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五十章:断水流

    魔人疑惑,他不明白,明明只是一个蝼蚁,为什么却能够让自己感觉到无力?难道只是因为手持杀器的原因吗?或者还是因为其他自己所没有注意到的原因?

  突然,眼前莫宇的攻击停了下来,魔人记得很清楚,莫宇朝着自己攻击二十一次,自己身上共多了二十一道伤痕,虽然很浅,但还是伤了。

  莫宇攻击一顿,魔人却不再给他任何机会,眨眼间来到莫宇的面前,双拳如同狂风骤雨般朝着莫宇的身上打去,但是莫宇却在这个时候,突然收起了镰刀,一拳接着一拳的朝着自己的手腕打去,后发先至,在第二十一拳的时候,莫宇的攻势突然变了,他变了,但是魔人却没有变,拳头如影打在莫宇的身上,打灭熊熊火焰,崩碎了颤动的鳞甲,击飞了莫宇。

  魔人笑了,因为他明白了,他忽略了莫宇的一样东西,所有人类武者的东西,他所不会的武学,那个莫宇口中所说的百花。

  魔人再次朝着莫宇冲去,赵书兵突然挡在了自己的面前,一阵激烈交手之后,赵书兵击中两次魔人之后,同样被击飞出去,魔人再次向莫宇走去,楚克心来了,突然出现在魔人的面前,魔人出手攻击他的时候,楚克心突然朝着魔人的右侧躲去,但是却是紧贴着魔人。

  魔人轻蔑一笑,握拳沉肘,重重的落在了楚克心的肩上,同时一脚踢飞落在自己身边荡起灰尘的楚克心,而这个时候,莫岩不知何时出现在魔人的面前,双腿分开,扎起马步,侧身看向自己,魔人瞳孔一缩,他从莫岩的身上感受到了危险,又是一个让他感受到危险的蝼蚁!

  魔人想要躲开,身体向后退去,虽然他明知道眼前的蝼蚁给他造成不了太大的伤害,但是,那是对他的侮辱,高贵的他不允许自己伤在蝼蚁的手上,所以,尽管不屑,他还是要躲开。

  就在魔人想要后退避开莫岩的时候,莫岩突然动了,侧身出掌,双腿由马步变为弓步,那一掌缓缓的朝着魔人的胸口按去,很慢,很慢,那看似笨拙的一掌,在魔人的眼中却是奇快无比,因为自己根本无法躲开,明明很慢,为什么就躲不开?

  “裂地掌!”莫岩口中轻吐三个字。

  “砰!”

  莫岩这慢到极致、看似轻飘飘的一掌的落在了魔人的胸膛,发出一声非正常的撞击声,魔人咧嘴抽搐,这一掌看似很慢有很轻的一掌,让魔人胸膛有一种翻江倒海的感觉,这一掌,竟然比那个打断自己肋骨的武者的双拳还要重。

  魔人在自己的惊愕中慢慢远离莫岩,不是莫岩转身离去,而是自己被自己不屑一顾的蝼蚁击飞了,奇耻大辱!

  打飞魔人,莫岩身体一晃,连忙离开,因为这里已经不属于他了,他现在只是一个多余的人,就像侯胖,就像武玄奇,就像赵书兵,就像楚克心,不属于他,也不属于他们,只属于魔人、雷戮和莫宇!

  莫岩离去了,但是另一个人却来了,凌乱不堪的镰影再次将魔人笼罩在其中,同样是乱,但是这一次的乱却有一定的规律可循,因为所有的攻击都集中在了一点,二十一镰,全部打在一处,划开皮肤,切开血肉,斩在骨头上。

  魔人怒了,真的怒了,蚍蜉欲要撼树,莹莹之火欲要和皓月争辉,米粒之珠欲放光华,蝼蚁欲要噬象,魔人落地的一瞬间,朝着莫宇冲去。

  莫宇朝着魔人微微一笑,竟然站在那里没有任何举动,事出反常必有妖孽,但是魔人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只想杀了眼前这个让他多次受伤的蝼蚁般的人类,他要把怒火宣泄出来,他要鲜血喷洒,他要这些人全部死去。

  拳头到了莫宇面前,魔人笑了,莫宇却突然躲开了,而这个时候,原本应该站在远处的雷戮却站在莫宇的背后,整个右手雷弧闪烁,掌心凝聚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雷珠,那是掌心雷,雷戮的最后杀招。

  因为,时间已经超过五十息,达到了五十七息!

  雷戮看着朝着自己冲来的拳头,大笑着冲了过去!

  “嘭!”

  “嘭!”

  魔人的拳头落在了雷戮的左肩,雷戮右手的掌心雷同样击在了魔人的左肩,两人身形皆是一顿,然后同时向后倒飞出去,飞出去的同时,两人的左臂如河边杨柳,飘荡着垂下。

  魔人倒飞出去的同时,莫宇朝着魔人冲了过去,巨镰朝着魔人笼罩,但是却全部击在同一个地方,魔人的左肩!

