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香山白云(上)

    “诶呀,厉主管,你怎么这么说呢?主子他老人家可是说了,这职务么,我主内,你主外。这外面的事情,可都是要你负责哪?所以这跑腿的事情,莫非还要我小李子这个主内的主管动手不成?再说了,不就是去白云观送一点点的年礼么?主子又不想见那个臭道士,我自然是要跟着主子啦,可是那老道又很是有点法力,自然也犯不上得罪他,所以也要一个有头有脸的人去送礼罗,那岂不是只有厉主管去了?”

  小李子抓着一把拂尘,在身上不断的拍打着,似乎有一群苍蝇在他身上游行一般。厉风则是垂头丧气的站在他面前,不断的大声抱怨:“厉风小爷我可不是偷懒,不过这城外的积雪都有三尺厚,这来回也是几十里地,实在是太辛苦了一些。”

  小李子笑嘻嘻的用拂尘在厉风肩膀上抽了一下,笑着说到:“哎呀,都是为主子办事,嫌什么辛苦啊?这么厚的雪,趁这个关头去送礼,才正好现出我们主子的成心呢。对了,主子说了,去送礼了,顺便抽一张签回来,问问明年儿我们府里的运气,看看主子是不是还有些好事。”

  细声笑了几声,小李子有点不好意思的凑近了厉风,低声说到:“顺便再帮我小李子一个忙,给主子他求了运道签厚,再帮我抽一张姻缘签,啊?顺便呢再问问子嗣的事情,嘻嘻。”

  因为被抓差了而一肚子郁闷的厉风喉咙里面‘咯咯’了两声,差点就笑了出来。他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小李子,低声问到:“李主管,你可不要吓唬我,你问什么?姻缘签?子嗣的问题?我,我,我……您是不是,昨天晚上没喝多罢?”厉风很是古怪的瞥了一下小李子的下身,有点说不出话来。

  小李子的脸上顿时一阵通红,他横了左右的几个嘻笑着的小太监一眼,喝骂道:“一群懒鬼,还不快点去各处打点一下?今儿晚上可就是除夕了,各处的香烛灯火可都准备了么?那些值班的杂役都安排好了么?可不要到时候出了漏子,公公我老大的耳光子抽你们。滚,都给公公我滚。”小李子飞起一脚,把一个跑得比较慢的小太监踢了一个趔趄。

  回过头来,他有点赧然的低声说到:“嘿嘿,厉兄弟,你帮这个忙,小李子我自然不会忘记你好处的。你别这样看着我啊?嘿嘿,这签么,本来是应该小李子我自己去白云观求的,可是那见面了,人家都认识我,岂不是尴尬么?嘿嘿,你明白的,我们太监的确没办法成亲,不过,收养个义子总不成问题罢?那马公公,也就是上次你见过的那个马和马公公,他不就过继了自己兄弟的儿子么?”

  “这样算来,我小李子,也可以传宗接代的,总之你就问问,看看我小李子的后代情况如何,啊?一定记得了。”

  厉风恍然大悟:“感情这没卵蛋的家伙,想玩点虚鸾假凤的事情,明白了,明白了,真是长见识了,这太监还有这个讲究?诶,反正也不费事,就帮他问一下罢,纯粹落下一个人情。”当下厉风讨了朱僖和小李子的生辰八字,把那红纸条放进怀里,懒洋洋的招呼了十几个护卫,带着二十几个挑夫出了朱僖的府邸。

  天空还在飘着大雪,这让一辈子没有见过雪的厉风大是惊叹。骑在高头大马上的他不由得酸溜溜的冒出了两句:“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虽然这附近看不到河流,但是几个随行的护卫也是在马上大声叫好,恰到好处的拍起了马屁,倒是让厉风心里很是得意了一把。

  看了一眼身后的那些在积雪里艰苦跋涉的挑夫,厉风不由得心里感慨:“果然是,天下处处都有不平事。那些高官富贵的,搂着娇妻美妾,穿着貂皮绵绸,手里端着陈年老酒;还有小李子那种仗势欺人的,手里揣着暖炉,后面跟着喽啰,整个府里指手画脚的装老虎;我这种苦命的,骑着马儿冒着风雪往城外跑,不过也有几个奴才马屁拍得心里美滋滋的。而这些人,衣着简陋,处处透风,一个个冻得鼻青脸肿,肩膀上还压着百十斤的竹篓。”

  厉风低声吟唱起来:“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呜呼,看这世间,身据高位的,莫非就是大德大贤?这身处市井的,岂就是大奸大恶?无非是杀人放火金腰带,修路补桥填尸骸……我厉风又有什么贤德才能,今日却也是小小参将当着,王府主管兼着,靠的不就是一肚子坏水,满脑袋鬼胎?”

