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要干嘛

    等明琦和小琬儿奔过来看到乔明瑾和明珩一人扑到了一只野鸡时,眼里皆冒着兴奋的光。

  姨甥两个惊喜地想大叫,只是乔明瑾吩咐过她们在林子里要轻声,不然会惊飞了野鸡。两人便紧紧抿住嘴把那股喜悦压抑住。

  那边明珩也把手伸进网兜里,把野鸡捉了出来,从鸡爪上紧紧拽住了。

  看那野鸡要啄明珩的手,乔明瑾便说道:“倒着提。”

  明珩立马照做,把野鸡倒提着。

  那野鸡拍打着翅膀,伸着嘴还想够上来啄人,只是倒着提倒让它一时够不到明珩的手,只挣扎的越发厉害。

  这野鸡可比家鸡厉害多了,一旦挣脱,飞得也比家鸡高。明琦便两只手紧紧从鸡爪上拽着。

  乔明瑾很快就用草绳把两只野鸡的爪子绑了,又把两只野鸡绑在一起。这样,就算它们想扇着翅膀飞都不能了。

  野鸡比家鸡要小得多,一只也就三四斤的样子。两只加上一起也没多重,明琦喜滋滋地说她要提,乔明瑾便让她提着去了。

  她自己则检查了一番两个网兜。虽然编得很严实,她用稻草加固了两三道,只是这一扑,野鸡再一挣扎,那稻草做的网兜就有些松垮了。

  看来这网兜还是要渔网做才成,而且还要再做得大些,若能一扑扑到一窝可是最好。等明日送了柴定要把渔网买回来了,没有工具可是不成。

  随后,姐弟二人又如法炮制,很快就又兜到了两回,又捉到了四只……

  慢慢地天渐亮了,野鸡也越来越灵活了,有两回姐弟二人都没网住,竹竿才一挥那野鸡就惊得四下飞散去了。

  姐弟二人也不气馁,奔着野鸡的方向就追了上去。

  那野鸡有一个很好玩的习性,就是遇到危险,会窜高起来逃窜。若遇上人紧追,又会飞到草丛里找茂密的草丛藏起来,而且顾头不顾腚。头埋在草丛里,鸡屁股还露在外面。

  只要你跟着追,把它住草丛密集的地方赶,等它钻了草丛,则一扑一个准。

  跟那跟钻沙子的鸵鸟好不了多少。

  之前明琦明珩也听了乔明瑾说了一些野鸡的习性,本来只是听着觉得好玩。这会追了一路,见到果然如此,姐弟二人乐不可吱。

  明珩网兜都不用了,整个身子就扑了上去,把那野鸡压在胸前。

  等他乐呵呵地从野鸡的翅膀上把野鸡揪出来时,胸前的衣裳都被露水打湿了,还一点都不在意,兴高采烈地举给乔明瑾看。

  明琦和小琬儿也跑得气喘吁吁,这会见了,也是兴奋地直拍手大叫。

  乔明瑾也很高兴,动作很是利索地把野鸡绑了。再回头看了一下战果,这才一个时辰,就捉了七只野鸡了!还是工具如此落后的情况下。不可谓不欣喜。

  三个孩子更是高兴。围着七只野鸡看了又看,评头论足,哪只野鸡的羽毛好看都细细评说了一遍。

  明珩尤其高兴,这七只野鸡,他可是捉了四只呢!比姐姐捉得还多。

  乔明瑾也没想到明珩动作这么快速,身手这么敏捷,很是高兴。看来这个弟弟还真是可造之才,悟性好,脑子又活泛,难得的是心性还不错。

  乔明瑾看了明珩一眼,欣慰地笑了笑。

  又抬头看了看天色,这会太阳已经升起来了,野鸡也四处活动去了,正是精力充沛的时候。当然也不是说再也捉不到了,只是要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就要比之前多了。乔明瑾便歇了心思。