  “断水流!”三个陌生的字眼从莫宇的空中吐出,这就是他所悟出的招式,抽刀断水水更流,故而取名断水流!

  镰刀落在魔人乌魔的左肩,几乎就要削下魔人乌魔的手臂,但,依旧有三分之一没能削下,但就在此刻,一股强大的冲击力从镰刃上迸发而出,在那一瞬间,隐约形成了一条悬挂而下的瀑布。

  魔人的左臂竟然被莫宇齐肩削了下来,一击斩掉魔人的左肩之后,莫宇把所有的攻击全部落向魔人的左胸,心脏的部位。

  同样一招断水流,血肉破开,骨肉分离,哪怕是突然出现的冲击力,依旧是没能斩破魔人的心脏,因为,在那千钧一发的瞬间,魔人把手插进了胸膛,大手抓着心脏,硬生生的把心脏推离了断水流的冲击。

  心脏,那是一个人活着的根本,无论是魔人还是人类,亦或者是魔兽、野兽,心脏碎了,人也就没了,魔人找压力但不是找死。

  虽然死里逃生,但魔人左胸却被莫宇划开,前后完全通透,仅有右侧半边身躯还连在一起。

  “蝼蚁!”

  看着掉落在远处的左臂,左胸的伤口,魔人仰天怒吼,心脏再次蓬勃跳动,胸口伤痕愈合,就连那逝去的左臂,也在众人眼前慢慢的生长出来,只不过,魔人却也变得虚弱起来。

  “都是蝼蚁!”

  天地变色,白云聚集在一起,相互浸染,形成了无尽的黑,黑云盘绕旋转,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遮天蔽日,停留在魔人头顶上空,一股奇特的能量从天地之间朝着魔人涌去。

  “咦?天怎么暗了?到晚上了吗?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杀了魔人?”躲在隐蔽处了侯胖抬头按着天空,忍不住自问道。

  “魔皇劫,相隔数年,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了,哈哈哈哈哈哈!”魔人仰天狂啸,话语中透着无法抑制的激动:“我等了你七年,七年啊,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了,魔皇劫!”

  “劫云?魔皇劫?他竟然在渡魔皇劫?不,应该说他才渡魔皇劫?”看着头顶十数公里庞大的黑色漩涡劫云,听了魔人兴奋的嘶吼,莫宇呆立在那里,喃喃说道。

  “他突破了?看来,天要亡我们!”

  “千万不要渡过,就这样被劫雷劈成飞灰!”

  “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妖孽,真正的妖孽!”

  “压力?压力?他说的压力是刺激他渡劫的动力,怪不得他一直叫嚷着压力!”

  “快,离开这里,全部离开这里,有多远走多远,远离劫云的范围!”雷戮突然反应过来,朝着武玄奇他们大声的喊道,劫雷之下,鸡犬不留,寸草不生。

  “坏了,只顾得吃惊,把这事给忘了!”赵书兵一拍脑袋,收起判官笔,起身朝着山峰下跑去。

  “快,都赶快走,劫雷之下,鸡犬不留,寸草不生!”楚克心大叫,也忍着痛想山下跑去,跑出数百米之后,又连忙跑了回来,把藏在隐蔽处的侯胖背到背上,向山下走去。

  “小姐姐!”莫宇连忙向石室跑去:“小姐姐、情丫头、灵儿,赶快出来,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小鱼?发生什么事了?”莫瑶问道。

  “情丫头?流氓,你叫我情丫头,你叫我情丫头?”晤情双眼迷离,脸颊红扑扑的看着莫宇,甚是迷人。

  “小鱼哥哥,是不是魔人杀过来了?那怎么办啊?跑得掉吗?”水灵儿叫嚷道。

  “别问那么多,赶快离开这里,能走多远是多远!”莫宇不由分说的把莫瑶他们从石室内拉了出来,刚好碰到赶过来的莫岩和武玄奇:“莫岩,玄奇,马上带着她们离开这里,能走多远走多远,千万不要回来!”

  “小鱼,你怎么办?”

  “流氓?你不走吗?”

  “放心吧,我没事,你们快走!莫岩,玄奇,带着她们走!”

  “知道了,老大!”

  “放心吧莫宇老大,她们一定会没事的!”

  莫岩和武玄奇拉着莫瑶、晤情和水灵儿,连忙朝着山下跑去,刚跑没多远,莫宇又追了上去,把不久前烤好的烤肉交给了莫瑶她们!

  “你怎么还不走?这里很危险的!”看到莫宇又走了回来,雷戮问道。

  “你不也没走吗?”莫宇看了一眼雷戮,平静的说道。

  “总要有人留下来杀了他,并且,我是雷属性,不畏惧雷电的!”雷戮说道。

  “所以,我才没走!”莫宇说道。

  “你可知道留下来所面对的是什么吗?”雷戮问道。

  “知道,劫雷!”莫宇说道。

  “那你怎么被劫雷劈中是什么后果吗?”雷戮再次问道。

  “像触电一样!”莫宇想了一下说道。

  

第一百五十章:断水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