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冒险物语

彩虹冒险物语

WEEKEND 著

奇幻
类型
2002.07.03
上架
1.91万
暂停(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彩虹冒险物语卷一传说的起源

  1志同道合的冒险家们

  --由伊恩叙述

  曾翻阅过远古史册的零散残片,

  见往昔之英雄留踪于字里行间。

  古谣之美在于它讴歌的是传奇,

  绝色佳人多情骑士皆笔底生辉。

  往古的一切赞词无非都是预言,

  预言我们这个时代,预言你的诞生……

  初春的西科尔林海,宁静怡人,生命在无声无息中快速地积累,等待着下一次的蜕变。大地一片寂静,只是偶尔传来一两声不调和的鸟鸣。有一些马蹄声响起。接着是一匹身材高大的马……不,虽然形似马匹,但洁白的鬃毛及修长的角表明了它的身份。

  神骏的独角兽是纯洁的象征,但绝不柔弱,强健的四肢带给它风一般的速度,高级风系魔兽的血统更代表了力量。曾有无知的贵族公子,妄想捕一匹来当坐骑,结果派出百人卫队皆铩羽而归,成为一时的笑柄。

  而现在,它是我的猎物。

  独角兽东张西望像在寻找什么,榕树脚下那丛茂盛肥嫩的香甜野蕨正是吸引住它的东西。随着脚步的临近,我的心情也紧张起来,一步、两步,正想俯首大快朵颐的独角兽突然感到了什么,猛然向后一退,一张坚韧的绳网几乎同时从地上隆起,罩住了前一刻它所处的位置,独角兽立刻转身逃跑,真是功亏一篑啊!但可惜之余,我似乎也还有一丝兴奋的感觉,又是自由活动的时间了。

  “都说过陷阱是不行的,还要试,傻瓜一个。”同我一起矮身顿在树丛中的伯克兰嘲讽地说道。

  他不在乎初春的微冷,一身黑色的盗贼装束;腰带上插有一把做工精致的匕首,现在被他下意识地握住;脚上的布鞋有些破旧,不过对于没穿袜子的脚来说正是最惬意的;头上不伦不类地扎了一块布,一些黑发调皮地从中跑出来和他略显黝黑的皮肤一起晒太阳;无论是五官还是身材,都给人以匀称的感觉,只有那灵活的眼中总会不经意地流露出一丝狡诘。

  “到底是高级魔兽,警觉性可真高啊!”我不得不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不过这个陷阱不是你设计的吗?”

  黑发少年摆摆手,尴尬地说:“不要计较小节好不好?终究是你出的点子!”

  “是啊,彼此彼此嘛!”

  “……”

  打断“闲聊”,夹在我们中间的剑士站直了身子说道:“追捕的工作我一个人来就行了……”唉,科帝士总是那么苟不言笑的,这该不会是骑士综合症的表现症状?

  他的身形并不丰满,而是有些瘦削,那高人一等的身材总让我和伯克兰耿耿于怀。高挺的鼻梁,饱满的额头,英武的剑眉,严肃却不古板的嘴唇,构成了一张完美且充满自信的脸。他穿着淡绿色绒布上装和马裤,在手肘、手腕、膝盖部位和胸部加装了护甲作防护之用,而挂在腰间的长剑在那修长有力的双手的挥舞之下必定会产生惊人的气势。

  科帝士左手握住了剑鞘,右手将剑柄微微拔出,将重量放在一只脚上,身体十分放松。“愿阿斯克勒庇保佑。”祈祷完的下一刻,他已冲出丈许。

  “哪有这种好事!裁缝,等我!”盗贼跟着追了出去。

  又向那个痊愈之神祈祷……已经陨灭了的神祗,还会带来好运吗?

  不想落后,我向上一纵,口中轻轻吐出“御风”二字,身体便毫无窒滞地凌空飞升,投向远处。

  从高空向下俯视,前方的剑士以高速行进,身体呈一定角度倾斜,每一步皆以脚尖触地,争取获得最大的动力及最小的摩擦;黑发的盗贼却凭着轻巧的身手在树枝与树枝间攀越,迅捷灵敏。

  两人齐头并进,又像是在互相较劲,不久之后,那白色的魔兽便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

  正午的阳光透过疏密不一的树丛射下一道道光线,在地上、猎手和猎物身上映现出块块的光晕。夺路狂奔的独角兽发现了追赶者的迫近,连忙加速飞奔,化作一道白练穿梭在树林之间,双方的距离曾一度拉远,但它在此时错误地拐了弯。

  契机出现了,伯克兰连忙以切角窜上前去,在树干上重重借力,从上方扑到独角兽背上,并紧紧用双手抱住它的脖子。惊慌失措的猎物扭动身躯,发疯似地狂蹦乱跳,想要把背上乘顺风车的家伙甩掉,但盗贼虽然在兽背上颠簸不已,发出“呦!呦!”的怪叫,却没有松手的迹象,一时间,魔兽跳击不停的四蹄把四周弄得尘土飞扬。