  再者两个网兜只怕也兜不住了,就是扑住了野鸡,那野鸡也能挣扎开了。还得再找找一些草藤什么的修补一下。

  而且她还想着再进山里边看看。今天进山的目的也不是以拾柴为主,她主要是想进山看看有没有别的什么东西是可以换钱的。

  这山里虽然草木葱笼,可是她却不想砍一辈子柴卖。

  而且那些粗柴她真的劈不动。一根粗壮些的粗枝,大腿粗的,她都要用柴刀砍上二三十刀,直砍得她手脚发麻,震得两臂酸痛,再砍一段时间,肌肉都要拉伤了,两只手不废也差不离了。

  这山里除了柴火,应该还有其他的东西,山货什么的她也想寻一寻。不是说靠山吃山吗?总不能守着这一座青山饿死。

  乔明瑾把野鸡分别放到两个箩筐里,包袱则让明珩背着,她自己挑了两个箩筐领着三个孩子往山里边走。

  那野鸡在箩筐里扑愣愣地想往外窜,只是两只三只绑在一起,哪是那么好扑的?

  也就是翅膀扇一扇罢了,扇得累了也就停歇了。乔明瑾可一点都不担心它们会逃了。

  之所以带着它们跟着走,一是送回家这会家里也没个人照看,二是也怕村里人看见了,反而打眼。

  也不是不想把捉野鸡的一些法子教出来,只是哪家又比她的日子过得惨了?若满山都是扑野鸡野兔的人,也就没她们母女什么事了。要全民致富温饱,也得先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等到落日了一家子才下山会好些。

  四个人一路往山里进。这山里并没有野兽,也没什么好怕的。琬儿虽小,她也一点都不担心。庄户人家的孩子哪个不是从小就在地里山里跑的?

  越往里进,山木越多,越粗壮。一路上也有好些野果开着好看的花,只是这会还不到收获山果的时节。

  明琦和小琬儿两个对这满山的野花起了兴致,两人兴致勃勃边走边摘,很快每人就捧了一大捧,还高高兴兴地举着给乔明瑾看……

  四个人一路欢声笑语,倒像是踏青。

  乔明瑾一路上眼睛四下探看,不肯露过一丝一毫。也许别人眼里不打眼的东西对她来说却是能用来换钱换粮食的好物事。

  如今她看着这满山高大粗壮的林木,眼里直冒绿光,这可都是钱呐!

  前世农村植树的人得等多少年才能看到长成这么高大粗壮的树?后世子孙若拥有这么一大片树木,一棵树就是普通的树种都能卖个几百上千的,论斤卖柴火那也是不少钱呢!都吃穿不愁了。

  前世她舅舅所管的那一片林木,粗大的枯柴一斤都要卖到将近两块钱!隔三差五就卖一车,那一车柴火就是几百上千块呢。

  而这时代还没有说山里哪片林木是谁家私有的,也不会在树身上刻了字上了漆说是哪家哪家的。

  这可是随便进山砍呐。啧啧啧。

  乔明瑾越往里走,心思越不定。只不过她也不能砍这些林木去卖吧?她也不是木匠。

  这年头也没人说是大量地伐木去卖的。都是木匠们需要了就进山来寻一些砍了去。或是庄户人家家里需要再来砍上一两根。虽然没有明律规定,但似乎自律性不错。

  乔明瑾让明珩挑着箩筐,她自己则在林子里边走边看。

  这林子里,树种很多,很多好的树种也有被人砍了。瞧着留下的树桩,都能看得出砍了有些年月了,只剩孤伶伶一段树桩在那里。

  有些树桩周围已是长满了木耳。

  乔明瑾让明珩和明琦把树桩树身上的黑木耳都摘下来。这些黑木耳洗净晒干了,能存放很久呢,可是一盘美味的菜。

  明琦和小琬儿只听乔明瑾吩咐什么就跟着做什么,两人都很听话。明珩摘了一会,看到她姐只是在林子里找树桩,很是奇怪。

  他知道他这个姐姐不会做无用功的。于是木耳也不摘了,就跟着后面。

  明珩看他姐蹲着身子围着看那些树桩,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还看得极仔细,连周遭的地都不忘上前去踩着再跺上两脚。看到一些大的树桩有时候眼里还冒着绿光。

  她姐这是要干嘛?

  ps:对不起各位亲,这几天更新的时间不太正常。从明天起就好了。感谢“可爱莫”“海雁123”“忻伈”的打赏。

  

第三十九章 要干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