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聊天

    “北京,我们来了!”

  才一下火车,吴奇便振臂长呼,惹来了一片目光。

  他身边的裴炜忙向一旁闪开,其他的队友也纷纷做出一副“我不认识这个人”的样子。

  不过话说回来,经过一天一夜火车的颠簸,还有精力这么做的也只有吴奇这个傻大个了。

  何劲给了吴奇后脑勺一巴掌:“别丢人了,我们先出去找接我们的车!”

  一行26人,22个队员和4 个教练一起出了北京火车站,东张西望的找着组委会派来接他们的大巴。

  一辆大巴开到了他们的面前,车上跳下来一个中年人,何劲忙迎了上去,中年人握住他的手:“你是湖北队的何教练吧?你好你好,我是中国足协青年部的副部长方亚涛,是负责来接待你们的。”

  何劲忙答道:“方部长,你好,我是何劲,叫我小何就可以了。”

  方亚涛看了看他身后,笑道:“小何啊,后面的就是你的队员吧?坐了一天的火车一定累了,来,先上车,我们去你们休息的地方!”

  何劲招呼了一声,队员们纷纷拿着自己的行李上了车,坐定以后,大巴车缓缓的开动了。

  何劲问道:“方部长,我们不是最先到的吧?”

  方亚涛一愣,然后笑了:“不是,大连、上海、天津、山东四家俱乐部的队员们昨天已经到了,这次的比赛规模是历届以来最大的,共有24支职业球队的三线队参加,,我们准备仿照世界杯的形式,分为六个小组,打单循环,小组前两名和四个成绩最好的第三名参加八分之一决赛,希望你们能打出好成绩!”

  “多谢方部长的鼓励,我们一定会打出自己的风格,打出自己的水平!”

  何劲在前面和方亚涛寒暄,队员们却都趴在车窗旁看风景,时不时还传出一阵阵惊呼:

  “看啊,这个广告牌好漂亮啊!”

  “哇,好高的楼房啊,只怕有五十几层吧?”

  “咦!路上好多车啊!”

  在路过天安门广场的时候,这种怪叫声达到了一个高潮。

  “哗!我看到天安门了!回家一定好给我爸爸说去!”

  “看,那是***的像!”

  一群“乡下孩子”一路大呼小叫着,一直到了他们下榻的地点才停止下来。

  何劲脸上虽然带着微笑,心里却在滴血:“丢人啊……我居然是他们带队的……”

  老赵老王老白的脸色也都带上了点不健康的红色。

  方亚涛先跳下车,有点抱歉的对何劲说:“不好意思,由于我们的经费有限,所以不能给队员们提供宾馆住宿,我们给每支球队联系的都是集体宿舍,条件艰苦了一些,还希望大家不要见怪。”

  何劲忙道:“没关系,我们是来比赛的,不是来旅游的。”

  方亚涛接着道:“这次的24支球队分为了六组,所以将在六块场地上分开打小组赛,你们分在第三组,比赛场地是在人民大学的体育场里,从明天开始每天早上八点钟这个大巴车会把你们接到比赛场地去,比赛还有三天才开始,你们先去适应一下场地,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他指了指旁边的那个年轻人:“小刘会把你们安排好,今天先休息一下吧。”

  “好的,您有事就先走吧,我们自己能行。”

  方亚涛和小刘说了声,匆匆的上了车,走了。

  小刘走上前来,对何劲说:“何教练,我带你们去住宿的地方。”

  一阵忙乱后,总算是安顿好了,小刘和何劲打了个招呼就先走了,何劲吁了口气,对队员们说:“按照学校里面的住法,你们现在去休息一下,中午吃饭我们会叫你们,下午开会!”

