉风要是是个识趣的,赶快练练剑法吧。我的天,主子这是什么样的眼神?就他现在的剑法,敢和慕容将军比剑?嫌我们府的人丢得不够大么?主子,你可别忘了,慕容将军是二主子的人,要是您老人家回到燕京就胡乱吹牛说什么厉风剑法无敌,估计那慕容将军会自己找上门来挑战,故意落我们的面子的啊。”

  赵僖兴奋了老大一阵后,解下了自己腰间的那块盘龙绕黑珠的玉佩,丢给了厉风笑道:“这宝贝,赏给你了吧。”说完后,他才淡淡的看了小李子一眼,轻声说到:“小李子,你倒是忠心得很,嗯。”说完,他轻轻的拍了一下小李子的肩膀。小李子浑身一麻,骨头似乎都轻了三两,连忙点头哈腰的躬身了下去,嘴里谄言不断。

  林子里面传来了掌风对撞的‘砰砰’声,七条大汉被那五个黑爪老者狞笑着扔了出来,每个大汉的脑门上都印了一黑漆漆的爪印,整个五官都被打成了肉酱一般,眼看得已经是死人了。另有三个衣饰稍微华贵一点的中年人,则是被那五个老者中的两个,用腥风阵阵的掌力狼狈的逼了出来,一步步的退到了道路中央。

  老赵派出来的那些大汉,团团围住了赵僖所在的敞棚马车,而厉风则是朝着还在死命抵抗的三个中年人走了过去。扬手对着天空发出了一剑,凌厉的剑气发出了一声‘噼啪’的破空声,厉风大声喝骂起来:“兀那三个王八蛋,老子厉风是抢了你的老母还是杀了你的老娘?你们下这么狠的毒手,硬是要杀了老子刚刚找上的掌柜的啊?要是你们真的杀了老子的掌柜的,我以后吃什么?喝什么?老子还怎么升官发财啊?”

  厉风把手上的玉佩紧紧的抓了一下,随后塞进了自己的腰包里面,大声的叫起来:“你们现在还他妈的敢抵抗,是不是想要学你们的手下也死在这里啊?老实坦白你们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要袭击我们,要是你们老老实实的说了,老子就放你们一条生路。”

  赵僖的脸色瞬间转青,他狞声喝令到:“小风他问出了那些混蛋的来路,就叫老赵全力扑杀,大明朝的天下,大明朝的土地上,居然有人敢袭杀我?没有王法了不成?”他心里的暴虐之气一冲,已经开始盘算要怎么样斩草除根,斩尽杀绝了。

  那三个中年人看得厉风发出的那一道剑气,心里就是一阵狂跳,尤其他们已经被那两个老者的邪门掌力逼得喘不过气来,掌风中的毒气内侵,他们的真元甚至都有了消融的趋势。互相看了一眼,一个中年人苦笑起来:“你们已经认出了我们的来路,还要怎地?你们在苏州府春颐楼打伤了我们的三公子,他调集了我们来报复的。是好汉的,你说过的话不能不算。”

 

  

第三十九章 燕京城(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