  “凝重的暮风呀,用您包容的力量,让急进的事物稍缓它匆忙的脚步吧!停滞!”降落在树枝上的同一时刻,我急急地念出由混沌语言组成的咒文。

  独角兽身旁的空气似乎凝结了起来,恍若实质,一片飞扬的烟雾中有个球形的区域因为尘土的滞留,颜色与周围稍显不同,这正是风系魔法中的“停滞”,有着让受法物体的动作变慢甚至停止的特性。

  不过我疏忽大意了,独角兽是高级风系魔兽,对此系魔法有不错的免疫,所以它的行动只是缓了一缓而已,甚至还有时间向着感受到魔力的方向发出了一枚“爆气矛”。

  淡绿半透明的“爆气矛”向着树丛深处射去,空气间摩擦导致的呜呜作响之声十分刺耳,“啪啪”几声,灌木丛中出现一排呈一直线的凹痕,还有一棵折腰巨树轰然倒地。

  假如被击中的话,后果可不堪设想,幸好这魔法的特性是破坏力强,却没有速度的优势,所以我轻松地躲过了。

  “伯克兰!抓得紧些!别让它瞄准我!”我接连躲过三枚“爆气矛”,不满地对骑在马?背上看戏的同伴叫道。

  “你说得倒轻松,和我换一下好不好?”嬉皮笑脸的盗贼恶作剧地用双腿猛踢独角兽的腹部,那愤怒的魔兽便把这帐又算到满天飞的我的头上,气鸣之声不绝于耳。

  可恶,虽然我也很镇静,但这家伙总是最缺乏紧张感的。

  “喂!看这边!”科帝士终于及时赶到,他的叫声立刻引起了独角兽的关注,急红了眼的魔兽扬蹄朝他奔来,想用自己锋利的独角给与其致命一击。

  伯克兰坐在兽?背上,高喊着“一击解决问题!”。那是他顶爱讲的一句口头禅,挺符合盗贼的风格,不是吗?

  剑士的动作仿佛在一瞬间慢了下来,这当然是错觉,是剑技达到一定程度,同四周氛围相融合的意境。俯冲、拔剑、挥出、疾退,一系列的动作浑然天成,看来叫人赏心悦目。

  不由地想叫好,才发觉那晶莹如玉的独角已在空中旋转了几圈,猛扎入泥土之中,断角的魔兽负痛甩掉“包袱”,仓皇地向远处逃去。

  “每次总由你来收尾,我都快成吃闲饭的人了!”我开玩笑地说。

  “……”剑士将长剑潇洒地纳入鞘中,摊摊手,笑着没有说话。

  “呀哈!”黑发少年被甩下后轻松地翻了几个身,安然无恙地着陆,他顺手捡起独角兽,咧嘴笑道:“无论如何,任务完成!”

  是呀,任务已经全部完成,是回去的时候了……

  ···

  我躺在小溪边上,任凭微风吹拂脸庞,嗯--清新的气味,淡淡地叫人陶醉。此时此刻,我想没有什么事会比晒晒太阳,打个小盹更惬意了。

  随意地翻个身,恰巧瞧见伯克兰支着身子,正把玩手中的独角兽角,兽角内的髓质已被淘洗干净,在阳光的照耀下愈发显得晶莹剔透。

  “竟然有人会出一万金币买这玩意儿,大概是嫌钱太多,没处使?”这年轻的盗贼眯着眼观察手中的物体,想看出些门道。

  “独角兽角是很好的魔法触媒,可以用来设置一些高级的魔法阵,另外,研磨成粉的话,好像是不错的补药。虽然取得的方法困难了点,但实在算不上稀有,一般拿到物品商店中去卖的话,也就是千块金币的价格,一万金币好像是多了点。”我望着他手中价值不菲的宝物补充道。

  纵然角会长回来,那断口恐怕永远无法消失吧!在歉疚之余我也同样有着感慨:假如不是急需钱款的话,我更愿意它留在原拥有者的额头上……算了!后悔一向为我所不屑,今天也不能与之妥协。

  “没有足够线索的推论只会带来烦恼。”科帝士的话打断了我的遐思,他缓缓站起,随手排去身上的尘土,“时间不早了,现在动身的话晚上或许就能在附近的村子里过夜了。”

  黑发盗贼爬了起来,脸上露出向往的神色:“走吧!走吧!吃了这些天野味,我还真有些腻了。”

  “哈哈,我还以为我们的克里斯先生只要有大块肉吃就满足了呢!”我搭着他的肩调侃道。

  “喂喂!不要计较小节好不好?……话说回来,这儿还真安静呐!”伯克兰故意把脸转向一边,一本正经地回答。

  像是故意和他作对一般,话音刚落,我们身后的草丛中就蹦出两个人影,急急忙忙地先前跑去。

  “喂!你们是冒险者吧?小心后面!”我定睛一看,才发现那不速之客竟是两位身背箭矢的妙龄少女,她们一边向我们呼喊,一边灵巧地攀爬上不远处的高大橡树。

  “什么?后面有什么?”伯克兰给突如其来的情况搞得一楞一楞的。

  后方传来了许多杂乱的的脚步声,我也不待那少女回答,转身拨开长草,立刻看到了一片混乱的景象:几十只容貌丑恶,身形庞大,手里操着巨大木棒,嘴里流着恶臭口水的绿色怪人,正向这边大大咧咧地奔来。

  哥布林!不是那种散居的、低智商的、胆小的、喜欢用木棒互相砸脑袋的丑陋魔兽吗?怎么追起女孩子来了?那多不合适!