  “看这些挑夫,岂又不知道父慈子孝,不知道天理伦常?奈何出身卑贱,一辈子就只能在泥泞内打滚罢了。”

  几声轻叹,厉风稍微大声了一些,顿时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大声的赞叹声:“妙啊,妙啊,无量寿佛,施主此言,深和天理,施主岂不是解人?老道我今日刚刚被富贵熏了个头昏脑花,突闻施主之言,彷佛晨钟暮鼓,发人深省啊。”随着这苍劲有力的声音,一条黄影‘唰’的一声到了厉风马前,其速快得吓人。

  那个负责带路的护卫一看那人,立刻从马背上翻滚了下来,在地上叩拜到:“白云老神仙,弟子有礼了。”他向厉风大声说到:“头儿,这就是白云观的白云道长,燕京城有名的老神仙,您,还是快快见礼吧。”

  厉风心里惊疑不定的看着面前这容貌苍古的老道,一骨碌的下了马,准备五体投地的跪倒下去。这有着一脸大胡子,红扑扑的面孔彷佛婴儿一般的白云老道笑起来,手中拂尘一展,一股大力把厉风的身体仰起:“啊呀,施主客气了。听施主所言,也是个心里知道天理人情。这一票俗人,他们跪拜就跪拜吧,总之不折我老道的福分,但是施主的大礼,老道可就受不起了。”

  厉风也不多说,挥手示意一个护卫让出了一匹马儿,而白云老道则是连连推辞:“罢了,罢了,山野之人,享受不得这些东西,老道和几个徒弟,还是走路的自在。反正这风雪也不大,一会儿就到了。噫嘻,你这小娃娃不是那朱僖世子府上的么?前年过年的时候,老道也见你来送东西的。莫非你们是去老道道观送年货?那倒是好极。”

  “正是如此,小子厉风,恬任世子府上外务主管,今日正是小子带人去给道长送年货家什。我们殿下说,这次去南方游历了很久,前几天才回来,家里人不会办事得,所以把这些家什都给耽搁了,趁着今天赶着去给道长送去呢。”

  老道点点头,拂尘晃荡了一下,笑着说到:“呵呵,大世子去了南方么?唔,倒是听说了。也罢,你们反正要去白云观,老道就先去准备茶水待客。徒儿们,赶紧几步,不要让客人久等了。”说完,老道稽首后,带了几个刚刚追上来的青袍道士,拂尘一展,就看着七八个老道彷佛大雁一样,贴着雪地冉冉而去,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看不到了。

  一个护卫惊叹到:“老神仙的缩地之术,果然神奇啊,比起我们的轻功陆地飞腾法,可是要高明百倍不止。”

  厉风也在心里惊叹:“妙啊,这老道果然有一点道行。内功够高不稀奇,但是居然把轻功和道法糅合在了一起,一步就是二十几丈,也算是他的发明了罢。下山这么久,倒还是第一次碰到有道行的人,就可惜小爷自己也就是半瓶子醋浪荡,看不出他老人家功力到底有多深。唔,如果他已经是结成金丹,倒是大可以向他请教一番。”

  厉风一时间心里焦急起来,跳上马后,回过头去大声叫嚷到:“喂,各位辛苦一点,早点赶到白云观,小爷我十倍打赏。吁,驾,快点。”他的马鞭狠狠的虚抽了一下,发出了一声清脆的炸鸣,带着这行小小的送礼队伍继续顶着风雪朝前行去。

  等到了白云观,那些挑夫已经是累得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厉风自己心里有事,因此催促得焦急了一些,那些挑夫又贪图厉风的赏钱,一个个是卖命一般的在雪地里狂奔,等到了白云观,里外衣物已经是湿透了。那些小道看得挑夫们如许模样,急忙烧了热水让他们冲洗身体,随后拿了旧道袍、厚棉衣给他们换上了。

  厉风暗自点头:“不错,看这些小道的模样,倒也象是有道之士的徒儿。”他发话到:“这些衣服,你们就先穿着罢,各位小师傅,这些衣服价值几许,我全部买下,可好?”

  一个小老道呵呵直乐:“施主笑话了,每年我们白云观施衣施粥,也不知道多少,这几件衣服也是旧的,各位穿了就是,天寒地冻的,万一受凉可不是好玩的事情。大过年的,大家都求一个高兴,生病可不是什么高兴的好事。”

  厉风笑而点头,给那些挑夫厚厚的给了一笔赏金,就吩咐他们先回燕京城去了。招呼那几个随行的护卫去厢房喝茶,厉风自己跟着一个小老道紧赶了几步,朝着后方的院子行去。这白云观是燕京城外有名的所在,一层层院落深远,厉风也懒得数到底进了多少层院子,最后才跟着那小老道推开了一扇黑漆木门,走进了一个清爽的小院子里面。

  院子里面随意的种着几颗松柏,积雪压在枝条上,一层层浓郁的绿色就从白色里面透了出来,看起来有一股很是盎然的生机在里面。那白云老道双手揣在袖子里面,正站在院子里面看着那几颗松柏树发楞。看到厉风进来了,老道这才呵呵一声,把手从袖子里面抽了出来,伸手到:“厉主管来得好快,外面天气冷,里面请罢。”

