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仅为生存

    “这是民间流伟极广的俗话儿。”柳双离晃着脑袋笑道,“思扬你是大家公子出身,自然不能理解这话中的意思。”

  秦思扬又是一阵骇然,回过头来直盯着柳双离,刚想出声寻问,就见柳双离突的朝天大叫了一声,然后无需秦思扬再问,自顾自的接着说道,“我爹爹就是民间所说的那种最没用的书生。他从小苦读四书五经,把所有的心血都花在这上面了,可到头来也只考得了秀才这一份儿。之后再考都是每考每落,一生穷困潦倒,一事无成!那年家里遭灾,爹爹带着我逃难,拼着命想活下来,可最后还是被生生饿死了。爹爹临死前,正巧碰上游历到那的师父。他就拼着最后一点力气,求师父收下我为徒,教授我武功。爹爹临死前,要我好好活着,别再学他那样,做个毫无用处的人。”

  秦思扬听到这里,整个人愣了好半晌,良久才问道:“书生无用?那武人就有用了?”

  “武人至少自保能力强。”柳双离回道。

  “自保,怎么自保?像强盗那样,杀人掠货?”

  柳双离恼道:“你这——人,怎么一说到武人就只想到这个的。你也不想想,要不是我会武功,又岂能在你被人追杀的那晚救下你一命?”

  秦思扬一愣神,他没想到柳双离会跟他提这事,一时间倒不知如何应答。愣好一会儿他才喃喃说道:“不,不对,圣人都言: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只有读书才是正经人该做的事。”

  “是吗,那读了书后呢,又干什么,怎么做事?”柳双离晒笑道。

  “干什么?”秦思扬一怔,顿了片刻后,突的提高嗓子,似在死命挣扎的大声叫道,“不学文,任己见,昧理真。”

  “思扬——”柳双离长叹一声,不想再去跟男孩挣这理。

  秦思扬定了定神,看向柳双离又道:“老师说过,不读书的武人只会以武犯禁,不受教化,全都是乱民。”

  “你的老师在乱说。”柳双离大声反驳道。

  “老师是名师大儒,绝不会乱说的。”

  “我师父说了,学武主要是为了强身健体,还有保护自身。”柳双离嚷道,“要是武功再高点,就要扶弱济贫,行侠仗义。”

  “行侠仗义?”秦思扬吼道,“不就是不守法度,不服管教,专行杀人掠货,扰乱社会的行当吗?”

  “那是匪徒,不是侠客,要分清来。”柳双离大叫道。

  “这有什么不同,不都是不服朝廷管教,杀人掠货后就跑掉的匪徒吗?”秦思扬争辩道。

  “思扬——”

  柳双离觉得头已有两个大了,她揉着脑门,好一会才说道:“好吧,好吧,我们别再争这了,争也争不清,乱乱的。反正我虽学了武,却是怎么也干不来杀人掠货这等不仁不义之事的。”

  秦思扬还是有些不服气,嘴唇动了动,还想再争再论。柳双离见着,不得不拉过他白晰光滑的手,柔声劝道:“好了嘛,说什么也没用的。我们现在还是想想怎么才能自保要紧。我身上的银子快要花光了,而你呢,身上也没个能花出去的东西,这样下去不行。所以,我们别的都不需要去想,现下只需要想想怎么才能活下去才对。今晚啊,我们就先将就在这挨上一夜,明天我再试着去找事做,就算找不到能挣银子的事,也要找到个能吃饱饭,可以过冬的地方才行。”

  “噢!“听柳双离说得有道理,男孩这才点点头,暂时放下那无谓的争论。他抬起头了,看了看四周,脸色又一下暗淡了下来:”今晚我们就睡在这,这烂泥地上?这里连棵能遮风避雨的树都没有。”

  “今晚将就下吧。”柳双离拧着手道,“反正天还没完全冷下来,就算有风有雨,也不至能冻死人。你看这天色,挺好的,看着也下不起雨来。”

  “可是——”

  柳双离摆摆手,不让男孩再说下去:“没法了,一路上你也见到了,凡是破庙草房,天上有个顶、地上有张板的地方,都被人占去了,我们实在没地方可去了。这配州城四周又没个山洞,也没粗壮得可让人坐上睡觉的大树。除了这个土坡,我不知还能往哪去过夜。”

  “城里不行吗?”秦思扬疑道,“不需要有屋顶有床板的。我们找个小巷,那里至少砖板结实,还有可以挡风的墙。”

  “可城里到处都是人啊。”柳双离摇摇头道,“那些流浪的穷人,我们比他们穿得都好,晚上我怕不安全。”

  “对啊,是安全,我怎么没想到呢!”秦思扬抓紧拳手道,“那些乱民,是不可不防。”

  “思扬——”柳双离皱紧眉看向一脸严肃的秦思扬,心下泛起一种难以言语的无奈。

  她不知道怎么跟秦思扬说明,说明那些流浪的穷人,不是乱民。他们只是挣扎在死亡线上的普通百姓。就算他们来抢光你身上的东西,他们其实也并不想对你怎样,他们只是要想生存下去,仅此而已。

  柳双离叹着气,抬起头来,望着西边染满红霞的天空。那是多美的一片夕阳啊,可是有多少人能真正静得下心来,却欣赏这夕阳的美好呢?

  太阳已经完全沉没于西边的地平线下。柳双离站直身来,拉着秦思扬对向前寻去,找了个背风的坡面。

  定下过夜的地方后,柳双离就自包裹中取出几件宽大的外衣,把自己和秦思扬都包裹好,再把前两天在小镇上买来的,有八九尺长宽的,之前被当过包裹用的大布取出来,反复叠了两层后铺平在泥地上,权当为床。

  然后两个孩子又去寻了些干树枝,在铺平的大布前生了一堆火取暖。

  待一切都弄好后,柳双离才抱过秦思扬,两个孩子头靠着头的,睡了过去。

  两人虽有男女之别,但一来,他们都还是小孩,这方面的意识还没有;二来,现在天气已经转凉了,到了夜里还会更冷,生起的火堆也燃不了多久,不抱在一起睡,夜里很容易就会被冻醒。之前在山林里转悠时,他们就曾在夜里被冻醒过。

  

第十四章 仅为生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