  想到这儿,我便摆出的施放魔法的手势,而两道劲风从我身旁吹过,只留下“英雄救美的好事可不让给你!”这样老套的调调。

  科帝士和伯克兰出击了!

  左边一个勾拳,右边一个肘击,再来个头锥!再使个膝踢!盗贼使着和自己身材丝毫不相称的肉搏战术,却颇具杀伤力,拳脚看似随意的轻触,不断创造令人毛骨悚然的骨折之声,更有甚者,干脆就爆脑而亡。这脑浆飞散犹如礼花般的景象不知为何,给人一种残酷的美感。啊!他那神情,分明沉浸于打斗之中。

  可是……那个笨蛋!跟他说过多少次,匕首不是充当装饰品的!当盗贼就要有盗贼的样,哪能暴力得像个格斗家?况且又喜欢紧身缠斗,等会儿免不了浑身血腥味儿,天哪!这次连脑浆都玩上了!真该学学科帝士的风度!

  剑士双手看似随意地挥动,却毫不费力地切割着魔兽的身体,随着脚步的变化,身影穿梭于怪物挥舞的、呼呼作响的木棍之间,那是死亡的节奏,却又如此富于动感。哥布林的鲜血喷涌,四处撒溅,但置身于其中的剑士身形千变万化,没有粘上一滴;脸上一丝庄严的神情未曾消失过,看他那模样就仿佛是在进行一项神圣工作般地安然自若。

  或许‘屠夫’这个称号会更合适他吧?当我观看完“裁缝”将一只哥布林“剪”成四块的精彩镜头,便有了这样的想法。树上的妙龄少女也从容不迫地射出手中的弓箭,努力消灭着魔兽。那些箭准度精湛无比,支支都能击中怪物的绿色大脑袋。不过这些洪荒怪兽实在是皮厚肉粗,射中他们的头部也无法给与其致命打击,最多不过发出几声吼叫而已。

  啊!啊!再这样下去,我真的要变成旁观者了!

  “又是没有报酬的差事,真是麻烦。”我甩了甩额前飘扬的金发,将双手高举过头:“燥动不安的精灵、闪烁不定的火光,化作惩罚之焰,焦灼我的敌人----爆炎弹!”

  鲜红似血的爆炎弹在我手中迅速汇聚成形,为免波及同伴,我用单手托住,朝着最远的几只哥布林所在方向投射出去,爆炎弹在魔兽脚下炸裂,汹涌的火焰瞬间吞噬四周的一切,几只哥布林在火光中无用地挣扎,跳了舞会中的第一支舞。近处的哥布林象是发现了我的魔导士身份,纷纷朝我这边涌来。

  啊呀?原来他们还是蛮聪明的嘛!不过我随即施出轻松又有效率的火之矢,把一只又一只哥布林变成了名副其实的“脑袋空空的家伙”。

  在这样单方面屠杀的情况下,魔兽的数量很快减少到四分之一,剩下的哥布林眼见形势不对,嘶吼着转身逃跑了。

  “喂!别跑,我还没杀痛快呢!”血迹斑斑的盗贼意犹未尽地喊道。

  “下去洗洗吧!”乘其不备,我一脚把这个“血人”踹下了溪流。

  伯克兰从水里探出脑袋,不满地说道:“噢!搞什么?我昨天刚洗过澡耶!”

  “现在再洗一次也不错啊?”我幸灾乐祸地说。

  科帝士走到岸边洗涤沾染鲜血的长剑,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清澈的水,也许能洗去心灵的尘垢吧。”

  伯克兰嘲讽道:“哦!愿阿斯克勒庇保佑!”他也不上岸,径自在水里游起泳来。

  哈,随遇而安的性格,究竟是这小子的优点?抑或是缺点?

  树上传来了动听的笑声,是那两位少女,我竟忘记了她们的存在!

  才抬头望去,我却又愣住了:红润亮泽的嘴唇、小巧玲珑的鼻子,两双迷人的大眼睛中好似带着些许氤氲的雾气,在弯月似的眉和长而密的睫毛的衬托下朦胧地透着勾魂的星光,天空的蓝、草地的绿,造就同样瀑布般的及腰秀发,她们两人的身材一样地匀称优美,适合自己的体型,不因一身的旅行装束而有丝毫地逊色。

  孪生姐妹?这是毫无疑问的了,除了发色,简直是一模一样!不过为什么感觉上会有那么多不同呢,啊,对,是气质,一点点性格上的分歧,便能造就风格迥异的人物了。

  我忽然对这两姐妹产生了兴趣……请别误会,那纯粹是保持距离的!她们气质的不同之处在哪儿、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她们突然在此出现的动机、一身精准无比的箭术,都让我的好奇心蠢蠢欲动了!

  你决不会知道是怎样的奇遇在前方等待着你,而这不正是冒险的乐趣所在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