  厉风也不多说,跟着白云老道进了他的房间,两人分宾主坐好了。一个小老道麻利的端上了茶盏,以及四份儿干果、糖果。白云老道抓了一颗桂花麻糖扔进自己嘴里,笑嘻嘻的说到:“人老了,嘴里就喜欢含点甜东西。请,请,这是王爷送给老道的六安瓜片,茶可是好茶。这水也是我从后山引来的泉水,烧出来的味道应该不差。”

  厉风端起茶杯,用茶盏盖子刮了一下茶沫,轻轻的闻了一下茶香,抿了一口茶水后叹道:“好茶,不过比较起来,小子还是喜欢烈酒一些。”他看了看这间客房的布局打扮,简简单单,干干净净,倒是符合修道之人的心性,就是这茶盏什么的实在是太豪华了一些,但是想来也是燕王赐下的,老道就拿来待客了。

  白云老道呵呵直乐:“可不是,年轻人血气旺,喝茶自然不如喝酒。这酒劲来得快,可以让人血气奔涌,自然是适合这年轻若。老道士年纪大了,倒是喜欢上茶水了,喝上一口,苦后回甘,就好像这人一般,一辈子牢牢碌碌了,到了最后回头一看,一切都如浮云一般,那时候只要心里没有牵挂,自在干净,那就是甜了。”

  厉风恭维了他一句:“道长言语,高深莫测,小子佩服。”

  白云老道摇摇头,嘴里吐气吹得胡须乱飘,他笑呵到:“胡说八道,老道胡说,你也胡说。老道的话浅显得很,厉主管的话,显得生分了。厉主管来燕京,是有所为而来吧?”白云老道话题突然一转,又扔了一颗糖果进嘴巴里面,红扑扑的脸蛋彷佛小孩子一样,眼睛里闪动着好玩的光芒,似乎厉风是一件有趣的玩具或者是一盏好茶一样。

  厉风连忙点头,心里却是微微一缩的说到:“那是自然,小子来燕京,不就是求一个升官发财呢?这自然是有所为而来了。”

  白云老道叹息一声:“熙熙攘攘,皆为名利来往。却看不透,等得人老人死,这一身臭皮囊说不定就喂了野狗,又有什么好争的?不过也是应该,如果年轻人就像我老道一样了,那还不如不生下来,是不是?呵呵。”白云老道似乎是心情很好,说了几句无头无脑的话,突然又唱起了道情词儿,右腿架在了左腿上面轻轻的摇晃着,说不出的轻松惬意。

  厉风干笑:“道长乃是神仙一般的人物,自然看不得小子这样。红尘浊流,怎么能沾染到道长的身上呢?”

  白云老道连连摇头,一脸的郁闷和苦闷:“不要说,不要说,我不去红尘打滚,红尘自己要扑上来。哎呀,就和你们城里的那个叫做八大胡同的地方一样,上次老道不小心走进去,老道没有要那些姑娘过来,那些姑娘就拼命往老道身上贴。那燕王啊,二殿下啊,三殿下啊,都指挥使张玉、硃能啊,一个个不都是死活往老道身上贴么?”

  厉风绝倒,这老道说话是什么口气?按照他的话说,那燕王朱棣,朱僜、朱任乃至那什么张玉的,一个个不都成了青楼的婊子么?

  老道连连的摇头叹气,自己扯着自己的胡须很苦恼的说到:“老道不该良心太好,一时心软给几个倒霉鬼指点了一下前程,弄得满天下的人都跑来找老道我求签算命,还有消灾解噩的,老道我不是神仙,哪里有这么大的本事?那个厉主管,我和你商量一件事情行不行?你给燕王说,就说我老道士实在太老了,也太懒了,就懒得去做他的幕僚了,行不行?他要老道我去做大世子的老师,这可是个大麻烦啊。”

  白云老道突然惊叫了一声,一下子就把自己的胡须给扯了几根下来,他支支吾吾的看着厉风,有气无力的说到:“哎呀,我怎么忘记了,你是大世子的人,我在你面前说这些话,你不会告诉大世子和燕王吧?”

  厉风吞了扣吐沫,连连摇头打包票的说:“您放心,我厉风的舌头没有这么长。”

  白云老道立刻露出了笑容:“那就好,那就好。每次燕王要我帮他做事,老道总是懒怠去,但是王爷他手下雄兵几十万,老道士要是不去,万一王爷发怒,这白云观可就是立刻翻为瓦砾场,这几百个大老道小老道,全部都要变成死老道,老道士我就要变成孤家寡人一个,岂不是心疼?这次要道士我做大世子的老师,老道也就是发发牢骚,可没有说不做啊。”

  白云老道是一脸的笑容:“这可好,你说你舌头没有这么长,老道可是放心了。老道也算是燕王的治下之民,自然也只有听王爷的号令的。什么跳出三界,不在五行,那都是屁话,老道每天也是青菜豆腐大馒头的吃着,脱离了五行,那就是作鬼去了。”

  

第四十九章 香山白云(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