  “是!”队员们也确实累了,纷纷回寝室去休息。

  四个教练虽然也很累了,但是他们还不能休息,全部到了教练的房里去商量。

  何劲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这次的情况很严峻啊。”

  老赵也很同意:“是啊,对手都很强啊,大连、北京、山东、广东这四支队伍都有很强的实力,我们想取得好成绩要过好几关啊。”

  老王也开了口:“还有天津、延边、辽宁、四川也是热门队伍,尤其上海队,这次是集中了一支甲A 和两支甲B 这三支俱乐部的少年队的精英组队而来,今年他们的成年队在甲A 里是夺冠无望了,这次少年组的冠军他们是势在必得啊。”

  何劲点着了一支烟:“老赵啊,我们来得有点迟,分组在今天上午应该会出来了,还是要麻烦你去打听一下,我们和哪三支球队分在一组。”

  老赵点了点头:“没问题,我这就去足协打听。”

  湖北队下榻的是一间小旅社,环境倒还不错,十分的幽静,何劲到球员们休息的房间去看了看,大部分的球员在经过一天一夜的颠簸之后已经睡着了,只有少数球员没有睡,何劲走到最后一个房间的时候,发现裴炜还没有睡,一个人搬了把椅子坐在门口看书。

  何劲走了过去,裴炜一抬头,忙站了起来:“教练。”

  何劲点了点头:“没有休息吗?”

  裴炜摇摇头:“我在车上睡过了,我不累。”

  何劲笑了:“你在看什么书?”

  裴炜翻过手中的书,露出了封面:“三国演义。”

  何劲接过书翻了翻:“不错,三国我也喜欢看,你怎么在外面看,不就躺在床上看呢?”

  裴炜又摇摇头:“他们都睡了,我怕我翻书的声音吵醒了他们。”

  何劲点点头:“别吵他们了,我们到院子里去聊?”

  “好吧。”

  何劲也搬了把椅子,两人一起来到了院子里面。

  今天天气很好,微风习习,院子里还有个小葡萄架,散发出一阵阵清香。

  “你喜欢看三国演义啊?”何劲先开了口。

  “是啊,”裴炜说:“我七岁的时候就把四大名著看了三本,其中最喜欢看的还是三国。”

  “哦?”何劲有点惊奇:“看了三本?是哪本没有看?”

  “红楼梦。”裴炜笑了起来:“因为看不懂。”

  何劲也笑了起来,一个七岁的孩子想读懂红楼梦还是有点不可能的,他接着又问道:“三国里面你最喜欢哪个?”

  裴炜想了想,说出了一个让他很奇怪的名字:“高顺。”

  “高顺?”何劲一愣,呆了一呆才反应过来:“你是说吕布手下的那个高顺?和吕布一起在白门楼死的那个?”

  裴炜点了点头。

  何劲感到很奇怪:“为什么是他?他又不出名,出现的篇幅又不多,而且单挑又不厉害,连夏侯敦都打不过,你为什么会喜欢他呢?”

  裴炜翻开三国演义的一页:“教练你看,在白门楼,吕布军中最重要的四个人,吕布就不说了,乞求饶命,毫无气节,张辽虽然破口大骂,可是稍微对他好点,他就降了,陈宫虽然慷慨赴死,但是死前仍然不免挂念家人,而高顺呢,一言不发,从容而死,在《三国志》里面对他的评价可高了:‘高顺不饮酒,严毅方正,所部七百余人,号千人,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称为陷阵营。’以他带兵统兵的能力,如果是投一个明主,将来的成就恐怕不会在西汉的周亚夫之下。”

  何劲有点吃惊:“你对历史这么熟悉啊。”

  裴炜饶饶头,不好意思的笑了:“我从小就喜欢看历史方面的书,让教练见笑了。”

  何劲正准备开口,老白匆匆的跑了来:“教练,老赵回来了。”

  何劲忙站起身:“好的,我就来。”回头对裴炜说:“我先走了,以后空闲的时间再找你聊。”

  裴炜点点头:“教练再见。”

  何劲放下了心里的惊奇,在暗自庆幸着:“幸亏他选择了足球,没有继续研究历史,老天啊,多谢你。”

  

第七章 聊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